第四百四十九章 步步紧逼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卢海飞说得没错,民心可用,这是大势,现在已经年末,时间不等人,服装城项目还等着上马,因为第五百货公司的资产转让还跟商业局扯皮,现在前期准备工作已经停滞。

    非法集资户的退赔都要提上日程了,道口改造工程已不容再拖延下去,

    打草惊蛇,就是要吓一吓许永华他们,让他们收敛一二,等他们回过神来,临时摊棚也已经拆除。

    当柳立海全面出动治安大队,鸣着警号,包围了李小娃跟踪到的落脚点时,这些平时在群众面前耀武扬威的流氓地痞们,在强大的专政武器面前,吓得脸都白了,腿都软了。

    随着这些参与砸抢流氓的落网,消息很快传遍南门,经突击审讯,这些砸抢流氓只是南门街头不入流的混混,跟许一鸣的市场管理部并没关系。

    你说他们敲诈勒索也好,持械抢劫也好,许家都很干净地撇清了自己。

    当柳立海沮丧地把审讯初步结果告诉金泽滔时,金泽滔说:“不要寄希望抓几个混混流氓,就能把下面的大萝卜连泥一起拔出来,至少,我们应该看到,他们已经黔驴技穷,手段也越来越不入流了,只会来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把戏,哭也哭过,闹也闹了,上吊?就要靠我们帮他们一把了。”

    当南门公安局高调抓捕砸抢流氓团伙,许永华亲自打电话给许一鸣,警告市场管理部这几天都安分点。没他的命令,哪也不许去。什么事也不许干。

    第二天,金泽滔组织大批公安干警及驻南武警官兵,在数台重型推土机的摧枯拉朽的推动下,国道出口两侧密密麻麻的临时摊棚顿时被夷为平地。

    当许一鸣接到市场管理部的喽啰赶到现场时,差点没有当场吐血,数年心血,许家最大的摇钱树就这样轰然倒塌。

    一脸死灰的许一鸣等大小喽罗,眼睁睁地看着临时摊棚被旦夕摧毁。他看了一会,转脸狰狞地对手下吼:“快去通知我大哥,都死人一样站在这里干么?”

    同气急败坏的许一鸣不同的是,附近的村民和摊棚的临时商户却欢呼雀跃,仿佛在庆祝除旧布新,涅槃重生。

    更有胆大的村民,在被推倒的废墟上放起了鞭炮。每看到一处摊棚被辗压,总会伴随着一声高呼和掌声。

    开始还咬牙切齿,低声咒骂的许一鸣,当看到越来越多的群众聚集在一起,不断地对着自己发着嘘声,最后。他也只剩下惶惑和惊恐,那副装斯文的金丝眼镜也不知被挤落在哪了。

    与此同时,金泽滔带着下属的城建土管等单位部门的负责人来到城关镇调研,研究解决一揽子新经济发展计划的实施。

    会议室一坐下来,金泽滔看着济济一堂的会议室的城关镇党政领导。开门见山说:“新经济发展一揽子计划,是南门今后长期需要坚持的经济发展战略。市政府负责该计划的具体实施,而城关镇则是该计划最主要,也是最核心的实施者和受益者,今天,我既不是来检查工作,也不是来听汇报的,我就是来听意见的,对新经济发展一揽子计划,在座的各位都可以开诚布公地谈谈自己的想法和建议。”

    镇委书记和镇长两人面面相觑,昨晚接到市政府办公室通知,明天一早金市长要来城关镇调研,没有特别交代,只是要求所有镇委领导都必须参加。

    为迎接金市长的到来,城关镇两位党政领导还商量了半夜,做了一篇花团锦簇的汇报文章,金市长却不按常理地宣布,不听汇报,只听意见。

    这都没准备啊,再说,新经济发展一揽子计划,都是经市委及地委研究同意的方案,还提什么意见,习惯于执行上级文件的两位镇领导,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提这个意见和建议。

    但会议不能冷场啊,金泽滔没有为难两位党政一把手,点将道:“许永华副书记,你分管经济,先谈谈看法。”

    许永华有些诧异,他虽然是排名第三的副书记,但上面还有书记镇长,怎么也轮不到他第一个发言。

    金泽滔还是第一次见到许永华,看着许永华吃惊的神色,解释说:“一揽子计划核心是市场建设,你就谈谈市政府即将开始的几大市场建设,可以围绕商业立市,市场兴市谈谈你的看法”

    许永华笑容有些苦涩,城关镇中,没有谁比他对市场认识更深刻的,南门市场建设,经过改革开放这些年来的培育和酝酿,已经基本成熟,现在缺少的只是一个契机,而毫无疑问,这个契机被眼前这个年轻的金市长抓住了。

    许永华习惯在黑暗中掌控南门这些大大小小的市场,他也想过,经过这些年的积累,许家有实力,也有能力堂堂正正地走市场发家之路。

    但种种尝试,最后都因为家族内部积弱多年的问题而告终,许家用欺诈、暴力、恐吓等手段霸占的这些市场,如果按正常途径合法化经营,面临的竞争和各部门的管理,使已经在法和黑边缘游走多年的许家无法适应。

    金泽滔亲自点将,许永华最终还是吞吞吐吐开了口,他说:“南门商业气氛活跃,南门人也有走南闯北从商做生意的意识和经验,而且,南门作为永州首府,在浜海、海仓、北山几个县市中有着明显的集聚效应和辐射功能,随着交通越来越便利,勤劳的南门人,将这种效应带到更遥远的会州、乐水和明港等地市,所以,金市长提倡的商业立市,市场兴市战略,我个人表示万分的钦佩。”

    听到这里,金泽滔凝视着许永华,神情复杂,这是个人才,从某种程度上,他比绝大多数南门党政领导,更懂得南门,更懂得南门商业市场的潜力和活力,也更能深刻理解新经济发展一揽子计划。

    金泽滔打量许永华,许永华也在琢磨着金泽滔,在金泽滔任财税局长时,许永华根本不在意,在他任副市长时,许永华有些意外,真是年轻而好运的金市长。

    当金市长捣鼓出新经济发展一揽子计划时,他就知道,这应该是南门市,除自己之外,最能抓住南门经济命门的人,当他拿到纲要初稿时,却发现金市长远比自己要高明。

    当这一揽子计划很快就被市委及地委通过并迅速付诸实践时,他就知道,许家,跟这位年轻的金市长,迟早都会有碰撞。

    但没想到,这碰撞却来得又急又狠,金泽滔很快就瞄上了道口临时摊棚,这个许家最重要的财源。

    金市长人年轻,手段却是既老辣,又缜密,道口市场建设几个惠民政策一出台,连市场招商认资都还没开始,影响市场建设进程的复杂社会关系迅速理顺,许多潜在的矛盾很快被化解,许家掌控多年的这些摊棚商户短时间内便土崩瓦解,纷纷准备改旗易帜。

    惊恐之下,许永华便想到拉拢分化任家农,但几天的利诱威逼,似乎都没能让任家农屈服,最终,任家农成了他向金泽滔示威的牺牲品。

    让许永华万万没想到的是,对任家农的胁迫陷害,不但没有让金泽滔妥协,相反却彻底惹怒了金泽滔。

    任家农出事的第二天,金泽滔就派了自己的秘书接替了任家农的在道口的工作,这让碰到事情,就习惯用欺诈、恫吓等下作手段逼迫对手就范的许家,打的还是还是暴力胁迫,杀鸡儆猴的主意。

    这一次,许一鸣耍了个小聪明,并没有亲自出面,而是纠集了跟许家不相干的社会混混出面教训了态度最积极的商户老大爷。

    金泽滔态度一次比一次强硬,这次更是事发没多久就将涉案嫌犯一网打尽,虽然最后没有牵连到许家,但谁都清楚,这事跟许家脱不了干系。

    金泽滔的步步紧逼,让许永华感觉到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焦虑和压力,总感觉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有一双眼睛象狼一样盯着自己。

    许永华此时已隐有悔意,说到底,他也是对人多势众的许家自视过高,而对外来户的金泽滔估计不足,导致到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

    金泽滔今天一大早就来城关镇检查指导工作,让他感觉来者不善,刚才还直接点名自己发言,怎么都让他感觉事情不妙。

    许永华发言后,他和金泽滔两人都各怀心事,谁也没说话,会场上,出现短暂的让人不安的冷场。

    金泽滔终于还是收回了目光,朝许永华点了点头,说:“许副书记对南门的市场建设和商业兴市的前景和优势分析很透彻,我很庆幸,城关镇还有这样一位懂经济,懂市场的干部,我相信,在市委市政府实施新经济发展一揽子计划中,特别在道口改造和服装城项目中,城关镇一定会走在全市前列,许副书记也一定会走在城关镇前列,许副书记,你不会让市委市政府失望的,对吗?”

    许永华看着一脸真诚的金泽滔,暗暗吃惊,努力想挤出笑容,却只感觉脸僵硬得象块铁板。(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