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七章 我被射了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1949的第二次赐票,求月票!求推荐票!求订阅!)

    绿豆沙也是心思决绝之辈,见大错已然铸成,再迟疑下去,等大块头他们来了,怕是连这一成都没自己的份,立时就认清形势,马上说:“不敢跟大刘哥提要求,大哥吃肉,小弟能有口汤喝,就心满意足了。”

    大刘哥愈发地满意,热情地猛拍着绿豆沙的肥臀说:“行了,速度快点,拣值钱的拿,马上就撤退。”

    绿豆沙忍着恶寒,赶紧翻身进了窗户,却见这工棚内部设施齐全,倒象是富足人家的内室,墙上还挂着各种名牌服饰,更令他眼红的是在正中的床头橱上,还放着一条金光闪闪的金手链。

    大刘哥在窗口看得清楚,漫不经心道:“这条链子倒挺配我的。”

    绿豆沙痛苦地闭上眼睛,眼不见为净吧,也不再打量房间的摆设,三两步就开了门,大刘哥嘿嘿一笑,快步闪进包工头的工棚内。

    工棚里住的建筑工人最早和这些流氓冲突,猝不及防之下,先伤了两人,虽然不重,但肩负着工地生命财产安全的李良才书记,却是早早就让这些工人带着伤者离开了工地。

    如果自己这些打出身的东源人都摆不平这帮流氓,留着东元建筑工程公司的工人也于事无补,此时,匆匆撤离的工人,留下一大溜空荡荡的工棚就成了这群流氓的游乐场。

    不时从工棚里传出欢呼声,大概是找到了工人们藏着的钱物,而大刘哥和绿豆沙进的正是东元建筑的老总程真金的宿舍。

    大刘哥和绿豆沙如何见识过如程真金这般爱显富的包工头。名牌衣裤挂得整个房间都是。随便翻开被席。都能找到金光闪闪的挂饰。

    此时,厉志刚走出了工地,老早就听到警笛声传来,到现在才远远地看到警车摇摇晃晃的身影,又等了足有十来分钟,警车才开了进来。

    带队的是城关镇派出所所长,那人也认得厉志刚,连忙招呼说:“厉镇长。这路太难走了,没受伤吧,都什么情况?”

    厉志刚头发蓬乱,衣衫褴褛,脸上还沾着一摊白灰,鞋子都不知什么时候跑丢了一只,赤着一只脚,狼狈不堪。

    厉志刚皱着眉头不客气说:“能不能先关了警灯警笛,都到现场了,还拉着警号。那不是要提醒贼寇,兵到门口了?”

    心里却嘀咕。妈的,骗鬼啊,我从城关镇到这里十分钟都够了,现在的南门公安局的战斗力确实每况愈下,政委忙建楼,警察忙罚款,除了向来在局里独来独往的柳立海副局长,其他的班子成员心思都没用在正事上。

    “难道这些流氓还敢在这里逗留?”派出所长吃了一惊,一边示意驾驶员关了警灯警笛。

    警号声都快响彻道口,难道这些贼寇都集体耳聋了?

    厉志刚严肃说:“这群流氓气焰十分嚣张,打砸抢堪比强盗土匪,重伤工人两人,轻伤无数,破坏及抢夺的财物涉案金额至少十万以上,更严重的是其行为,直接破坏我市对外改革开放形象,阻挠新经济发展战略的实施,影响十分恶劣,后果十分严重。”

    派出所长差点跳了起来,这是什么情况,按公安内部的规定,这都够得上大要案了,需要马上逐级上报上一级公安机关及党委政府。

    厉志刚瞪着派出所长冷冷说:“因为事情紧急,已经上报市委市政府,并向地区公安处报告并备案!”

    派出所长终于不淡定了,这种情况很糟糕,谁不知道出身省厅警务处的公安处长刘石伟,向来对公安干警不作为处罚最为严厉,而且一直来对南门公安局的现状十分不满,若是把柄落到公安处,就是罗立新政委也保不住自己。

    派出所长立即大声说:“报告厉镇长,我们派出所作好一切准备,请指示!”

    厉志刚指着不时传来欢呼声的工棚说:“流氓全在里面狂欢,去抓贼吧!”

    此时,远处又有一长溜的警车远远驶来,看样子不是市局就是地区公安处的警车,派出所长脸都绿了,一挥手,十来个干警迅速下了车往工棚跑去。

    且说大刘哥一手挂着条稻绳粗大的金手链,一手套着好几个金戒指,身上架着件房子主人的短皮衣,脚上套着双新皮鞋,连腰间的皮带都换了包工头的。

    大刘哥看着上锁的抽屉,说:“砸了锁头,没准里面还藏着金条。”

    绿豆沙瞬间眼睛都红了,屋子里值钱的玩意基本上成了大刘哥身上的行头,如果这抽屉真全是金条,自己分得一根,那也发财了,想到这里,他奔窗台拾了块砖头,三两下就砸开了锁。

    大刘哥伸出珠光宝气的双手,拉开抽屉,顿时两眼发直,嗤嗤地倒抽凉气,绿豆沙还握着砖头,眼睛往抽屉里一瞟,就如木头人一样发呆。

    全是钱,***全是钱,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的钱,一沓沓钱还扎着银行的封条,码得整整齐齐,挤得抽屉满满的,足有十来沓。

    这得多少钱,现在万元户不多,十万元户,那不要说在一个村子里,就是在南门市里面,也不多见。

    绿豆沙狠狠地握着砖头,突然有个强烈的念头,这些钱,这些金,本来全是他的,有这些钱,他还需要做流氓吗?再高级的流氓,那也是流氓,大刘哥,小学都没毕业,凭什么我的钱要贡献给他?

    有了这些钱,我就成了有身份,有文化的人,他心中的贪念野草一样疯长,就在绿豆沙下意识举起手中的砖头时,忽然听得工棚外面传来的越来越近的警笛声。

    仿佛当头棒喝,有文化的绿豆沙这个时刻头脑格外清醒,他知道,如果这个警笛是为自己这些人响起的,那么,抽屉里的钱敲响的不是警钟,而是丧钟。

    他很快就作出了决定,迅速摒弃了贪念产,准备推门远遁,却见门外忽然踉跄冲进一人,人还没进来,一股浓厚的血腥味直冲得绿豆沙嗷嗷干呕。

    那人歪着脖子,斜着眼,呲着牙,满头满脸都是血污,好象是大面积的喷溅,有多狰狞就有多狰狞。

    绿豆沙在流氓中文化程度最高,但胆儿却是最小,从这点来说,却是最不合格的流氓了,看到眼前这个摇摇欲坠,仿佛转眼就要死去的人,眼睛一白,腿一软,直接跪倒在地。

    大刘哥眼睛中全是百元大钞,他发现自己从来没象现在怎么爱戴伟大领袖,他手忙脚乱地将抽屉里的钱搬出,那人踉跄至大刘哥的跟前。

    大刘哥两手紧紧地揣着两沓钱,狐疑地盯着满头血污的怪人说:“你谁?滚开!”

    怪人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小刀,在自己脸上擦呀擦,涂得小刀全是血,又往自己身上插呀插,割得身上衣衫破碎成丝丝条条。

    大刘哥往衣裤的兜装了几大沓钱,又往裤腰带插了两大沓,正想解开裤带,往里装钱,那怪人忽然转向朝门口奔去,边跑还边惊恐地呼喊:“来人哪!杀人啦!抢钱啦!工人们的工钱全被抢了!”

    声音高亢尖锐,裂石穿云,直传出去好远,大刘哥倒给吓了一跳,看着那怪人一跳一跳地从门里跳了出去,忍不住笑了:“傻子!”

    有文化的绿豆沙被傻子的一惊一乍的尖叫声召回了魂,看都没看大刘哥,也不走正门,扒在窗台上左右张望了一眼,身子一窜,从房里窜了出去。

    这一幕正巧被大刘哥又看见,大刘哥先是一愣,还有这么傻的人,这钱都到手了,他跑什么跑,暗骂一声:“傻子!”

    继而一乐,这小子倒也有眼色,自己先走了,免得留下来难看,但转念一想,绿豆沙在流氓队伍里也算是个难得的文化人,关键时刻出个主意,想想办法还是很管用。

    大刘哥终于将这一抽屉人民币一网打尽,全身鼓囊囊的,连走路都要发出沙沙的声音,仿佛钞票在说话。

    正在他准备离开时,那怪人又从门外跳了回来,还边跳边叫:“打人啦,抢钱啦!工程款被抢了!”

    说着还将那把小刀往大刘哥面前的桌上一扔,大刘哥骂了句:“滚!”

    怪人在门外回过头来,呲着牙喊了声:“傻子!”

    大刘哥拾起桌上的小刀,怒火冲天:“我杀了你!”

    怪人三两下窜出了门,大刘哥气呼呼地跟了上去,怪人边跑还边喊:“杀人啦!”

    大刘哥一边追,一边喊:“我杀了你这傻子!”

    走出门外时,阳光白晃晃的有些刺眼,大刘哥只看到前面那个傻子高高地举着手,一直被一个傻子挑衅,没有多想,大刘哥扬起手中的小刀就向那傻子扎去,在阳光下,比手指粗壮不了多少的小刀正往下滴着血珠,特别鲜艳,特别耀眼!

    厉志刚正好看到那个带头闹事的流氓头子,正举着一把小刀,向李聪明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李聪明却弄得满脸血污,看上去很狼狈的样子。

    厉志刚惊叫一声:“住手,住手,拦住他!”

    厉志刚的声音有些熟悉,刚才对峙的时候,他听过,大刘哥晃了晃脑袋,眼睛渐渐地适应了室外的光线,然后他看到傻子跟前,围着三四个全副武装的警察,有二人握着抢,有两人持着电警棍。

    这是咋回事呢?只听得砰的一声,大刘哥吓得魂飞魄散,完了,公安打手枪了,我被射了!(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