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三章 七个谎言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羊角辫眼睛一亮随即就黯然摇头,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说来可笑,小忠和羊角辫的认识,缘于小忠的一次英雄救美,有一天女孩被野狗追,偶尔经过的小忠三两下赶跑了野狗,两人就成了好朋友。

    羊角辫还想说话,她妈妈过来急急忙忙拉走了她,金泽滔一看,只见小院门外走进几个人,其中就有女孩的爸爸,彪形大汉周副市长。

    这些人明显以一个大背头中年人为首,周副市长大约也看到金泽滔,吃惊之余,狠狠瞪了他一眼,金泽滔淡然一笑,还真是少根筋的家伙,转眼间,难道就忘了祝副省长的斥责。

    不一会儿,就见祝副省长迎了出来,将周副市长一行人带了进去,周副市长不自然地低着头跟在后面。

    不一会,就见铁老从正屋走了出来,后面跟着祝省长及刚进来的那个大背头中年人。

    三人走进正屋边上的东厢房,门还虚掩着,隐约还见到房里竟跪着几个人,金泽滔吃了一惊。

    正在这时,有两个穿着白大褂的军医走过,一男一女,两人走得很快,男军医边走边说:“老太太这回是谁劝也坚决不吃药了。”

    女军医也叹气:“脾气太倔了,老首长都亲自下跪下,老太太还是不张口。”

    男军医说:“老首长发了大脾气了,话说回来,老太太不吃药,还是有原因的,谁让这些晚辈说话不经脑子,说什么老太太明明难受,还要死撑着,自己难受,还闹得家宅不宁,这种混帐话也确实惹老太太生气,老太太这回铁了心不吃药。不让家里人受累了。”

    女军医担心说:“也不知道这回老首长怎样劝得老太太吃药。”

    男军医催促说:“走吧,走吧,别嚼舌根了,我们是没办法让老太太开口吃药了,还是做好份内工作吧。”

    金泽滔不知不觉跟了上去,直到在东厢房门外,女军医回头拦了他一下。他才站住脚步,看起来,刚才铁老愁眉不展就是老太太闹的。

    也对,外面再叱咤风云,回到家,在老太太面前。铁林他也只是个儿子,他还能指着枪让老太太吃药啊?

    院子的人们没有说话,只是眼睛都瞄向东厢房的门口,周副市长此刻正和羊角辫母女站在一起。

    站在东厢房门口的金泽滔瞬间成大家注视的焦点,金泽滔自嘲地笑笑,正准备拔腿溜走。

    东厢房木门忽然吱嗯打开,里面走出祝海峰。面色有些难看,见金泽滔鬼头鬼脑地在门前徘徊,脸一沉,道:“刚才让你在院里转转,不是让你瞎转,要是惊动了老太太,谁也负不起这个责任。”

    金泽滔不自然地笑笑,说:“刚才无意间听两个医生说。老太太生病不肯吃药,我奶奶也经常这样,最后都是被我劝说的,我这不是关心嘛,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心里却嘀咕,还不是被你拉着过来的,又不是我愿意来这鬼地方。无聊不说,规矩还特别多,你看院子里的人们就明白,明明有一肚子的疑问。明明大家都想跑厢房听墙脚,却都装作不以为然的模样。

    祝海峰眼睛一亮,说:“你有劝动老人吃药的经验?”

    金泽滔这回真正吓了一跳,莫非你还真想让我去劝说老太太吃药,难道你听不出,我这是敷衍你吗?你不知道上了年纪的老太太要固执起来,那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难道就不能给她打上一针,让她睡着,再想办法吗?

    不过这个念头瞬间就被打消,这么多专家医生围着老太太转,难道自己比他们还有经验?

    他吭吭吃吃说:“也不是有经验,我家老人多,以前家庭经济条件不好,老人生病了,都硬扛,买了药也不碰,经常遇到类似情况。”

    心里却说,我家老人哪有铁家这个老太太这么娇贵,每次家里老人不吃药的时候,我只要威胁说既然不吃,那就扔了吧,老人就会抢着一把塞进嘴里,这都是家里穷闹的。

    祝海峰一把揪住金泽滔的手,低声说:“等会儿你试试,现在谁劝都没用,连一向百试百灵的方副省长也不顶用了。”

    金泽滔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祝省长此刻说话明显带有幸灾乐祸的意味,方省长应该就是刚才和他一起去的大背头中年人。

    金泽滔随着祝海峰进了厢房,这才看清,屋子里面一张宽大的雕花床上,隐约地蜷缩着一个老人,床前跪着几个年轻人。

    铁老正对着这几个年轻人低骂,骂到激烈时,还不住地拳打脚踢,被打的年轻人甚至连拿手护一下脸面都不敢,旁边垂手立着几个中年人一声不响,有几个妇人却嘤嘤低泣。

    只听得床上的老人有气无力地说:“小林子,你就别折腾孩子了,跟孩子有什么关系,你是不是还想气死我啊,我有什么事情,年纪大了,阎王不叫自己去,吃药能有用吗?”

    金泽滔听得差点没乐出声来,外面威风凛凛的铁司令,在家老母亲跟前,也只是永远长不大的小林子。

    铁林气呼呼地罢了手,祝海峰快步走到铁林身边,耳语了几句,铁林愕然回头,想了一下,挥手让金泽滔过来,金泽滔只好战战兢兢地过去。

    铁林想说什么,最后气馁地摆摆手:“你就试试吧。”看样子,他对金泽滔的劝说不抱什么希望,权且死马当活马医。

    金泽滔越过几个跪地的年轻人,一屁股坐在床前的地上,看着老太太,老太太其实脸色还挺红润的,不象是大限将近的气色。

    老太太睁开眼睛无神地扫了他一眼,又闭上,都懒得说话了。

    金泽滔说:“我家里有很多老人,但都没老人家您高寿。”

    金泽滔先恭维了一下,又继续说:“跟老人接触久了,我发现老人都很爱撒谎,我给数了数,至少这辈子要撒上七个谎言。”

    说完还停顿了一下,祝海峰站在后面差点就想踹他一脚,什么混账话,你还想激怒老太太呀。

    果然老太太抬眼看了他一下,没象刚才看了一眼就爱理不理了。

    金泽滔说:“我父亲他们还小的时候,正闹困难时期,家里还剩下几颗存粮,老人拌了糠粉给孩子们熬了一锅稀粥,孩子们吃得香,等把锅底都舔干净了,才发现母亲一动没动,就天真地问,妈,好香的粥啊,你怎么不吃。妈说,孩子,妈早吃饱了,妈不爱吃粥,快吃吧!没人知道,深深人静的时候,妈煮了锅野菜狼吞虎咽。”

    “长大了,家里好不容易打到一条鱼,煮了锅鱼汤,孩子吃得直冒汗,母亲还是一动不动,孩子这回懂事了,给妈舀了一碗,妈,你也吃,好鲜美!妈说,孩子,快吃吧,妈不爱吃鱼,妈一闻鱼腥味就反胃,孩子信以为真,将鱼汤喝得一滴不剩,只是在收拾饭碗的时候,孩子无意中发现,一闻鱼腥味就反胃的妈妈,此刻却津津有味地嚼着没一丝肉的鱼骨头。”

    说到这里,金泽滔眼里隐有泪水,这些事,都是在他身上发生真实发生的事情,屋内刚才还有的低泣声,呼痛声,议论声,此刻都归于寂静,大家都屏着呼吸,听着金泽滔说话。

    金泽滔继续说道:“孩子终于上学了,母亲每晚边做针线活,边陪着孩子做作业,不知道什么时候,孩子困了,趴桌上睡着了,等他醒来时,却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床上,油灯下,母亲还在一针一线地缝着明天上学要穿的衣服,孩子打了个哈欠,说,妈,都大半夜了,你也早点睡吧,妈经忍着倦意,笑着说,孩子,妈不困,你睡吧,睡吧。孩子不知道,明天当他快快乐乐上学时,母亲还要上山砍柴。”

    金泽滔说得越来越低沉,他仿佛觉得床上的老太太就是自己的母亲,老人眼睛越睁越大,开口说话了:“孩子,继续说啊!”

    金泽滔喃喃说:“上山砍柴的时候,带上山的水壶很快就见底了,母亲将剩下的水递给儿子说,孩子,你喝吧,孩子已经上高中了,死活不愿意喝,妈妈舔着干裂的嘴唇说,妈不渴,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缺不得水,回到家的时候,不渴的母亲却因缺水中暑晕了过去。”

    “终于到城市上班了,孩子决定尽尽孝心,将第一个月工资寄回家,没几天,钱很快被退了回来,汇款单还附有留言,妈不缺钱用,你正是用钱的时候,给自己添身新衣服,孩子不知道,母亲此刻正病倒在床,为了省钱,硬是不去医院,靠着土草药挺了过去。”

    “又过了几年,孩子终于攒钱买了房子,打电话过来要让母亲到城里住,母亲说,孩子,都在农村住了一辈子,乡里乡亲的,故土难离啊,城里生活,妈不习惯,孩子不知道,就在打过电话的第二天,不习惯城里生活的母亲,偷偷地在他的新居旁徘徊了好几圈。”

    金泽滔说到这里,屋内除了他的讲话声,只有沉重的呼吸声,这里的人们,除了跪在地上的几个年轻人,大多数都是土生土长的农村人,大多数都有过类似金泽滔所说所说的遭遇。(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