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五章 无极大刀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这把大刀就是一个友军弥留之际赠送于我,他只说了他是北京城的镖师,连名字都不知道,他只说要用这把刀把鬼子赶下太平洋!”铁林目露缅怀之色,仿佛在这瞬间,他又看到那个对他说这话的镖师。

    金泽滔接过大刀,刀身虽然锈迹斑驳,但却寒气逼人,刀刃还有几个豁口,仔细看去,这锈迹却都是暗红色的,凑上前前去,一股浓郁的血腥气扑鼻而来。

    金泽滔深深吸了口气,道:“刀重七斤,长短与宝剑相仿,长约一米,刀面比剑柄略宽,传统的刀是一面开刃,这刀却是两面开刃,接近刀把的地方才是一面开刃,这确实是二十九军大刀队的无极大刀。”

    想当初,金泽滔也是半拉子的伪军迷,了解一些历史军事常识,特别对近现代军史有过一段时间着迷。

    铁林笑了:“你倒也识货,连无极大刀都知道,倒是饱读诗书,有些见识。”

    金泽滔撇了下嘴,这算什么饱读诗书,后世钻故纸堆里搜寻这些稀罕物的人成千上万,海了去了。

    祝海峰羡慕说:“老首长视这把刀为珍宝,一向秘不示人,今天能送给你,那是对你的看重,还不快谢谢!”

    金泽滔倒很想说,不如这把刀送于你,你帮我解决个常委,想归想,但家里藏着这把刀,至少在越海却是可以镇邪避恶,连忙说:“铁书记,这多不好意思,我也没做什么。就是让你吃了一把药片。还害得你被呛着。这真给我?”

    铁林有些肉疼地看了无极刀一眼,挥挥手说:“拿都拿了,别再假惺惺了。”

    金泽滔连忙用解下的布片将刀包好,放在一侧的茶几上,铁林也干脆,不再看上一眼,在书桌上展开一份图纸,正是金泽滔送交于祝海峰的英雄纪念馆设计效果图。

    对于铁林等人来说。效果图比什么设计图纸都看得明白,金泽滔还专门多角度多制作了几份,还着了色。

    铁林将这几幅图分别展开,围着桌子转了好几圈,边看边点头:“嗯,效果很好,但要确保造出来也是这个效果,不要看着象朵花,做出来象坨屎。”

    金泽滔卟通笑了:“铁书记放心好了,只会比纸作谈兵更精彩!我觉得。这个建筑出来后,一定能让观者过目难忘。铁书记,如果可能,工程完工后,我还想请你老人家过去看看。”

    金泽滔此时还不忘压榨一下铁林的剩余价值,要打响南门的名气,英雄纪念馆是张好名片,这金泽滔心里已经有腹稿,好好做做英雄馆的文章。

    铁林不置可否,从书房里出来的时候,铁林看着这把被金泽滔包扎得严严实实的无极刀,突然指着大背头说:“这是方建军,他父亲,是唯一见证这把刀的战友,可惜,小方的父亲就牺牲在英雄列岛,那时他们兄妹都还小。”

    这大概就是刚才进东厢房祝海峰所说的方省长了,铁老说的妹妹应该是羊角辫的妈妈,心里不由得有些不屑,难怪缺根筋也能当上正厅副市长,原来有个便宜副省长小舅子。

    祝海峰应该是旧属,而方建军则是故人之子,跟老铁家渊源匪浅,从刚才厢房时祝海峰不冷不热的语气可以看出,不太爱说话的方建军应该很讨老太太的欢心。

    一门两个副省长,还不知道铁老其他几个子孙都什么来头,心里也不由暗暗吃惊,这个貌不惊人的小老头铁林身后还有这么庞大的力量,撇开他本身的身份不说,单是这份力量就足以让人望而生畏。

    金泽滔肃然起敬,对方建军鞠躬道:“方省长好,我们南门一定会竭尽全力打造好英雄纪念馆,让英灵们早点有个安身地方。”

    方建军面色更加沉郁,欠身还礼,说:“谢谢金市长!”这是他替父亲还的礼,金泽滔也坦然受之。

    方建军忽然说:“金泽滔,我知道你。”

    金泽滔愣了一下,想仔细问问,方建军却随着铁林两人扬长而去,留着金泽滔还在发呆,当领导为什么都这副德性,喜欢跟你猜谜,一句话,说一半,留一半。

    直到上了餐桌,金泽滔才知道,今天是老太太的寿日,晚上摆的是老太太的寿宴,现在老太太还躺在床上努力地吞吃药片,这寿宴缺了主人,大家吃这饭怎么也有点沉闷。

    也难怪铁老这么着急,老太太要是在自己的寿诞有个三长两短,那真要让铁老抱憾终身,也就理解了为什么他最后将准备带入棺材里的无极刀赠予金泽滔。

    半个多小时后,铁家的寿宴就匆匆结束,金泽滔被祝海峰带出这片别墅区,就连忙桃之夭夭,没吃饱哇!

    回到抱金别院,却见章进辉正站在大门口外,指挥着一群群的访客将车辆停泊在别院外,金泽滔还在奇怪,章进辉跑自己家门口做交通指挥,这是要干么?

    忽然想起苏教授和师母昨晚上连夜移居别院,倒是忘了这桩事,苏教授习惯在家办公,现在正是年关,上门汇报请示工作的就更多了。

    全省各地市,省级各部门,成千上万人张着嘴嗷嗷待哺,这个财神爷当得可真够累的,正如浜海财税局长胡文胜有句名言,财税局长,那是驴粪蛋子,外面光鲜,不是人干的活。

    金泽滔和章进辉打招呼说:“章主任都亲自当交通警察了,辛苦了,辛苦了,以后我们家的门口就归你管了。”

    章进辉却嫉妒说:“难怪刚上山时候,有人议论,这户人家不是永州过来的土财主吗,怎么一夜之间那么多当官的上去拜山,莫非是哪个流落民间的龙子龙孙被认祖归宗?”

    金泽滔笑骂说:“你就嫉妒吧,这钱不是抢的,也不是偷的,是我们家一分一毛赚回来的,你要眼红,给你留幢房子,有空就帮我管管工人,怎么样,有兴趣没有?”

    章进辉还真有些眼红,看了看这临山面湖的绝佳风水,咬牙说:“说好的,除非我自己主动搬离,不许赶我们离开,成的话,我就临时帮你管管家。”

    金泽滔伸手和他击掌约定,这片别墅区太大,自己一家人住主别墅都还有空,留着这么多幢别墅空着也是空着,春节一过,家人大多也要陆续离开,他还正要找些人住住,养养人气。

    章进辉却打起了小算盘,看得出,苏教授很满意这里的环境,看情形,苏教授还准备在这里长住,如果能预先在这里霸占一幢房子,怎么说也跟厅长做上了邻居,以后什么事还不近水楼台啊。

    两人都各取所需,相互勾肩搭背,状极亲热,金泽滔看这批客人被引进别院,章进辉暂时也无事了,金泽滔却说:“很久没跟你聚聚,怎么样,一起出去喝一杯?”

    章进辉也正和金泽滔有事要谈,连忙点头,金泽滔说:“那你等会儿,我先打个电话。”

    金泽滔心里还惦念着非法集资的案子,拨了个打给董明华副厅长,不一会,董厅长就回了电话,声音有些飘忽:“我是董明华,哪位打电话?”

    金泽滔连忙说:“董厅长,我是南门的金泽滔!”

    “金泽滔?哪位金泽滔?”听不出董厅长是真忘了还是装蒜。

    金泽滔喃喃道:“算了,都不认识了,我还是找温重岳专员,这可是大功一件哪!”

    董明华突然破口大骂:“你小子太不仗义,早知道你来西州了,现在才想给你董大爷打电话,你个土财主,这个别院还是我帮你家办的证,现在倒好,有大功就只想到温重岳这个铁板脸!”

    金泽滔愕然,温重岳不是你侄女婿吗?不过想想自己到西州也有几天,如果不是下午看到那份科技日报,他还没想到现在去拜访他,也确实有点不地道。

    他只好再三解释:“我这是先公后私,刚刚办结了公事,就第一时间想到给你董大爷打电话,我心里要是没有你,怎么从领导家里出来,就给你打电话呢。”

    金泽滔的解释,直听得旁边的章进辉遍体生寒,跟一个大爷说什么心上心下的。

    董明华最后吼道:“赶紧滚过来!”

    金泽滔连忙问:“哪儿?”

    董明华没好气说:“还哪儿,通元酒店!这酒店来过一次,再换地方,都没口味了!”

    西州通元酒店早二个月就开张了,就座落在离抱金别院不远的一处地方,三面环山,一面临湖,原来是处军产,驻扎有武警一个营部,后来因形势所需,搬了出去,这所营房就废弃了,对外承包做宾馆。

    风落鱼通过董明华最后购置了这片地产,出的价也令军地双方都很满意。

    当初风落鱼期期艾艾让金泽滔拍板时,说地方不错,价格太贵,金泽滔一听报价,却差点没幸福得晕倒,这是白菜价,哪是地皮价,还指示环钱湖的地产,只要有人出售,全都可以收购储备。

    临湖地带,一般政府地产不会出售,个人房产大多是些历史公房及农民集体土地,有钱也办不齐手续,这次能购买到这块军产,怎么都要当面谢谢董厅长,毕竟这事是金泽滔出面说合的。(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