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一章 老鼠嫁女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从这一点讲,以杜子汉为首的商业局班子坚持一次性卖断没什么奇怪。

    至于百货公司的职工安置,根本不化商业局什么钱,找块地方,让他们重新开张就成。

    如果能借机再提几个条件,从服装城敲点边角,这又是一笔飞来横财,在杜子汉看来,尽管不看好服装城的前景,但现在服装城就是座大金山,不咬上一口还真是对不起这个天赐良机。

    既能为自己谋福利,又能给金泽海和他的新经济发展计划添添堵,杜子汉何乐而不为。

    杜子汉吃相难看,却忘了自己的牙口啃不啃得动服装城,只可惜,他不知道咬上的服装城却是金泽滔这个幕后大金主。

    杜子汉就差当场拍胸脯了:“当然,我们当然是这样想的,对于谈判条件,我们还是坚持不让步,这既为职工利益计,也为国有资产保值升值计,绝无私心。”

    金泽滔点点头:“商业局党委意见很统一,也很坚决,看起来今天很难有什么结果,那这样,杜经理,不妨再征求公司职工意见,要在确保职工自觉自愿基础上的真实意愿,市政府最近会为服装城的事情召开协调会,广泛听取意见,杜局长,届时,我不希望再听到煽动之类的不讲政治,不讲大局的混话。”

    金市长退缩了,这使得杜子汉又惊又喜,领导做不下工作,总会上升到讲政治,讲大局的高度,反过来理解。这就是无能为力的表现。杜子汉还以为接下来会有更jiliè的碰撞。他也做好破釜沉舟的准备。

    杜永南经理神情黯然,这个协调会,最终仅仅让自己官复原职,但这对他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即使自己不离职,出售了优质资产的第五百货公司,那就是脱毛的凤凰不如鸡。他这个经理还有多少含金量。

    对公司职工来说,除了能保证短时间内的工资发放,什么好处也没有。

    本来寄予厚望的金市长也并没有给五百的干部职工带来福音,今天协调会的草草收场,唯有令杜子汉等人的气焰更加嚣张,到时候,还有几个职工敢违背商业局党委的决定,提出要入股服装城。

    而杜子汉对金泽滔不轻不重的警告也适时地表示了歉意:“对不起,金市长,刚才我急躁了。没有从新经济发展计划的大局考虑问题,为本单位。本系统干部职工考虑得多了一点,但我想,公司干部职工的意见和我们局党委的决定是一致的,从这一点上说,也是密切联系群众的具体体现。”

    杜子汉大言不惭地给自己戴高帽,唱赞歌,金泽滔也只是微笑着没有说话。

    协调会最后就在他轻描淡写的对杜子汉的几句警告中就匆匆宣告结束,没有达成任何实质性共识,土地价格问题金泽滔更是连提都没提。

    杜永南的免职虽然被金泽滔强势否决,但金泽滔最终无果而返,让杜子汉感觉腰杆都硬挺不少。

    在送走金泽滔等人后,他洋洋得意道:“只要真心任事,大公无私,领导还是能理解并支持商业局的工作,我们接下来还是要坚持党委决定的意见,做好公司干部职工思想工作,要摆明利弊,说清厉害,我相信,职工同志们还是能理解局党委的决定。”

    他说这番话时,目光却在杜永南及刚才发言支持金泽滔的老职工代表脸上多停留了几秒,杜经理面无表情,而老职工代表脸色微微发白。

    对不听招呼,不和局党委看齐的干部职工,杜子汉是绝不留情,向不手软,这也是他要维持这个有着二千多名干部职工的庞大集体统治的致胜法宝,只是这次情况特殊,合适的时候,他是不吝给予特殊关照的。

    回到办公室后,杜子汉急不可耐地给物资局的林局长打电话:“老林,今天金泽滔又到我们公司召开协调会,你猜今天的协调会最后怎么收场的?”

    上一次跟林局长谈到金泽滔时,杜子汉还以小金市长称呼,这一回,干脆直呼其名,老林局长沉默了一会,有些担忧说:“老杜,还是适可而知,见好就收吧,你们的条件我看过,这哪是商业谈判,分明是有意刁难,小金市长不管怎样,那也是市长,他身后还站着杜市长,温专员,小心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杜子汉大大咧咧说:“我既未坑蒙拐骗,也没搞阴谋诡计,这都是堂堂堂正正桌面上的谈判,这事无论闹到哪里去,我都可以拍着胸脯说,局党委设置的谈判条件都是从职工的长远利益出发的。”

    林局长心里好笑,你大肚汉除了拍桌子骂娘能整治人这三斧头,什么时候见你耍过诡计动过阴谋,你有这个想法,也没这个脑子。

    林局长还是劝阻说:“老杜,说句实话,我觉得小金市长为第五百货公司的事情,和你们商业局有过两次协调,里子面子都给你了,服装城是小金市长新经济发展计划开门第一个大项目,你阻挠谈判,就是阻他前程,还是小心为上。”

    杜子汉在商贸系统混了一辈子,又岂真如林局长所想的那样,只会拍桌子骂娘整治人。

    虽然为他人鲁莽,但莽张飞也会耍绣花针,杜子汉挂上电话后,脸上慢慢收起得色,金泽滔孤身一人来南门打天下,一年多时间,已经在南门扎地生根,并且跨越了自己可能一辈子都无法迈过的那道坎,又岂是易与之辈?

    虽然杜子汉在人前总爱往自己脸上贴金,但自家事自家知,在金泽滔面前,他哪一次不是被压得喘不过气来,内心的委曲和憋闷又岂是他人能体会的。

    老林局长的警告,让他坐不住了,在走出办公室房门的瞬间,心里却泛起一个念头,莫非服装城真如招商大会上招商简章描述的那样,建成之后,将成越东南最重要的内外贸服装制作销售的集散地。

    南门或能以此为契机,受东珠经济辐射影响,接纳入东珠经济圈,成为越海经济发展强县的新贵。

    杜子汉重重地往地上吐了一口浓痰,要真是这样,服装城不但是南门市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由此而派生出来的产业链条将很快就能自主发育成南门的新兴产业。

    金泽滔提出的新经济发展以商业立市,以市场兴市的目标就不是梦想,而是实实在在的政绩。

    杜子汉悚然一惊,如果真给金泽滔给捣鼓成了,那给他带来的政治回报将是丰厚而持续的,届时,他的政治地位将水涨船高,又岂是区区一个副市长就能承载的?

    想到这里,杜子汉的脚步不由加快了几步,如果真是这样,自己就不是如老林局长所说的见好就收,而是更要咬紧牙关,绝不能让服装城这么容易就收购五百资产。

    杜子汉就从来没想过要跟金泽滔妥协,或许从金泽滔上任伊始,他没有及时进他办公室汇报工作,就从内心里排斥这个年轻的分管副市长。

    商贸人有商贸人的骄傲,杜子汉这样安慰着自己。

    这一次见到葛敏松副市长,让他非常吃惊,葛敏松面色红润,见不到往日的灰败气息,外表整洁,更没有了昔日的不修边幅,杜子汉坐在他身边,也没有闻到那股恶心的老人味。

    杜子汉心里不无恶意地揣测,几十年如一日的葛敏松市长,却是为哪般脱胎换骨,莫非老树发新芽,旧貌换了新颜,不过想想又不太可能,葛市长尽管为人刻薄寡恩,但对感情却一丝不苟,从没有过逾越。

    两人说了会儿闲话,杜子汉说:“葛市长,小金市长搞的服装城竟然全部招足了投资,真是令人意外,服装城现在是万事具备,只欠东风了,今天,小金市长召开会议,专门就收购第五百货公司土地事宜协调双方,最后还发了大火,人家毕竟是市政府领导,我这向你求助来了。”

    葛敏松端着不锈钢茶杯,闭着眼睛,有滋有味地喝着水,良久才放下茶杯,说:“该坚持的还要坚持,上次我就说过,为国争利,为民谋福,放在哪里都能说得响亮,你不用顾虑太多。”

    杜子汉说:“这次小金市长下了最后通牒,如果双方相持不下,谈判再无果,准备通过市政府协调会议解决。”

    葛敏松不理协调会的事情,却说起了家事:“下个星期六,请你到老营村酒店喝酒,我家小楠订婚,亲家还特地交代,不能大排筵席,市级机关我可就请了你一个人。”

    小楠是葛敏松的掌上明珠,杜子汉曾见过一面,长得娇艳如花,怎么看都不象是五短身材,其貌不扬的葛敏松的女儿。

    杜子汉大喜,连忙站起来作揖道:“哎呀,难怪葛市长今天喜气洋洋,原来是葛市长要嫁女,这可真是大喜事,恭喜恭喜!”

    坐下后,杜子汉掐指算算,下个星期六,正是腊月十二,南门民俗,正是老鼠嫁女的日子,这一天,家家炒芝麻吃羊角糕,夜半时分,在老鼠出没的墙角要放置羊角糕,以贺老鼠嫁女,祈求来年五谷丰登,多子多寿。

    看看葛敏松两撇八字胡,再配上尖嘴凹腮的模样,活脱脱一副老鼠模样,选在这个吉日嫁女,跟那民俗还真是应景,老鼠嫁女!(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