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三章 着名傻子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双倍月票终于结束,感谢大头yang、(稻草人)、1949等诸君这些天来的月票支持!)

    柳立海yijing看不下去了,大叫:“快通知医院派救护车过来,所有干警都上去救护伤员,抓捕罪犯!”

    现场中央,刚才围观看热闹的人群,被人鼓动前来示威讨说法的村民,都被大个子的凶悍和便衣警察的勇厉,以及之后一群不知从哪窜出来的赴汤蹈火的疯子惊吓住了,下意识地往后退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事情说来话长,但发生前后也就是几眨眼的shijian,刘志宏也正准备参与现场救护,但就在这个时刻,却又见到一个人高高跃起,他meiyou扑向人山,而是直接扑向刀光。

    哦,天哪,现场围观的人们齐齐倒抽凉气,扑向人山,最多也就后背挨上一刀,侥幸的话,还死不了人,扑向刀光,那是死路。

    刘志宏失声道:“这个人又是谁?”

    柳立海喃喃道:“他是我们东源著名的傻子。”

    刘志宏目不忍睹,meiyou再看现场,低头感叹:“东源人都是刚烈汉子,连个傻子都这么有血性!若是放在古代,那都是一批悍卒。”

    柳立海默然不语,心里却说,难道现在就不是悍卒了?现在这批东源人都成了金市长的悍卒!

    刘志宏还在感怀的shihou,柳立海却忽然重重地叫了一声:“好样的!”

    刘志宏抬眼看去,却见现场中yijing尘埃落定,大个子被撞倒在地。大砍刀掉落在人山pangbian。刀尖堪堪插在石缝间。颤颤巍巍地晃动,在日光的映射下,闪烁着妖艳的光芒,现场一片寂静,刘志宏甚至能清晰地听到刀锋的风鸣声。

    那个撞向刀光的身影却一骨碌地爬了起来,从头摸到脚,又从脚摸着头,咧着嘴傻笑:“嘿嘿。嘿嘿!”

    刘志宏拍着手,疑惑问道:“立海局长,你说这个人是傻子!”

    柳立海又强调了一遍:“是啊,东源著名傻子,岔口街老小皆知!”

    刘志宏啐了口浓痰:“他若是傻子,全shijie都成傻子了,name多聪明人都傻傻地只zhidao人扑人,垒罗汉,只有他zhidao撞开大个子的砍刀,那才是唯一的活路!”

    柳立海微微一笑:“这个傻子原来有个傻名字。后来,他ziji给改了个名字。”

    柳立海最后卖了个关子。不但是刘志宏,就连身后罗立新等局班子领导都十分好奇,此时,柳立海却看见傻子发了会呆,傻笑了一阵,turan咬牙切齿地奔向人群,揪着其中一个年轻人拳打脚踢。

    刘志宏见柳立海呆呆地看着现场一言不发,问:“他最后改叫shime名字?”

    柳立海这才回过神来,嘿嘿一笑:“他姓李,后来改名叫李聪明!”

    刘志宏低声骂了一句娘:“他娘的,果然是个傻子,著名傻子!”

    罗立新等人也深以为然,聪明男人会取名聪明吗?正好象美丽女人也不会取名美丽。

    大个子被撞翻了大砍刀,再也meiyou刚才的凶悍,象是turan惊醒了似的,呆呆地任由身边的便衣给拷上手铐,帽子男被李明堂的同事铐上时,还在竭力挣扎呼喊:“我是许家的人,我哥是城关镇许永华专shuji!”

    李明堂也从罗汉山最底层努力挣扎着爬了出来,看到这个帽子男居然就是道口临时摊棚的市场部经理许一鸣,恍然大悟,上去就是一脚蹬在他小肚上,恶狠狠道:“你就是许永华本人也完蛋了,妈的,敢袭警!”

    大个子身边几个同事正揎拳捋袖,准备好好教训这个刚才差点使得ziji心胆俱裂的凶徒。

    李明堂却摆了摆手,说:“算了,不要为难他了,他只是缺心眼,后面他并没想将我怎么样,一切都是阴差阳错。”

    回想起刚才摔倒在地的shihou,看着刀光落下时,他很qiguai,那个shihou,他并不痛恨大个子,他恨的是背后绊了ziji一脚的家伙,心里发狠道,别让我找到,不然打得你屎从嘴里冒出来。

    这个shihou,却见刚才撞飞大个子砍刀的李聪明正揪着一个人的领子拖着过来,将他扔在李明堂跟前,李明堂不等他说话,双手紧紧地握着他的手说:“谢谢傻子叔,刚才要不是你急中生智,撞飞了大个子的砍刀,我们这些人,怎么也有一个人要进医院,哎哟,大恩不言谢,你的好,小侄我都记心里了。”

    虽然论身份,李明堂得叫ziji一声叔,但从小到大,还从没听他这么真诚喊过ziji一声叔,李聪明挺着胸膛,嘿嘿嘿得意地笑,却在最后扳起脸摆起了长辈嘴脸:“那还叫傻子叔?”

    李明堂从善如流:“聪明叔!”

    李聪明还真没听人称呼过聪明叔,但听在耳里,却ganjiaoname别扭,摸着脑袋,苦着脸说:“还是叫傻子叔吧。”

    李明堂嘿嘿笑着又称呼了声傻子叔,眼睛却看向瘫坐在地上,正转着绿豆眼的青年人,李聪明上前就左右开弓连扇七八个巴掌,那清脆的噼啪声,听在四周静立的人们耳中,却象是打在ziji脸上yiyang的ganjiao火辣辣的。

    李聪明发了一通邪火后,又狠狠地往绿豆眼脸上吐了口唾沫,才恨恨说:“操他姥姥的,他就是刚才在背后绊了你一脚的家伙,太蔫坏,太黑心,比你老子都要阴险!”

    刚刚从人堆里哎哟哎哟爬出来的李良才,正听到李聪明说到shime比他老子还要阴险,随口问了一句:“傻子,你说shime?”

    李聪明恍若未闻,歪嘴斜眼装傻子,李明堂眼睛瞪得灯泡yiyang,捏起拳头就要上前教训。

    李聪明却拦住了他:“回去站着躺着教训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情,大庭广众之下,好歹你也是人民警察,就不怕别人说闲话?”

    这人正是立志要做有文化的高级流氓绿豆沙,先是被一个傻子模样的人逮住了,再是被这傻子昏头昏脑连扇七八个耳光,刚恢复了点神智,忽然听到这傻子居然指证ziji就是背后使坏的人,早吓得魂飞魄散。

    李聪明低声嘿嘿道:“你傻子叔再送你一件功劳,道口工棚抢劫案,这小子可是主犯,程真金的房子最早是他发现的,也是他砸窗开门第一个进去的,最后抽屉还是他打开的。”

    李明堂大喜,拍着李聪明的肩头说:“傻子叔,侄子要是因此立了功,一定请你到老营村酒店好好搓一顿,好吃的好喝的任你点,绝不吝啬!”

    李聪明没别的爱好,就好上饭馆,闻言大喜,心照不宣地拍拍李明堂的手。

    pangbian的绿豆沙只有一个念头,完了,完了,还以为ziji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却不料都落在这个傻子的眼中,只觉得心灰意冷,急火上攻,两眼一翻,竟是吓昏了过去。

    且说李小娃从人堆上翻下身时,还惊魂未定,紧紧抱着比ziji还要粗壮得多的薛仕贵不放手,薛仕贵嫌恶地扭了扭身子,说:“小娃村长,麻烦你放放手,被一个大男人抱着,你不恶心,我***都快要吐了。”

    李小娃啊地一声惊叫,连忙放开手,还呸呸地往手心里啐了口水,不住地搓手,薛仕贵看得差点没晕过去,妈的,我都还没嫌弃你,你居然敢嫌我脏了。

    李良才刚才飞身扑救儿子,那都是本能,准备硬受这一刀,也要保得好不rongyi有了出息的儿子周全,此刻见接二连三被薛仕贵、李小娃两人扑救,心里的感激真是无法用语言表达。

    他此时的喜悦除了因为ziji等人最后毫发无损,更主要的是儿子终于懂事了,刚才在千钧一发的时刻,儿子将他压在底下,那时,他百感交集,心里除了悲伤,还有骄傲和喜悦。

    他爬起来时正巧看到李聪明拉着儿子说话,此时李小娃和薛仕贵两人也连爬带滚地站了起来,刚才还亲热地抱成一团,此刻,两人竟都远远地躲开。

    李良才拉起薛仕贵的手,感慨说:“仕贵村长,没得说的,你的大恩我记心里了。”

    薛仕贵刚刚还嫌恶李小娃,此时,被李良才湿漉漉的汗手捏着,全身象有无数的毛毛虫爬过,连忙挣扎着走开,说:“你别自作多情,我也是见明堂这孩子危险,才扑上去的,若zhidao你老小子也在现场,李小娃这家伙也会扑上去,我才不会自讨没趣。”

    李良才也不生气,连声说:“都yiyang,都yiyang,你救了明堂就是救我一命。”

    说罢,又转身要去握李小娃的手,说:“小娃村长,唉呀,以前都是做大哥的对不住你,以后,就算同一口锅里吃饭的,有我李良才一口饭吃,就绝不会让小娃村长你饿肚子!”

    李小娃比薛仕贵要机警,早退开两步说:“得,得,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跟那姓薛的yiyang,我也是奔着明堂这孩子去的,你就别往ziji脸上贴金了,还有,金市长给我改名了,不要老是小娃村长,小娃村长的。”

    李良才瞠目结舌道:“那我以该怎么称呼你?晓村长?小村长?”

    李小娃被李良才的反诘问住了,嘟囔说:“你不是自夸是东源镇最聪明的人吗?这么简单的问题还要问我。”(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