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九章 师母有喜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此时,何悦也从副驾走了下来,那大汉正想开口说话,忽然看到何悦,皱了皱眉头,对女孩喝斥说:“今后不许乱带陌生人回家,回去。”

    羊角辫看了小忠一眼,垂着头回了院子,大汉跟在后面头也不回地进了小院,少妇对着金泽滔两人歉意地点点头,也转身离开。

    金泽滔摇了摇头,何悦蹙眉道:“这人,我看着面熟,好象哪见过。”

    金泽滔回头对小忠说:“回家吧,别以为这里是我们农村,这周围住的非富即贵,不要随便进别人的家门,知道吗?”

    小忠无精打采地应了一声,垂头丧气地走了。

    下午,送走何悦上班,金泽滔接了宾馆等候的谢凌及民政局长直奔省政府,省政府坐落在钱湖不远处,离金泽滔的抱金别院也就二三站公交路。

    金泽滔来之前就跟祝海峰副省长秘联系过,说好今天下午送材料,至于省长有没有时间接见了,竺秘书也说不上来,还要看时间安排。

    金泽滔三人在省委大院大门保卫室登记单位名字后,直接让他在三号楼大厅等候,金泽滔也是第一次进省政府,大堂等了一会,只见电梯间出来一个三十左右的青年,直奔金泽滔三人而来。

    金泽滔连忙站了起来,伸手说:“竺处长吧?我金泽滔。”

    竺秘书边握着他的手,边客气说:“金市长吧,真不好意思,祝省长下午有重要外宾会见,不能亲自见你了。祝省长吩咐,让你们先把资料递交上来,这两天如果家里不急,就在西州待上几天等候回复。”

    金泽滔呵呵笑说:“不急,不急。我们就在西州安静等待竺处长的好消息。”

    竺秘书微微一笑,心里却道,这个副市长倒是充满信心,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项目,这个金市长是什么角色,祝省长的会见外宾前还特地交待。要热情接待南门市政府前来申办项目的金市长。

    竺秘书没请他们三人上楼,就在大堂一角的会客区让金泽滔将材料交付于他。

    谢凌将装着项目申报材料,及英雄纪念馆的设计方案及效果图的两个大档案袋交于竺秘书。

    竺秘书也没有细看,收了材料,客气地问了一句:“你们如果还没有住下,我来给你们安排吧。”

    金泽滔连说不用客气。竺秘书没有再客套,站了起来,就准备告辞,金泽滔却说:“别急,竺秘书,进来时我随车带来一点南门土特产,请你转告给祝省长。”

    竺秘书也没拒绝。年关到了,下面县市送来点土特产很正常,一般领导也不会拒绝,再说,祝省长似乎和这个金市长相当熟悉,就跟着金泽滔来到停车场。

    打开后备车厢,竺秘书吓了一跳,这哪里只是一点土特产,满满半个车身都装满了各类吃用的年货。

    竺秘书还在发愣中,金泽滔呵呵笑说:“我们南门给祝省长准备的只是少量海鲜产品及特产瓜果。其他就由竺秘书安排,我们这个项目涉及到民政等有关部门,最后还需要竺秘书帮我们疏通关系,年关到了,就送些不值钱的农家特产。”

    这一回告辞离开时。竺秘书一直将他们送到值班室,待车出了大门,谢凌才吁了口气:“还以为省政府领导都不食人间烟火,现在看,同我们一样,也都是凡人。”

    金泽滔笑了:“再大的领导也都是有血有肉,讲究人情世故的俗人,这两天,你们就自由活动吧,逛逛西州,卖点礼物回去,有事,我会传呼你们。”

    晚上,金泽滔和何悦在抱金别院匆匆吃过晚饭,就载着何悦直奔机场,从今天计算,到春节也才一个多礼拜,这次全家来西州团圆,主要目的是为了避免何悦来回舟车劳顿,若是何悦因此而缺席春节的大团圆,对金家来说,是个缺陷。

    赶到机场时,刚下车,就看到尹副书记从另一辆车上下来,后面跟着两个中年男子,一个脸黑如墨,一个面白似玉。

    何悦咋舌低声说:“连黑白无常都出来了,这个案子难道要通天了?”

    金泽滔看着尹副书记满脸笑容,令人如沐春风,相反,两个跟班却紧绷着脸,面无表情,看人的眼光都带有审慎,低声笑道:“还真是绝配,你们尹副局长不是绰号笑阎罗吗?后面再跟两个黑白无常,纪委不就成了阎罗殿了吗?”

    何悦小小地啐了一口,说:“别胡说,那都是大家开的玩笑,黑白无常是省纪委办案能力最强的业务尖子,每逢尹副局长出门,若是带着这两人,一定是通天大案,没有例外,我还以为只是普通的外调。”

    金泽滔爱怜地抚摸着她的脸:“一路上要注意休息,有尹书记出面,你别太累着了。”

    何悦将臻首往金泽滔的肩窝里靠进,摸着小肚,呢喃说:“泽滔,你说会我们会生男孩还是女孩?”

    金泽滔哈哈一笑:“男孩女孩都行,反正只要我们的孩子,我都喜欢。”

    何悦眼神迷离:“要是个男孩,我希望是你,如果是个女孩,我还是希望是你!”

    金泽滔捏着她的鼻子说:“如果有男有女的呢?”

    何悦眼睛发亮:“那我希望一个是你,一个是我,两兄妹相亲相爱。”

    此时,尹书记他们大概也注意到金泽滔的车辆,走了过来,何悦连忙坐直,金泽滔忽然想道:“他们都有绰号,你是不是在办案组也有什么雅号?”

    何悦眼神有些慌乱,顾左右而言他:“怎么会呢,我只是临时借用办案组的,又不是省纪委的业务骨干,谁在乎呢,你也早点回去吧,我下去了。”

    何悦还没下车,尹副书记身后的白面男子招呼说:“孟姐,你来得比我们早,还以为你乐不思蜀呢。”

    孟姐?金泽滔正要伸腿下车,听到白面人的招呼,差点一脚踏空,摔下车去。

    那白面男子见到金泽滔下来,脸色有点尴尬,尹副书记笑呵呵说:“金市长,还真是伉俪情深,都亲自送小何书记来机场。”

    金泽滔还在琢磨着孟姐这个雅号的来由,随口说:“尹书记都亲自来了,我敢不来吗?”

    直到进了机场换票处,双方都一言不发,谁也没有为谁介绍,大家都知道对方的身份,但恪于纪律,谁也没有开口相询。

    直了检票口,尹书记才说:“金市长,你别愁眉苦脸的,我们都将小何当宝贝一样地爱护着,如果不是因为这次任务繁重,我们也不会让她出门,快则一二天,迟则三五天,春节前,一定会让你们小两口团圆的。”

    从机场出来,金泽滔就直奔苏子厚家里,如自己预料的,苏教授家高朋满座,师母宋雅容因为一直无嗣,她又是个爱热闹的人,特别在苏教授升迁至厅长后,公务更加繁忙,经常夜不归宿,就特允许苏教授将公务带回家处理。

    所以一入夜,苏教授家很少门庭冷落的,厅机关来汇报工作的,基层地市来谈事的,其他单位来求援的,大家都知道苏厅长有在家办公的习惯,即使能在办公室谈的事,也特地趁夜前来串门,拜访领导私宅,更易拉近关系。

    应门的还是章进辉,客厅里坐满了人,章进辉和金泽滔勾肩搭背进来,然后就看到他身后的驾驶员模样的年轻人,不断地往屋里搬东西,不一会,客厅旁边的厨房就堆积如山,看得出,这些都是土特产年货。

    这个时候,苏厅长也从里面办公的书房出来,却仿佛对正在搬家的邱海山熟视无睹,大家都忍不住张口结舌,苏厅长不是从不给上门送礼的干部好脸色吗?

    苏子厚看到金泽滔,乐呵呵地迎上前去,金泽滔规规矩矩地鞠躬问好,金泽滔张望了一下,没看到师母,这个时候,师母应该会在客厅和书房间穿梭,尽着女主人的职责,不是地给来宾添添水,说上几句话。

    苏子厚能很快在省厅机关站稳脚跟,并在省级机关及各地市薄有名望,跟宋雅容的宽厚从容分不开的。

    苏子厚往旁边的客房努努嘴,脸上洋溢着无法掩饰的笑容,金泽滔奇怪地打开虚掩的客厅,宋雅容正认真地穿针引线,缝补着不知道什么东西,待上前仔细一看,却正在给一件婴孩罩衫缝布扣。

    宋雅容抬头看是金泽滔,温婉笑了:“泽滔来了,坐坐,你看这件衣裳好看不?”

    金泽滔看了苏子厚一眼,又看看宋雅容,还有些不敢置信,小心翼翼地问:“师母有了?”

    宋雅容站了起来,慵懒地伸伸腰,脸上散发着的母性光辉却是确凿无疑地告诉他,我有喜了!

    金泽滔一直视苏子厚为师为父,也一向对宋雅容敬爱有加,平时看到她总是乐观地迎来送往,但眉宇间的落落寡欢,还是让金泽滔十分愀心,此刻骤闻喜讯,那种巨大的惊喜甚至不亚于得知何悦有了身孕。

    他一把上去抱去师母,宋雅容惊叫一声,金泽滔却抱起她在房间里转起了圈,一边转圈,还一边大声说:“太好了,太好了,那真是太好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