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八章 傻子立功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东源集团逐步推行的以加大下属企业自主经营权为核心的,松散式的管理构架,看似并不起眼,甚至有信纵自流。

    但在金泽滔看来,治企跟治税一样,专管员这种保姆式的管理,迟早都要被征收、管理和稽查相分离的新管理模式所取代,企业的活力在于创新,捆绑式的管理只会导致企业的创新驱动机制萎缩,直至消亡。

    让企业选择市场,反过来,也让市场来检验企业,东源集团未来注定要成为战略意义上的泛东源集团,不干涉企业的具体经营行为。

    届时,集团总部就成为类似智库这样的决策咨询机构,为名下企业的投资、产品和服务提供战略评估以及人才储备。

    这就是金泽滔让东源服装工贸公司投资服装城的初衷和目的所在,今天金泽滔为工贸公司作出投资决策,明天就要企业自己去抉择。

    金泽滔交代完毕后,风落鱼不敢怠慢,匆匆安排落实去了,此时,李聪明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钻了出来,贼头贼脑地对着金泽滔傻笑。

    金泽滔刚站起的身子又坐了回去,当时,在听了任家农的遭遇后,他一怒之下交代柳立海让李小娃等东源人盯死马忠明和许永华,这两天一忙,倒忘了这事。

    马忠明在参加招商大会后马不停蹄跑去宾馆开房,还刚开工就被他家的母老虎捉奸,旋即城关镇党政办及公安局都介入进来。这个时候,纸再也包不尊了。

    他初闻这个“好”消息时。确实有点意外,让李小娃他们去捉奸或许能闹点桃色新闻,但这么一环扣一环地彻底摁倒马忠明,实在难为了他们的智商。

    也正因为感觉意外,却歪打正着,打消了杜建学的怀疑,此刻见李聪明这鬼鬼祟祟的样子,他心里忽然想道。这事,莫非就是这个远看象疯子,近看是傻子的李聪明所为?

    李聪明磨蹭着在旁边坐下,象是自言自语道:“金市长,刚才,我看到马镇长好象尿急,心急火燎地到处找糜。也真是奇怪,难道领导撒尿都要跑宾馆撒吗?更奇怪的是这泡尿不但招来了胖大嫂,听人说,还将城关镇和公安局的领导都招来了。”

    李聪明也学会看人说话,跟了金市长几天,他琢磨出一个道理。跟领导说话,讲究笑不露齿,得含糊着说,不能太直白,特别是跟领导请功提要求。更讲究说话的技巧,外人一般都听得云里雾里。

    李聪明对付马忠明没费多少劲。但如何开口向领导汇报请功劳,却差点没让他的脑袋短路当机。

    金泽滔声色俱厉道:“人家跑宾馆撒尿,你跟去看啥热闹,胡闹!以后可不许作这些偷偷摸摸的勾当,倒东源人的牌子。”

    马忠明还真是眼前这个大智若愚的李聪明扳倒的,还是让他吃惊,但想想这种跟踪盯梢的事以后还是少做为妙,回头马上让柳立海停止对许永华的跟踪。

    身为副市长,对人对事,就要行堂堂之陈,举正正之旗,岂能偷鸡摸狗,小人作为,不说外人,柳立海他们会有什么想法?

    李聪明这回听懂了,领导说话有时候要反着听,金市长说得虽然严厉,但嘴角带笑,应该不是对自己不满意,而是告诫自己这个事就至此为止,不能传播,不能议论,免得让别人嚼舌头。

    他唯唯诺诺地配合着说:“是,是,以后一定改正,绝不随便偷看人家撒尿。”

    金泽滔站了起来,没好气说:“还随便偷看,难道你还想认真偷看啊?以后都不许了x去跟李良才说一下,道口市场建设你们村里要派人监管,你留下来协助监管。”

    李聪明大喜,咧着嘴笑:“哎,我马上跟良才书记传达金市长的指示。”

    李聪明也会说官话了,这应该是金市长对自己的特别嘉奖,领导不好意思明说,心里却是满意的,聪明的李聪明学会察颜观色,开始揣摩领导的心思。

    都说我李聪明是傻子,傻子也可以立大功,这回不知道多少东源老乡要跌落一地眼球!

    听小娃村长说,城关镇还有个许永华老跟金市长作对,这两天,都有村民紧盯不放,是不是跟小娃村长说说,让自己干这活?

    李聪明食髓知味,将主意打到许永华头上。

    不说傻子立功,且说何悦的肚子有了动静,对金家算是立了大功,瞬间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上午将金泽滔赶出家门后,全家人前呼后拥着何悦赶到医院做了全面检查,已经确诊怀孕二个月,医生嘱咐四个多月的时候,再做一次胎儿检查。

    家里人把何悦当宝贝一样宠着,恨不得吃喝拉撒都由家里人包揽了,为确保万无一失,家里人还硬逼着何悦向省办案组请假在家保胎。

    何悦左右为难,这次回家还是何母假借父亲病了才被批准,按吕氏非法集资案专案组组长,省纪委副书记尹小炉的脾性,能准假才怪。

    金泽滔拍着胸脯,这个假他来请,他轻描淡写地提出何悦怀孕两个月,想替何悦请假一段时间在家保胎。

    尹小炉听完金泽滔的话,淡淡地说:“你的意思,是让形原来负责审查的几个人都一起陪着她保胎,是不是形不生娃娃,这个案子就不办了?”

    金泽滔给尹副书记不轻不重的几句话闹了个大红脸,他支唔说:“也不是,主要是怕何悦累着……”

    还没等他说完,尹小炉副书记劈头盖脸地骂了他一通:“小金市长,这是医生的吩咐吗?我看你倒要到医院好好检查一下,同志哥,你的思想有问题。红军长征时,女战士都在马背上生孩子,何悦才怀孕二个月就开始请假保胎?即使怀的是国家主席,也不能有这特权!”

    金泽滔纵然有千般不满,也不能犟嘴,人在屋檐下,他敢做这强项令,明天何悦就要做受气小媳妇。

    再说,尹副书记的话你还不能辩驳,难道能说现在时代不同了,何悦不能跟红军女战士相提并论,现代社会你即便有这雄心要到马背上生孩子,在永州也找不到一匹马。

    嗫嚅良久,才闷闷说:“那就请尹书记在工作时间安排上照顾一下,至少要保证充足的睡眠时间。”

    尹副书记这才笑了:“这样的要求才合情合理,我们也很爱护形同志的身体,行了,形同志就放心地交给我们。”

    何悦在家里没呆上几天,就又匆匆返回西州,何母甚至都准备打背包跟着她到西州照顾其生活起居,最终被家人劝回,纪检干部办案,要是后面还跟着个保姆,“笑阎罗”尹副书记不把你打回家才怪。

    年终岁末,文山会海成灾,各种考核评比接踵而来,这一天,金泽滔参加例行的市政府常务会议,会议就《政府工作报告》、《南门市1993年财政预算执行情况和1994年预算草案的报告》、《南门市1993年国民经济计划执行情况及1994年计划草案的报告》进行广泛讨论。

    因为金泽滔还兼着财税局长的职务,在会议上就预决算报告作了主汇报,阐明了分税制财政体制的基本框架,及南门应对新体制的做法,特别对财税局今年的应收尽收,不留余地的做法作了详细说明。

    市财政收入今年在全地区遥遥领先的地位和排名,让杜建学等市政府领导欢欣鼓舞,反而对金泽滔苦心孤诣下的这盘财政体制的大棋不以为意。

    金泽滔最后说:“也许大家对分税制财政体制没有太多的感受,这样说吧,从明年一月份开始,也就是下个月开始,今年做的财政体制文章将初见成效,据初步估算,每个月净增可用财力一千万元以上,这笔可用财力还将随着财政收入的增长而同步增长,也就是说,从明年开始,我们可以自豪地宣布,南门市将告别吃饭财政,市财政也有余力搞建设,办大事,杜市长,你现在得为明年怎样化这笔钱早作谋略了。”

    关于新体制调整,金泽滔跟杜建学市长有过多次汇报,但在杜市长看来,体制文章有协饼充饥,没有放进兜里的钱终归是过眼云烟,好看不好吃。

    现在突然听说,从下个月开始市财政新增财力达一千万元以上,新增财力部分完全可以作为市长搞建设的机动财力,这种天上掉馅饼的惊喜,让会场瞬间陷入幸福的议论中。

    杜建学还有点不敢置信,说:“泽滔市长,你说从下个月开始,我们市财政每月至少能增可用财力一千万以上,不是理论数据?”

    就连一向对金泽滔不怎么待见的葛敏松和郭长春两人都眼巴巴地看着他,胡飞燕市长更是两眼放光,她分管的文教科卫可是个销金窟,多少钱都能花出去,心里琢磨着,该怎样向杜市长开口。

    虽然金泽滔曾许诺对南门的教育卫生事业重点倾斜,但以现在的财政实力,所给予的支持是有限的,明年财政状况大幅度的改善,为南门的教育和卫生事业的发展提供了可能。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