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一章 英雄之家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官文的贴心人(稻草人)的赐票及一直来的默默支持,感谢ntwyg国庆前后分别投票支持!国庆长假还刚刚开始,人们都忙于看风景,或忙于陪伴看风景的人,看书的清冷了许多,但作为双倍时间,还是希望能多求几张票,对我来说,这是事半功倍的事,求月票!!)

    小老头对别人称呼自己什么浑不在意,却记起刚才的事,说:“小金市长,你刚才说我住过这院子,为什么会这么说呢?”

    若是普通人,金泽滔当即给他个大白眼,你住没住过这个院子很稀罕吗?难道这个院子还因为你在这里吃饭撒尿变成黄金屋吗?

    “看得出来,老伯不是本地人,这房子也不是你的,那只有曾经借住过,老营村曾经是南门的发祥地,这个院子也不是一般人能借住的,若说可能,那我猜测老伯是解放英雄列岛的老英雄了。”金泽滔知道这小老头的年纪,换了个称呼叫老伯,大家听来也比大伯顺耳。

    金泽滔一句老英雄,一语中的,喜得小老头抓耳挠腮,抓着金泽滔的手说:“不错,不错,小金市长脑袋灵光,你再说说,现在年轻人还有多少人知道英雄列岛的。”

    金泽滔搔着头说:“老伯,我分管着南门城市建设,最近我们搞了个新经济发展一揽子计划,其中就专门有一块文化教育卫生事业发展,在新城市规划中。未来在西顶山下,将有一个英雄纪念馆。我还正在和文化局联系文物征集工作,可惜由于这一块一直没有引起重视,我们能搜集到的多是书面资料,很少有实物存世。”

    小老头两眼放光,转头对身边的西装中年严肃地说:“这么多年了,小金市长还是第一个提到要建英雄纪念馆的干部,而且还都规划到城市建设,不错。不错,小祝,你分管着民政,这事你可要给我盯住,要钱要物,省政府要给予大力支持!”

    被小老头称呼小祝的西装中年人啪地两腿并拢,大声说:“是。要钱给钱,要物给物,争取早日建成英雄纪念馆,不辜负首长的重托!”

    金泽滔吓了一跳,他吃惊的是这个中年人的身份,这个小祝莫不是省政府领导。还分管民政?

    金泽滔还在费心猜测“小祝”的身份,小老头转过头时已经扶着墙,神色黯然,喃喃道:“攻占英雄列岛那会儿,我就住这个院子。这户人家世代打渔为生,下面有四个儿子。四个儿子也都是渔民,英雄列岛登陆战爆发时,四个儿子再加上老子,一家五口全都给我们登陆部队当船夫,战争结束后,我看到牺牲名单,一家父子五口的名字整整齐齐地排列着。”

    说到这里,小老头无神的双眼,忽然流落两滴浊泪,叫小祝的中年人连忙上前扶住他有点摇晃的身体,首长向以铁汉著称,跟他也有十好几个年头,还从来没看过落过泪。

    小老头很快就推开小祝的手,象是在诉说,象是在自语,说:“战争年代,伏尸千里,死亡跟呼吸一样正常,但当我看到这五个名字时,我的胸就象是骤然被抽走了氧气,难过得竟然无法呼吸,从看到那五个名字到今天,已经整整三十九年,我都不敢再迈进这个院子,今天,我试着找找看,院子还在,可院子的主人却早已经变成了冷冰冰的五个名字!”

    金泽滔失声说:“这还真是个英雄之家!老伯,那张名单还在吗?”

    金泽滔不敢保证当地民政部门是否还保留着这五位烈士的姓名。

    小老头抖抖索索地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发黄的纸,纸张外面还包着一层尼龙薄膜,金泽滔伸手接过,展开,名单最后面有五个名字一看就知道是一家父子。

    金泽滔看着这份名单,忽然想到东源卢水港筑堤坝时,他进涂下村做村民迁坟思想工作时,也是这么一张纸,上面是该村十年内因风因潮在滩涂和外海死于非命的渔民名单。

    想到这里,不觉心里一痛,想起当时在晒虾坪全村老少如丧考妣的哀嚎,想起堤坝合拢那天,成百上千附近渔民跪在堤坝上深深叩首的情景,不觉泪如雨下。

    站在远处的葛敏松嫉妒地看着金泽滔,都死了四十年的人,又不是你亲爸亲爷,你伤心个屁,还假惺惺掉眼泪,你还不是想讨领导的欢心。

    恨不得冲上前去,打他两个大耳光,再狠狠地踹上两脚才解气,嫉妒之余,却又羡慕不已,要是换作自己该有多好!

    而站得更近的陈建华却看得更清楚,看金泽滔的神情,哭得还真象那么回事,年纪轻轻,心计深重,也难怪当时带队去浜海的调查组组长刘俭副局长最后一败涂地,确实不冤枉!

    小老头刚才还伤心不已,见到金泽滔落泪,却忘记了悲伤,奇怪道:“你跟这户人家非亲非故,都陈芝麻烂谷子年代的事情,你伤心个什么劲?”

    金泽滔抽抽咽咽地说起了东源的遭遇,最后说:“在卢水港滩堤坝大会战现场,当我看到那张名单上,新添了许多笔迹或苍老,或幼稚,或有力,或孱弱的名单,我就仿佛看到一个个跳跃的,不屈的英灵在呐喊,感同身受,怎能不让人痛至肺腑!”

    “老伯,你是没看到现场,堤坝上义务劳动的黑压压那么多村民,当时全都跪倒在堤坝上,深深地叩头,泣血喊着亲人的名字,此情此景,我是一辈子都忘不了的,不是我亲人,可那种痛却胜似亲人啊,所以我能理解当时老伯的心情,窒息的心痛!”

    金泽滔的口才那不是一般的好,在场的人们也都是大风大浪过来的党政领导,闻言也莫不是面露哀容,心软如胡飞燕等女流,早在一旁嘤嘤低泣。

    还在众人沉浸在悲痛的想象中时,“小祝”忽然一拍大腿,大叫一声:“我记起来了,省电视台还放过一个专题片子,叫《长缨何时缚苍龙》,你就是那个一身泥巴一身汗,还接受采访的金主任吧?”

    金泽滔心里一乐,终于还有人记起这事,连忙说:“正是,我那时候还是东源镇产业办主任,正负责着东源卢水港海塘堤坝建设。”

    “小祝”顿时热情万分地迎上前来,伸手就去握金泽滔的手:“永州的滩涂开发改造就是你在东源先提出来的?”

    这话可不能乱说,什么功劳要都是自己的,明天就等着下岗再就业吧,金泽滔连忙摇头说:“这可不敢当,要说现在永州各沿海县市正热火朝天开展的滩涂开发改造,最早还是当时分管农业的温重岳专员,及现在的浜海县长曲向东提出来的,我只是比别的县市先走了一步,摸索了点经验,这还是温专员和曲县长亲自部署的。”

    温重岳此时一张铁脸早融化成笑脸,从人群中挤了出来,说:“小金市长当时对东源沿海滩涂作了个调查研究,浜海县委专门研究报到地委,地委最后形成了个整治改造的初步意见,小金市长最先实践,他刚才说的卢水港是永州最早改造的滩涂。”

    小老头不理会这些花花轿子,直接问:“那个堤坝最后合拢了没有?”

    金泽滔点了点头:“当年就合拢了,堤坝上还立了块坝,就叫永缚苍龙,这字还是请温专员题的呢!”

    温重岳说:“滩涂开发改造效果很显著,每年不但保护了沿海渔村的渔民生命安全,而且滩涂养殖业现在成了浜海的主导产业,每年有成百上千的渔民因此致富。”

    听到这里,近在咫尺的陈建华低垂着眼帘,心情跟远处的亲家葛敏松一样的糟糕,既嫉妒又羡慕。

    这位老首长可是自己借着儿子订婚的名义,费尽心机,好不容易通过不少转折关系请来为自己站台助威的重磅炸弹,此刻,却成了金泽滔和温重岳两人互相吹捧,歌功颂德的对象。

    小老头连连点头:“好!好!领导干部就要有这种时刻把百姓的生命和疾苦装在心里的胸怀和作为,今天到南门,不虚此行!”

    此时,程真金不知什么时候探头探脑从里面院子往外看,看着大院门口黑压压的都是地区大领导,吓了一跳,连忙缩头。

    金泽滔却招手让他过来,道:“过来,过来,你可是专门搞工程的,给你个任务,明天就找个手艺精湛点的工匠,给我打块石碑,凿四个大字,就叫英雄之家,另外将这五个名字都铭刻在这院落的墙上!”

    又瞧见远处正跟着葛敏松站在一块的朱小敏,招手让她过来,说:“明天起,这个院子就封了吧,不对外营业,这是英雄生息之地,不宜再作夜夜笙歌,醉生梦死的地方。”

    朱小敏连忙答应下来,小老头饶有兴趣看着金泽滔三两下就决定了这座七号院的命运。

    金泽滔转头对小老头说:“老伯,说起来,你还是这英雄之家的故人,能不能落个墨宝?”

    不等小老头点头,对朱小敏说:“朱总,笔墨伺候!”

    立即有服务员鱼贯不知从哪个角落出来,搬桌的搬桌,端笔的端笔,摊纸的摊纸,通元酒店每个院落都备有琴棋书画工具,永州领导不奇怪,“小祝”和小老头倒稀奇了,不住点头:“不错,酒店有文化,不同凡响!”(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