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百八十七章 西州团圆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有免费评价票的麻烦请高抬贵手点击一下,谢谢!)

    这个别墅院建于清末,本世纪初,算起历史,到现在也快有百年,最早的别墅主人不姓金,姓邢,是个丝绸商人,取抱金别院的名字,一是图吉利,讨个彩头;二是此山为金钟山,别墅区正处于半山,抱山而建。

    别墅首个主人不怎么彰显,但此后几经变迁,又在抱金别院四周,陆续建起风格各异的别墅,在此逗留过的主人一个比一个有名,有画家,有音乐家,有政客,有将军,解放后,这里一度是越海党政领导的私家住宅,每个别墅住的都是声名显赫之流。

    这是一个具有相当建筑价值和人文内涵的别墅院,别墅依山取势,临湖而筑,除了主体大别墅前面有块平地,其他别墅平面都呈不规则状,建筑既有典型的西洋建筑,也有中西结合,个别别墅甚至是类似四合院的纯中国风的建筑风格。

    抱金别院,或许没有东珠这些大都市老别墅那种混合着中外气息的奢华与丰富,但在钱湖湖畔的浪漫气息浸染之下,别墅却有着特有的灵动与卓尔不群。

    主体别墅方形立柱,弧形门窗,装饰丰富,外形富有动感,体现着近代钱湖建筑中西交融的特点。

    打开主别墅的弧形大门,里面是个巨大的客厅及餐厅,长方形的餐桌,横亘整个餐厅,从头至尾,传个菜都要好长时间。这是大户富贵人家就餐的餐桌。

    吃饭的时候。这要多少人服侍着才能完成。金泽滔看到这张桌子,恍惚间仿佛看到这幢别墅的旧主人,在这张餐桌上度过的历史时光,菜如流水,佣人如织,站在这张餐桌边,都能感受到历史的沧桑和岁月的无常。

    不知这些昔日的主人,是如何在这张餐桌就餐的。连他都感觉太过奢华和略微的拘谨。

    爷爷奶奶却安之若素地坐在上首,还边招呼何父何母坐在右边首席,正在这时,忽然门外刚才不见人影的小堂弟小忠冲了进来,大叫着:“来了,来了!”

    小忠的父亲,小叔瞪了他一眼:“什么来了,你哥早就来了。”

    小忠这时才看到金泽滔,却忘了正事,跳了起来。一个虎纵,就向金泽滔冲来。金泽滔只好苦笑着张开双臂接住。

    小忠现在也有向小海发展的趋势,原来瘦瘦弱弱的绿豆芽一样的身材,开始发育长高,抱在怀里,有点吃力。

    小婶说:“别胡闹了,刚才一家人都在,就你不知皮哪去了。”

    小忠这才想起正事,嚷嚷说:“刚才我串门去了,回来的时候,看到上山的路上有辆警车往我们这里驶来,应该是大嫂回家了。”

    何悦回家了?现在的何悦可比金泽滔金贵多了,金泽滔恍惚了一下,一家人已经一阵风般出了餐厅,只扔下他一人孤零零地呆餐厅里。

    他苦笑着摇摇头,才跟着人群出了门,两个工人正在用力开木门,虽然进来的只有何悦一人,可她堂堂少***身份第一次上门,还是要大开中门迎接。

    金泽滔站在最后,看着何悦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身材已经有些臃肿,但凹凸分明,还是显露着她即使怀孕还曲线分明的身材。

    进了门,何悦摘下口罩,快两个月不见,那张脸还是那么明媚动人,她用目光搜寻了一会,很快就将视线落在金泽滔的脸上。

    金泽滔微微一笑,张开双臂,何悦开心得眼睛笑成一条缝,露出雪白的编贝,没有说话,只是张开手,向人群中奔去。

    何母迎在最前面,看着宝贝女儿奔来,还连连说:“哎呀,小心点,别跑那么急,妈就在眼前。”

    何悦却仿佛没看到,擦身而过,人群立即闪开一条道,何悦直接奔金泽滔飞跃,金泽滔怕伤着何悦,身形微微向后倾斜,一股熟悉的香风飘过,一个温暖的身躯如乳燕投怀奔向自己的怀抱。

    何母有些失落,有些恼怒地低声埋怨:“连妈都不要了,白养活这么大。”

    何父牵起何母的手,小声地安慰:“儿女大了,她的依靠不是你,也不是我,而是她的丈夫,就好象你,你一辈子依靠的是我。”

    难得惜字如金的何军,能说出这番情意绵绵感性的话,让何母失意的心灵得以慰藉。

    商雨亭羡慕地盯着眼前这对小夫妻,对身边的小海没心没肺地说:“哎呀,我什么时候也有个象滔哥哥一样会疼女人的男朋友就好了。”

    小海没说话,耳尖的老姑不悦了:“没皮没羞,好好念书,还怕没有好对象,才这么大年纪就想着对象?!”

    小海吃吃地闷笑,商雨亭跺脚说:“再笑,就把你的老底都抖掉。”

    小海和商雨亭现在同在外经贸大学念书,彼此之间没什么秘密,小海只好憋住笑意,仰头望天。

    商雨亭还不解恨,往他的脚背上跺了一脚,小海只好咬牙陪笑,说起来,商雨亭比小海要大上三四岁,但在同辈面前,大家都把她当小妹看待,连小忠什么东西,什么事情都要先让着她,谁让她现在是金家唯一的公主呢。

    商雨亭不敢跟老姑发火,虽然老姑当初跟老姑父私奔时,只比现在的小忠大上几岁。

    小忠见小海吃扁,心里畅快无比,直乐得前仰后合,商雨亭恶狠狠说:“别以为你瞒着全家人,我就不知道你天天串门是干什么?”

    小忠象见到鬼似的吓了一跳,连忙躲开,连眼睛都不敢看她。

    众目睽睽之下,金泽海不敢跟何悦亲热太久,拥抱了一会,大家又都重新入席。

    全家差不多二十口人坐在这张餐桌都还绰绰有余,这顿饭金泽滔吃得有些别扭,家里几个妯娌一起帮忙,还有三四个厨娘在旁边侍候,这还是社会主义吗?

    想想才二三年前,刚造了新宅院,搬进新居,房间里配上**电视机,隔上三二天能吃上一餐肉,爷爷都要感慨,这大概就是**。

    也不知道他老人家现在是什么感想,不过看他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样,他已经深深爱上这种资本主义的生活。

    吃好饭,何悦就不属于自己的了,早被何母等长辈不知拉哪个房间去传授生儿育女的经验去了。

    在这个别墅院里,一个人如果不告知住哪幢别墅,哪个房间,估计你就算找上一整天,都不一定能找到人。

    金泽滔被小洋拉着参观别墅院,金泽滔前世今生都是第一次踏进这个别墅院的大门。

    上辈子自己没资格,这辈子虽然早早就买下这里,但一直来都没时间光顾,之前也是小洋带着工人先是整修清洗了一番。

    金泽滔之所以地瞄上这个别墅院,还是当初风落鱼在西州物色酒店西州分店店址时,先是瞧中这里,只是最后因为这里太小,也嫌偏僻,才最终放弃。

    跟金泽滔说起这件事时,金泽滔想起旧事,这个别墅院在新世纪时几近辗转,最后被当初低价收购的港商陆续卖于一些超级富豪及顶级明星,这里成了西州最著名的明星区。

    别墅上山的通道,长年蹲守一些狗仔记者,很多人都戏称,这里居住的名人,至少养活了十倍于住客的娱乐记者。

    金泽滔经常可以看到,某某明星转手抱金别墅挣了几千万,某某明星一掷亿万,在抱金别院置业,这里成了财富和地位的象征。

    金泽滔一看到这个名字,当时就拍板让风落鱼先跟别墅院主人谈价格,由老金家出钱购置,作为老金家以后在西州的住处。

    更主要的是,对爷爷奶奶这两位上了年纪的老人来说,长住在这个背山面水的房间,也能延年益寿。

    小洋一有时间就经常来这里关注整修情况,后期转户,都是小洋出面通过董明华副厅长的关系搞定的。

    小洋对这里相当熟悉,从围栏看下去,可以见到整个钱湖尽收眼底,可以说,这里面的每一座老房子都承载了历史变迁的厚重,后世,这里成了游人们争相在木门外张望的圣地。

    金钟山上和山下,这样类似的别墅并不多,有的老居民房年久失修,就不能再建,从金泽滔在西州大学求学时候起,就从未看过钱湖湖畔,金钟山下,有新建筑出现。

    西州的城市总体规划要获国务院批准,国家曾明确规定,保护好西州城湖合璧的城市景观,维护旧城的基本格局,严格限制随意拓宽道路,严禁在钱湖风景名胜区内新建扩建有碍景区保护的建筑物。

    所以,这个别墅群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稀缺资源,是文物,是不可复制的艺术品。

    金泽滔和小洋说话时,忽然看到别院外,有个人影一蹦一跳地在山间小道行走,不一会,就转入掩映在山树里的一间小院子,小洋惊愕道:“这不是小忠吗?难怪都说他经常在附近串门,这么熟门熟路的,附近的邻居还真都给他混熟了。”

    金泽滔微笑着没有说话,不一刻,从小院子里也蹦蹦跳跳出一个扎羊角辫的小姑娘,两人毫不忌讳地牵着手,往山下的钱湖行去。(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