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六章 捉奸捉双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不会数数的傻子也不知道数了多少遍0413,终于见到一个打扮朴素的年轻女人匆匆从宾馆大门走了进去。

    隔了一会,傻子东张西望地在门口睃巡,想进又不敢进,站里面的一个年轻门卫跑出来干涉了:“喂,你干么的?不知道这是宾馆吗,没事快走。”

    门卫看出这人傻,但也不好直接称呼他傻子,傻子哭丧着脸说:“大叔,我老婆不见了!”

    那门卫看着那张傻子脸上的抬头纹都快能夹住筷子了,模样比自己的父亲还要年长,居然叫自己大叔,心里就更郁闷了:“你老婆不见,跑我这里干什么?”

    傻子扭住了门卫的手:“我刚才明明看到她进来的,是不是你把我老婆藏起来了,你还我老婆!”

    门卫吓坏了,傻子管自己要老婆,自己就算有再多的老婆也经不起他开口讨要啊。

    这个时候总台的服务员过来,是个小姑娘,做起了和事佬:“同志……”

    傻子梗着脖子:“我不叫同志,我叫聪明,李聪明!”

    傻子正是大智若愚的李聪明。

    明明是傻子,却管自己叫聪明,小姑娘忍笑说:“李聪明同志,你把你的老婆的样子描述一下,如果真进了我们宾馆,我们帮你找找。”

    李聪明把刚进去朴**人的样子一说,那小姑娘和门卫对视了一眼,却期期艾艾说:“有是有这么个人,但她要进的是别人的房间。我们不能随便泄露客人资料。”

    傻子也不胡闹了。还兴高采烈说:“只要有下落就行。我去叫人来接,让全村人都过来。”

    小姑娘和门卫脸都发白,要是真纠集全村人来这里帮这傻子找老婆,那这宾馆还不让他给拆了,连忙阻止说:“要不这样,我帮你打个电话,让你老婆下来行不行?”

    傻子将直摇头说:“不行呢,我老婆要是知道是我在找他。准又骂我傻子,要是再丢了,你们赔不?”

    小姑娘和门卫对看了一眼,这傻子也不是真傻,还知道自己是傻子,年轻门卫连忙说:“你老婆进的是别人的房间,就是真丢了,也不关我们宾馆的事。”

    聪明的门卫终于说了句聪明的话,傻子傻愣愣地张大着嘴巴,仿佛大脑短路了。在大厅里转起了圈,门卫得意洋洋地对着涉世不深的小姑娘眨了眨眼。好象在说,瞧,我比这傻子可聪明多了!

    相对地,小姑娘就要厚道得多,见傻子被聪明的门卫一句话说得暴走,多有不忍,说:“要不,你看看,找个亲人过来,将你老婆带走。”

    心里却想,不是我不让你上去,我也是为你好。

    一句话都能让你原地转圈,要是你看到自己老婆跟别的男人约会,你的大脑还不立刻崩溃啊,在宾馆出了人命,自己丢了工作事少,没准还吃上人命官司。

    傻子立马不转圈了,却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纸条说,说:“阿姨,要不你帮我打个电话,这是我老婆姐姐的电话,你让她过来领人就行。”

    阿姨?小姑娘银牙咬得咯咯作响,看着傻子纯洁无瑕的眼睛,她只能恨恨地瞪了一眼低眉贼笑的年轻门卫,一把拽过纸条,恨恨地拨了个电话:“我是假ri宾馆,你妹妹跑到一个叫马忠明登记的房间,你妹夫让你过来领人。”

    说罢,也不等对方回话,就啪地搁了电话。

    傻子嘿嘿笑着转身离去,连一句话都没留下,聪明的门卫和好心的总台小姑娘,傻傻地看着傻子走出宾馆,很快从街角消失。

    马忠明心乱如麻,进了宾馆,冲了个澡,心才渐渐地平息安静下来,任家农出事后,他曾打过电话想解释一番,或者说表达一下自己的歉意,但任家农一言不发就挂了电话,如果痛骂一顿自己可能反而好受点。

    尽管他本意并不是想置任家农于死地,但谁在意呢,任家农不在意,许永华更不在意,自始至终,只有你陪着任家农,出了事关他什么事。

    马忠明感觉自己坠入一个深潭中,不能自拔,还在他惶惶不可终ri时,响起了敲门声,一拉开门,一个年轻,但沧桑的女人闪进了房间。

    她也不说话,顾自宽衣解带,一丝不挂地裸露出年轻而结实的**,看都没看马忠明,仿佛他是空气一般,然后女人好看的身影就闪进了淋浴房。

    浴室的门半掩着,里面传出哗哗的水声和弥漫着的水雾,让他瞬间忘却了烦恼。

    论起来,这个女人还是自己的远房外甥女,只是血脉隔远了,早脱了五服,算不得什么亲戚,这是马忠明对自己不伦之恋的安慰。

    外甥女是个寡妇,丈夫造新房子摔死了,一个人带着儿子,生活很艰难,通过亲戚求到马忠明这里,好心的马镇长在镇里帮她谋了份打字的活,女人也刻苦,很快就学会在四通打字机上打字。

    马忠明之所以找上这个女人,除了她年轻,死老公,更主要的是她还有严重的口吃,平时一般不说话,是个半哑巴。

    这样既实用又安全的女人打着灯笼都难找,马忠明急不可耐地把自己剥个jing光,从虚掩的门里滑了进去,抱着女人的身子又是亲又是咬。

    女人身子发僵,一动不动地站着任他轻薄挑逗,马忠明对这女人身体构造十分熟悉,知道抚摸哪儿,她会动情,不一会,她的身子就开始地发软发烫,马忠明就象发了情的小马驹一样,佝起身子,拦着女人的后腰,就迫不及待地直捣黄龙。

    这一刹那,马忠明忘记了烦恼和忧愁,女人真是最好的止痛片和镇静剂,浑身的毛孔都仿佛要爆炸了似的,舒畅得他直吸凉气,只觉得这一刻,即便山无陵,天地合,他都要和她一起飞翔一起冲向云宵。

    马忠明一边做着激烈的冲刺运动,一边享受着从**到灵魂释放的快感,在这斗室中,除了流水声,yin靡的**声,马忠明的喘息声,似乎一切都远离尘嚣。

    就在这时刻,即使处在高度兴奋的马忠明,都能听到一声清脆的卡嚓声,马忠明吓得魂飞魄散,难道折断了?

    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只觉得后背一凉,回头一看,房门大开,门口到过道站着好几个人,浴室的门一直洞开,马忠明和女人的所有活动细节,都被来人清晰地收入眼底。

    马忠明扭着头惊慌地看着来人,那眼神,就象头交媾中的野狗,被路人砸了一石头,愤懑、怯懦、羞辱种种情绪集合一起,最后扭曲成恐惧的面容。

    这些人领头的是一个中年胖大嫂,狰狞的面孔此时跟马忠明恐惧的脸交相辉映。

    马忠明的瞳孔逐渐地缩成一线,全身象是被通了电似的,突然僵直,马忠明不动,女人也没动。

    但马忠明分明感觉到在交汇处,女人不知道是因为害怕,紧张,还是兴奋,突然剧烈地痉挛,收缩。

    马忠明一股热血着冲卤门,那种不齿兼不伦的众目睽睽下的交媾强烈地刺激着马忠明的脑垂体。

    死就死罢!突如其来的如cháo水般的快感让马忠明短暂忘却了惊恐,他突然闷哼一声,女人此时身体往前一收,将身子藏在水雾之中。

    马忠明不知是因为突然失去了倚靠,还是想回头解释什么,一个踉跄转身,然后,只看到他对着胖大嫂方向喷shè着激情。

    开房门的好心小姑娘躲在房门外,她只看到两具白白的身体,少儿不易地交叠在一起,赶紧红着脸躲在一侧,心里却想着,幸亏傻子没在现场,要不然还不崩溃到疯。

    她还在为傻子庆幸时,就听得房间里传来鬼哭狼嚎的尖叫声,探头一看,却见胖大嫂疯了似的抄起门后两个大衣架,对着还在喷洒生命的马忠明劈头盖脸地砸了下去。

    好心小姑娘终于不忍卒睹,掩面而走,唉,你都对她妹妹做了坏事,做姐姐的能不气恼吗?

    好心的小姑娘回到大堂总台,年轻门卫暧昧地夹着眼追问:“怎么样,怎么样,找到傻子的老婆没有?”

    小姑娘怎么好意思说,只好红着脸说:“不知道,好象打了起来。”

    年轻门卫担心地说:“要不我们报jing吧,要是真出人命,我们也负不起这个责任。”

    小姑娘还犹豫着要不要打电话报jing,现在公安局对宾馆管得严,不象从前吕局长的时候,宾馆只要花点钱就什么人都敢收,现在要被发现宾馆收留通jiān、piáo宿的就要重罚。

    此时,只见门外冲进好几个人,其中一人,大声冲小姑娘说:“马镇长住哪个房间?”

    小姑娘看这阵势,吓坏了,结结巴巴问:“哪……个马马……镇长?”

    领头的人急切地说:“马忠明,马镇长住哪个房间,要是出了人命,小心关了你这黑店!”

    小姑娘彻底说不出话来,最后还是门卫机灵,带着这行人进了马忠明的房间。

    这些人都是城关镇党政办的,刚刚收到有人举报,说马忠明在假ri宾馆被人绑架了,目前正被人摧残毒打,请镇zhèng fu派人解救,办公室问这位举报人叫啥名字,这人留名,有良心的目击者。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