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章 什么来头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国之大庆,故有双倍!过了国庆,2013年就步入尾声,光阴似箭,这书也有一百三十来万,却仿佛刚刚起步,祝所有书友节日快乐!求国庆双倍保底票!求推荐求订阅求赞求一切!)

    到了老营村酒店,大门口原来海鲜码头的招牌已经撤了,换上了通元酒店的金字招牌,只是商标图案还是原来的那个海蓝色底色,金色的锚和锚柱的图标。

    车子直接往里驶去,到了七号院才停了下来,金泽滔推开车门,眼珠子差点没瞪出眼眶,却见一贯爱以暴发户装扮的程真金,正对着自己呲牙咧嘴,此时全身上下,更是焕然一新。

    那天还贴身挂在胸口的金链子悬在外面,两只肥大的手掌上套着好几个戒指,金泽滔还没下车就能闻到暴发户的气味。

    离程真金一米开外,静静地站立着一个三十来岁的少妇,身穿米色风衣,头发高高盘起,戴着黑框眼镜,显得清秀而雅洁。

    金泽滔认得这个女人,正是南门一中的副校长,也是道口工地传得沸沸扬扬的程真金的绯闻女友。

    程真金和绯闻女友的见面,居然惊动胡飞燕市长,还要拉着自己过来,这其中有什么说法?

    金泽滔很快就收了异色,哈哈笑着上前和程真金握手,一边把玩着他的金项链说:“真金啊,不是我说你,现在穿金戴银都落伍了,有钱人分三类,一类戴金表挂金链。就比如你。这是最土帽的;二类戴钻戒挂翡翠。跟我们胡市长一样;三类就是啥也不戴,就象我!这是最高层次的打扮。”

    胡飞燕今天脖子上挂着一枚翠绿的翡翠,跟着金泽滔后面下了车,笑道:“你倒会往自己脸上贴金,金银代表不了财富,翡翠代表不了青春,你更代表不了层次!”

    金泽滔只是打着哈哈不说话,程真金却手忙脚乱连忙把脖子上的金链子和粗指头上的金戒指摘了下来。胡乱地塞在手包里。

    胡飞燕没感觉奇怪,那知性女校长却吃惊得合不拢嘴,关于程真金的衣着打扮,特别是他全身上下金光闪闪的金饰品,女校长曾经隐晦地,含蓄地,明白地说了几次。

    程真金却是死活不愿意改变,逼急了,他还振振有词地说,以前没钱的时候。为了跑生意,他弄了套假行头。现在有钱,真金白银了,那还不使劲地显摆啊!

    女校长不知道,她用气质和知识装扮自己,在她面前,现在穷得只剩下钱和自尊心的程真金,除了黄金,他还能用什么装扮自己。

    程真金一边收拾饰品,一边鞠躬说:“受教了,受教了,还是金市长一语点醒梦中人。”

    金市长是谁啊,胡飞燕市长和女校长不知道,程真金在去年春节金泽滔西桥老宅院可是见识过了,那是现在赫赫有名的东源集团的幕后老板,若论个人财富,程真金敢说,金泽滔在越海乃至全国都排得上名。

    金泽滔所说非虚,他全身上下,除了手腕上那块上海牌手表,没一件发光的饰品,但谁能说,永州地头,还有谁比他有钱?

    胡飞燕走了过来,说:“这位邹副校长,邹雨燕,你上次也见过,我最好的姐妹,小学到中学,大学到工作,都在同一个学校。”

    金泽滔忍不住多看了邹副校长一眼,他还以为这个邹副校长也就三十出头,却是和年过不惑的胡飞燕同年,倒是看不出来。

    金泽滔摇头晃脑说:“落花人**,微雨燕双飞。果然好名,哎,胡市长,你们一个姓胡,一个姓邹,合起来,就是胡扯,就没被取外号,比如胡扯双飞燕,或者胡说燕什么的?”

    邹雨燕掩嘴吃吃地笑道:“还真是被金市长猜个正着,读书的时候,我们在南门一中有个绰号就叫胡扯。”

    胡飞燕也笑得极是开心,说:“人都说,金市长是市委大院里最有头脑的人,果然不同凡响。”

    程真金搓着手说:“现在雨燕校长的眼睛都开始冒星星了,金市长,你今天可不能太光彩夺目,我才是今天的主角,”

    金泽滔愕然,看了看胡飞燕,两人不由哈哈大笑,邹雨燕却不由给程真金说得两腮飞红,横看了程真金一眼,咬着嘴唇,一跺脚,回头往七号院子里走去。

    程真金慌忙追了进去,此时,却听得不远处有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传来,进入腊月以来,经常可以听到城里不知哪个角落传来鞭炮声,每次听到这声音,都让人感觉新年的脚步已经近了。

    金泽滔脚步停了一下:“老鼠嫁女,还是胡市长的定亲纪念日,这里面还有一出雨燕选婿,今天真是喜事多。”

    胡飞燕往酒店的大门方向努了努嘴:“那位就没邀请你赴宴?他攀上的可是陈书记的高枝。”

    金泽滔跟葛敏松好象天生冤家,每次市长办公会议或常务会议,只要有这两人参会,有事没事,总爱争上两句,而不管有理没理,葛敏松最后总会败北。

    市政府班子其他领导,似乎都很乐意见到这一幕,两人争执时,大家都笑眯眯地看戏,谁都不会参与,但就是奇怪,金泽滔就这样,竟慢慢地融入到市政府班子这个大集体中。

    除了杜建学和沈向阳两个正副班长,就连一开始对金泽滔不太有好颜色的郭长春都慢慢地愿意和金泽滔接近。

    有时候,入戏太深的金泽滔都怀疑,自己跟葛敏松是不是真有什么不可调和的矛盾,比如这次刘志宏的干部任用改革试点,政府班子所有成员都一边倒地或明或暗地对他给予声援。

    也许表现得和自己年龄相匹配的冲动和爱憎分明,反而会让杜建学他们更容易接受自己。

    金泽滔恬淡道:“连你都没邀请,又岂会邀请到我,现在他对我可是避之唯恐不及。”

    胡飞燕狡诈一笑,说:“谁说没邀请到我,只是我说妹妹也是今天定婚,只好对不起了。”

    正说话间,却见一行人从不远处的转角拐来,金泽滔眼尖,一眼看到带头的陈建华副书记,中间人们众星捧月般簇拥着一个朴素如老农,头发花白的小老头。

    小老头的旁边亦步亦趋地跟着一中年西装男子,马速书记和温重岳专员都小心翼翼没有跟得太近,拉在后面,金泽滔还看到在这些人的后面,还远远地吊着一班人,其中就有老鼠嫁女的主角,葛敏松。

    小老头东张西望,不时地啧啧称奇,悠闲如闲庭散步,浑不在意周围人们的神情,也不管旁人怎样的介绍,只要哪奇特,都要上前摸上两下。

    胡飞燕正要入内,回头正好看到这一幕,而金泽滔却眼神古怪地盯着那个小老头,刚想进去,犹豫了一下,收回了脚步,倚着门墙看着这行人越行越近。

    那小老头打量着四周,很快收回目光,骤然看到金泽滔所在的门洞,眼睛一亮,嗖嗖,三两步就窜到了金泽滔的跟前,直接当旁边的金泽滔是空气,顾自抚摸起门墙。

    金泽滔看得惊奇,正想开口,小老头却推了推他说:“哎,小同志,你让让。”

    金泽滔赶紧站往另一边,大声说:“大伯,这院子你住过?”

    大伯?紧跟着小老头的西装中年人只觉得牙病又开始犯了,牙根隐隐作痛。

    大伯?两手贴着裤缝,恭敬肃立一边的陈建华如果不是身后还支着墙,差点就没有当场摔倒。

    大伯?后面的温重岳羞愧地拍着脑袋,就算你不认识这个小老头,你也认识在场的这么多地委领导吧,我们这一大帮人没事干陪着“大伯”瞎逛啊,这么没眼力价的干部,居然还是自己亲手提拔起来的?

    小老头疑惑地抬头打量了一下金泽滔,也不去和门墙诉说衷肠了,说:“咦,小同志,年纪轻轻,眼神有问题啊,论年龄,我都是你爷爷辈了,怎么叫大伯呢?”

    金泽滔又仔细打量了小老头一会儿,摇了摇头,说:“我爷爷比你可老多了,你也就比我亲大伯稍微年长点,叫你老大爷可把你给叫老了。”

    小老头忍不住哈哈大笑,手舞足蹈,状极欢愉,还不住地回头对那个西装中年人说:“小祝,你说到底是这年轻人眼神不好呢,还是你眼神不好?老怕我摔跤还是撞上墙,跟得还那么紧。”

    西装中年人捂着半边脸说:“年轻人,这位大伯都已经七十有五了,你觉得叫大伯合适吗?”

    金泽滔这回倒吃惊了,上下打量着小老头,点点头,又摇摇头:“倒真看不出来,说句实话,就大伯你刚才的身手,我家亲大伯都未必有你这么敏捷,不过很为难啊,大伯叫得挺没心理压力的,老大爷又将你叫老了,大爷?这我可叫不出口呢!”

    温重岳旁边的马速忍着笑,上前说:“老书记,这位是我们南门市的副市长,金泽滔,他刚才说的没错,南门浜海一带,很多地方管亲爹叫大爷!”

    金泽滔没什么感觉,他身边的胡飞燕却不平静了,这小老头貌不惊人,但围着他转的人却个个不简单,刚才马速书记称呼他为老书记,但他肯定不是永州的老书记,那是什么来头?

    陈建华却想,你若能叫他一声大爷,那是你金家祖宗坟冒青烟了,还忸怩着不好意思叫,多少人想叫都没机会。(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