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章 东源傲气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声嘶力竭高呼求票,求月票推荐票!感谢大山啊!大山、高手甲的赐票及一贯来的默默支持!)

    金泽滔神色平静地送别了刘志宏书记,回到办公室时,心里却吁了一口气。

    还真是混老了官场的老人精,金泽滔还以为自己在工地事件处理上非常低调,还是让刘志宏瞧出了端倪。

    金泽滔将道口流氓团伙抢劫滋事事件推到市委市政府处理,正是准备低调蛰伏一段时间,有困难找领导,还是要积极争取领导支持。

    不能什么事都自己来扛,不能什么事都要高调行事,有时候藏藏拙,露露短,既保护了自己,也能腾出更多时间和精力做些份内的工作。

    受胡飞燕对话启发,政治上越来越成熟的金泽滔也学会象个官场老油子一样,只做该做的事。

    送走刘书记后,卢海飞跟着金泽滔回到办公室,看向金市长的眼睛闪闪发亮,心里面佩服得五体投地,早几天,不论是他还是厉志刚,都对金泽滔在处理流氓团伙在道口工地滋事抢劫事件中,表现出来的低调和退让心存怀疑,甚至迷惑不解。

    但此刻,当听到这些村民跑公安局上访去了,原来,金市长早就料着这一手,如果当时金市长急吼吼着自己去处理干净了,这些群众今天围的就是市政府,这件事情的后续处理就要牵扯进金市长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卢海飞将此事前后经过反复思虑和仔细考察,越想越觉得金市长这样处理真是妙不可言,这简单地退了一步。却有太多的策略和讲究。不但争取了主动。而且还调动了多方的力量参与这件事的处理,减少了很多环节之前对金市长的猜疑和不利传言。

    刘志宏从金泽滔办公室出来后,就直接乘车奔赴市公安局,到了公安大楼后,刘志宏还是给吓了一大跳,卢海飞所说的上百群众,现在看上去,足有四五百人有余。还有许多看热闹的人们,不断地在呼朋唤友,成群结队赶过来看热闹。

    人多了,有个风吹草动,很容易引发群体践踏事件,还有容易挑起人们的怒火,只要有人登高一呼,众山响应,事情将不可收拾。

    公安局大门紧闭,只有在铁门后面。隐约可见有公安干警集合,如临大敌。

    刘志宏摇了摇头。连处置**最基本的解释和劝散工作,都没有领导人出面担当,罗立新确实不合适担任公安领头羊的职位。

    刘志宏的车在大门口还没停下,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政法委刘书记的车子,刘书记来了,找刘书记说理去。”

    大门没开,却是大门边上的一扇侧门了条缝,从里面伸出一个脑袋,对着刘志宏招呼:“刘书记,这边进!”

    刘志宏看这人正是公安局的办公室主任,勃然大怒说:“我到这里是解决事情,不是来避难的,要我进去是怎么一回事,混账!让罗立新出来,莫名其妙,堂堂政委,躲在铁门后面就感觉安全了?”

    办公室主任被刘志宏一顿臭骂,讪笑着缩回了头,刘志宏也不等罗立新出来,跳上车头,大声疾呼:“群众同志们,我就是刚才你们说的市政法委书记刘志宏,有什么事,大家伙可以跟我说说。”

    刚才那人喊出刘志宏身份的大概是这些上访群众中的领头人,上了年纪,有些见识,说:“刘书记,我是工地冲突被公安局拘留这些村民的村长,今天来公安也不是要闹事,就是想闹明白,这些年轻人,平时虽然顽劣些,但绝不会跑工地上抢劫滋事,是不是有什么什么隐情,或是有什么人陷害,我知道这些人去工地,初衷为了为村里争取些挖土取石的小工程。”

    刘志宏冷冷地看了他了一眼:“你就是这些年轻人的村长,或者说,你就是这些滋事年轻人的幕后指使者?”

    村长连忙矢口否认道:“怎么会呢,我怎么能指使村里的小伙子们去作这等违法乱纪的事呢?”

    刘志宏哼了一声:“既然知道他们做的是违法乱纪的事,那就不是什么隐情或什么人陷害,真是胆大妄为,聚众斗殴,打人伤人,哄抢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恶劣,事实俱在,没有谁冤枉他们去打人抢钱!”

    刘志宏在南门政法系统多年,特别在农村及街道居委会的普通百姓群众中,有着崇高的威望,不然村长也不会认识他。

    果然刘志宏说完这些,村长犹豫了一会儿,说:“我们村里人都说这是公安局冤枉的,还听说我们村里的小刘子被一个傻子陷害了,公安都有人开枪。”

    刘志宏脸都气青了:“公安局冤枉你们什么?还有作为村长,有没有头脑,既然都知道是个傻子,傻子能陷害人吗?愚蠢!是不是你觉得我也是傻子?”

    村长嗫嚅不知道说什么好,站在村长后面有个绿豆眼青年大声质问:“刘书记,我们村民去工地,是为维护和争取我们村正当的权益。原来的临时摊棚也有我们村里的商户,为什么就不能从我们村里取土取石,为什么工地一些上工程就不能分包给我从头村里来估,为什么新市场优惠政策享受名单里就没有我们村,我们要权益,我们要政策,我们要求释放我们的村民!”

    这年轻说话有点鼓动性,说到后面还边说边举手喊着口号,虽然响应者寥寥,但还是有被被拘村民的亲属跟着振臂高呼。

    刘志宏目光扫了青年一眼,说:“你们的要求正当不正当我不知道,但你们的手段不正当这是毫无疑问的,”

    那青年被刘志宏看了一眼,只觉得他的目光寒冷而阴沉,感觉就象是被毒蛇盯上了一般,不敢再发话。

    不远处却另有一戴帽青年说:“我们村民进工地是跟工程队谈判,是去讨公道的,怎么可能携带械具,不但被公安局诬为滋事流氓,还被冠以抢劫罪名,各位老少爷们,如果再不反抗,我们关在里面的村民就休想出来。”

    刘志宏目光如炬,紧紧地盯着这戴帽青年说:“你是谁,也敢当众挑拨公安和群众的关系?罗立新,立即抓捕他!”

    此时,罗立新等公安局在家班子领导都从大楼里面出来,还有全副武装的干警在前面拦了一条人墙。

    那戴帽青年也不惧,他身边几个人却不住叫嚣着:“我们说真话,公安要抓人,还有没有我们小老百姓的活路?”

    一些村民情绪开始激昂,纷纷涌向这戴帽子青年,并有意无意地在他身前也筑了一道人墙和前方不远处的公安干警对峙。

    戴帽子青年声音很尖锐,很多在外围的人们都能听清楚:“我们了解到,不是我们的村民聚众耍流氓,相反,工地的黑包工头组织了一批打手,专门欺负附近老百姓,公安局不去打击真正的流氓,相反却开枪镇压上门说理的手无寸铁的无辜村民,你们这是包庇黑工头,陷害善良百姓!”

    罗立新政委见前方人潮渐渐地汹涌起来,正准备指挥干警抓捕这个戴帽子青年的行动就滞缓下来,抓捕行动变成了维护秩序。

    他本人也介入了前方的干警人墙结队的指挥,刘志宏见状一声叹息,真是不合格的公安局长啊,这种小场面就已经吓得没了主意,不控制住这些别有用心的不法之徒,今天的**很难完美收场。

    在罗立新背后,穿便服的柳立海此刻却小跑着上来,啪地立正敬礼说:“报告刘书记,我是副局长柳立海,我来试试!”

    刘志宏点头说:“柳立海,我知道,跟金市长一块从东源出来的吧?”

    柳立海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刘志宏一挥手:“去吧,跟东源的剽悍民风比起来,南门人是不是太温柔了?”

    柳立海微微一笑:“大多数南门人还是很温和的,只有小部分坏分子性情比较暴烈,跟东源人的暴烈不一样,东源人只有尊严受到挑战,生命受到威胁,才会剽悍起来,东源人不会无故受人挑拨,更不会愚蠢到西风压东风,无理反上理,跟政府对抗!”

    刘志宏没有说话,东源出来的人都是这副德性,东源人的**在全永州都出了名的,为点鸡毛蒜皮的事情,就敢全村男女老少齐上阵,也不管有理没理。

    但柳立海有句话还是让刘志宏感慨,东源人虽然也有和政府暴力机构对抗的过往历史,但从来都是东源人偶有死伤,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在东源**中有政府公务人员丧生的事件发生。

    这大约就是东源人的傲气,即使自己流血,也不愿连累乡民被政府追究责任,这是多少年传承下来的克制和傲气!

    柳立海又是一个敬礼,然后转身离开,在转身的瞬间,他挥了挥手,在外人看来,这是个无意识的手势,但对人群中游离的李明堂等人来说,这是个行动的手势。

    李明堂此时正随着人流在嘈杂的人潮中随波逐流,他身边跟着几位治安大队的干警和协警。

    现在李明堂也是治安大队的一个小队长,带着几个便衣同事正在监视着人群的动态,刚才这青年大声叫嚣的时候,李明堂就和几个同事慢慢地汇聚到他们人群旁。(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