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六章 经侦局长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金泽滔最后从抱金别院出来时,除了章进辉,后面还跟着两根小尾巴,小忠和商雨亭,小海等人早早就扔下他们不知跑哪儿玩去了。

    商雨亭在车上还念念碎,太没良心,太不讲义气,自己就居然被抛弃了。

    章进辉看着貌美如花的商雨亭,也愤愤不平说:“真没良心,这么可爱的姑娘都要始乱终弃,我们一起诅咒他们!”

    商雨亭让章进辉说得面红耳赤,恼羞成怒,随手抄过车台上的报纸,狠狠地转身往章进辉头上猛砸,商雨亭和章进辉见过几次面,彼此性格都有点大咧咧的,没说上两句就开始唇枪舌剑。

    这张报纸却是他从省政府大楼接待室带出来的科技日报,金泽滔生怕她扯破了报纸,连忙伸手把报纸夺了回来,却从驾驶室座位低下摸出一把足有手臂粗的大扳手,道:“报纸打着你给他挠痒痒啊,用这玩意儿,有劲!”

    商雨亭两只手去接,却差点没砸着方向盘,章进辉连忙说:“小心点,别真砸了方向,不然我们一齐葬身在钱湖底下,就要和法海为伍了,我把头伸过来,省得你这么费劲。”

    商雨亭气呼呼地要将扳手递还给金泽滔,旁边的小忠却掳袖攘臂,嚷嚷要帮忙,章进辉脸都青了,喝斥道:“没看到你家姐姐是跟你章哥打情骂俏吗?”

    小忠现在站起来比章进辉都要透半个头,要是让他抡上扳手,估计能当场壮烈。

    一行人嘻笑着很快就到了通元酒店,这里的整体环境甚至比抱金别院都要优越,大冬天的,这里却绿意盎然,抱臂粗的绿树掩映中,有碧瓦朱檐在四处掩藏的射灯照耀下金碧辉煌。

    这里的旧营房全拆毁了,在原地上重新建起三层的建筑。胜在这里占地广阔,有三栋主要建筑,各抱地势,钩心斗角,分别有缦回廊腰连接,整体建筑,全是用大青石堆砌。看上去厚实凝重,再配上复古的高啄檐牙,琉璃覆顶,看上去十分赏心悦目。

    金泽滔还是第一次光顾西州通元酒店,在四周山水树林的衬托下,整体效果确实比设计效果要好。

    章进辉大概也是第一次来。盯着悬挂在七八米高的门楣上方的金字招牌,通元酒店四个大字,啧啧称赞:“通元酒店还真是手眼通天啊,连铁司令的字都能求到,在西州这么多年,我愣是没看到过铁司令有给什么建筑物题过词!”

    金泽滔心里却暗暗得意,经我手的铁司令题词的建筑物就有三个。回去得跟铁司令提个醒,以后再不能在越海题词了,最好成为孤品。

    商雨亭和小忠却抬起头打量起周围环境,这里的环境不能说美不胜收,也足让人目不暇接,姐弟俩笑得合不拢嘴,他们都清楚,这个酒店。一半以上的股份都是老金家的,

    此时,大青石垒起的四方高门里,闪出一明媚动人的女人,身着高开叉墨绿旗袍,正是酒店管理公司总经理,风落鱼。

    对风总在这里出现。金泽滔并不意外,基本上自己出现在酒店不管哪个分店,她总会第一时间出现。

    风总对着金泽滔嫣然一笑,说:“董厅长正恭候金市长大驾光临!”

    金泽滔点点头。问:“这里生意怎么样?”

    风总掩嘴吃吃低笑:“你看看这里的停车场就明白,现在酒店是空位难求,我们正在物色地方,准备开第二家分店。”

    金泽滔思索了一下,说:“还是不能摒弃我们通元酒店的传统做法,酒店服务和环境可以上星级,但服务的对象和价格不能分星级。”

    风总娇媚地看他一眼,说:“知道啦,二号楼的三层大厅,我们还专门实行叫号制,尽量让上门的顾客不失望而归。”

    商雨亭在边上咬着银牙,跺着脚轻声念叨:“狐狸精,白蛇妖,看到哥哥两眼就放光。”

    商雨亭对风落鱼一直存有很深的成见,风落鱼却对商雨亭的幽怨声恍若未闻,袅袅娜娜在前面扭着水蛇腰引路。

    章进辉却如影随形跟了上去,不住地无话找话:“风总,酒店开张以后,有没有人找麻烦?比如吃霸王餐,或者敲诈勒索之类……”

    风落鱼白了他一眼,努努嘴指着大门口,不屑说:“在越海,有这块金字招牌镇邪避恶,要是这样都敢在酒店伸黑手,那他就是活腻味了!”

    章进辉还想发问,却被从后面跟上的商雨亭一脚踩在脚背上,痛得章进辉哇哇大叫,风总回首对商雨亭说:“谢谢!”

    过了不一会,风总在一个包房前站定,推开大门,却见董明华满面通红,正坐在主位上手舞足蹈,不知在说些什么,一见到金泽滔,连声道:“酒仙驾到!”

    金泽滔一看房间里加上董明华也就五人,偌大的包厢,看起来有些冷清。

    董明华喝得有些多,其他几人却都面色如常,这几人虽然都穿着常服,但金泽滔还是从他们的举手投足,可以判断出应该是董明华的同事或者上司。

    几人目光齐齐盯住金泽滔一眨不眨,看得金泽滔汗毛直竖,喃喃道:“这是什么情况?”

    董明华满不在乎地挥着手说:“没什么情况,我就是跟几个领导说,你可以跟他们以一敌众,他们好奇心很重!”

    金泽滔脱口而出:“董大爷,你大爷的!”

    金泽滔很久没有拼过酒,平时喝酒也不高调,他的酒量并不广为人知,至少跟着他进来的章进辉他们是不了解的。

    董明华嘿嘿也不生气:“我不就你大爷吗,行了,找地方坐吧,是先垫垫底热热身,还是一鼓作气?”

    金泽滔摸摸肚皮,简单跟商雨亭他们介绍说:“这是董大爷,这是我妹雨亭,这是弟小忠,这位是我财政厅的同事兼同学。章进辉。”

    商雨亭和金兴忠都很乖巧地鞠躬招呼:“董大爷!”

    章进辉嘴角兴奋得直哆嗦,大什么大,爷什么爷,那是省公安厅的常务副厅长董明华,谁不知道公安厅的董明华最是翻脸无情,有事犯他手里,不死也要脱层皮。是省级机关最难说话的领导。

    他连忙规规矩矩地说:“董厅长好!”

    董明华摆了摆手,对商雨亭两姐弟说:“你们两位小朋友自便,这个章什么的,你不能隔岸观火,至少要敬在座每位领导三大杯!”

    章进辉欢天喜地地去取酒杯,能被董厅长记住一个姓。那也是天大的面子。

    金泽滔问:“喝什么酒?”

    浜海老烧出了永州就没什么市场,董明华豪气干云道:“今晚开心,上茅台!”

    金泽滔心里发笑,我让你公安厅晚上喝破产,嘴里却客气道:“不用了吧,这酒很贵的,你们刚才喝的什么酒?”

    一直沉默着的客人其中一个年轻人说:“刚才喝的都是红酒。董厅长死活要喝,这玩意儿,酸不拉几的,实在是难以下咽。”

    董明华指着金泽滔说:“要怪就怪他,是他串掇我喝红酒,家里老祖宗发话了,再开戒,就扒了我的皮。所以,不敢!”

    坐在董厅长左边主宾位的中年男子哈哈大笑说:“范主席一向气势磅礴,英雄不减当年!”

    金泽滔听得差点没有把在铁书记家吃的饭全给呕出来,就一个霸道的老顽固说的疯话,还气势磅礴?这都能联系上。

    金泽滔挥手对侍立一旁的风落鱼说:“先提十瓶!”

    董明华傻眼了,他知道金泽滔能喝酒,四五个加一起。再喝上四五瓶也就差不多了,金泽滔还奇怪问:“十瓶多吗?董厅长你不喝,我们五人也只分到一人二瓶。”

    年轻人不满说:“不是说好以一敌四吗?”

    金泽滔又回头对风总说:“那就先提二十瓶。”

    年轻人吓了一跳:“你这是干么?”

    金泽滔奇怪地问:“不是要以一敌四吗?十瓶够什么喝?”

    董明华脸都白了,现在茅台虽然没有象后世那样的天价。但也要好几百一瓶,要这二十瓶全都喝了,那都可以再置两桌这样的酒席了。

    中年人摆摆手,说:“果然少年豪迈,还是尽兴为主,点到为止。”

    金泽滔咧嘴笑说:“行,我听领导的。”

    不一刻,风落鱼就提来十瓶茅台,金泽滔也不客气,先分作八杯,一字排开,每个杯子都是三四两的大杯。

    金泽滔手一请那个中年人,说:“这位领导,还未请教尊姓?”

    董明华一拍脑门说:“倒忘了给你们介绍,这位就是我刚才说的酒仙,金泽滔,温重岳辖下的副市长,这位是我们部经侦局局长凌卫国。”

    自去年以来,为加强打击经济领域犯罪的领导,从原刑侦局经侦处分设出司局级单位经济犯罪侦察局。

    金泽滔不敢怠慢,数年后,经侦局将是公安部最重要内设机构,甚至与刑侦局齐驾并驱,连忙先干为敬,道:“凌局长好!”

    凌卫国微笑着点头,说:“不错,不愧是重岳的精兵强将。”

    从董明华的介绍及凌卫国的对话感觉得出,凌卫国和温重岳关系非浅,金泽滔也不好当面详询。

    如果作为旁观者,不参与其中,观看金泽滔拼酒,让人动容,你甚至会觉得,他喝下去的不是酒,甚至不是水,而是空气。

    金泽滔喝起酒来,既快又爽,金泽滔几乎没有停顿,你一杯,我一杯,才片刻功夫,十瓶茅台给喝得干干净净,金泽滔独喝一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