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九章 众叛亲离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大头yang的20万币飘红赐票42张,瞬间推到第五,这是《非常官道》国庆最大的惊喜,瞬间的光彩,那也夺目,刹那的光辉,竟成永恒,这是本书的荣光,也是本人的荣耀,鞠躬致谢!感谢今天和昨天赐票的九天翔鹰、青火)、ntwyg、1949,恭贺诸君国庆愉快!)

    金泽滔示意王力群开门,里道门一开,外面会客室刚才还喧嚣的议论嘎然而止,王力群笑眯眯说:“各位局长主任,请进吧!”

    这回冲动的杜子汉没有冲在前面,而由相对稳重的物资局老林局长带着几位局长主任鱼贯而入,没有往日商贸系统做什么事都一哄而上的土匪作风。

    金泽滔很随意地坐在椅子上,指着前面座位,示意他们坐下说话,他既没有刻意站起,也没有傲慢地故意看文件,改材料。

    但就是不离不即的态度,却令得他们几人都暗暗吁了口气,老林局长说:“金市长,现在我们都成了无业游民,连单位都不让呆了,只好跑领导你这儿喝杯茶。”

    金泽滔微眯着眼睛说:“换个角度考虑问题,其实放在我们商贸系统搞试点,也没有什么坏处,至少可以照镜正容,洗澡治病,而且试点试点,只要不是触犯党纪国法,总不会太难过关,只要你们按照试点步骤走,不自作聪明,不搞小动作,干部任用制度改革并没有那么可怕。”

    那天在会客室里,刘志宏说的话里。有两点这些商贸局长们记得很清楚。当时刘志宏书记是这样说的。党管干部的原则还是要坚持的,他们会充分尊重金市长的意见。

    有这两点就够了,换句话说,这些局长们的命运线头还是牵在金市长的手上,群众推荐只是参考,并不是唯一依据。

    他们清楚地知道,这次干部任用试点,最后结果还有很大一部分掌握在金市长手里。不管以前有什么想法,经过这次事件后,也都有了清醒的认识。

    老林局长还没说话,杜子汉大声嚷嚷表态说:“金市长放心,我们一定按照试点要求,认认真真搞形式,绝不自作聪明,更不搞小动作。”

    “你倒很快就认清了形势,该走的程序必须走,同时。要做好各自单位领导班子的思想工作,要沉得住气。不能借此发牢骚,更不能散布谣言,发现有造谣生事,蛊惑人心的,一经发现,坚决处理。”金泽滔小小地敲打了这些无法无天的谣言制造者。

    杜子汉还要说话,老林局长马上说:“是,我们回去后,马上将金市长的指示传达到每一个班子成员,并且,我们在此表态,作为单位负责人,我们将带头遵守有关政治纪律,配合试点工作,绝不懈怠。”

    金泽滔的脸色缓和了许多,经过刚才和王力群一番对话后,他在心理上对眼前这些商贸领导干部,倒也不象之前那么嫌恶,但还谈不上信任和接受。

    金泽滔最后说:“行了,都回去吧,好好配合试点工作组,我会时刻关注,没有什么事,不要动不动就成群结队聚在一起,敏感时刻更要注意影响。”

    等到他们离去后,金泽滔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正准备下班,却见卢海飞领着胡飞燕笑盈盈进来,金泽滔连忙请胡飞燕市长坐。

    胡飞燕也不废话,说:“不坐了,就一句话,明天中午,你有空没?”

    金泽滔随口答道:“有啊,飞燕市长有约,只要有口气,我就是挣扎着也要赴会后才敢断气。”

    胡飞燕啐道:“油嘴滑舌,坏人活千年,你即便只有一口气,也保证能活得有滋有味,说正经的,明天中午请你吃饭,说定了,有什么应酬都必须给推掉。”

    自金泽滔的新经济发展战略加大了对教育卫生事业倾斜支持,特别在沈春花事件后,胡飞燕和金泽滔两人就有点惺惺相惜,关系迅速升温,有时候也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

    “行,一定准时赶到。”金泽滔应承后,胡飞燕就转身离开,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金泽滔狐疑地看着面容姣好,身材娇小的胡飞燕副市长背影,自作多情地想道,莫非胡市长真要和我单独约会?

    但想到她家先生号称永州第一刀,不管这是手术刀还是大砍刀,落在自己身上,手术刀很多时候比大砍刀更致命,旋即就打消了这个疯狂的想法。

    葛敏松一直奔波到天黑,连杜子汉这些人的影子都没见到,更不用说跟他们解释什么。

    想想明天就是女儿订婚的大喜日子,陈书记还答应在仪式开始前抽时间见见杜子汉他们,若是因为找不到杜子汉等人,万一明天他们不露面,到时,他怎么应对陈书记的雷霆怒火。

    他匆匆在食堂吃过饭,正想晚上再去他们家碰碰运气,却见杜建学市长跟裘星德两人正边说边笑着进餐厅,看到葛敏松,杜建学远远地就伸手过来:“恭喜恭喜,葛市长跟陈书记喜结连理,可喜可贺。”

    现在的葛敏松相当敏感,被陈建华一顿臭骂以后,总感觉背后有许多眼睛瞪着,有许多嘴巴念叨着。

    连秘书下车的时候多说了一句请葛市长下来,葛敏松就暴跳如雷,什么意思,请我下来就下来,你是不是也希望我下来,我下来,你也没有什么好果子吃,等等。

    最后秘书再三检讨,都掉眼泪了,葛敏松才算放过了他。

    秘书和司机噤若寒蝉,再也不敢吭声,他们不说话,葛敏松又疑神疑鬼地质问他们,是不是心怀不满,或者对刚才的批评还耿耿于怀?秘书都急得差点要跳车。

    葛敏松刚刚还浮现的笑容顿时凝结,什么叫我跟陈书记喜结连理?你这是嘲讽我趋炎附势,还是挖苦我卖女求荣?

    虽然不敢当场给杜市长眼色,但还是不悦说:“是我家小楠跟陈书记的公子陈东喜结连理,不过还是要谢谢杜市长。”

    杜建学尴尬得伸在半空的手收也不是伸也不是,这种省略某些主语的对话在生活中比比皆是,谁会认真呢,比如,我家小明特皮,在学校老欺负女生,另一个人会说,哎哟,我比你更皮,都敢撩女生的裙子。

    裘星德连忙打圆场说:“葛市长,杜市长也不是这意思,他就是恭喜你们喜结连理,哦,不不不,是恭喜你们儿女喜结连理,你瞧,正常人都会犯这口误。”

    裘星德不解释还好,一解释葛敏松的火气就噌噌地往上冒,什么叫正常人都会犯这口误,你意思是我不正常了,他冷冷说:“领导干部说话做事,都要严谨细致,一丝不苟,如果说话都可以马马虎虎,是不是做事也可以马马虎虎,你这论调可不是一个党员干部应该说的。”

    这话不仅教训了裘星德,连打带削还殃及杜建学。

    裘星德尴尬,不管怎么说,葛敏松都算是他的领导,领导批评了,你还得虚心接受。

    杜建学更加尴尬,心里暗骂,妈的,都说明天是老鼠嫁女日,这个满身病菌,满嘴喷毒的葛市长是不是临近嫁女,心态不平衡了。

    杜建学打着哈哈说:“天也晚了,就这样,我们还没吃饭呢。”

    看着杜建学两人一转身就要迈进餐厅,葛敏松也有点奇怪,自己刚才这是怎么了,那么大火气,人家杜市长怎么说也是好意。

    他追了上去,说:“杜市长,明天我们订婚仪式,请你准时出席。”

    之前,葛敏松也正式邀请过杜建学,现在不过是无话找话,想表达一下歉意。

    杜建学似笑非笑地回头说:“我们订婚?葛市长,你跟谁订婚呢?”

    葛敏松张口结舌,杜建学扬长而去,裘星德淡淡一笑,后面葛敏松的秘书面无表情,司机仰望星空,心里却都幸灾乐祸地拍手欢呼。

    葛敏松因为与陈建华结成亲家,引以为傲的订婚仪式,却令得他众叛亲离。

    第二天中午,金泽滔准时在市府大楼底下等候,胡飞燕还穿了件淡粉的连衣裙,这个天气,很少有人还穿裙子。

    金泽滔怪异地多看了她两眼,胡飞燕却说:“别自作多情了,今天是我和我家老王定亲的周年纪念,每年这一天,我都会为他穿裙子。”

    金泽滔一听,连忙往回跑,匆匆说:“等会儿,我先打个电话。”

    过了十分钟,金泽滔才喜气洋洋地回来,上了车,胡飞燕疑惑地问:“什么事情,还要在下班后匆忙回去?”

    金泽滔笑道:“我这是给何悦打电话,这几天因为忙,都没时间问候,胡市长伉俪情深,我很羡慕,也很受启发,没结婚前,再忙也记着打电话,现在反而疏忽了,倒是要谢谢你。”

    女人是感性动物,胡飞燕凝神看着金泽滔,半晌才说:“年轻人,很少有你这样在意家庭生活的,现在我能理解当时你为小春花发狂的举动,在意家庭,才能在意民生,因为你理解生命、家庭和爱情的意义所在。”

    这跟这都能联系起来,金泽滔摇头失笑,说:“胡市长,蒙你高看,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高尚,救护小春花也好,给何悦打电话也好,我只觉得应该这样做,那就做了,哎,胡市长,今天好象是老鼠嫁女啊,你也赶这热闹?!”

    胡飞燕呵呵笑说:“今天是凑巧,我们的纪念日是按公历算,老鼠嫁女,鬼神辟易,倒是个好日子。”(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