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八章 省油的灯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因为这几天手头事情多耗尽了手头的存稿,为了赶稿,本来安排要度假的国庆长假也给报销了,就看这份还算诚恳的心,求几张月票吧!感谢yhbie的月票!)

    葛敏松傻了眼,这事不是干得挺漂亮的吗?既然是好事,那当时金泽滔跟他拍什么桌子,妈的,莫非他和刘志宏一起扎了个口袋让自己钻?

    有些大梦初醒的葛敏松结结巴巴说:“陈书记,这事还真没考虑那么多,本来以为我将试点推到金泽滔的商贸系统,能给他添添堵,现在该怎么办?”

    陈建华有点恨铁不成钢,再怎么恼火,葛敏松也是自己的亲家,小楠这孩子天生丽质,更难得的是知书达礼,就连自己和挑剔的老伴都相当满意,不论门户的话,自己的儿子是配不上小楠的,要不然,谁耐烦和这个风评向来不怎么样的葛敏松做儿女亲家。

    他耐心说:“当领导,讲究的就是上有枝叶下有根脚,你瞧你都做了什么没脑子的事,推就推了,还弄得尽人皆知,你这是自毁长城知道吗?现在要做的是赶紧亡羊补牢,找这些商贸系统的领导当面说清,怎么解释,不用我教你吧,适当的时候,你也要站出来为这些老部下说说话。”

    葛敏松心里咯噔一声,刚才自己还担心那天和金泽滔的争论被这些旧属听到,现在看来,不但听到了,而且还传得满城风雨。都传到陈书记的耳朵里了。

    葛敏松连忙说:“我马上找他们说清楚,你放心。我一定尽快平息传言,把影响控制在最小范围内。”

    陈建华毫无表情说:“最好如此,你邀请他们参加明天的订婚仪式,就跟他们说,宴前,我会抽时间跟他们见一面。”

    这是陈建华主动伸出援手,葛敏松松了口气,说:“谢谢陈书记。我马上找……”

    话只说了一半,陈建华已经挂了电话,葛敏松发了一会呆,下意识地又拨打杜子汉的传呼,等了半晌,还是没有回话。

    这回,他真有点坐不住了。只好吩咐秘书,无论如何,要联系到杜子汉,找不到杜子汉,也要找到商业局办公室主任。

    不一刻,商业局办公室主任来电话了:“葛市长。不好意思,刘书记正在我局召开干部职工座谈会,上午已经宣布班子领导就地下课,等待组织重新任命,所以。杜局长没办法接你的电话。”

    葛敏松发怒了:“人下课了,难道传呼机也被下课了?打了这么多个传呼。一个都不回,目无组织!”

    办公室主任小心翼翼说:“我们局班子的传呼机号码都是跟领导走的,领导下课,传呼机自然也下课了。”

    葛敏松差点没被口水噎着,气呼呼说:“让杜子汉过来听电话。”

    办公室主任还是小心翼翼说:“刘书记说了,干部测评推荐期间,所有局班子不许在局机关及下属企业逗留,杜局长此刻大概回家了吧?”

    葛敏松都忘了邀请名单的事,他现在急于要找到杜子汉他们,想了解一下,他们到底听到了什么,外面又在传言什么。

    杜子汉找不到,他又连接打他其他几人的传呼,最后都是该局的办公室主任回电话,答案大同小异,所有的局长主任都被刘大炮打发回家了,谁也不知道他们在哪。

    葛敏松急得在办公室直转圈,找不到人,明天他没法跟亲家交代,急急忙忙让驾驶员在楼下等待,带着秘书,准备降尊纡贵亲自上门解释。

    经过郭长春办公室时,正巧看到他也准备出门,他热情地招呼:“郭市长,出门哪?”

    郭长春勉强笑笑,嗯了一声,却转身折回了办公室,葛敏松有点摸不着头脑,追在后面说:“明天小楠的订婚宴,可别忘了时间,到时,要请你好好喝上一杯。”

    郭长春是他在市委大院说得上话的为数不多的领导,几年来一直同进同退,算是葛敏松在市政府比较铁杆的同盟。

    郭长春这才回过头来,却是没了笑容:“葛市长,明天我可能赶不回来,省里有个会议我还要连夜赶去,在这里先恭喜了!”

    葛敏松张口结舌,喃喃道:“什么会议这么急还要连夜赶去?”

    郭长春进办公室的脚步停留了一会,说:“全省春耕备耕工作会议,祝副省长亲自到会讲话,没法请假啊。”

    直到郭长春的办公室卡嚓关上了,他还有点发晕,难道今年省里对农业生产这么重视,冬天都还没过,就开始部署春耕备耕工作了?往年不都在春节后三月份开这会议的吗?

    在经过金泽滔办公室时,他脚步停顿了一下,只听得里面有嘈杂的议论声,还看见卢海飞正端着两壶水进了门,隐约可见,会客室里人头攒动。

    葛敏松不由加快了脚步,什么时候,金泽滔竟成了香饽饽,自己办公室也曾经门庭若市,这几天都忙着订婚仪式的事,倒没注意,现在自己的办公室门前冷落鞍马稀了。

    葛敏松还匆匆赶去找杜子汉等人解释时,却不知道,就在他看到的人头攒动的金市长会客室里,杜子汉等人正破口大骂着葛敏松。

    金泽滔坐里面办公室里正和王力群说着话,服装城前期准备工作已经全部完结,目前杨基集团和东源集团都派了强大的管理团队,专门负责服装城的运行及后续的招商招租。

    王力群也没有太多的事情,他正跟金泽滔说着葛敏松的事情:“金市长,现在外面传言愈演愈烈,都说葛敏松因为在分管商贸系统时乱拍脑袋,决策严重失误,导致现在商贸系统企业举步维艰,还存在种种吃拿卡要的斑斑劣迹。”

    “葛敏松向刘书记推荐商贸系统为干部任用改革试点单位,准备借此机会全面清洗老商贸人,以掩饰其在商贸系统的各种劣迹。甚至有传言,葛敏松为了避免试点波及他的工业二轻系统,还向市委建议,将郭长春分管的农口企事业单位列入试点单位。”

    “总的来说,这些传言总结一条,大家都说,葛敏松凉薄,见利忘义,金市长厚道,以德报怨!”王力群最后总结说。

    金泽滔听得目瞪口呆,腾地站了起来,他鼓动刘志宏捣鼓干部任用改革,本来就没安什么好心。

    虽然没有存心要全面清洗商贸系统的管理层,但一直来,他要整顿商贸系统的决心始终没有动摇,特别对商业局这些企业主管部门,他铁了心准备借此机会大换血,这是事关国有商业企业发展大计,事关成千上万商贸职工的前途命运的大事,他怎么能容忍杜子汉这些草包饭桶的存在。

    但现在看起来,却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他暗叹一声,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如果在这过程,自己处理过激,各种谣言四起,只怕对自己不利的传言比葛敏松还要不堪。

    王力群看着阴晴不定的金泽滔,心里却忽然涌上一个念头,莫非,这场波及整个商贸系统的大洗牌是金市长引发的?

    但很快就摇了摇头,把这个念头甩到脑后,这个改革方案是刘志宏副书记抛出的,而且在选择试点单位时,金市长也曾坚决抵制,最后还和葛敏松拍了桌子,而最后确定试点单位还是市委最后作出的决定。

    金泽滔看了眼门口,王力群笑道:“金市长,传言虽然凶狠,但对金市长你来说,却是福非祸,正可以收编了这些商贸精英,也为下一步实施新经济发展战略打好组织基础。”

    金泽滔有些不屑道:“就杜子汉之流,能称得上商贸精英?新经济发展战略要指望他们,我不如早点关门大吉。”

    王力群说:“金市长,不管怎么说,南门的商贸系统比其他县市可景气得多,他们可能囿于见识和眼界,有些地方还跟不上形势变化,不适合环境变迁,但杜子汉这些人,都是在商贸系统打混了几十年的老人了,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说罢,往门外努努嘴,低声道:“我可以肯定,这些来势汹汹的传言,就是这些人泡制出来的,而且,你想,金市长,现在有这个一揽子计划前面引路,还有你自己亲自把关,还怕他们走岔了路,念歪了经?我倒觉得,现在正是借重他们的时候,有这些人精从旁协助,倒可以减少不少的扯皮。”

    王力群这么一说,金泽滔倒是豁然开朗,是啊,自己倒是钻了牛角尖,自己看不上他们的商业眼光,但他们的管理经验和广泛的人脉资源还可以借重。

    他看了王力群一眼,道:“还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心里却还想着王力群刚才说的,葛敏松凉薄,见利忘义,金市长厚道,以德报怨!这些传言,在伤害着葛敏松的同时,未尝不是在绑架着自己,和他们站在同一战壕。

    人家都说了,以德报怨,这话也只有他金泽滔和商贸系统的局长们才明白其中的深意。

    此刻,想必葛敏松那位亲家公,陈建华书记也应该耳闻了葛敏松的传言,精明如他,应该不会不知道这事情的厉害关系。

    这些形形色色的人中,似乎只有那个正忘形于和陈副书记结亲家的葛敏松是盏省油的灯!

    想到陈建华气急败坏的嘴脸,金泽滔就莫名地愉快起来,若说永州还有谁让他最窝心,那就非陈建华莫属。(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