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五章 好戏来了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求推荐!感谢zho8888的赐票以及一直以来不遗余力的支持!)

    陈建华虽然对金泽滔很不待见,但表面上他还得彬彬有礼,谦逊温厚,佯装生气,喝斥着儿子陈东说:“泽滔同志年轻有为,干出了很多大事,现在是南门市副市长,你要多向泽滔市长学习,现在有小楠陪伴你,更要安心事业,别再让家里人担心。”

    陈东看了身边如春光般明媚的女友,心里很满足,主动伸手说:“不好意思,金市长,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金泽滔非常吃惊陈东变化,如果和几年前那个为美女记者单纯争风吃醋的奔驰大少相比,现在的陈东确实令人刮目相看。

    他在握着陈东的手时,眼睛却扫过旁边葛敏松的女儿,女孩也温和地看着金泽滔,还微微地对他一笑。

    金泽滔很快移开目光,看向陈建华说:“陈书记过誉,贵公子才算得上年轻俊彦,可为我辈楷模。”

    陈建华都打招呼了,葛敏松也不好不理不睬,只好过来招呼,金泽滔仍旧笑容可掬道:“葛市长,你有福,看得出,令千金知书达礼,孝顺父母,陈总年轻有为,事业有成,你后半辈子有靠了!”

    若是不仔细看他这张脸,听着这话,很象个淳厚长者对晚辈的夸赞,但葛敏松刚刚受了陈副书记的气,一股脑将这分忌恨都记在金泽滔头上,此时再看他那张年轻得过分的脸,却偏偏摆出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心里就有气。口不择言:“不敢当。我葛敏松无福消受!”

    这火是冲着金泽滔发的,可这话却是冲着女儿及未来女婿说的,什么叫无福消受,今天好歹还是你们儿女订婚的大喜日子,有福没福跟他金泽滔又有什么相干。

    女儿委曲得泫然欲泣,葛母也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这是什么混账话,有本事你朝金泽滔发火去。说无福消受什么意思,你若是说自己无福那也罢了,你这话分明是咒骂女儿。

    连陈建华也忿然作色,这话不但伤了他自家闺女,也伤了自己儿子。

    葛敏松也感觉自己有点过分,尴尬得不知道说什么好,金泽滔静如止水,这种场合,不能添乱,更不能添堵。说:“葛市长还是不舍,我们老家嫁女时。女儿出娘家都要拉着门闩哭上三回,父母要在边上劝上三回,才能出门,葛市长,你这是第一回劝,还得劝上两回呢。”

    葛敏松这才稍解尴尬,陈建华在旁边也不觉感叹,真是好急智,也难怪都说金泽滔在面对复杂局面,复杂矛盾时,有着一般人所不具备的处理复杂矛盾的能力。

    女孩微微对着金泽滔鞠躬,轻声说了句:“谢谢金市长!”

    金泽滔呵呵一笑,赶紧告辞,再呆下去,不知道葛敏松这堆臭牛粪会喷出什么毒汁。

    就在他转身要离开时,却正和畏首畏尾缩在陈东身后的一个矮个子撞个正着,不是别人,正是喜贵批发部的老板,小春花车祸肇事案的主人,陈喜贵。

    此刻,他尴尬地朝着金泽滔笑了笑,硬着头皮招呼:“金市长好!”

    金泽滔笑容满面回应:“好好,批发部生意还好吧?”

    陈喜贵的脸顿时垮了下来,笑得特别勉强:“还好,能将就。”

    金泽滔哂然一笑,要是能将就那才见鬼,陈喜贵的批发部以前之所以生意红火,是以价格制胜,仗着“老叔”陈铁虎及老丈人叶专员,由永州各县市的二轻国合企业以远低于出厂价的价格供货,而且还要赊欠,做的是低廉无本生意,怎能不生意兴隆。

    小春花事件后,陈喜贵一夜之间就褪了毛,老叶家把这毛脚女婿一脚踹开,“老叔”陈铁虎也不认他这个堂侄了。

    这段时间,虽然仅在南门公安局的看守所里呆了没两星期就出来,批发部的生意却一落千丈,没人再以原先的低价供货给他了,没了优势,生意场上不会因为你是陈喜贵就对你另眼青睐。

    投资在原永记国际大厦项目的投资至今仍然被指挥部扣着,说是要在小春花彻底恢复再按照国家规定跟他清算。

    说起这一切都拜小春花事件所赐,内心里,他足有三恨,一恨小春花,这个小乞丐让他一夜之间回到赤贫年代。

    二恨吕三娃,这个整天把自己装在套子里的老不死自己找死也罢了,还害得台湾杨基集团的杨乐因此而被召回到总部,从此音信全无,国际大厦的项目也因此泡汤。

    三恨金泽滔,这是个祸人精,仿佛冥冥中就是自己的克星,自从和这扫把星认识以来,批发部的生意每况愈下,直到今天没了老婆没了娃,没了生意没了钱,不说小春花事件,就是吕三娃的事情都听说是他闹出来的。

    他对金泽滔,那是倾尽三江五湖水,难平当日心头恨,但此时,他只能强作笑容,唯唯诺诺哈着腰还要陪着笑脸,人生之苦痛莫过此。

    金泽滔回头时,在这些人群中,还发现一个令他非常意外的身影,浜海酒厂厂长王慕河,什么时候,王慕河勾搭上了陈建华,这应该是陈喜贵在边上穿针引线。

    真是不甘寂寞啊,陈喜贵还没从摔得鼻青脸肿的小春花事件中吸取教训。

    金泽滔没有刻意注视,而是快步离开,因为他看到了卢海飞也正快步过来。

    卢海飞很着急,还没等走近,就大声说道:“金市长,道口工地有人捣乱,伤了好几个工人,东源人正跟这些人对峙,双方都剑拔弩张,现场很紧张,一不小心就要引发流血事件。”

    金泽滔神情一紧,程真金更是手忙脚乱地将邹雨燕的东西递还给她,拔脚便走,工地上除了他的建筑公司工人,还有什么工人。

    卢海飞的话大家都听得清楚,胡飞燕市长有些紧张:“泽滔市长,你还是快去吧,要真出事,大过年的,谁都不好过。”

    邹雨燕跟着程真金跑了几步,却忽然又觉得不对,停住脚步,关心说:“你要小心自己的安全,凡事要三思而后行,你……还有我。”

    程真金回头微笑,心里并不以为然,不就是打架嘛,他带着同村一班弟兄,走南闯北,为了生活,没少见血,现在鸟枪换炮,工程公司也已经登堂入室成了大公司,人多势众,还怕吃亏?

    金泽滔刚才还跟程真金心思一样,只想赶紧跑工地上处理这起突发事件,尽快平息事态,神不知鬼不觉把它消灭在萌芽状态。

    此时听到胡飞燕的话,脚步反而缓了一缓,转头点头说:“你们放心回去吧,我们会小心的。”

    等出了大门,金泽滔并没有急于上车,而是问:“海飞,知道对方是谁吗?”

    卢海飞说:“志刚镇长打电话说,这些人可能是附近没有取石几个村子的村民,认不太全。”

    金泽滔原地转了一个圈:“我就不过去了,海飞把这事报告市委市政府办公室,通知公安局来处理,这件事不要让柳立海插手,受伤的工人马上送治,严令东源村李小娃等人务必不能动手,真金,工人要保持克制,现在都公司化管理了,不能动不动就打群架,打运动战,要学会保护自己,就这样。”

    金泽滔说完就先上了车,让邱海山直接将自己送回市政府,扔下卢海飞和程真金两人面面相觑,一时间都感觉有些恍惚,这还是金市长吗?

    居然要保持克制,还要学会保护自己,他意思就是能跑多远就跑多远,千万不能和对方接触,金市长什么时候这么忍辱含垢,居然还未碰面就举白旗投降了?

    金泽滔走得很快,他作出这样的决定,自然知道卢海飞他们的异样,他也懒得解释。

    刚才胡飞燕提醒了他,不要什么事都做得毫无难度,这样,你就是做得最好,群众不看好,领导不叫好,只有做得恰到好处,才会引来好评连连。

    最主要的是,有些事你大包大揽,什么事都完成得干净利落,反而招人嫉恨,埋下祸根,现在看似形势一片大好,其实已经危机四伏。

    新经济发展一揽子计划是自己一手策划并组织实施的,可以说需要举全市之力,方能推进该计划落实,谁知道,在这背后,有多少眼睛盯着自己,有多少包藏祸心的黑手在舞动,只盼望自己能出点差错。

    商贸系统的干部任用改革,多少要得罪一批人,这一切隐藏的不安定因素还需要自己等时机合适给予清理。

    就比如这次歹徒冲击工地,如果自己出面雷厉风行制止,那又怎么样呢,金泽滔相信,这些人,跟上次袭击道口临时商户案一样,最后抓获的都是一些虾兵蟹将,不但于大局无益,相反还打草惊蛇,徒惹人笑话。

    这一切,都要求自己转变策略,从台前隐到幕后,才有可能将伸出的黑手一一斩断。

    另一边,看到金泽滔步履仓皇离开,上自陈建华,葛敏松,下至陈喜贵,王慕河,莫不欣欣然面有喜色,只要能给金泽滔添堵的事,总是令人鼓舞的。

    道口工地正处城乡结合部,向来群情复杂,治安事件频发,这回,道口市场工程开工还没多少天,矛盾和冲突就来了。

    很多人都一拍大腿说,果然如此,我就猜嘛,这两工程能那么好盖?你看,这不是好戏来了嘛!(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