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九章 送佛送西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金泽滔点了点头:“财政体制文章需要在体外下细腻功夫,受益的是地方财政,对杜市长及各位领导来说,这是实实在在地装在财政金库里的钱,墙外开花墙内香。”

    “从明年开始,中央税和地方税将按新财政体制的预算级次划解,每月末,各位领导都会收到我们财税局的报表,收入和支出都一目了然,随着财政体制的调整,以及新经济发展计划的实施,南门的日子将越来越红火,各位领导再也不用为无钱可用而殚精竭虑。”

    杜建学首先鼓掌表示祝贺,会议室人不多,但掌声热烈而真诚,这还是金泽海第一次得到市政府领导班子的认可和肯定。

    人可以跟人过不去,但谁也不会跟钱过不去,坐在上首的杜建学笑得合不拢嘴,今年南门市财政总收入及增长幅度都稳居第一,一洗去年南门屈居第二的羞辱,算是打了个翻身仗。

    今年终于可以风风光光过个肥年,再也不用象去年一样,堂堂市长还被人逼得东躲**,最主要的是财政富裕,杜建学手中的签字笔就更有分量了。

    回办公室的路上,杜建学说:“城建局的新局长人选陈书记已原则同意,具体你跟组织部再衔接一下,尽快让谢凌到位。”

    道口改造资金及配套市场建设项目投资都已经到位,接下来的项目开工建设,需要专人跟进,卢海飞没有太多精力,也不具备专业知识负责这个项目。城建局长的人选就提上日程。

    杜建学让他直接跟组织部联系。之前金泽滔还建议刘志宏书记在商贸系统试行干部聘任制。要改革商贸系统死气沉沉的局面,还需要刘书记的大力支持,这个时候,他怎么能简单地跳过分管组织的刘志宏副书记。

    当金泽滔推开刘志宏办公室时,正看到他架着老花镜,拿着红笔在一份资料上认真地修改着,但眉宇间却流露出掩饰不住的欢快。

    金泽滔静静地站立了一会儿,刘志宏感觉有异。抬头一看是金泽滔,顿时绽出孩子一样天真的笑容,也没有说话,指了指前面的椅子。

    金泽滔不见外,一屁股坐了下来,笑说:“几天没见,却发现刘书记神采更胜往昔,是不是家有喜事?”

    刘志宏斜看了他一眼:“都说小金市长七巧玲珑心,我看你倒有八个窍,比别人多了一个心。”

    金泽滔摸了摸鼻子哭笑不得:“刘书记你这是夸人还是损人呢?”

    刘志宏哈哈大笑:“这回倒是真心赞你。还真是家有喜事,我家媳妇肚子大了。刘家有后了!”

    金泽滔听得目瞪口呆,吭吭吃吃说:“刘书记不是有后了吗?难道是老树开花,老蚌生珠?”

    刘志宏有儿有女,福禄双全,即使老刘书记生育能力强悍,也不能公然违反计划生育,而且没听说他另娶娇妻啊,金泽滔胡思乱想着。

    刘志宏老脸通红,恼羞成怒道:“你小子思想腌臜,我是说儿媳妇肚子大了。”

    金泽滔一本正经检讨说:“该打该打,是我听岔了,还以为是刘书记老嫂子有喜了,不过都一样,都一样,恭喜刘书记,老来有后!后继有人!”

    什么叫都一样?刘志宏脸上没半点喜色,瞪了金泽滔一眼,说:“打住,打住,你越恭喜,我越觉得别扭,行了,说正经事吧!”

    金泽滔嘿嘿一笑了:“再没有什么比媳妇有喜更正经的事了,我家媳妇也有动静了,正好可以和刘书记交流一下保胎安胎的经验!”

    金泽滔二世为父,心中的喜悦不是他人可以他体会的,只要一扯到孩子的话题,他就情不自禁地炫耀一番。

    刘志宏铁青着脸怏怏不乐道:“没空跟你净扯这些,有事说事,没事我还要看材料。”

    金泽滔这才把来意说了:“刘书记,你也知道,道口改造及市场建设已经万事具备,就缺个领头人。城建局长位置却一直空悬,我也着急,催了杜市长几次,刚才杜市长终于回话,陈书记原则同意提名人选,让我跟刘书记你这里衔接一下。”

    刘志宏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说:“杜市长真这样交代的?”

    金泽滔心里一沉,看模样,杜建学并没有跟刘志宏通过气,心里暗暗叹息,杜市长做事还是有些急功近利,刘志宏尽管即将退居二线,但好歹他还是分管组织政法的副书记,在干部使用上说话分量很重。

    金泽滔沉默不言,这个话如果刘志宏不提,大家也就揣着明白装糊涂,但既然刘书记说开了,金泽滔就不能帮着杜建学掩饰。

    刘志宏摘下眼镜,揉着眼睛说:“小金市长,人生在世,喜怒哀乐,酸甜苦辣,都离不开名和利这两个字,因为名和利,人会变得短视和浅薄,固执和狭隘,或许你也听说了外界对我的风评,敢说敢当,狗屁!那还不是给逼的,你不拍桌子,不瞪眼睛,人家就差指着你鼻子骂了,老而不死,还占着茅坑不拉屎!你不错,有一颗赤子之心。”

    金泽滔不由大汗,这倒是刘志宏抬举了自己,自己愿意跟他接近,还不是要借重他扫一扫商贸系统的暮气,他惭愧说:“刘书记,谬赞了,我只是按照正常组织程序走,哪当得上你的夸奖。”

    刘志宏一挥手,道:“评定一个人的品性,要观其言而察其行,小春花事件,我们全家都很感动,没有一颗赤子之心,堂堂副市长,你不会有长街狂奔的壮举。”

    金泽滔连忙说:“刘书记,你再夸奖,我还真是浑身不自在,我们还是言归正传吧。”

    刘志宏翻过手头的资料,在最后,抽出一张纸条,说:“谢凌,同济大学毕业,能力够了,又有多年的乡镇工作经验,资历够了,看他的履历,是个人才,好象还跟你共事过嘛。”

    金泽滔吃了一惊,果然是老狐狸,早有准备,就等着自己上门,幸好自己先到他这里转上一圈,如果这个时候,刘志宏对局长提名人选投反对票,谢凌能不能顺利进入考察环节都两说。

    金泽滔吃惊归吃惊,却没有太过意外,刘志宏又将那张纸条夹在最后一页,说:“行了,这事我知道了,我会交代组织部,尽快组织考察,嗯,没什么事,就这样吧。”

    刘志宏开始逐客,金泽滔却纹丝不动,嘿嘿一笑:“刘书记,一事不烦二主,就劳烦你送佛送到西,道口改造工程除了城建局业务指导,还需要城关镇配合,现在分管城建的马忠明出了事,不如你就再给物色个副镇长,年前项目必须破土动工,我们实在没有太多时间可以耽误。”

    刘志宏架起老花镜又看起来了材料,金泽滔打眼看去,却正是他曾经建议的党政领导干部任用制度改革方案草稿,刘志宏抬眼从镜片上方打量着金泽滔,不客气说:“没看我忙吗?还有什么藏着掖着的一并说出来,浪费你的口水,还浪费我的时间。”

    金泽滔连忙说:“我认为后洋镇副镇长厉志刚同志担任这个职务比较合适,该同志大局观念强,作风踏实细致,懂财经,能坚持原则。”

    刘志宏蹙着眉头,想了一阵,才摇了摇头说:“厉志刚,不就是你们局里那个卖牛犯错误的副局长吗?小金市长,干部使用要从严把关,连卖几头牛都要占便宜的干部,让他监管道口这么大的工程项目,你就不怕他再犯错误,不行,不行,本着对他本人负责的态度,我也不能点这个头。”

    金泽滔哭笑不得,说:“说起厉志刚卖牛这事,我还真有话要说,这个事情还是当时办公室主任陈家禾闹出来的,最后纪委也只是建议工作岗位调整,并没有组织正式结论。”

    刘志宏当时也只是听组织部口头汇报中得知财税局有这么一个卖牛犯错误的副局长,对过程知之不详,再加上组织部跟当时的财税局好象有些小摩擦,或许有什么隐情也说不定。

    他疑惑地问:“真没有什么大问题?”

    金泽滔摇头叹息说:“说起来,都是财税局的家丑,这其中的是是非非我们就不论了。就我所知,厉志刚低价卖牛给他亲戚办喜事,他既没交代当时具体负责的办公室主任陈家禾要低价售卖,更没有从中得到什么好处,这个事情,后来陈家禾出事后都有详细说明,完全是陈家禾为一己之私故意陷害的。”

    官场是个大染缸,出些奇怪的人和奇怪的事,都不奇怪,刘志宏对此深有感触,他最后说:“这个事情我先了解一下,如果真没有什么问题,我们一定支持,王燕君部长也说过,要为新经济发展一揽子计划提供强有力的组织保障,这句话不是说在口头上的,还要落实到行动上。”

    刘志宏书记最后的表态算是给他吃了一颗定心丸。

    此后几天,组织部雷厉风行,一个星期内,谢凌和厉志刚都先后到位,道口改造工程轰轰烈烈地吹响了大会战的号角。(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