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章 爷卖崽田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道口改造项目终于全面开工,有谢凌和厉志刚把关,还有东源李小娃等人日夜瞪大眼睛象猎狗一样地在工地现场巡逻,也不怕出什么事。

    唯有服装城项目却因为第五百货公司土地没有谈下来一直搁置着。

    过了元旦,金泽滔终于腾出手来处理第五百货公司的事情,第五百货公司和服装城相邻,而且占据着十字路口转角的地利,这个位置,对服装城将来的经营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而商业局也正是凭借这转角之利,咬着价格不松口,在招商大会后,商贸系统很多老资格的商贸人都跌落一地眼镜,商业局长杜子汉当时就在现场,看到大厅里疯狂认资的人们,那一瞬间,他都觉得这个世界太虚幻太不真实了,不是他们疯了,就是自己傻了。

    短短一个多小时,服装城的五千万投资就全有着落了,让本来还想来看笑话的杜子汉失意之余,只能狠狠地诅咒这个项目完工后最后没有一个商户进场,现在得意,为时过早,还要看一年半载后的招租招商情况。

    这些投资人都是浜海藉的企业和个人,什么时候,浜海人这么有钱了?联想到金泽滔就出自浜海,他安慰自己说,跟台湾人一样,这些人又不知给金泽滔灌了什么**汤。

    跟杜子汉有同样的想法的不乏其人,包括葛敏松副市长和物资局林局长等人至今都不看好服装城这个项目,当然这种不看好,更多的是不看好金泽滔本人。正如杜子汉安慰自己的一样。论钻营你金市长高人一等。论经营还是稍逊一筹。

    王力群嘴角都起泡了,看着道口市场已经破土动工,服装城却还停留在图纸上,让心高气傲的王副总指挥如何不着急,只是商业局的谈判工作组干部,却个个练成一身水火不入的硬功夫,自己都磨破了嘴皮,他们就是坚不松口。

    如果仅仅是钱的问题。金市长也交代,只要不是太离谱,没有突破服装城的基建预算,就尽快达成协议,但商业局的工作组提出的条件很多都超出服装城能够解决的范围,比如工作组就提出服装城应该提供五百搬迁后安置的土地,并且还要在市区内。

    这些条件在王力群看来不是谈判,而是刁难了,最后惊动了金市长。

    金泽滔牵头就五百资产收购事宜召开协调会,地点放在第五百货公司的会议室。参加对象除了商业局班子及谈判工作组成员,还包括上次金泽滔听取过意见的职工代表。

    杜子汉态度依然热情。殷勤地邀请金泽滔坐在会议上首,金泽滔坐定后,没有废话,开门见山就说:“杜局长,上一次来五百调研时,我曾提出有两个方案可供公司选择,要么以资产入股服装城,要么服装城一次性买断资产,你先说说你们商业局的意见。”

    杜子汉意气奋发说:“我们自始至终都坚持一次性卖断资产,之前的分歧主要是价格谈不拢,关于五百资产的价格,我们也是结合周边地块价格以及未来发展潜力的评估价格,同时,资产出售后,为确保五百公司干部职工都能得到妥善安置,我们提了一些额外条件。这也是为保障干部职工的切身利益,从稳定大局出发提的要求,希望服装城能考虑,也希望金市长能理解。”

    杜子汉聪明地把商业局谈判的对象定位在服装城,目前服装城的股份公司还在申批中,还未组建服装城的管理团队,现在都是指挥部代表服装城谈判,说到底,包括王力群及金泽滔都不属当事人。

    金泽滔看了杜子汉一眼,忽然笑了:“杜局长不愧是老商贸,算盘打得很精,商业局也好,指挥部也好,都是行政管理机构,企业的事情还是由企业按市场规则来办,现在不都提倡政企分开嘛?我们不妨先听听职工代表的意见。”

    杜子汉笑容可掬说:“这样最好,我们工作组前期可是充分听取职工意见,他们大多数人的意见和我们局党委的决定是一致的。”

    金泽滔环视四周,却没发现五百的那个精瘦如竹的杜经理,说:“怎么不见五百的杜经理呢?”

    金泽滔对于当时提出以公司资产入股服装城的杜永南印象深刻,在座商业局干部都面面相觑,目光却都尴尬地看向杜子汉。

    杜子汉舔着厚嘴唇,说:“金市长,经局党委研究决定,杜永南因为提出入股服装城,已被免去五百经理职务。”

    金泽滔低垂着眼睑,平静说:“现在五百和服装城还没有最后达成合作意向,既然没有成为事实,杜经理要入股,那也只是他的个人想法,何至于要免了他的职务呢?再说,杜局长,你们商业局任免干部,难道不该跟我这个分管副市长打声招呼吗?”

    杜子汉从金泽滔问起杜永南,心里就打鼓,此时被金泽滔当面诘难,一时间还真找不出什么充足的理由搪塞,只好避重就轻说:“一直以来,商贸系统任免企业领导,都不需要分管市长批准,所以我们也就没有事前征求金市长意见。”

    金泽滔冷冷说:“杜局长,局内干部任免,是不需要我批准,但我可以表示反对。”

    说罢,不等杜子汉说话,转头对王力群说:“通知杜永南同志参加会议,乱弹琴,处置五百资产,居然连公司经理都不到场!”

    金泽滔这是要公然否决商业局的人事任免,这让杜子汉以后还如何在商业局立言树威。

    杜子汉脸涨得通红,额头青筋暴绽,骤然站了起来,大声说:“金市长,免去杜永南的经理职务,这是我们商业局党委会议的一致决定,杜永南煽动职工入股服装城,公然违背商业局班子的集体研究决定,这是扰乱我们商业企业的正常经营秩序,已经不适宜再担任公司经理。”

    金泽滔拍案而起,冷冷地注视着杜子汉说:“什么叫煽动职工入股服装城,我刚才开宗明义就说明,企业有两个选择,一是入股服装城,一是一次性卖断,如何选择是企业的自主权,杜经理作为企业的法人代表,有权作出有利于公司职工的选择。”

    转头却问公司五名职工代表:“免去杜永南的经理职务,有没有征求公司干部职工的意见,公司有没有召开职工代表会议进行表决?”

    五个职工代表畏畏缩缩地看着双眼通红的杜子汉,只有那个老职工代表犹豫着摇了摇头。

    金泽滔说:“杜子汉同志,我看,你要集中时间好好学习首长南巡讲话精神,解放思想,转变观念,不是喊口号,而是要见行动。鼓励职工入股服装城,是我上次来五百调研的意见,我是不是也煽动了职工,扰乱了秩序?再说,公司领导任免,还需要职工代表大会同意,没有经过职工代表会议就擅自免去公司经理,这个决定是无效的。”

    金泽滔没有再理会张口结舌的杜子汉,此时,面无表情的杜永南被王力群带到会议室,他还没落坐,金泽滔说:“杜经理,今天我们在这里召开协调会,目的是尽快解决服装城收购五百的事宜,涉及到公司的资产处理,首先应该征求公司职工的意见,你们是怎么想的?”

    杜永南在路上听王力群说起金市长否决了商业局对自己的免职,心里感激,却也不以为然,即使商业局不免去他的经理职务,他也准备离职。

    商业系统下属企业普遍不景气,在现在的大环境下,还抱着老一套的经营管理模式不放,不思变,不改革,企业只有死路一条,与其坐着等死,不如早谋出路。

    杜永南说:“公司也曾召开职工大会征求大家意见,但最后都被局里否决掉了,既然局里不同意其他职工入股服装城,那就我个人入股,局里同意了,前提是必须离职。”

    金泽滔笑说:“局里的意见只是参考,不能为否决而否决,我认为还是要尊重绝大多数干部职工的意见。”

    杜子汉咬牙插话说:“金市长,不能说我们局里作出这样的决定是为否决而否决,我们也是经过调查研究后,广泛征求意见,服装城项目前景如何,任何人都不能打包票,如果项目失败,这些以土地入股的职工怎么安置,所以说到底,我们都是为公司职工的切身利益着想才最后作出的决定。”

    金泽滔意味深长说:“杜局长,你们真是这样想的吗?”

    以资产入股服装城,最后受益的是百货公司干部职工,与商业局没有关系,而一次性卖断,这些资产将以货币形式回笼到商业局,崽卖爷田不心疼,爷卖崽田能不心疼吗?

    有了这一大笔钱,商业局又可以风光几年,平时吃点饭喝点酒,发点资金福利什么的,就有来源,平时想卖资产,还有政策限制,现在正可以光明正大地卖个好价钿,局党委意见能不统一吗?有好处大家都可以分享的嘛!(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