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四章 好多蒋干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票求票,求双倍票!感谢赐票的zho8888、139061688890两位书友!)

    和金泽滔所见略同的英雄杜子汉这几天忙得跟狗熊似的,当他翻着市委通讯录,看看该传话的都传到了,最后他拨了个电话给杯中老友,物资局老林局长:“老林,周六老鼠要嫁女,你有什么安排?”

    老林局长对这类近似迷信的民风民俗本来就比较反感,闻言更是没好气说:“别说什么老鼠嫁女,我们家从来没这规矩,看到老鼠,我一棍子砸死,若是碰到老鼠嫁女,灭它全家没二话。”

    杜子汉吭哧了半天,才嘟囔说:“周六,葛敏松市长要嫁女,和陈建华书记做亲家,难道你要灭他们全家?”

    老林局长差点没摔了电话,埋怨道:“你这不是坑人吗?话都说不拎清,葛市长嫁女就葛市长嫁女,说什么老鼠嫁女。”

    杜子汉赔笑说:“都一个道理,反正这一天,有人嫁女,有人请酒就行,过来喝杯喜酒吧。”

    老林局长犹豫说:“葛市长没吭声啊,我们这样贸贸然上门不好吧,葛市长没意见,陈书记也有意见,陈书记没意见,金市长也有意见。”

    杜子汉压低声音道:“不要管葛市长陈书记有没有意见,你若不来才真的有意见了,这是兄弟对你的忠告,至于小金市长,哪凉快哪儿呆去,我们商贸系统又不是他家自留地,还管我们赴谁的宴。喝谁的酒。这手伸得也未免太长了点吧?”

    老林叹息说:“你明知道小金市长和葛市长不对眼。这种关节点还是要注意一下影响。”

    “老林,我这是将你当兄弟才跟你这样说,不要说葛市长分管商贸时,对我们也是蛮关照的,就冲陈书记,你也该露露脸,这种机会可不多。”杜子汉不悦说,其实杜子汉这几天跟谁传话都这副你是我兄弟。我才告诉你的神秘腔调。

    老林局长思索了一会,还是说:“算了,我还是不去赶这老鼠嫁女的热闹,你就当没跟我说过,我刚才说了,这个关节点宁愿得罪县官,也不能得罪现管,小金市长和葛市长及陈书记都不怎么对路……”

    老林局长还没说完话,杜子汉就生气地盖了电话,老林局长默然对着嘟嘟忙音的话筒发呆。兄弟,我也尽力了。该说的话都说了,你自己要赶着跳河,我还真拦不住你。

    杜子汉低骂一声,不识好歹,我好意跟你说,你自己不来也罢了,还要拦我晋见,什么意思嘛。

    杜子汉生气了一会,就收拾东西直奔葛敏松的办公室,还没进房间,就听葛市长咆哮如雷:“刘书记,你什么意思,南门这么多企事业单位,干么就盯着我这一块不放,再说,我们工业和二轻系统人事都刚刚调整,你让我怎么跟他们交代?刘书记,这一回,恕难从命!”

    葛敏松性情古怪,但平时也是不敢和德高望重的刘志宏对垒,现如今,已经今非昔比的葛市长也敢对刘志宏说狠话了。

    刘志宏也不生气,慢条斯理说:“葛市长,陈书记都交代了,用人制度改革,就在企业领导中先试点,不是你葛市长这一摊,就是金泽滔市长这一块,总有个让我们试点的地方。”

    葛敏松冷冷道:“那就选择商贸系统吧,这一块我熟悉,符合你们用人制度改革试点的要求,富有代表性和典型性,既有企业干部,也有企业主管部门领导,而且群众基础庞大,人才荟萃,有利于德才兼备的同志脱颖而出。”

    刘志宏呵呵笑道:“葛市长,看起来,你对我们这次改革试点理解有误,我们用人改革也是为了更好地……”

    葛敏松连忙说:“刘书记,要不这样,我亲自跟金市长协调,保证误不了你的大事。”

    刘志宏说:“这样最好,你们能协调,也省得我费口舌。”

    听到这里,杜子汉头只觉得两耳里象点了两挂鞭炮似的,嗡嗡作响,再没有政治头脑,他也听出了异样,原来,刚才老林局长死活不愿参加葛陈两家的订婚仪式,却原来问题出在这里。

    刘志宏要改革什么用人制度,准备在葛市长和金市长这里找试验田,葛敏松极力鼓动刘志宏将试点放在金泽滔的商贸系统。

    杜子汉没敢逗留,匆匆回到办公室,再拨打老林局长的电话,却已是鱼沉雁杳,无论他怎样打传呼留言,都没有他的回音,杜子汉这才慌了,又回头往金泽滔的办公室跑。

    这还是他第一次进金市长的办公室,进去会客室一看,却见包括老林局长在内,所有商贸系统的局长主任都整整齐齐,恭恭敬敬地坐在会客室等候金市长召见。

    卢海飞客气地将杜局长引进门,说:“刘书记、葛市长还在里面谈话,你们可能要等候一会,先喝茶。”

    杜子汉连忙欠身道:“没事,没事,我等等,谢谢卢主任。”

    这还是杜子汉第一次当面称呼卢主任,以前都小卢小卢地叫,卢海飞掩上门,摇头晃脑低吟说:“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都以为自己是聪明人,却全都砸了自己的脚,何必呢,何苦呢?”

    杜子汉盯着老林局长看,老林苦笑着摇了摇头,两个难兄难弟真是相对泪眼,无言以对。

    还真是风水轮流转,要是被刘志宏这大炮盯上,那还不轰得你面目全非啊。

    只隐约听得金泽滔拍着桌子说:“葛市长,我不同意仅安排在商贸系统试点,同是企业单位,为什么不能一视同仁,而且,商贸系统大多是你的老下属,老同事,你要知道,刘书记的用人制度改革,是要推倒重来,我怎么跟这些局长主任说去,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要清算你葛市长的旧属。”

    葛敏松口气松软下来:“怎么会呢,谁要说这混账话,我葛敏松第一个不同意,商贸干部我来做工作,都是多年的老同事,大家总会卖我个老面子。”

    听到这里,会客室几人都变了颜色,杜子汉性格冲动,脸涨得通红,就差跳起来骂,你有屁个老面子,蓬头垢面象瘪三,梳洗干净象无赖,迎风臭三里,顶风三里臭,你一个鼠辈脸无三两肉,还真以为自己在商贸系统有什么崇高威望,我呸!

    刘志宏也在做金泽滔的工作:“金市长,我看就这样吧,葛市长的工业二轻系统人事刚调整过,不符合这次试点要求,这里,我表个态,干部调整,我们将严格本着能者上,庸者下的原则,坚决为你们商贸系统选拔一批又红又专的领导干部,同时,我们将充分尊重你的意见,党管干部的原则还是要坚持,群众意愿我们会参考,但不是唯一的依据。”

    之前冷落了金市长差不多三个月的杜子汉等商贸战线的领导们,此刻,却恨不得打开里面那道门,进去加油鼓劲,金市长,万万要顶住压力,不能让葛敏松的阴谋得逞。

    金泽滔闷闷道:“刘书记,你这话不对,改革用人制度,就是推倒按新规则重来,跟干部是不是刚调整好象没什么关系吧,葛市长,你也分管了商贸系统多年,不管怎么说,还有一分香火情在,不看我的面子,那也要看跟你多年鞍前马后的情分,改革试点不能全放在商贸系统吧。”

    听到这话,杜子汉等人心里都暖洋洋的,自己怎么就瞎了眼迷了心,葛敏松嫁女,自己屁颠屁颠地为他摇旗呐喊,还送烟送酒,比自己嫁女都要操劳,当时怎么就昏了头,还感恩戴德地以为自己捡了什么大便宜。

    此时,外面的门打开了,卢海飞提着热水瓶给大家添水,杜子汉屁股就象按了弹簧似地跳了起来,夺过卢海飞的水瓶大声说:“哎呀,卢主任,这种小事怎么劳你亲自动手,你忙,你忙,这里我们自己来。”

    此时,大家正支棱起耳朵倾听着里面办公室的声音,再没有什么事情比这个决定着自己命运的谈话更扣人心弦的,都对杜子汉的大嗓门瞪起眼睛。

    杜子汉尴尬地嘿嘿一笑,提起热水瓶坐了下来,卢海飞掩嘴轻轻一笑,推门走了出去,又是一声轻叹:“卿本好人,那忽从贼,奈何?奈何!”

    说罢,却差点没笑出声来。

    此时,里面静悄悄没有一丝杂音,谁人也没有说话,良久,才听得葛敏松大义凛然说:“金市长,话不能这么说,情分是情分,原则是原则,不能因为商贸干部跟了我多年,就降低标准,从宽要求自己,相反正因为如此,我才更要求刘书记将改革试点定在商贸系统搞,真金不怕火炼!”

    这话可真够无耻的,不要说冲动的杜子汉,连稳重如老林局长都腾地站了起来,大家的面色都难看得很。

    葛敏松说罢,里面只传来几声低语声,过了十来分钟,里面的门砰地打开,却见葛敏松怒气冲冲地推门出来,看到外面坐了一屋子的杜子汉等人,脸色更是阴沉,哼了一声,甩手扬长而去。

    不一会儿,金泽滔陪着刘志宏出来,面色也不太好看,杜子汉等人连忙站了起来,恭恭敬敬地招呼:“刘书记好,金市长好!”

    此时喊起金市长,声音格外的响亮。

    刘志宏在走廊上告辞离开时,回头看了眼会客室,偷偷地笑了:“好多的蒋干!”(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