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二章 悍不畏死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最后几个小时求双倍票!)

    当刘志宏看到李明堂竟然赤手空拳,依然奔着手持大砍刀的大个头跑去,不觉失声惊道:“怎么那么鲁莽,他难道没看见这是把真刀,不是戏台上关公耍的木头刀吗?”

    这个时候,柳立海也跳上车头,只看到李明堂微低着头,拱着腰,两条腿用力蹬地,远看就象头疾驰中的飞豹,大个子握着大砍刀,没料到李明堂半句废话都没有,居然就敢往自己冲来。

    这人到底是傻了还是疯了,他难道不知道我一刀砍去,他就要当场壮烈,当狂夫碰到疯子,他竟有点不知所措。

    李明堂勇则勇矣,但绝不是无智之辈,他就是看大个子也并非穷凶极恶之徒,会有犹豫的瞬间,再说,李明堂特长就是奔跑,他有耐力,更有巧力,如果大个子真刀相见,他也能见机闪避。

    李明堂冲着大个子一愣机会,高高跃起,往大个子的头额一个冲锤击去,大个子一个不慎,被李明堂击在头额,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踉跄几步,憨态尽去,凶光毕露。

    李明堂暗叫一声可惜,这家伙还真是硬骨头,这样都没有事情,他站定之后,对着身后的同事们挥了挥手。

    站车头的刘志宏一拍腿,道:“真是有勇有谋,这个苗子不错,哪里人?”

    柳立海微微一笑:“东源人!”

    刘志宏默然无语,难怪都说东源人勇厉,看这年轻人就知道。面对歹徒及大砍刀。这年轻人竟无半点惧色。勇往直前,令人印象深刻。

    李明堂站稳之后,说:“兄弟,我看你还是休息一会儿,你身后的帽子男,公安局无论如何都要归案的,你难道想跟政府对抗?”

    李明堂师承其父,有点狡诈。看力敌不行,就想到先乱其心,再智取顽敌。

    大个子两眼充血,被金泽滔一个炮锤击在头心的脑袋还在嗡嗡作响,千万个想法只汇成一个念头,打倒他,蹂躏他,污辱他!

    大个子一言不发,抬起砍刀就往金泽滔身上斫去,李明堂吓了一跳。连忙往后一跳,大个子步步紧逼。小公安连连后退。

    只是四周都是人群,虽然闹事的村民们刚才都被金泽滔吓走了大半,但看热闹的市民看到有人上演全武行,全都围拢上来,还指指点点,纷纷评说。

    这个说,大个子这一招力劈华山力量用老了,后劲不足,不然,年轻人不是断腿就要断手,那个说,那一招开门揖盗还是欠缺火候,强盗都已经出门,还不赶紧使一招关门打狗?

    我他娘的,都是一群被武侠小说毒害的可怜虫,还力劈华山,劈你老母,大个子有个屁的招式,还不是胡劈乱砍,我要有这大砍刀,面对赤手空拳者,还要思前想后吗?往对手头上砍去就行,需要个屁的套路招式。

    李明堂一边急退,一边还想着,是不是还要建议我来个白鹤亮翅,然后再施展空手入白刃?

    李明堂刚起了这个念头,忽然有个上了年纪的老大爷说:“小伙子,空手入白刃啊,哎呀,多好的机会,本来可以反败回胜了!”

    李明堂差点没有摔倒,妈的,没被刀砍死,却差点被这空手入白刃的提示给害死,边退边打量身后说:“都往后退退,刀剑无眼,伤着莫怪!”

    这话倒也中用,后面还一个劲往前涌的人就象潮水一样,又往后退去。

    李明堂身影渐渐地往刚才那个村长所在的方向退去,大个子在前面追着李明堂跑,帽子男只好跟在大个子身后,以求得护佑,其他几个干警只能在旁边干着急,一时间还奈何不了大个子的砍刀。

    冲过村长所率村民的人群,就是干警结成的人墙,自己就算彻底安全,李明堂聪明地打起了小九九。

    自己和大个子对仗,看起来自己十分凶险,其实自己离着大个子还有一步路,十分安全,兼之自己手脚敏捷,没什么大风险,还能为自己赚足口碑,李明堂一边疾退,一边却做着升官发财的美梦。

    只是李明堂却没注意到,村长身后的绿豆眼青年,象只老鼠般往自己身边慢慢地靠近,趁着旁人不注意,偷偷地伸出他罪恶的扫荡腿。

    李明堂边退边打量着身后的人群,他只看头,却忽视了脚,哪注意到还有人在他的退路上竟然横插一脚,李明堂一个趔趄,重心往后倾斜,收身不住,不由自主就往倒去。

    大个子此时正一刀下劈,也没指望能一招制敌,只是惯性使然,却不料,就在这个时刻,李明堂居然摔倒了,四肢朝天就栽倒在自己眼前。

    你这傻子,你倒躲啊,你不是一直都躲得好好的吗?你怎么不继续躲了呢,大个子已经收手不住,大砍刀望着李明堂劈去,虽然没有再加劲,但这一刀若是劈结实了,李明堂,不一定丧命,但却要跟公安生涯告别。

    大个子的狂性也是因为李明堂的痛击给惹出来的,此时追击了一些时间,脑子已经渐渐清醒,正要找机会溜之大吉,却好死不死地偏偏在这个时刻,他自己撞上刀口。

    我也不想啊!大个子只觉得委曲地想哭,如果真砍结实了,自己会是个什么罪名?

    李明堂也委曲得想哭,谁这么坏心眼,平时偷偷绊一脚大家哈哈笑,现在这一脚却是要人命的知道吗?

    李明堂睁着眼睛看着那刀往下落,忽然发现阳光真是温暖,温暖的阳光反射着刀刃,却看上去寒气逼人。

    就在这个时候,只见到一个瘦小的身影以超出一般人想象的敏捷,猛地往李明堂身上扑过,李明堂刚刚还在奇怪地想象着,这个闪耀着光辉的刀刃砍在身上,到底是温暖还是寒冷?

    然后就不见了阳光,也不见了寒光,只看到一张脸对着自己温和地笑,父亲!

    这是李明堂第一次感到瘦小的,棺材板一样单薄的身体,却是如此的伟岸和宽厚。

    李明堂虽然看不到刀光,但他能感觉到刀刃隐隐的寒意,他几乎是下意识地抱起父亲打了个滚,如此,他将父亲压在了身下,自己的后背对着刀刃,父亲刚才那张还温厚的笑容,此刻,却变得灰败。

    李明堂心里说,一直都是父亲照顾着自己,保护着自己,就连妹妹都当自己是孩子一样的宠着,让着,仿佛自己是一直长不大的孩子。

    父亲,现在,就让儿子长大一回,保护你一回!

    李明堂的感慨也就电光火石,李明堂没看到,但李良才看得清清楚楚,一个魁梧的身躯不知从哪窜出来,狠狠地扑向李明堂的后背,这人正是横门沟村的村长薛仕贵,传说中薛仁贵的后人。

    作为道口水果批发市场和农贸市场的共有投资人,李良才和薛仕贵经常会为各自村民的利益争得口沫横飞,甚至大打出手,但关键时刻,需要一致对外时,东源人总能毫不犹豫地团结一致。

    李明堂闷哼一声,薛仕贵是工地上东源人中最健壮的,这副身材压上来,让李明堂感觉都喘不过气来。

    李明堂还没来得及喘气,身上好象又重重地扑上一个人,李明堂被薛仕贵压在最下面,只有李良才隐约看到这个身影好象是李小娃。

    就这样,李小娃扑在最上面,下面还叠着薛仕贵、李良才和李明堂。

    刚才还在议论着大个子刀法套路和招式的人们,此刻集体静音,全都缄默了,他们象看杂技一样,先看到李明堂不知道被谁绊了一脚,摔倒在地,然后看到或瘦,或壮的人一个个叠罗汉一样扑向刀光。

    如果李明堂是个美女,人们能理解,如果李明堂是堆黄金,人们也能理解。

    但李明堂只是个年轻公安,他们难道不知道头顶上下来的是刀,是能致人于死地的刀光,但就如飞蛾扑火般,一个个甘之如饴,飞向刀光,飞向死亡。

    刘志宏是现场中站得最高的,他清晰地看到那个东源人警察摔倒后,旁边的人群中,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个就如高台跳水般,明知泳池没有一滴水,却一个个都毫不犹豫地往下跳。

    几乎都是瞬间作出的决定,这几个人甚至不是一个方向过来的,而是从各个方向扑上来。

    刘志宏失声惊道:“这些都是什么人?”

    柳立海眼睛睁得滚圆,瞪着现场,骄傲道:“东源人,他们都是东源人!”

    是啊,也只有东源人才会如此的悍不畏死,也只有东源人才不会讲究太多,他们能为一点小事打生打死,也可以为大义赴汤蹈火。

    大个子只想弃刀,他刚才遭遇一个疯子,现在则遭遇一堆疯子,可惜,他已经连放手都来不及,刀已经落下,沉重的刀身已经无法卸力。

    大个子身后的帽子男却两眼放光,心里念念有词,想抓我?砍死他!要他命!

    李明堂身后一步之遥,那个伸出扫荡腿的绿豆眼心里卜通乱跳,不是我要你命,是你背后不长眼,自己摔倒的,做了鬼莫要怪我,谁让你要抓那帽子男,他要被抓获,自己还不马上被供出来啊?(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