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六章 明珠蒙尘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扯两嗓子吧,给点鼓励吧!求票求推荐!感谢zwbs01的月末赐票!)

    李良才擦拭着手心的汗水,不顾谢凌的感慨,越过众人抢先握上金泽滔的手说:“金市长,可把你给盼来了,感谢领导在百忙中抽出时间,冒着寒风亲自视察工地!”

    李小娃最看不得李良才的得瑟劲,你看他说着一嘴的废话,现在哪有一丝风,还冒着寒风,领导视察工作,不亲自来能叫视察吗?

    握着金市长的手还久久不愿放下,没看到周围这么多人都等着和金市长握手呢,不但不放手,还扬着鸡窝头,象大公鸡一样顾盼自雄,这哪是欢迎领导,仿佛你才是来视察工作的大领导。

    金泽滔握着李良才湿漉漉双手,感觉象握着一条蛇,连忙甩开,李良才却笑眯眯地紧攥不放,还回头四顾。

    李小娃终于看不过眼了,挤了上去,屁股一撅,将棺材板身材的李良才挤得踉跄几步,差点没摔倒,被旁边的李聪明扶了一下,还关切地问:“李书记,小心别摔了腰,不然,老嫂子还不闹翻天。”

    李良才勃然大怒,拨开李聪明,正想上前和李小娃论理,不知道什么时候,薛仕贵等人铁塔一般的身躯将金泽滔围得水泄不通。

    犯了众怒的李良才这才悻悻地踮起脚跟,只听得金泽滔说:“现在市场建设进度怎么样?”

    李良才还没开口,李小娃瓮声瓮气道:“好得很,比计划进度要快。我们几个村盯得紧。工人轮班干活。工地二十四小时不停工,这是谢局长的主意,果然比我们设想得都要快。”

    李聪明也插了一嘴:“我们几个村都组成巡逻队,既做监工,也做保安,工程开工后,有不少人都打上工地的主意,还抓了几批小偷。全都交公安去了。”

    招商大会后,许家就销声匿迹了,金泽滔还担心他们会对工地有什么不利,但现在看起来,还算风平浪静,没有什么大问题,他说:“还是要提高警惕,东源人跑南门建市场,难免会引起当地群众的排斥,工程队特别要注意处理好和当地农村的关系。尽量避免冲突,有问题及早汇报。”

    人群中不知什么时候挤出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扬着萝卜一样粗壮的手指,咧着嘴笑:“金市长你放心吧,取土取石我们公司都按规矩来,跟附近村庄也都签了协议,再说,这几个村都有土地折价入股,也有些村民商户投资入股的,都很支持工程建设,再加上有东源人在这里镇邪,没有谁敢不开眼阻挠工程进度。”

    这人正是现在东源集团下属的东元建筑公司总经理程真金,金泽滔上下打量着他说:“这套西装倒是货真价实的品牌货,不是哪里租借的吧?”

    旁边围观的建筑工人都哄地笑了,有人嘻笑说:“现在我们程总可抖了,连内裤都换上品牌货,金市长你没看到,他脖子上又换了条狗链子,不过这回是真金十足的金链子。”

    金泽滔第一次和程真金打交道,当时他为了接工程,全身都是假冒名牌,脖子上还套了根稻绳一般粗的假金链。

    程真金老脸一红,回头骂道:“闭上你的臭嘴,老子还不是为了能多跑几个工程,让你们这些兔崽子多挣点工钱,这些行头可都是我自己掏钱置办的,真***不知好歹!”

    那人也不惧,依然嘻嘻哈哈笑:“金市长,前段时间我们公司在南门一中接了个教学楼改造工程,一中负责项目的是一个副校长,是个女的,工程早完工验收了,我们程总还天天往那里跑,跑就跑呗,还编借口,编就编呗,还编了个烂借口,烂就烂呗,还每回都同一个借口。”

    这事金泽滔知道,金泽滔新经济发展战略中,教育产业占了很重的分量,上次和胡飞燕市长考察过南门一中后,就拨了八十万元钱给一中改扩老教学楼。

    印象中,学校领导班子中好象有个女性副校长,斯斯文文戴眼镜的模样,程真金早年丧妻,带着一对儿女一直没有续弦,这回大概是动了春心了。

    程真金一张老脸通红,嗫嚅着不知道说什么好,金泽滔饶有兴趣地问:“什么借口,让我们的程总经理跑了一趟又一趟?”

    那人笑道:“我们程总每回见到那个女校长,都会拍着胸脯说,我们东元建筑做的工程,就要保证百年不倒,我今天来是回访一下工程质量,这个承诺百年不变!女校长感动说,你们公司的服务真是太好了,我还从没听说过哪一栋建筑的保质期是一百年的。来的次数多了,女校长也怀疑我们程总的动机,说,我估摸这楼几十年内是没问题的,要不,一百年后,你再来瞧瞧?”

    金泽滔卟哧一声,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着,周围的人们都笑成一团,程真金掩着脸,羞愧难当。

    金泽滔边笑边拍着他的肩膀说:“还真是个烂借口,不如直截了当跟她说,其实我在意的是你,如果你嫁给我,我的保质期也是一百年,希望和你共度百年。你程真金大风大浪都闯了,还怕跟女人表白心意?”

    程真金忸怩辩解道:“金市长,其实我置办这套行头,也不全是为了这个,现在咱们东元建筑公司,在永州也是排得上号的有资质的大公司,即使提亲娶媳妇,那也是代表着东源集团东元建筑的脸面。”

    金泽滔摆了摆手,他并没有觉得程真金打扮得整齐一点有什么不妥,无论是为公为私。

    李聪明拉着程真金的西装衣杆,道:“程总,请客,请客,老营村酒店摆上三桌,不然,我跑一中跟女校长告密,你程真金在我们岔口村娶上黄花大闺女了。”

    程真金气急了:“我啥时候娶你们岔口村的媳妇了,话可要说明白,断人姻缘,那就是血仇。”

    李聪明嘿嘿傻笑:“不请客你就是有妇之夫,请过客你就是钻石王老五。”

    程真金气得差点吐血,今天居然被一个傻子敲上竹杠了,李小娃也帮腔:“我是岔口村村长,这事我得说句公道话,有了老婆再找媳妇那是不对的,你得破财消灾,要真闹腾起来,我们村里也不好拦着。”

    现场的东源人七嘴八舌起哄,程真金到最后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祸害过岔口村的黄花大闺女,只好捏着鼻子认了,晚上在老营村摆上三桌席面,请大家光临。

    李聪明自告奋勇跑去订房间去了,金泽滔看得失笑,也活该暴发户程真金请客,媳妇连八字都没一撇,先被李聪明盯上了,这都是一批吸血蚂蟥,估计等他八字有一撇,没个三五十桌的请客,怕是过不了李小娃等人这一关。

    离开道口工程现场,金泽滔等人转到了西顶山上,现在正是初冬时分,站在山巅,迎着海风,并不觉得寒冷,却有湿润的温暖。

    金泽滔指着远处的码头和道口工地,说:“我记得当初站我身边的就有任家农,他负责道口的设计规划,王力群负责码头规划,现在你们看到的新经济发展一揽子计划,其中的城市框架最初就是在这里划拉出来的,可惜,才几个月就已经人事全非。”

    谢凌迎着海风,让风灌满胸膛,直振得衣幅猎猎作响,说:“早些天,我还跟任家农聊了很长时间,他比我们想象得都要坚强,在我到岗前他就已经上班,目前在规划设计院做一名普通的规划师,现在他每天有很多时间和女儿一起,感觉很满足。”

    金泽滔叹息道:“任家农大节无损,但就因为不拘小节,最终被人乘隙陷害,说到底,那也是他识人不明,交友不慎,防线不牢,咎由自取,没有什么好埋怨的,不过能正视自己,也是好样的。谢凌,以后,代表我在工作和生活上多关心他一下,无论怎样,新经济发展一揽子计划也有他的心血凝聚。”

    谢凌默默地点了点头,此时,厉志刚指着远处海面上隐隐绰绰的一个岛屿,对谢凌说:“谢局长,这就是我工作了一年的后洋镇,风光旖旎,岛上有山,巍峨壮美,虽然隔海可与陆地相望,但身处岛上,却好象和红尘隔绝。”

    金泽滔目光越过后洋岛,看向更远处的海岸线,这条海道,金泽滔曾乘着边防哨所的快艇,救助过西大老教授,也曾和边防哨所的官兵一起,拦截过南方的走私船,再过去,就是横门沟滩涂。

    金泽滔转头对谢凌说:“后洋岛对岸,就是东源的横门沟,横门沟是条大峡谷,深不见底,横门沟过去,就是天门山,山外有一道海滩,古称海上仙子国,再加上我们踩的西顶山,这其实是一条黄金旅游线路,有朝一日,如果连线开发出来,必将是越海的一道奇景。”

    “我想不出这条贯通航道的风景线用什么把它们串在一起,这只能留待后人来开发了。”谢凌咂咂嘴,最后摇了摇头,金泽滔说的几处东源蒙尘明珠,他都亲自勘踏过,却都是其他地方没有的自然奇观。(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