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四章 办成铁案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李小娃不理李良才,转身对李聪明说:“不错,还是你这傻子聪明,刚才要不是你撞飞了那家伙的砍刀,我可就要见血了。”

    李小娃是最后一个飞身扑上去的,其他几个不过是表演了一回饿虎扑食,唯有他将要结结实实承受这一刀,他心中对李聪明的感激可想而知。

    李聪明却没好气说:“你才是傻子,你看我象傻子吗?!”

    李小娃哈哈大笑,连连点头:“不错,以后谁敢再说你是傻子,哥我打得他屁都不敢从屁眼出来。”

    正在这个时候,刘志宏书记率着公安局班子及一大票子全副武装的干警走了过来,刘志宏先是抓着李聪明的身子,上上下下打量一遍,说:“不错,这样都没擦伤一层皮,厉害!你就是聪明?”

    李聪明眉开眼笑说:“刘书记好!我就是李聪明。”

    在李聪明跟踪上马忠明镇长,市里的大小领导都差不多被他摸了个透,自然认得眼前花白头发的老头就是市委副书记刘志宏。

    刘志宏点了点头,最后感慨说:“要是你再年轻十岁,就是当便衣警察的好料子。”

    心里却想道,这副痴痴傻傻的样子,当卧底内线最合适了,谁能看得出来傻子居然会是公安警察?

    李聪明摸摸头,羞羞答答说:“刘书记,我是不成了,我家小子就快高中毕业了,跟我一个模子出来的,比我还要聪明。刘书记能不能考虑一下?”

    李良才直翻白眼。谁他妈再说他是傻子。我都跟他急,这都知道跟领导提要求了。

    刘志宏也不以为意,回头对着罗立新说:“如果条件合适,还是可以考虑的。”

    李聪明激动地搓着手,连连对着刘志宏书记和罗立新政委鞠躬,不管怎样,有了刘志宏的金口一开,他就有了机会把儿子送进公安队伍。看看李良才这老棺材板把儿子送进了公安,不知道有多得瑟。

    要是我李聪明儿子当了警察,以后在东源看谁还敢叫我傻子,这世上有傻子的儿子能进公安的吗?

    公安局门前的群众上访事件最终得到圆满解决,消息很快就传到金泽滔耳里。

    当他从柳立海嘴里得知现场出现的那一幕幕令人热血沸腾,扣人心弦的情景时,沉默良久,然后说:“东源人有血气,有血性,以前我就说过。东源人引导好了,那都是一群铁血男儿。但如果走了歪路,那就是为祸一方的巨寇剧盗,作为东源出来的公安局长,你还要负责引导好这些东源人的言行。”

    柳立海说:“我明白,还有,这次闹剧,有两个无心之得,许永华的弟弟许一鸣是这次群众上访的幕后黑手,我们甚至怀疑,道口流氓滋事抢劫也是他一手策划的。”

    金泽滔截口道:“不用怀疑,不但这次道口事件,就是上次流氓砸抢商户事件,他许家都免不了干系,你们不是抓住了道口工棚抢劫案的漏网之鱼,那个叫绿豆沙的小流氓吗?从他这里找突破口,应该会有所收获。”

    柳立海一竖大拇指,赞道:“金市长你真是明烛万里,这个绿豆沙,现在我们正在全力审讯,那个大刘哥倒也硬气,什么都没交代,要侦破这个案子,突破口就在绿豆沙身上,许一鸣怎么办?现在许永华及许家疯了似的,到处找关系托人情,甚至都惊动了省公安厅领导。”

    金泽滔笑说:“处置许一鸣,你柳立海不行,我插手更不妥当,建议你去找地区公安处的刘石伟处长,求得他的援手,可以减少你很多阻力,现在正是刘处长一洗一年来没有作为的嫌疑,再说,当时调你进南门局,刘处长也是投了赞成票的。”

    柳立海仔细考虑,不觉大喜,说:“不错,我还只想求得市委市政府的支持,倒没想到这一层,我马上去找刘处长。”

    金泽滔压压手,说:“许一鸣不过是许家放在外面蹦达的一颗跳蚤,没多少价值,许家在南门横行不法多年,民愤极大,正可以利用这次机会彻底铲除这股黑恶势力。”

    金泽滔说着这番话时,双眼寒光闪闪,柳立海开始为许永华及许家默哀,想当初,许永华居心叵测,利用时任城建局长的任家农插手道口改造工程,还真是无知无畏。

    你如果从此收敛那也罢了,居然到现在还贼心不改,三番两次给金市长的新经济发展一揽子计划添堵,现在终于惹得金市长火冒三丈,前账后账一起清算,自己急着投胎,能怨得了谁呢?

    金泽滔抿着嘴道:“要办这个案子,突破口在许一鸣,许一鸣的突破口在绿豆沙,以及他身边的马弁。所以你现在策略是不动许一鸣,先清理他身边的乌合之众,要将这两次砸抢事件与许家黑恶案并案侦查,可达到事半功倍的目的,”

    “你也正好利用这个机会把这件案子办成大案铁案,积累政治资本,至于许永华,就让他先蹦达几天吧,许家垮台,也就是他的末日,同刘处长汇报时,要把你的想法,和许家在南门的危害给他陈述清楚。”金泽滔最后给柳立海面陈机宜说。

    柳立海心领神会离开,卢海飞进来在金泽滔耳边一阵低语,金泽滔先是吃了一惊,然后他就笑了,说工:“让秦部长进来吧,对秦部长要热情点,算了,我自己迎出去吧。”

    金泽滔和组织部常务副部长秦铭的矛盾由来已久,从金泽滔来南门任职第一天,两人就结下了不解之缘,你来我往,互有龃龉,但自从叶宝玲调离后,秦铭就基本上偃旗息鼓。

    说到底两人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矛盾,一个自恃资历,一个血气方刚,现在连和王燕君的关系都可以缓和,秦铭的事情就没有什么看不开的。

    秦铭是真没想到金泽滔竟会亲自迎出办公室,看着他煦和的笑容,他微微低头,握着金泽滔早就伸出的手说:“金市长,惭愧!”

    金泽滔引着他在会客室坐下:“秦部长,你是组织部的老人,说到惭愧,应该是我,行了,过去的都过去了,咱们向往前看吧。”

    秦铭放平心态,放下身段,和金泽滔交流起来还是挺有话题的,说了会儿大院里的闲话,两人渐渐地说到了商贸系统的干部轮岗调整。

    秦铭说:“金市长,今天过来,主要是想征求一下商贸系统干部轮岗交流的初步意见,这段时间,我们组织部经过测评,推荐,群众座谈,征求意见等环节,再请审计参与干部岗位审计,这一系列步骤下来,发现了一些问题,但也发现了一些人才。”

    金泽滔点头说:“嗯,基本意见,我跟刘书记交流过,既然是试点,那就不能走过场,要出效果,我的意见还是提一批人,免一批人,调整一批人。”

    秦铭提过一份材料,说:“刘书记都已经交代我们组织部,对于这次试点中暴露出来有违反纪律的干部,我们已经提交检察机关,对于能干事,又干净的干部,我们要提拔使用,对于有小节问题,还没有铸成大错的干部,我们建议轮岗,这是我们的初步意见,请金市长过目。”

    金泽滔初初浏览了一遍,基本上跟上次刘书记和他说过的安排意见一致,说:“原则上我同意,但有一点,我想说明一下,对于这些暴露出来的问题,也要一分为二,涉及党纪国法的坚决查处,工作上的失误,还是要区别对待,另外,为了保持稳定,轮岗范围,还是建议尽量不出商贸系统,我就两条意见,如无不妥,请尽快安排考察谈话,各局轮岗负责人近快到岗,确保各单位平稳过年。”

    快下班的时候,金泽滔又分别安排了分管单位春节期间的工作,明天,他将赴西州办理英雄纪念馆的立项事宜,现在离春节也就一个多礼拜,办完公事,也就迎来春节假期。

    今年过年,他并不准备回西桥老家,而是直接在西州过春节,主要也是因为何悦怀孕,一闻到汽油味反应就特别大,为她计,金泽滔也不准备让何悦来回折腾。

    而且小春花目前正在西大附属医院做康复性治疗,这个春节不能回家,现在正是康复的关键时期,他也正想利用这个春节陪陪这个水晶yiyàng透亮的女孩。

    准备在西州过年的金泽滔,去年就在临近钱湖的金钟山脚下物色了一个别墅园,别墅主人曾是越海最大的红顶商人,解放后实行国有化,这片别墅也收归国有,成了越海历任党政领导的私宅,改革开放后,这片别墅群落实政策被发还原主人。

    红顶商人已经在浩劫中丧生,这片别墅群虽然被其后人收回,但红顶商人的后裔此时都分散在世界各地,早就心有余悸,说什么也不敢回来定居。

    住不敢住,维护费用又高,落实政策房产转户手续一般人也办不了,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买主,这片别墅竟成了房主的负担,别墅主人最后被折磨得差点就要捐还给国家。

    金泽滔上辈子一个偶然机会了解到,这片别墅区后来被一个有内地高层关系的港商所得,仅仅十年后,别墅群单幢就超亿元,而且还有价无市,而现在别墅群单幢甚至不超过百万,所以无论其价格还是价值,购买这片别墅群都是不错的投资。(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