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七章 停职检查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李聪明确实是个有良心的目击者,当他目击捉奸的胖大嫂凤眉倒竖的彪悍模样,就替那个明显被胁迫的朴**人担心了。

    果然,党政办干部进了房间后,正看到胖大嫂举着大衣架追打着马忠明一幕,马忠明光着屁股抱头鼠窜。

    胖大嫂跑不动了,指挥着同伴一左一右执着女人的手臂,也不顾劳累,左右开弓打得那女人嘴角鲜血淋漓,这女人也是硬气,一声不吭,任凭胖大嫂又是骂又是打。

    党政办干部都认得这三人,马副镇长及其虎妻,那个一丝不挂被马镇长虎妻暴打的还是党政办的打字员,心里暗骂,妈的,上当了,什么有良心的目击者,分明是别有用心的看客,还胡扯领导被绑架,明明是马镇长和打字员通奸,被现场捉奸。

    若是早知道是这种丑事,打死他们也不来,现在进退两难,不管吧,万一闹出了人命,还真是吃不了兜着走,领头的党政办主任只好捏着鼻子劝道:“嫂子,你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这口气也出了,再打下去就要出人命,那就得不偿失。”

    胖大嫂打累了,气喘吁吁说:“你们瞧瞧,马镇长都亲自跑打字员的身上打字了。啊,刚才马镇长多欢快,象头小马驹似的,连蹦带跳的。啊,这个臭不要脸的骚寡妇,你们党政办平时都怎么管教的?啊,克死了老公,还要拆别人的家,千刀万剐啊!你们城关镇都出什么鸟玩意?这事没完,我倒要问问你们领导。啊。干部干部。难道都要干那玩意才算干部吗?”

    说到激动的时候,还指点着党政办主任的鼻子,胖大嫂下手不容情,说起话来,更是尖酸不留情,党政办主任的脸渐渐地冷了下来,蠢女人,平时一贯嚣张刻薄。还不都依仗你头上这个镇长夫人的光环,扒了这身皮,你甚至连农村泼妇都不如。

    他冷冷地说:“先让他们穿上裤子,你想让全世界都知道吗?你丢得起这脸,我们城关镇丢不起!”

    胖大嫂旁边一个比较明事理的附耳说了几句,大致是说,这事情闹大了,伤人害己,不如见好就收。

    胖大嫂越想越委曲,只觉悲愤交集。坐地大号啕大哭,还不住地拍打着地板。党政办主任看得心烦,正想一走了之,却听得门外传来声音:“我们是南门市公安局治安大队的,接宾馆举报,有人在宾馆闹事,都快要出人命了,现场的全部控制起来,查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党政办主任探头一看,只见好几个公安干警将门口团团包围,跟着胖大嫂过来有几个亲友,以为捉奸捉双天经地义,再加上有身为常务副镇长夫人的胖大嫂撑腰,出言不逊骂骂咧咧,全被警察毫不客气地卡嚓排队铐在门口走廊上。

    胖大嫂见警察不主张正义,还不分青红皂白就铐了自己带来助威的亲人,委曲的心情顿时化为怒火,什么时候,在南门地面,自己丢了这么大的人,还要吃了这么大的亏,一骨碌爬了起来,化悲痛为力量,张牙舞爪冲着领头的年轻干警就扑了上来。

    带队的年轻警察冷冷一笑,身子往后一闪,伸出脚轻轻一绊,胖大嫂哎唷一声摔了个嘴啃地,年轻警察伸出腰间的手铐,卡嚓将她反背着手拷住。

    招商大会的午餐会,因为人多,酒店别出心裁地搞了个自助餐,这种形式却令第一次见到这种就餐方式的温重岳等人大为赞赏,既少了杯来盏往,又能和商人近距离接触。

    金泽滔陪着领导刚坐下,却见城关镇党委书记慌张地走了过来,犹豫了一下,在陈铁虎书记的耳边低语了一阵,陈铁虎恼怒地瞪了他一眼,却低低骂了声,败类!

    杜建学有些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仍然和金泽滔低头说话,温重岳此时和范萱萱不知道说了什么,逗得范萱萱花枝乱颤,引得众人不住侧目,而眉飞色舞的温重岳却丝毫没有感觉不妥,让金泽滔暗自感叹,鲜花怒放时,连铁板都会融化,牛粪都变成黄金。

    陈铁虎低声对杜建学说:“城关镇副镇长马忠明和镇党政办临时打字员在宾馆姘居,被家属现场捉奸,宾馆打电话报警,马忠明的老婆现场袭警,现在一家人都被公安局带走了。”

    陈铁虎虽然跟杜建学说话,声音却足以让旁边的温重岳听见,眼角余光注意着他的反应。

    杜建学吃惊之余,首先疑惑地看向金泽滔,马忠明出事,金泽滔难逃瓜田李下之嫌。

    在市政府分工调整前,杜建学曾分管城建一段时间,以他对任家农的了解,若没有人设套引诱,任家农绝不会主动招妓,还一嫖就俩,而马忠明无疑是最大的嫌疑。

    任家农出事,不但让他负责的道口改造工程受阻,带来的负面影响更令金泽滔甚至市政府都脸上无光,以金泽滔的性子,心里不记恨才怪。

    金泽滔惊得眼珠子都快掉下来,说:“这也太扯了吧,刚刚我还看到马副镇长出现在招商会现场,怎么一眨眼功夫就跑去开房了呢,还真是分秒必争啊。”

    金泽滔幸灾乐祸的表情瞬间打消了杜建学的怀疑,陈铁虎恼怒地盯了金泽滔一眼,范萱萱笑得咯咯作响:“你们南门的干部还真是群英荟萃,刚听说一个局长嫖娼被抓,这会儿又来一个镇长和下属通奸,前仆后继干革命的精神薪火相传,永不熄灭啊!”

    范萱萱尖刻的嘲笑不仅令得陈铁虎等人面红耳赤,就连金泽滔都不自然地红了脸,温重岳用筷子敲着饭碗,恼怒说:“搞什么名堂,南门要好好抓一下干部队伍的思想政治工作,思想一松,连裤腰带都松了。”

    南门两位领导都咬牙切齿表示要好好整顿一下干部队伍,陈铁虎当场宣布马忠明停职检查,责成城关镇配合市纪委好好清查马忠明的问题。

    温专员等领导全让马忠明的龌龊事搅得都没了心情,草草吃过饭就先离开,让很多有意无意在旁边游走,想跟市领导搭话的企业主和个体商户都失望而归。

    唯有金泽滔心情舒畅,一个人留下多吃了一大碗米饭,马忠明的意外出事,让他因为任家农海仓县被算计一事一直闷闷不乐的心情顿时大好。

    尽管这背后还有许永华的影子,但相比较来说,马忠明这种当面老乡,背后一枪的下作行径更为可恶。

    不知什么时候,风情万种的风落鱼风总经理侍立一侧,亲自帮着金市长添饭夹菜,金泽滔斜看了她一眼,用筷子狠狠地敲了下碗口,皱着眉头说:“这是什么场合?乱弹琴,这么多双眼睛看着,你自在,我还难受,一边好好站着,别乱伸手。”

    风总也是今非昔比,她不再是昔日蜗居在东源小排档的老板娘,见的世面多了,接触的人面广了,自有一股傲娇之气,现如今,金泽滔这样层次的领导都已经不怎么放在她眼里了。

    眼界高了,对金泽滔也不象以前那么心怵,但他这一瞪眼,一发威,风落鱼脆弱的心脏还是不争气地扑通乱跳,她有些委曲地说:“身为通元酒店的总经理,为客户服务,这本来就是我的职责嘛!”

    金泽滔哭笑不得说:“说你,你还感觉委曲,大厅这么多人,都是你的客户,咋不见你服务一下呢,你这是厚此薄彼,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跟你啥关系呢?”

    风落鱼抿着嘴笑:“那金市长你说,我们是啥关系呢?”

    她嘴里虽然这么说着,却没敢再伸出筷子给他夹菜,金泽滔抹着嘴巴结束了进餐,还一边嘟囔说:“走了几个地方,见识了几个人,是不是觉得天下英豪尽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胆子开始长毛了啊!”

    风落鱼吓了一跳,连忙收了媚笑,低眉垂眼道:“在金市长面前,落鱼的胆子还是跟鱼胆子一样的小。”

    金泽滔站了起来,说:“鲨鱼的胆子就不小,行了,今天既然你代表工贸公司投资认股,股份合作的前期手续就你来跑,为了避嫌,小洋就不要出面了,作为控股方,服装城的总经理必须由东源集团派人出任,你让友来物色人选,尽快与其他股东协商,抓紧时间启动服装城建设。”

    服装城是东源集团下属的服装工贸公司投资参股的,工贸公司现在是金泽洋任总经理,按说小洋是代表东源集团出任服装城总经理的合适人选,但金泽滔考虑良久还是没有同意。

    之所以让东源集团参与服装城项目,除了这个项目潜在的赢利能力,也是为摸索集团在多元化经营环境下,如何实现在同一个战略目标体系下,各分公司作为未来战略业务单元,如何能够对竞争对手的竞争行为作出全面的反应。

    只有满足消费者真正需要,拥有充足的战略自由度,对战略手段进行全面选择,才最终有条件成为市场竞争的主导者。

    现在集团以东源工贸公司的名义投资服装城,也只是这种企业发展战略下的牛刀小试。(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