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二章 老伯身份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zwbs01月票及全订阅、月票及推荐票不遗余力的支持!感谢junliu的月票以及自本以来就一直给予《非常官道》的支持,求月票,今天是国庆次日,十月二日,没有几天可以求双倍月票了!)

    小老头提起笔的时候,却忽然对身边的“小祝”说:“我同意题词了吗?”

    “小祝”也有些迷糊:“好象同意了吧?”

    陈建华想开口说话,却最终只有叹气,老首长要真不想题这词,就不会提起这笔了,自己就不去枉作这个煞风景的小人了。

    金泽滔笃定说:“英雄之家这四个字还非得老伯你题不可,让别人写,写不出那种英雄情怀!”

    从小老头握笔姿势看得出,他浸淫书法已有年头,小老头先是默默回头看了院子两眼,闭目沉思片刻,龙飞凤舞,顷刻草书四个大字“英雄之家”,随后,在后面署上自己的大名。

    金泽滔也不吃惊,反倒是旁边踮脚看的胡飞燕倒吸了一口气,难怪看起来这么眼熟,原来是他!

    金泽滔又铺开一张宣纸,小老头已经掷笔,qiguài道:“这张写得不好吗?”

    金泽滔嘿嘿笑说:“请老伯再留一副墨宝,英雄纪念馆!”

    “小祝”一拍掌:“不错,这个馆名还真要老首长亲自题写。”

    小老头也开始凝重起来,又是酝酿了片刻,下笔如有神。一气呵成。等小老头题写完毕。金泽滔都忍不住鼓掌,连声叫好,旁边不管看不看得懂,都大声叫好,小老头也很得意地端详片刻,自夸说:“不错,有点筋骨神韵。”

    金泽滔又铺开一张宣纸,这下人们都看不懂了。该题的都题了,金泽滔却说:“再请老伯题写几个字,通元酒店,这是我小小的愿望,当然,老伯有权拒绝。”

    小老头怫然不悦,掷笔准备转身,“小祝”对金泽滔却象是极为好感,低声喝斥:“太胡闹,老首长提这两幅字已经是破例。老首长从来不给商业题词,你太鲁莽了!”

    程真金身旁站着邹雨燕。正对着他说着小老头的身份,永州,乃至越海,上点年纪的,很少有人没听说过这个小老头,程真金张着嘴傻愣愣地看着金泽滔,太疯狂了,居然让这尊大佛给自家的酒店题词!

    温重岳等人几乎已经不会说话,这种要求,不要说金泽滔,就连马速他们提都不敢提,还真是炸了胆了?!

    小老头此时眼光看正看向院落里面的厢房,不知想到什么,却忽然说:“小金市长,看你也不是铜臭之辈,为什么要建议给酒店题词,你说个理由,如果理由充分,或许我会再破例。”

    金泽滔大喜,道:“两个理由,一是酒店关闭了这个英雄之家,就少了一块收入,在商言商,不能不对酒店有个补偿;二是通元酒店是东源引来的,这是我的一个私心,通元酒店现在已经开遍越海山山水水,东珠及至京城,都有通元酒店的分店,我相信,酒店不会辱没了老伯的题词。”

    小老头没有说同意还是不同意,而是问:“你现在知道我是谁?”

    金泽滔摇了摇头:“我在你掏出那张名单时就知道,你就是英雄列岛攻坚战的前敌总指挥铁林,越海老省委书记。”

    其实金泽滔第一眼看到这个小老头时就知道,开国少将,原越海省委第一书记,中顾委委员,现在中顾委也退出历史舞台,他才算无官一身轻,如果从他当红小鬼开始计算,他活跃了军界和政界足有半个多世纪。

    金泽滔之所以对他印象深刻,除了越海全境就是他率领部队解放的,还有别看这个小老头好象弱不禁风的样子,却是最长寿的开国将领、中顾委委员之一。

    在后世金泽滔重生那一年,他还活蹦乱跳着参加社会活动,那时,他已经是国内凤毛麟角还时常露面的开国元老,有关他生平及活动报道甚至充斥着网络的娱乐频道。

    小老头铁林面无表情:“为什么?”

    金泽滔一本正经说:“因为只有亲身经历了那场战争的人,才会那么地深情地珍藏着这张名单,因为铁书记你当时的总指挥身份,才能珍藏下这份名单。”

    小老头似乎又被金泽滔话勾起回忆,喃喃道:“老喽,心肠软了,要是战争年代,你提这要求,没准就枪毙你了你!”

    金泽滔却想,战争年代,性命都朝不保夕,我疯了才会请你写这几个破字。

    太无耻了,程真金忽然觉得只能用这两个字才能形容金泽滔的心机,交代朱小敏把七号院封了,却早埋下伏笔,就是为了讨要一张墨宝,以后通元酒店挂上这幅店名题词,大江南北,越海全境,那是牛鬼蛇神,都要辟易数里,还有谁敢找酒店的麻烦!

    朱小敏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双手合什,默默念叨,阿弥陀佛,快落笔,快落笔!

    金泽滔还想说话,小老头忽然说:“凡事总有例外,小金市长,虽然你的理由不是十分充分,但还能勉强接受。”

    “笔来!”铁林大喝一声,这回不用金泽滔动手,朱小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纵了上来,恭恭敬敬地展纸提笔。

    通元酒店,这四个大字不象刚才写得金戈铁马,铿锵作声,却也苍劲有力,笔力圆润,正是暗合酒店和气生财,与人为善的商业本质。

    这回在场的人没有谁叫好,都是默默地注视着喜不自禁的朱小敏及金泽滔。

    金泽滔规规矩矩地在小老头前鞠躬:“谢谢老伯惠赐墨宝!”虽然知道了小老头的身份,但此刻却称呼老伯,自然有长者赐,欣然受之的意思。

    连续题写了三幅字,小老头似乎也有些累了,摆摆手说:“年纪不大,但知民生艰难,实属不易,能沉下心来,为民谋利,更属不易,继续努力吧!”

    金泽滔沉声道:“一定牢记铁书记的教诲!”

    小老头伸手想取桌上的那张名单,金泽滔连忙拦住:“铁书记,这份名单可是要存英雄纪念馆的,你不能带走,可能的话,还要请你再提供一些旧物。”

    小老头抚摸着那张纸,却最终没有将它收拾起:“没了念想也好,省得日夜萦绕于心。”

    金泽滔道:“英雄纪念馆是英雄们的憩息地,铁书记如果想念这些老战友,不妨来这英雄之家坐坐,去英雄馆看看。”

    小老头回头看着西装中年人说:“小祝,这事你协助一下小金市长,让这些逝去的老战友早点能有个寄托的地方,家里还有些旧物,你帮助整理一下,可用的话,都捐于纪念馆。”

    金泽滔到现在都不清楚这个“小祝”是何方神圣,温重岳趁隙低声介绍说:“这是祝海峰副省长,分管农业和民政,对了,现在祝省长正准备在全省逐步推广我们永州的滩涂开发改造经验。”

    还真是强大,堂堂副省长,在小老头嘴里,就象喊个毛头小伙子,金泽滔连忙说:“祝省长好,英雄纪念馆当时在规划设计时,马速书记和温重岳专员都给予大力支持和肯定,只是这几年南门财政一直都是吃饭财政,所以虽然有规划,但现阶段都在文物及文字资料征集阶段,还没有进入项目立项阶段,如果有祝省长支持,那就太好了。”

    马速书记和温重岳专员你一言,我一句介绍起新城市规划,特别对西顶山下的纪念馆选址,当时在讨论一揽子计划时,对这个纪念馆,无论是市委还是地委,有人都曾经提出异议,不知为什么英雄列岛战役,并没有在正史上记载,弄个纪念馆是不是多此一举,最终还因为金泽滔说这个馆只是个远期计划,才作罢。

    祝海峰副省长说:“老首长亲自交代的,就要特事特办,尽快做好规划设计及预算,希望年后能看到英雄纪念馆项目提交上来。”

    金泽滔想了想,说:“还是趁热打铁,十天,我会做好一切,祝省长如果能在春节前批下下来,开年就能破土动工。”

    大家都忍不住笑了,马速笑骂:“什么趁热打铁,难道还怕祝省长说话不算数,乱弹琴!”

    心里却是巴不得金泽滔早早把项目提交上去,这等于是省里面援助南门一个大项目。

    金泽滔一边小声地自我批评,一边盯着祝海峰副省长看,祝海峰看马速等人都这种眼光绿幽幽的模样,只能苦笑着摇头,说:“尽快吧,尽量争取在年内批复。”

    金泽滔和祝副省长说话的时候,站在人群外围的葛敏松脑袋嗡嗡作响,心里却总想着郭长春走廊上说的话,他要连夜赶赴西州参加全省春耕备耕工作会议,祝副省长亲自到会讲话,没法请假。

    祝副省长活生生地在眼前和金泽滔讨价还价,还连夜要住在南门,你郭长春开个屁个春耕会议,这时刻,他突然有种被背叛的痛楚,

    葛敏松在刘志宏副书记面前,极力推荐金泽滔的商贸系统和郭长春的农林水系统作为试点单位时,从来不觉得自己做错什么,对于郭长春来说,当时他的感觉跟葛敏松现在是yiyàng的。

    陈建华只觉得心在滴血,邀请老首长来南门的好处,全被金泽滔一个人独吞了,这完完全全为他作嫁衣了,还订什么婚,想到今天安排得漏洞百出的订婚仪式,陈建华就心烦。(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