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二章 向我开炮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葛敏松说市级机关部门就邀请了杜子汉一个人参加女儿的订婚仪式,让杜子汉得意之余,也对葛敏松骤生知遇之恩,无论如何,葛市长在分管商贸线时,也对商业局关照有加,在自己和金泽滔掰手腕时,也是葛敏松给自己打气鼓劲。

    但现在,他并不关心杜子汉的女儿嫁了哪个汉,他只关心在接下来的市政府协调会中,商业局和服装城的谈判事项会不会被金泽滔在协调会上一锤定音。

    “葛市长,有需要我的地方,你尽管吩咐,我老杜别的不会,跑跑腿还是做得到的。”恭喜完后,杜子汉又拍着胸脯说,所谓礼尚往来,你葛市长够意思,我老杜也不会让你失望。

    “小楠的订婚到时仰仗杜局长的地方还很多,只要你不嫌麻烦。”葛敏松状极欢快。

    杜子汉盘算了一下,如果这个订婚仪式都让葛敏松安排,这个花费可不低,烟酒焰火这些都少不了的,商业局下属的糖烟酒公司专门提供这些物资。

    这些应该就是葛市长所说的仰仗吧,也没什么,商业局出点血罢了,只要能啃下服装城一角,这些花费又算得了什么?

    杜子汉只是思量片刻,当即表态说:“葛市长,你放心吧,凡是商业系统有的东西就全包在我老杜身上。”

    葛敏松开心得一双不大的眼睛眯成一条线,两撇八字胡上下跳动。

    杜子汉连忙闭上眼睛,以前只看到葛敏松头发蓬乱,不修边幅。尽管气味难闻。但也给人落拓不羁的感觉。现在收拾干净,看上去反没了领导气质,却多了一份猥琐和鬼祟。

    葛敏松道:“现在商业系统日子也不景气,咱们还是讲究点,公私要分清,该多少钱就多少钱,至少不能让企业亏本,让你办这个事。就图个放心。”

    “葛市长你就放心,孰轻孰重我还是分得清楚,怎么也不会让企业亏本。”杜子汉有气无力地说,心里却直滴血,葛市长说是给钱,最后也就象征性地收一些,企业是绝对不会亏本,吃亏的是商业局,就当给葛市长包个大红包吧。

    葛敏松拍拍杜子汉的肩膀,说:“那晚你早点过来。我给你介绍下亲家,地委陈建华副书记。”

    “什么!”杜子汉刷地站了起来。差点没将眼前茶几的茶杯撞倒,“陈书记是小楠的公公?”

    难怪刚才说起金泽滔要召集的协调会,葛敏松神情这么笃定,却原来借着嫁女攀上了高枝,有陈建华副书记在背后撑腰,确实在市政府中的说话分量水涨船高。

    杜子汉震惊之余,却分外的喜悦,金泽滔召开的关于第五百货公司的协调会,有葛敏松这块顽石拦着,金泽滔不出点血,休想顺顺利利拿到五百的资产。

    葛敏松很满意杜子汉的吃惊,挥挥手说:“这虽然谈不上什么秘密,但我还是不希望传得满城风雨,陈书记来永州后,一直低调行事,事先还特地交代过,这次订婚也只是双方家长见个面,再邀几个亲朋好友,也不准备广发请柬,广邀嘉宾。”

    杜子汉坐下来后,狠狠地喝着水,心里却琢磨开了,葛敏松仿佛在嘱咐他不要随便乱传话,但话里话外却莫不是要自己做个传话人,葛敏松不好广发请柬,但如果有不速之客上门,难道葛市长还能拒之门外。

    陈书记既然要低调行事,那还订个屁婚,又不是大婚,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陈书记来永州也有些时间,这一年多来,很少有公开场合出现他的身影,也许是时候发出自己的声音。

    而葛市长,作为地头蛇,为了在亲家陈书记面前显示他南门副市长的存在感,他也不能傻乎乎地真的就邀请亲朋好友三两人。

    “葛市长,你放心,我知道怎么做了,不该说的绝对不说,绝不会闹得满城风雨。”想明白了这一切,此刻成了葛市长代言人的杜子汉不由大喜过望,该说的还是要说,杜子汉隐晦地接受了任务。

    葛敏松捋了捋挂落的头发,拍着杜子汉的大肚皮道:“老杜,大肚虽能容天下难容之事,但是为健康计,也是要考虑减减肥,年纪大了,大肚可不是什么有福之相,很多毛病都是病从口入,不能再贪口腹之欲。”

    这话虽是好意,但听在杜子汉耳里,却是那样的刺耳,怎么说你葛敏松也是老鼠嫁女,又快过年了,就不能说两句吉利话,杜子汉出来时,刚才的兴奋劲被葛敏松的毒舌浇得索然无味,总感觉还有那一丝丝的不安缭绕心头,驱之不散。

    且说金泽滔从百货公司出来后,又带着王力群等人在旁边的服装城周边又转了一圈,一路上,金泽滔兴致勃勃地看着这块已被竹薕围起来的工地,如果再加上旁边百货公司的土地,足有三十多余亩。

    他仿佛看到服装城拔地而起,指着旁边的民居说:“很快,这里就将成为永州最繁忙的市场,用车水马龙,络绎不绝都不足以形容市场的盛况,我很期待,当四方商人汇集这里时,服装城就是南门的一张名片,海飞,你回去后,和城建局谢凌局长联系一下,应该提早做好规划,市场的配套基础设施也要逐步跟上。”

    卢海飞闷闷地应了一声,金泽滔回头看了看车里沉默不语的指挥部工作人员,没有说话。

    在处理五百资产这件事上,王力群对金泽滔的态度一直看不太明白,以他雷厉风行的强势作风,完全可以行政命令直接干预,而不是任由大肚汉杜子汉磨蹭了这么长时间,影响了该项目工程的如期开工。

    杜子汉的算盘王力群也能猜测一二,无非是借此卖个好价钱,这本来也无可厚非,但除此之外,他设置的谈判障碍就只能说他精明过头,难道就不怕最后鸡飞蛋打?

    王力群打破沉默说:“金市长,我一直想问,为什么对杜子汉的商业局这么纵容,你让一步,他进两步,最后,什么乱七八糟的条件都敢提了。”

    金泽滔沉声说:“我不是对杜子汉让步,也不是对商业局让步,商贸国合企业的经营机制,已经不适应这个时代的变化,如果再不改革,早晚被市场淘汰,我一直强调要充分听取企业职工的真实心声,就是希望在面临选择时,能给百货公司的职工多一条出路,说到底,我是对国有企业的干部职工让步。”

    王力群苦笑道:“我们能理解,但杜子汉他能明白金市长的一片苦心吗?五百的职工能明白金市长的苦心吗?”

    金泽滔笑说:“百货公司还有一个明白人,那个杜经理就能明白我的用意,希望这次他不会让我失望,五百的资产处理模式,也为以后改革商贸企业积累经验,这需要时间,服装城的管理层到位后,可以先在这里动起来,不用等五百的地块落实。”

    金泽滔的话,让王力群等人暗暗松了口气,服装城项目最难的招商引资都能顺利过关,现在正是蓄势待发的时刻,若是此刻金市长畏葸不前,那前期所有的努力全都付之东流。

    金泽滔此时透过服装城项目,看到的是整个商贸系统的明天。

    南门商贸系统已走入穷途末路,这并非只是有识之士的共识,看看那些国营商店即使占着地利人和,也已经门可罗雀,就可见一斑。

    金泽滔的目光又何止于此,商贸企业的出路也并非只有卖资产一途,目前国有企业改革主要以实施承包经营责任制为主要形式,南门的商贸系统在乡镇边远地区,对一些不良资产已经开始承包经营。

    对待国有企业改革,很多领导在认识上都有个误区,总以为改革总是改最坏的,还能将就过日子的国有企业职工不想改,领导更不会无事找事,得过且过吧。

    南门商贸系统就拥有很多这样的国有企业,拥有优质资产,却因经营不善陷于困境,只能靠出租房产过日子,这些企业只要有灵活的经营机制,完全可以焕发生机。

    在整顿商贸系统领导干部后,金泽滔就将着手全面推行以承包经营责任制为主要形式的企业改革,尽早将这些政府的包袱甩给市场,时机合适的时候,完全推向市场。

    金泽滔自那天在刘志宏书记办公室,看到他在修改党政领导干部提拔任用制度改革方案后,就知道刘书记已经准备破釜沉舟,现在留给刘志宏时间不多。

    他之所以对杜子汉有这么大的耐心,也是基于对刘志宏即将推行的干部任用改革方案,市委大院,也只有自己的商贸系统愿意成为他力推的改革方案的试验田。

    当他回到办公室,看到刘志宏正站在自己办公室门口徘徊,连忙迎了上去:“刘书记,有事就打个传呼留个话,劳你老还在门口等候,真是罪过。”

    刘志宏也没有太多客套,直接递给他一份材料,说:“你曾经毛遂自荐,改革干部任用制度,愿意从你分管的商贸系统开始,我们经过广泛的讨论和调查,准备推行党政干部提拔任用改革,你先看看,如果方案可行,我将正式向市委提出,并在商贸系统试点。”

    金泽滔没有马上翻阅,而是先请刘志宏坐下,说:“改革就要有向我开炮的精神,有剜肉疗伤的勇气,商贸系统也到了非整治不可的地步,我很愿意做这刘书记改革干部任用制度的试验田”(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