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三章 花都谢了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月票!票!感谢君威520的月票支持!)

    如陈建华所担心的,葛敏松并没有处理好商贸试点这件事,事态虽然没有更加恶化,但陈建华原来答应在堕仪式前跟商贸系统的局长主任谈话,却愣是在酒店没找到一个商贸人。

    这还罢了,听酒店介绍,葛敏松原来预订在大厅的酒席,因为参加堕酒宴的人数一时间难以掌握,酒店建议还是放在楼上包厢为好。

    这还是酒店的委婉说法,直白地说,偌大的大厅,三三两两没几个人赴宴,你们坐着冷清,我们酒店看着闹心。

    陈建华嫌恶地瞪着葛敏松,小楠多么聪慧的女孩,却偏摊上这么个无能的老子,有时候都怀疑,葛敏松是不是她的亲生父亲。

    葛敏松觉得引起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杜子汉,人员不都是他通知的吗?到现在都没见几个人赴宴,这能怪自己吗?葛敏松一边暗骂着杜子汉,一边暗自愤愤不平。

    市委市政府领导,该邀请的他都亲自送帖,但情况不容乐观,比如眼前的胡飞燕,她妹妹堕,却和金泽滔搅和在一起。

    杜建学市长,本来答应得好好的,看起来也不会来了,谁让自己这么在意谁和谁喜结连理呢。

    小老头铁林最终没有进去英雄之家看上一眼,或许是近乡情怯,或许不愿再勾起痛苦回忆,反正他就在小院门口逗留片刻就离开。

    等到小老头铁林离开后。不但金泽滔松了口气,程真金更是直接贴着墙瘫坐在地上。

    两个燕子同学也好不到哪里去。面色既兴奋又紧张,金泽滔奇怪地看了这三人说:“铁书记挺和蔼可亲的,瞧你们魂不附体的样子,难道怕他吃了你们啊?”

    程真金仿佛心有余悸说:“金市长,你还年轻,不知道铁书记的厉害,问问你父亲,你父亲的父亲。就知道铁书记可怕不可怕。”

    原来铁林解放越海全境时,那真可以说是流血漂杵,赤地无馀,越海解放前是个比较特殊的省份,盗匪遍地,买办横行,铁林是从北往南一路杀过来的。

    越海农村。山区,城镇,滨海,大人威吓孝的时候,总会说上一句:“铁司令来了!”

    程真金等人的年纪,对铁林都有记忆。口口相传再加上也有文字记载,自然是对他敬畏有加。

    金泽滔就没那么多的忌讳,他对铁林的了解都来自后世的书本和网络,记载的全是铁林平易近人的一面,那时的铁林都九十多了。再可怕的人到了这个年纪也是没了牙的老虎。

    通元酒店四个字已经让朱小敏恭恭敬敬请走了,程真金相信。这顿饭吃好后,酒店大台门马上会换上这块镇恶辟邪的金字招牌。

    另外两幅题词金泽海让酒店先收藏起来,等他离开时再转交给他。

    程真金等人都无语地看着一脸茫然的金泽滔,还真是无知者无畏啊,事先就知道这个小老头身份,居然还麻着胆子开口请他题词。

    程真金自问让他面对铁书记,估计连站立都困难,开口说话,想都不敢想,刚才即便对着他的背影,都让自己隐隐有尿意,不管金市长是真大胆还是假大胆,都让程真金佩服得五体投地。

    等喝了两杯酒,大家的心情才渐渐地平复下来,金泽滔却问起程真金:“前几天,好象你们两人八字还没一撇,怎么才二三天时间,就开始谈婚论嫁了?”

    两人都上四十的年纪,家庭生活都坎坎坷坷,不象年轻人那样有大把时间挥霍,有过剩的激情可以花前月下,今天两人都请动胡飞燕副市长出面,自然是郎有情,妾有意,直奔主题,成则合,不成则分。

    程真金扭扭捏捏说:“也是受金市长当头棒喝,一语点醒梦中人,你当时跟我说,我程真金吃了那么多苦,多少大风大浪都过来了,还怕跟女人说表白心意?”

    胡飞燕哑然失笑,这已经是今天她第二次听到这个雹户说到一语点醒梦中人,仿佛金市长一夜之间成了人生导师。

    程真金和邹雨燕站在一起,怎么都感觉不是很般配,一个满身金光闪闪的雹户,一个斯斯文文的知识女性,也不知道这个向来以真金白银开道的程真金是如何打动邹雨燕的,他有些好奇问:“你说说都怎么表白的?”

    胡飞燕比金泽滔更八卦,连连催促道:“说说,快说说。”

    程真金不好意思道:“说起来,还是金市长教的,我跟雨燕校长说,我真正在意的不是这幢楼,我也知道这楼三五十年是不会倒掉的,其实我最在意的是你,如果你肯嫁给我,我的保质期也是一百年,百年内,我保证经常维修经常保鲜。”

    在此后的闲谈中,金泽滔了解到,邹雨燕的家庭和程真金大同小异,有两个女儿,丈夫得病去世,花光了家里积蓄,生活艰难,更难的是家里骤然没了劳力,很多重力活娘仨人都干不了。

    邹雨燕也曾想找个有身份有地位的男人,但一了解她的家庭情况,无不退避三舍,反倒苦出身的程真金却挺合她对家庭,对男人的期盼。

    程真金除了一把子劳力,还积累了不菲的家财,早已经过了爱情幻想年纪的邹雨燕,也渐渐地被程真金虽然有点傻,但十足真诚的表白打动了。

    程真金天天跑一中看教学楼,智商和情商都不低的邹雨燕自然清楚他的动机,迟迟不见他勇敢表白,也急了,下了最后通牒,你要再找烂理由看楼,那就过个百年再看吧。

    也幸好,金泽滔给了他当头棒喝,程真金这一表白,当天两人就确立了恋爱关系,再细说下去,两人发现,其实还是有很多中年人关于儿女,家庭和未来生活的共同语言。

    直到今天请两位市长过来,见证这对不怎么搭调的中年男女的平凡爱情。

    这边金泽滔四人平淡而温馨地说着工作之外的话题,另一边,葛敏松却陷入水深火热之中,安置妥当铁书记等一行领导,陈建华等人就去酒店新建楼堕仪式现场。

    陈建华和葛敏松两人刚进大楼门口,就看到双方家属围着几人正叽叽喳喳争辩着什么。

    看到陈建华进来,陈书记的家属唾沫横飞地开始诉说:“老陈,你瞧瞧南门干部都什么素质,前几天送过来的糖烟酒鞭炮,现在居然要拉回去,什么意思嘛,又没说要白拿,这堕仪式都快开始了,居然要拉走糖烟酒鞭炮,这戏还怎么唱下去?”

    陈建华面色铁青,刚才铁书记被金泽滔截胡,他正一肚子火气没处发泄,两眼都冒火星,就差雷霆暴怒。

    葛敏松却更恼火,商业局杜子汉避而不见不说,说好的宾客今天没见一人露脸,让自己在亲家面前丢尽了脸面,现在居然还要拉回堕仪式用的糖烟酒鞭炮,这不是打他堂堂副市长的脸吗?

    不但陈书记的家人愤怒,葛敏松的家人也都对商业拉货的干部怒目而视。

    葛敏松终于跳了起来,指着这个好象是商业局下面糖烟酒公司副经理破口大骂道:“赶紧把杜子汉叫来,我还没找他娘的大肚汉麻烦,居然敢指使你来拆台是吧?你是猪啊,不知道这是什么诚,也敢来这里捣乱,赶紧滚蛋!”

    那个副经理也是硬气,面对葛敏松喷薄而出的口臭,愣是屏着呼吸一动不动,等他骂完了,却梗着脖子说:“葛市长,杜子汉现在不是我们的局长,市委试点工作组正蹲点我们糖烟酒公司,杜子汉当时拉走这批货时,手续不完备,甚至连价格都没有,我们公司的账轧不平,无法跟工作组交帐。”

    葛敏松脱口而出:“你轧不平帐,关我什么事,我当时跟杜子汉说的好好的,事后结算的,又不赖你们的账。”

    副经理也一脸为难,不理葛敏松,却对陈建华说:“陈书记,我们也没办法,工作组要离岗审计,正对下属所有公司的财务审查,这批货因为缺乏必要的手续,正等着我们先拉回去,核实数量后,再补办个手续就行。”

    陈建华也知道现在商贸系统正轰轰烈烈开展的干部任用办法改革,其中就有任前廉政谈话和离岗责任审计环节,也怪不得这些公司的负责人。

    副经理的解释让他脸色稍霁,他沉思了片刻,这个时候拦着糖烟酒公司的干部职工,却是落人话柄,说:“这事,也怪我们之前没把手续办齐全,这样,我们也不为难你,先拉回去,尽快齐备手续再拉回来。”

    副经理大喜,说:“嗯,谢谢陈书记对我们公司工作的理解和配合。”

    这批货也不是太多,不一会儿,就被公司的职工装上车了,临去前,葛敏松刚才被这些旧属无视,也想挣回面子,恶声恶声道:“让工作组清点完毕,再齐备手续后就尽快拉回来。”

    副经理站在货车前驾的踏板上,不住地点头哈腰说:“一定,一定,等审计结束,就马上拉回来。”

    葛敏松嗯了一声,那边陈建华书记却感觉不对,追问了一句:“什么时候拉回来?”

    副经理却已经钻进了副驾驶室,还伸出头大声说:“离岗审计完毕就拉回,陈书记,你放心吧!”

    陈建华脸色发黑,狠狠地往地上一个腾空的纸板箱踹了一脚:“放心个屁,居然都算计到我头上了,等你们审计完毕,花都谢了,还办个什么堕仪式?”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