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七章 你个猪脑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荣成事业男人、不大不小的胖子两位书友的双倍赐票,今天是九月最后一天,先祝大家国庆快乐,再求几张双倍票!)

    金泽滔轻轻吟道:“我有明珠一颗,久被尘劳封锁,一朝尘尽光生,照破河山万朵,也许并不需要太久,这道风景线就能在世人面前展现真容。”

    谢凌惊奇地问:“难道金市长有什么办法?”

    谢凌当副镇长的时候,金泽滔还只是刚出校园的学生,论起来,自己也曾经是他的老领导,但转头间,他就越过自己高居副市长的位置,自己能上正科的台阶,还是他伸手提携。

    心高气傲的谢凌心里虽然感激,第一次来南门报到时,面对热情洋溢的金泽滔,连称呼金市长都觉是脸上发烧,仿佛伤了自尊心似的。

    此后一段时间,他认真翻阅了南门市新经济发展一揽子计划,又实地走遍了南门的大街小巷,再来看新城市建设规划,却发现,这份规划,即便是他这个城市规划专业的名校高材生都无法完成。

    新颖且独到的思路,合理而有效的布局,并且将城市定位,产业分布及城市建设都统筹考虑,合理安排,这种大手笔是他现在的目光和能力所不具备的。

    后来经过跟任家农的介绍,他才知道,这份对于他来说,尽善尽美,重逾千金的规划,基本上是金泽滔**思路的体现,城建及相关部门做的无非是添砖加瓦的工作。

    任家农总结,金市长眼光独特。思路开阔。思想活跃。能化腐朽为神奇,值得学习和尊重,可惜,现在我连追随的资格都没有了。

    后来谢凌又了解到很多金泽滔来南门后的种种事迹,现在面对他时,心态也就平了,再称呼金市长就没有当初的局促。

    金泽滔挥着手,意气风发道:“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

    谢凌惊骇道:“你是说造跨海大桥?”

    厉志刚喃喃自语:“若真有这一天,那么后洋岛不就成了南门的前院,东源成了南门的后花园,这太壮观了!”

    金泽滔呵呵笑说:“不用太震惊,现在我们既没这财力,也没这能力造这大桥,即使造了,也没有太大的经济和社会效益,再过十年八年,我们再回头看这里。或许就能提上议事日程。”

    金泽滔将远处的目光收回,投向山脚的码头。说:“现在说这事为时过早,我们还是现实点,新城市规划相信你们都看过,刚才我们看过的道口是一翼,这下面的码头区是另一翼,南门要腾飞,这两翼展翅了,才有腾飞的希望。”

    谢凌正想说话,金泽滔摆了摆手,继续说:“谢凌,我给你出个题目,南门靠海,没有东源的滩涂,都是一些深水区和沙质浅滩,如果沿着码头区的海岸线让你规划设计,你会把这个地方规划成什么样子?你不用急着告诉我答案,我说过,南门也会因你而展翅腾飞,这对翅膀就看你怎么着色!”

    两天后,市委传来消息,经市委研究决定,干部任用改革试点定商贸系统企事业单位,一天之间,商贸系统所有正副科领导干部全部下课,等待重新任命,并接受群众监督测评。

    在这之前,王力群的指挥部和商业局签订了转让第五百货公司房屋地产的协议,商业局放弃了全部额外条件,并经公司职工大会同意,有小半职工愿意以土地折价入股,这些土地折价股份作为职工买断工龄的代价,其余由服装城出资收购。

    这是商贸系统第一例以资产买工龄的改革试点,原五百经理杜永南将作为这些职工代表进入服装城董事会。

    从刘志宏那里得知干部任用改革试点最后定在商贸系统,葛敏松中午在家特意自斟自饮一大杯黄酒,表示庆祝。

    进大楼时,一向对打招呼干部不太理睬的葛副市长今天也格外热情,看到顺眼的还停留脚步多寒暄了几句,惹得这些干部跟他说话时,腿都在颤抖。

    都说葛副市长喜怒无常,刻薄寡思,今天跟你称兄道弟,问长问短,明天背后一枪,还要踹上一脚。

    这股风言也不知从哪传出,在市委大院却愈传愈烈,说得还有鼻子有眼,刘大炮临退二线了,不甘寂寞,搞了个干部任用改革新办法,需要找国有企业做试验,大概是看金市长整天笑呵呵的好欺负,大家都推荐商贸系统。

    小金市长怎么说也是个年轻人,有点脾气,不同意,跟老资格的副市长葛敏松扳手腕,本来小金市长分管的商贸线都是葛副市长留下的故旧部属,怎么也该伸上援手,再不济两人共同分担试点对象,也算尽了往日的香火情。

    但这回,让人们跌落眼镜的是,葛副市长不但坚决拒绝,还恬不知耻说将试点定商贸系统,正是他对这些旧属的高要求严标准,要真金不怕火炼。

    葛副市长也确实够无耻的,看看这些商贸线的领导,对葛敏松一直当爹一样地供着,没看到,小金市长到位后,这些旧属还对葛副市长忠心耿耿,恋恋不舍,久久不愿离去,转眼间便被卖得一干二净。

    还是小金市长仗义,竭力为商贸系统争取,尽管最后胳膊扭不过大腿,但商贸系统上下,没有谁不对小金市长伸大拇指的。

    这还不够,听说,除了金市长,他还打上了在市委大院为数不多的朋友郭长春副市长分管的农林水系统的主意。

    葛副市长不知道在他身后,还有这么多干部议论着,不过,就算知道,他也不屑一顾,这些人,他原来就不怎么放在眼里,现在随着和陈建华结亲家,更不放在眼里。

    葛副市长点了支烟,美美地吸了两口,才心满意足摁灭,欠身拨了个电话,明天就是周六,腊月十二,老鼠嫁女,在好日子来临之前,他要再听听亲家陈副书记还有什么要交代的。

    葛敏松很快拨通了电话,身子却马上站得笔直,大声说:“陈书记,明天和陈东和小楠的订婚酒席我这边都安排得差不多了,你这里,还有没有什么要交代的?”

    葛敏松有地委副书记做亲家的命,却没有那个心态,现在面对陈建华,战战兢兢需要用大声来掩饰内心的虚弱,还不如以前洒脱。

    “葛副市长,这段时间辛苦你了,我是外来户,就麻烦你这地主,我这里也没什么特别要安排的,省里来了几位老领导,我这里让地委办公室另外安排包院,不用你操心,其他你就看着办吧。”陈建华虽然说着儿女亲事,但他的声音却不带丝毫的情绪,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

    葛敏松委婉地说:“我这边有几个老同事,老部下不知从哪里听说这事,打电话过来一定要过来喝杯喜酒,陈书记,你看,我一时也推托不了。”

    陈建华那边传出说话的声音,象是办公室来了客人,匆匆说:“既然要来,总不能闭门谢客吧。”

    说罢,不等葛敏松说话,就挂了电话,葛敏松心情莫名地一松,他虽然让杜子汉广邀宾客,但内心还是不踏实的,生怕自己会错亲家的意图。

    现在有了陈建华的允许,他觉得需要好好理一理来宾名单,自交代杜子汉后,很多人打电话跟他贺喜,但打过也忘了,名单还在杜子汉手中,他需要核实一下明天的来宾。

    葛敏松拨了杜子汉的办公室电话,直到传来忙音,都没人接听,又拨了个传呼号,等抽完一支烟,都没人回音。

    有点反常啊,后知后觉的葛敏松心里有些恼火,我都亲自打传呼了,还不回话,又连续拨打了几个,这时葛敏松才突然想到市委已经定下来在商贸系统搞干部任用改革试点。

    看起来杜子汉也应该在试点之列,想到那天从金泽滔办公室气冲冲出来时,看到坐了满满一室的商贸系统的领导,他心里忽然感觉有些不妙,莫非,他们都听到自己当时说些什么?

    但随即,他就拂去了这个念头,就算听到又怎么样?我都不分管这商贸了,还指望我象保姆一样护着你们啊,凉薄的葛敏松愤愤不平。

    葛敏松呆坐了一会,有点坐立不安,正想出门找隔壁的郭长春副市长说说话,电话忽然响了起来:“葛副市长,你们市委的刘志宏是不是搞了个干部任用改革办法?”

    葛敏松一听是陈建华的声音,连忙毕恭毕敬说:“是啊,刘书记最近推出党政干部提拔任用办法,准备在企事业单位试点,刘大炮打的好主意,居然还想在我的工业二轻系统试点,被我断然拒绝,今天市委已经决定在商贸系统试点。”

    陈建华冷冷说:“商贸系统原来是你分管的吧?”

    葛敏松不明所以,回答得很快:“是啊,是啊,分工调整后,商贸系统就归金泽滔管,现在刘大炮正在他的田头翻地,该他头疼喽!”

    说到最后,葛敏松状极得意,即使陈建华不提,他也要明天找机会跟亲家说说这个事。

    陈建华忽然声音拔高,怒骂道:“你个猪脑,你让商贸系统试点改革,出什么事,你的手还能伸得进去吗?金泽滔头疼什么,他高兴还来不及,经过这次试点,不论领导班子怎么变化,最后都得他点头,自此之后,商贸系统就扎扎实实就成他金泽滔水泼不进,针插不进的**王国,你这是将商贸系统大好的人财物拱手相送于他,还得意?蠢货!”(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