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章 兵贵先声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金泽滔很快就移开视线,这才让许永华心里一松,只感觉后背又冷又湿,不知道什么时候,出了一身冷汗。

    许永华还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金泽滔,从进会议室开始到现在,在他身上,许永华只感受到威仪和压力,丝毫没有印象中的年轻和浅薄,他刚才甚至都不敢直视金泽滔的眼睛。

    大家都知道今天金市长要点名发言,包括书记镇长,谁都没主动请缨。

    金泽滔笑吟吟地扫视会场一周,最后将目光停留在正低头看笔记的常务副镇长马忠明,说:“忠明镇长,这段时间你一直参与道口改造工程的前期工作,辛苦了!你分管城建土管,结合自己的分工,你能跟我谈谈这段时间的工作体会,以及对市政府准备建造的道口市场有什么好的建议?”

    金泽滔不提道口市场还好,一提这事,马忠明就心里发慌,,任家农在海仓出事,就是马忠明拉着他去的,不管怎样,这事和马忠明脱不了干系,虽然,出事那晚,他也酩酊大醉,不省人事。

    任家农颇受金泽滔倚重,被指定牵头协调道口批发市场建设前期工作,许家要求补偿要求遭拒后,许永华将主意打到任家农,并让马忠明从中说项,只是在几次的旁敲侧击中,任家农的态度很明朗,不同意补偿。

    最后,许永华决定让马忠明出面,拉任家农下水,任家农喝醉酒,糊里糊涂就下了水。不知是任家农糊涂。还是马忠明迷糊。马忠明反正看不明白,任家农最后应该知道这是个圈套,却还是拒绝了许永华的威逼利诱。

    但许永华最后请动海仓公安将任家农现场抓获,要置任家农于死地,却是马忠明没想到的,这不是往死里得罪金泽滔吗?马忠明小看了许永华的狠辣,许永华低估了金泽滔的决绝。

    此时金泽滔提议马忠明发言,马忠明只道东窗事发。金市长今天来找自己算账,脑子一片空白,哪还想得起该说些什么。

    金泽滔呵呵笑说:“忠明镇长对改造道口临时摊棚很有想法,在前期协调涉地村民和商户关系中,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早些天,他还向我提出,要急群众所急,抓紧拆建违法建筑摊棚,让商户早日搬进市场。”

    马忠明将头垂得低低的。心里却哀叹一声,自己算是里外不是人了。金市长并没乱说,他确实附和过类似的话,只是这话听在许永华耳里,不知心里会怎样想。

    金泽滔环顾四周,说:“就是现在,我请城建局牵头,公安及武警配合,全面拆除道口两侧的临时建筑,我宣布,新经济发展一揽子计划正式启动!”

    金泽滔话音刚落,会议室就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唯有许永华却脸色苍白,居然就动手了,兵贵先声,先下手为强,居然就丝毫没将许家放在眼里。

    真是好算计,昨天刚高调抓捕砸抢商户的流氓混混,今天就直接拆除临时摊棚,他自己却亲自来城关镇坐阵。

    算准了今天许家不会出现在道口现场,也怪自己昨天杯弓蛇影,早早就吩咐许一鸣他们今天哪也不许去,什么事也不许做,想必许一鸣他们闻讯赶来时,摊棚也拆得差不多了,即使向他求救,他也被禁锢在会议室里干着急。

    金泽滔在会议最后提议,请城关镇领导前去现场,现场听取意见,一起共商道口改造大计。

    金泽滔率着城关镇一行人浩浩荡荡赶到现场,原来还摊棚林立的国道出口两侧,现在从远处望去,一片坦荡,几台大型推土机,正在轰隆推倒最后几座临时木棚,现场群众欢声雷动,不时还有鞭炮传来。

    金泽滔说:“明天,我们将向全社会公开招商,目前已经向永州几大企业发出招商书,已经有几家企业明确对道口的市场项目感兴趣。”

    许永华看着站在不远处的许一鸣,用眼神制止了他想上前说话的冲动,这个时候,即使自己,也已无能为力。

    许一鸣看着被众人众星捧月一样簇拥的金泽滔,眼神由刚才的焦躁,恐慌,变得阴郁,凶戾。

    正在这时,金泽滔却一眼看了过来,对许一鸣报以微笑,神情和煦平静,许一鸣下意识地闪躲着金泽滔的目光,但随即感到自己有些气短,再看过去,金泽滔已经扭头和旁边的许永华说着什么,不由得狠狠地用脚一踹,带起一地的沙砾飞扬四溅。

    大约是溅到了前方围观的群众,引来人群一阵怒骂:“谁乱扔石头,没看到这里有人吗?这么没教养,生儿子没屁眼!”

    许一鸣一阵气苦,只恨不得仰天悲嚎几声,方能发泄心中的悲愤和恼火。

    许永华心不在焉地敷衍着金泽滔的问话,看到现场警戒森严的公安武警,许永华也知道,不管许家有什么样的反应,在这件事上,金泽滔是绝不会妥协和让步的。

    想要再在临时摊棚拆除上做文章已事不可为,心里盘算着在先失一手的情况下,怎样在明天的招商会上,如何能分得道口市场建设的一杯羹,

    许永华并不担心金泽滔会拿任家农的事拿捏自己,这种丑事,即便金市长他怀疑自己在背后设套,他又能拿自己怎么样呢,难道他还想公开为任家农平反?

    金泽滔今天带他来现场,无非是告诫自己,拆除临时摊棚是大势,许家只能配合,不能反对,更不能借机闹事提要求。

    如此想来,许永华反而暗暗松了口气,金泽滔虽然年轻,并非血气方刚之辈,做事冲动,全任个人好恶,心里不由高看了他一眼。

    许永华患得患失的时候,马忠明却失魂落魄,一脸沮丧,他不象许永华还有所家族倚仗,他能上到常务副镇长的位置,一是靠机遇,二是凭学历,身后并无后台靠山。

    他在背后算计了任家农一把,不说任家农会对他怎样,不说任家农身后的金泽滔会怎样,就这事传开,他在南门的日子能有好过?

    人是种很奇怪的动物,平时尔虞我诈,互相算计,似乎都天经地义,但当这些勾当被大白天下,却又成了众矢之的,过街老鼠,好象人人都成了道德圣人,谦谦君子。

    马忠明有很强烈的预感,经此事后,他的前途将一片灰暗,难道金市长他会不知道这一切的幕后黑手就是许永华,但他仍然同许永华谈笑风生,对自己却是眼皮都不抬。

    自己本来有机会在道口改造这件事上,通过任家农搭上金泽滔这条线,只恨自己行差踏错,轻信了许永华,被绑架上许家这条贼船。

    对许永华和马忠明两人,金泽滔确实更恼马忠明,尽管他在这段时间的工作没有太多出彩的地方,但如果道口改造能顺利启动,他准备正式让任家农和马忠明负责这个项目的推进。

    马忠明与其说是出卖了任家农,不如说背叛了金泽滔的信任,这种官场大忌又岂是金泽滔能容忍的?

    金泽滔看拆除行动已经差不多结束了,现场慰问了亲自率队参与行动的柳立海和杨俊生,并发表了简短的讲话,明天市政府将在老营村酒店举行道口市场建设项目招商会,请有意投资入股的村民和商户届时踊跃报名参加。

    金泽滔结束了道口现场的慰问后,留下卢海飞等人,准备回办公室,还没等他钻进坐驾,却见李小娃鬼鬼祟祟地从另一侧钻了进来。

    李小娃自昨天灵机一动,在柳立海等人之前,找到这伙砸抢商户卖桃子大爷的暴徒,有了这件功劳,他自我感觉跟金市长的关系更近了一步。

    金泽滔往边上让了让,李小娃身材壮硕,后排三人座位他一屁股抬进来,就占去了一半多。

    金泽滔示意邱海山开车,说道:“小娃村长,对明天的招商你们有什么想法?”

    李小娃嘿嘿地搓着手,兴奋说:“昨晚我就打电话给棺材板李良才,村里连夜召开村民会议,群情振奋哪,李良才一早还打电话过来,就以岔口村办的绣服工贸公司的名义参与招商。”

    金泽滔有些惊讶说:“就那么看好这个项目,还是那句话,市场有风险,投资须谨慎,投资入股的村民要考虑仔细,村里千万不能搞摊派,下任务。”

    李小娃直摇头,说:“金市长,这还需要下任务吗?村委会要是压着不让报,村民还拍桌子不骂娘,棺材板昨晚上一宵没睡,直到现在还在陆续登记。”

    金泽滔愕然道:“岔口村到底要招商入股多少资金?”

    李小娃张望了一下,压低了声音道:“除了村办工贸公司紧急回笼的二百万资金,各家各户又增报七百多万,估计明天过来正式招商认资的资金将达一千多万元。”

    金泽滔差点没跳起来,道:“岔口村的村民都这么有钱了?”

    李小娃说:“全村这么多户人家,分摊到每户人家,其实也不多,你知道李良才那老货准备投多少?他倒狠,连夜民间借贷了五十万,加起来快一百万,我让家里的婆娘把所有摊在外面的现钱都汇笼起来,再向亲朋好友借一点,也才二十万,在岔口村,我算是垫底的贫困户。”(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