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九章 多事之秋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双倍月票就剩下最后两天了,再吆喝一嗓子,求月票!感谢txd123的赐票!感谢(稻草人)的月票,这是第五票!鞠躬致谢!)

    这人正是这次行动中唯一的漏网之鱼,有文化的流氓绿豆沙。

    在程真金身边空地上,李小娃正和薛仕贵抬着一个用门板做成的担架,担架上躺着的正是李聪明,满脸污血,还一边大声地嚷着痛。

    金泽滔打量了一会儿,有些看不太明白,看他的狼狈相,受伤的是应该是上身,但仔细看过,上身却愣是没一丝伤,最后看到他的脚时,才发现他的脚背上,还插着一把小刀,伤口不深,但受伤处还滋滋地往外冒血。

    金泽滔皱眉说:“伤口怎么没有处理?”

    李小娃呲着牙说:“还要等公安验过伤后才能处理。”

    金泽滔骂道:“胡闹,受了伤难道包扎过了,就不能验伤了?”

    李良才挤了上来,夹着眼说:“主要是这伤口来源不明,到现在公安也说不上这刀伤该归谁刺伤的。”

    被高级枪手警察大哥一脚蹬跪在地的大刘哥,却发急了:“这不是我刺伤的。”

    再怎么法盲,大刘哥也知道这刀伤若是归罪于自己,最后量刑时怎么也要添上一条故意伤人罪,那定刑可就不是一年二年的事了。

    李良才看金市长一脸的茫然,连忙解释说:“这把小刀是李聪明的。刚才在程真金的宿舍里,不知道怎么就惹急了这流氓。刀也被夺走了,在刺向李聪明的关键时刻,公安开枪了,刀倒没有刺下去,却飞了出去,好死不死正巧落在他的脚背,这一刀该算谁的?”

    金泽滔也傻了眼,这倒是个难题。大刘哥倒在地上,愤愤不平说:“这位瘦大哥,你这话不对,我什么时候夺他的刀了,这是他扔给我的。”

    李聪明一边唉唷唉唷地呻吟,一边骂:“你当我傻吗?我送你刀让你追杀我呀!”

    刚才大刘哥口口声声说着“我要杀了你!”,这可是现场的人们都听到的。

    大刘哥无言以对。却是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是被这个貌似不正常的人给陷害,只能喃喃道:“你不正是傻子吗?”

    只有傻子才会将刀子扔给自己,大刘哥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李聪明对李良才嚷嚷道:“李书记,他居然说我是傻子,我叫李聪明,有这么聪明的傻子吗?”

    这回。不但李良才等人不理会他了,连金泽滔都扭头看向他处。

    程真金此刻也结束了公安的问话,走向金泽滔,正要说话,却被躺在担架上的李聪明抓住裤脚。说:“程总,这回。你要请客,请十回,要不是我给拦着,你房子里的东西可就不姓程了。”

    这倒也是事实,也幸亏李聪明聪明地将自己打扮成怪人,阻了大刘哥一些时间,不然,若是让这家伙早一分钟走掉,怕是没那么容易归案。

    程真金正为损失了一件价格不菲的皮衣恼火,穿着这件皮衣就连雨燕校长都说精神,没好气说:“就知道吃吃,吃不死你!我都已经让你们吃掉一件皮衣了,工程队还有一堆人躺医院里,医院费你让我问谁贴补?”

    李聪明夹着眼,识趣地闭嘴,说起来,这些人被袭,东源人也负有责任,李良才可是口口声声说工地的安全都归他们东源人负责。

    工地很快就恢复了施工,金泽滔也没再过问这些歹徒怎样被处理,有书记市长亲自盯着,他也乐得清闲,他现在就专心和谢凌准备着英雄纪念馆的立项事宜。

    自己可是在祝海青副省长跟前拍过胸膛,要在十天内完成英雄纪念馆项目立项前期设计概算工作,年内必须要送到祝副省长的案头上。

    跟领导说话就要趁热打铁,他们日理万机的,什么时候就没准把这事给遗忘了。

    谢凌这些天忙得脚不点地,既要完成金市长交付的作业,规划设计码头区,现在还要做英雄纪念馆及其周边环境的设计。

    金泽滔没有再如以前一样亲历亲为,他只提出了两点要求,一是设计英雄纪念馆要让人过目不忘;二是要把西顶山下打造成南门市的休闲场所。

    三易草稿,最后还是在金泽滔亲自指点下,谢凌才拿出了令他满意的设计方案,等再做出设计图纸及工程概算,就将经市长办公会议讨论,再报市委同意,就直接送交省政府祝副省长批准立项。

    金泽滔还有一件大事要关注,商贸系统的干部任用改革试点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刘志宏三天两头跑金泽滔办公室,多次征求金泽滔的意见,改革方案在实践中不断完善,几经修改,目前已经越来越具有可操作性。

    这一天,刘志宏又准时出现在金泽滔的办公室里,拿着他那份千疮百孔的初稿,卢海飞苦笑着带着刘书记进来。

    没等金泽滔吩咐,卢海飞就动手泡茶,刘书记每回过来,都要摆很长时间的龙门阵,没那么快结束。

    今天本来金市长安排论证会,最后敲定英雄纪念馆的设计立项事宜,今明两天就要完成市里的审批手续,看起来又要挪时间了,卢海飞虚掩上门后悄悄离开。

    金泽滔还是热情地伸手就去接刘志宏手里的方案草稿,这是两人这段时间相处要做的第一件事。

    刘志宏却呵呵说:“今天,不讨论方案草稿的事情,商贸系统的试点准备告一段落,有几个事,要和你商量。”

    金泽滔神情一肃,道:“刘书记,请说。”

    刘志宏悉悉索索翻着手中的稿纸,金泽滔看来,这动作却是那样眼熟,当初为谢凌的事情跑去找他,他也是出人意料地从这叠稿纸里抽出谢凌的简历。

    果然,刘志宏翻到稿纸最后一页,从里面抽出一张纸条,说:“商贸系统的领导干部总体上来说,还是好的,但问题也不少,你先看看吧。”

    金泽滔没有看那张纸条,问:“群众测评中有没有干部职工意见比较集中的反对意见,或者说,有没有民愤极大的领导干部?”

    刘志宏摇了摇头:“民愤极大倒没有,但反应个别违法乱纪的群众意见还是有的。”

    尽管金泽滔也给了杜子汉他们机会,让他们尽快弥补以前工作过程中存在的不足和缺陷,但干群关系日积月累,无论后期怎样做工作,都存在干部职工不满意的地方。

    金泽滔又问:“有没有严重违法违纪的情况存在?”

    刘志宏说:“你自己看吧。”

    金泽滔浏览了一遍纸条,又重新递了回去:“对于已经严重违法违纪的干部,我的意见是绝不姑息,按规定处理。”

    刘志宏意味深长说:“现在正是多事之秋,你确定要这么做?难道你不知道如果抬手放过,或许这些人就是你金市长最坚定的支持者!”

    金泽滔喝了口茶,说:“或许真如刘书记所说,我要是睁一眼闭一眼,商贸系统以后就是铁板一块,任何人都休想插进一枚针,泼进一滴水,但刘书记,不要说这有违党纪国法,它还有违我的道德良心,刘书记,就这样办吧!”

    刘志宏也没有再多劝说,收起了纸条,说:“金市长,我会按你的意见上报市委,对于其他干部,你还有什么意见?”

    刘志宏经过这段时间和金泽滔的接触,不知不觉将金泽滔置于和自己平等对话的地位。

    金泽滔说:“对于肯干事,又干净的干部,我们要不吝重用,对于虽未触犯党纪国法,但还有瑕疵的同志,我们不妨观其后效,但原岗位肯定是不合适了,刘书记有什么建议?”

    刘志宏笑说:“我建议对这些干部轮岗吧,还在你们商贸系统使用,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老商贸干部,对南门的商贸事业还是有贡献,你看呢?”

    金泽滔也笑了:“正是跟刘书记想法一样,这件事就拜托刘书记。”

    刘志宏点点头说:“行,等调整方案出来后,我们再商量。”

    说完试点的事情,刘志宏正要摊开方案草稿,卢海飞走了进来,迟疑了一下说:“刘书记,市委那边打来电话,公安局大楼前汇聚了上百群众,一部分是上次道口持械抢劫工地财物的流氓歹徒的亲属,一部分是被这些人鼓动起来的附近村民,你看?”

    刘志宏身兼政法委书记,闻言眉头先皱了起来,嘟囔说:“刚才还说多事之秋,这事情就跑来了,唉,乌鸦嘴啊!”

    金泽滔呵呵笑说:“政法系统哪天能平安无事呢?只要有人的地方,总有纷争,也就难免有需要公检法司等政法部门的地方。”

    刘志宏说:“你也别隔岸观火,这事跟你脱不了干系,跟我一起去一趟吧?”

    金泽滔摆摆手:“刘书记,你这话官僚了,这次群众跑公安局闹访,村民即使跟建设工地有些干系,那也应该是公安系统处理的事,跟我没什么关系,你就饶了我吧。这次道口工地事件也给工程安全管理敲响了警钟,我正要召集有关人员,商量一下工地安全保卫的事情。”

    刘志宏拿手指点了点他,说:“小狐狸,算了,还是我老头子辛苦一趟,算是替你挡挡灾。”(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