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章 部级劳模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金泽滔除了反复地说着太好了,一向口若悬河,机智百出的他,此刻连再多余的话一句都说不上来,金泽滔的欣喜若狂感染了苏子厚,也感染了宋雅容。

    当金泽滔放下她时,苏子厚也拥了上来,紧紧拥抱着两人,宋雅容却靠在苏子厚的肩头,低声饮泣,或许是因为欣喜,或许是因为委曲,或许有太多的或许。

    金泽滔连忙说:“师母,不要太激动,一定要心平气和地,不行,这里太嘈杂了,我现在就送师母住到我那里去,那里的环境才适合师母保养胎儿。”

    金泽滔想到宋雅容好不容易怀上了,却是千万不能有失,如果再出意外,金泽滔不敢想象,苏教授两人,还是否有勇气面对生活。

    苏子厚疑惑地问:“你不是住宾馆吗?”

    金泽滔忙将最近新购置的抱金别院的事说了,苏子厚也有些意动:“这倒是个好地方,清新雅静,确实是个养身保胎的好地方。”

    宋雅容却是不太愿意:“子厚一个人在家,我还是不放心,不用了,再过两天,我就先回东珠,哎,对了,何悦现在怎么样?”

    何悦怀孕的消息,金泽滔第一个电话就是打给宋雅容的,金泽滔只好将何悦赴京出差的事说了。

    宋雅容因年轻不懂事导致流产,一直心有余悸,连连叹息:“这丫头太不知好歹了,这要有个万一,哎。你还是让她尽快回来。早知道这样。应该告诉我,我来做她的工作,年轻任性,总以为来日方长,有些事发生了,却是没有来日的。”

    宋雅容不愿就住抱金别院,金泽滔也不好勉强,苏子厚拉着他去书房谈事。进书房坐下后,苏子厚喜滋滋说:“说起来,这次雅容能怀上,还是托你的福。”

    金泽滔却是奇怪地看了正安静坐在旁边的宋雅容,苏子厚哈哈大笑:“还记得那晚你打电话报喜说小悦怀上了,估计雅容就在那晚有了的。”

    宋雅容脸色有些羞红,白了苏子厚一眼,苏子厚却洋洋得意,顾盼自雄,金泽滔忍不住笑了。恭维了一句:“老师威武!”

    宋雅容再也坐不住,啐了一口。落荒而逃。

    宋雅容离开后,苏子厚仍旧还沉静在中年有后的喜悦中,道:“泽滔,你刚才的提议我觉是还是可行,离开的时候,我再动员一下。”

    金泽滔笑说:“其实老师不妨也住进别院,那里地方宽敞,既不影响老师的会客,也不妨碍师母的休息,最主要的是那里有一堆有侍候孕妇经验的长辈,你若住进来,我还可以早晚请教,一举三得呢。”

    苏子厚大为意动,思索了片刻,一拍桌子,道:“就这样定了。”

    金泽滔大喜,这可是迎财神上门,最为吉利不过了,他还生怕苏教授反悔,急忙推门让师母先准备。

    苏子厚伸手拦住,说:“不急,先跟你说几件事,一是你们南门财税局的预算外资金管理阳光工程,省厅已经总结经验,准备逐步在全省推开,二是分税制新财政体制改革,已经在全省全面推行,你们南门的体制文章做得不错,通报全省予以肯定。”

    “三是税务机构分设的利弊,我们财政厅党组,已经正式提请省委向国务院要求分工不分家,三套人马一套班子,省委省政府领导十分肯定我们财政厅的做法。”

    “四是在新分税制条件下,我们在税务管理方面也要及时跟上,你们南门总结的征收管理稽查三分离的新征管模式,很适应税务管理的长远发展目标,我们正准备试点推广。”

    金泽滔也听得眉飞色舞,苏教授所说的这几件大事,却都跟他有着不小的关系,能得到老师肯定,他也有些喜不自禁。

    苏子厚也很欣喜地看着这个得意门生,当初金泽滔没有答应来省厅就职,他还遗憾了很久,这个有着不凡的财经嗅觉,以及有着较深的理论造诣和实践经验的财税干部,实在是省厅机关缺乏的中坚骨干力量。

    特别在这改革的关键时刻,他很希望金泽滔能过来助自己一臂之力,只因当时还未上位厅长,再加上陈建华的阻挠,一时间竟疏忽了过去,最后被温重岳近水楼台,先下手为强。

    这个学生还真是员干将,短短不过半年,在南门市干得风生水起,据说在南门市推行的新经济发展一揽子计划,连省领导都表示首肯,可以预见,南门市在未来几年,将因为这个发展计划,将迎来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新一轮热潮。

    他温和地拍着金泽滔的手说:“几年来,你对浜海和南门财税事业发展的贡献,大家都有目共睹,我也很欣慰,你不但在财经学术上颇有见解,更难得的是,你能脚踏实地,干出了许多干部一辈子望尘莫及的成绩,这一点,做老师的,我很以你为荣。”

    苏子厚说到动情处,让金泽滔也颇为感动,他说:“老师,这一切成绩的取得,离不开你的教诲和提点,学生,何德何能得老师如此地谬赞,倒是老师入主财政厅后,气象万千,焕然一新,广为人所称颂。”

    此时,宋雅容提水推门进来,正看到两人紧握着手,神情激动地互相吹棒着,不由撇着嘴说:“行了,你们两师徒就别互相往对方脸上贴金,我都听得汗毛直竖,子厚,我看你和泽滔一时半刻也说不完话,将客厅等候的人先打发回去了。”

    苏子厚哈哈大笑:“有点王婆卖瓜的味道,行了,闲话不多说了,泽滔,我们厅党组已经将你推荐到财政部劳动模范,如果一切顺利,年后会有个表彰会,你先有个思想准备。”

    金泽滔又惊又喜,部劳动模范,那是个可以荣耀一生的荣誉称号,不但有实质性的物质待遇,更重要的是其巨大的政治待遇。

    省部级劳模,在永州,每逢重大节日,当地党委政府都有专门领导上门慰问,有了这个荣誉傍身,自己的政治前途将减少很多压力和阻力。

    金泽滔正想说话,苏子厚摆摆手说:“这是你应得的荣誉,也是我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政府部门,不同与业务单位,关系相对复杂,矛盾相当尖锐,在发挥自己聪明才智的同时,要注意调动多方积极因素,要学会发现人才,发挥更多人的作用。”

    金泽滔谦虚聆听,频频点头,宋雅容也说:“泽滔,你这两年进步很快,行了,我也不夸你了,师母就赠你几个字,有进有退,有取有舍。”

    金泽滔悚然一惊,师母的话却和浜海原副书记程云庆的临别赠言有异工同曲之妙,金泽滔还清晰地记得当时程云庆调任北山县任县长话别时,曾说过两句话,叫张驰有度,进退有据。

    他深深地向两人鞠躬道:“学生受教!”

    当晚苏子厚和宋雅容就搬进抱金别院,对金泽滔这个传说中的老师,老金家是素闻大名,上次金泽滔的婚礼上,因为来宾众多,场面嘈杂,金泽滔也没有给家人介绍,这次算是双方正式见面,听说金泽滔的师母因有身孕特地搬来别院居住,老金家倾巢出动。

    特别是奶奶等更是拉着宋雅容的手问长问短,恨不得将自己生儿育女的经验倾囊相授,母亲和何母等人在旁不断补充,让宋雅容顿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爷爷还是第一次和苏子厚这么大的领导面对面说话,有些拘谨,只是握着苏子厚的手说:“哎呀,你可是小滔的老师,我们全家都感谢你对小滔的培养,小滔有今天,都是老师你教导有方,小滔以后要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就要象父亲一样狠狠地批评。”

    苏子厚温厚地说:“老人家,这是你们金家家教好,能培养人,还有泽滔自己争气,跟我这个老师没多大关系。”

    爷爷语无伦次地说:“有关系的,有关系的,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你就是小滔的父亲,是我们全家人的父亲。”

    奶奶在旁边听得直翻白眼,上次从南门参加婚礼回来,老头可是在村里的祠堂足足摆了好几天的龙门阵,逢人便吹嘘跟某某大领导说上话了,还和自己握手,一个劲地夸他金家培养出一个好苗子。

    现在见到小滔的老师,竟然失态到把他抬举到全家人的父亲上面,真丢死人了!

    金泽滔呵呵笑说:“爷爷,老师很好说话的,你和他相处久了,就发现他跟我们村小校的教书先生没什么两样。”

    爷爷都快急出一身汗,父亲挤了上来,却比爷爷沉静多了:“苏教授,对你,我们全家是一直久闻大名,只是无缘识荆,今日相见,足慰平生啊!”

    金泽滔直拍脑门,父亲愈发的书腐了,跟苏教授相见,却象江湖侠客见面,幸好没说“如雷贯耳”之类的客套话,伯父拨开看热闹的众小辈,抓着苏子厚的手说:“苏教授,小滔在家,总爱唠叨你,我们全家可是如雷贯耳,久仰久仰!”

    金泽滔直接败退,这金家不管是种田的,教书的,还是经商的,居然都会来这一手。(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