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一章 怒而出手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那以金先生所见,俱乐部还应该在哪薪面需要加强,或者说,还应该注意哪薪面?”华似玉谦虚请教。

    金泽滔笑道:“象今晚这样的形式就挺好,既能提高唐人的知名度,也能增强俱乐部对会员的向心力和凝聚力,会所的活力和魅力就在于,它将成为会员的第二个家,会所要想方设法让每个会员都能在俱乐部找到他需要的。”

    屠国平也不住点头:“我们也正是往这个方向努力,我们的口号就是唐人是我们的家,也是您的家!”

    金泽滔不置可否,掏出口袋里那张灰扑扑的会员卡说:“屠总管,不知我这张会员卡还有效否?如果有效,它的主人应该享受什么样的服务?”

    屠国平笑说:“你这张会员卡当时注册登记的是no.1,我们重新登记核发新卡后,它还是no.1,哪怕你不用,你也会永远是我们唐人俱乐部最尊贵的客人!”

    金泽滔摇了摇头:“我至今没有感受到这个no.1带给我的殊荣,俱乐部都周年庆了,我掏出这张卡片时,甚至都不知道还有没有效?”

    屠国平不悦说:“你要来我们俱乐部,打个电话过来就是,甚至都不用掏这个卡。”

    金泽滔侃侃而谈:“我说这个卡的事,没有责怪屠总管的意思,我只想说五个细节问题,首先,为什么我至今没有收到贵会所重新登记的通知,你不要说我工作单位变动,无法通知到本人,如果连no.1你们都没有用心联系到贵宾卡的主人,那只能说是你们失职。”

    “其次,为什么俱乐部都经营了一年,我未收到任何有关俱乐部活动的任何讯息,不要用第一个理由来搪塞,我相信。今晚的周年庆活动,你们也没有通知到每一个会员。”

    “第三,我进大厅后,服务人员除了开始料理了一会,没有宾至如归的感觉,所以,这个no.1的待遇是和大厅其他跟着会员一起进来的客人的待遇是一样的。”

    “第四。刚才在大门的时候,我出示了会员卡,但迎宾小姐却十分茫然,不管这张卡片有没有效,至少迎宾小姐应该对排名靠前的会员应该烂熟于胸,他们没有。我刚才注意了一下,你们的服务人员甚至没有一个人能叫得出客人的姓名。”

    “第五,你们在大门生硬地拒绝普通会员进场是十分错误的,既然是会员,就应该享有参与俱乐部所有活动的待遇,而你们将之拒之门外,这是一种歧视。既然你们不能保证这嗅员的待遇,那就提高会员的准入门槛,不要急功近利,什么人都招揽,会员卡成了烂大街的大白菜,会员的优越感体现在哪?”

    说到这里,金泽滔还意犹未尽,但看着屠国平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没有最终说下去。

    屠国平的脸色难看,但华似玉却两眼炯炯有神,霍地站了起来,竟然对着金泽滔费力地弯腰致谢,看她惊人的吨位,金泽滔竟然连客套地伸手虚拦的勇气都没有。

    娄中江也赞叹道:“听君一席言,胜读十年书。我们以为做得很好了,但金先生从区区一张会员卡中,就能看到这么多的问题,受教了!”

    金泽滔想了一下。提议说:“金钟山下的通元酒店不知道你们有无光临过,有暇不妨去那看看,或许你们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这时,屠国平的脸色也渐渐地平静一下,仔细想想,这些问题确实存在,也确实是俱乐部一直疏忽的薄弱环节。

    金泽滔笑着对屠国平说:“屠总管,闭门造车,最后固步自封,我知道你们俱乐部的餐饮搞得不错,但也要学会取人之长,补己之短,时代不断进步,人家好的做法和良好的服务也会与时俱进,不要什么都觉得是自己的孩子好。”

    屠国平也郑重点头:“通元酒店虽然开张不久,但也经常听客人提起,我们的餐饮不缺客人,所以一直没有引起重视,你这样一说,我倒要尽快找时间取取经。”

    金泽滔既然在这里特别点出通元酒店,相信通过考察,唐人会有借重通元酒店的地方,也是为开辟通元酒店新的合作平台作伏笔。

    金泽滔正要说话,门外匆匆走进一黑衣大汉,在华似玉耳边低语了几句,华似玉眉头皱起,说:“屠总,外面有客人闹事,你去处理一下。”

    屠国平这个地头蛇连忙站了起来,金泽滔有些焦急,外面大厅,还有他的弟弟妹妹等人在,要是真起了冲突,有个什么闪失,那就不好交代了。

    华似玉夫妇也跟着一起出去,冲突并不激烈,在金泽滔所在卡座的另一头,有两伙坐卡座里的会员客人正在互相推搡着,舞台的表演暂时停了下来。

    西装西装革履的会所保安正在试图劝说,但这个时候,两伙人都被对方推出了真火,互不相让,推搡慢慢变成了扭打。

    事不关己,金泽滔也没兴趣挤上去看热闹,当他回到自己的座位时,其他人都在,唯有小忠和小诺不在,金泽滔看向商雨亭,商雨亭正忙着和王雁冰讨论刚刚才的表演,说:“哎呀,哥,你别管了,都这么大人,还怕丢了,准是看热闹去了。”

    话音刚落,就听得小诺的声音在尖叫,金泽滔吓了一跳,连忙奔了出去,却看到小忠死命地挡在小诺前,小忠的前方,有个年轻人伸手正卡着小忠的脖子。

    年轻人边用力掐脖子,边嘲笑道:“毛都没长齐的小公鸡,也敢打抱不平,你倒是来呀!”

    小忠脸色发白,尽管内心恐惧,却还是叉着双手,不让年轻人近身,保护着身后的小诺,小诺拉扯着小忠的后衣干,只是一个劲地尖叫。

    金泽滔这才看清楚,这两伙人一方只有寥寥三人,另一方却忽拉围着十多个人,卡着小忠脖子的年轻人正是人多势众的一方。

    小忠和小诺离着两伙人都有一段距离,旁边也没有保安及时上前解围,屠国平被小诺的尖叫吸引,认出这两少年男女是跟着金泽滔一起过来,连忙赶了过去,金泽滔此时也正往前奔去。

    今晚来唐人消费的都不是普通人,在越海也是非富即贵,俱乐部保安包括屠国平都没想拿双方怎么样,能劝得双方罢手那是最好,实在劝说不动,一般也是化钱消灾,要说动手,那是万万不敢的,谁知道这些人是什么来头。

    让屠国平出面,最多护着小忠两人不再受伤害,眼前亏却是怎样也吃到手了,金泽滔却没那么多顾忌,他身形一闪,已经越过屠国平,还没有近身,远远地就叉出手。

    年轻人本来就没防备着他人,又不是什么练家子,等他察觉有人逼近时,金泽滔的手掌已经贴上他的颈脖,还没等他回过神来,金泽滔已经变掌为爪,用力一捏,年轻人只觉脖子被一股大力紧紧箍住。

    年轻人一张还算清秀的白脸立即涨得通红,卡住小忠的手马上缩回,挥舞着去抓金泽滔的手臂,金泽滔伸出另一只手正反两个耳光,现场只听得两声响亮而又清脆的耳括声,还在扭打的双方顿时被这骤然响起的噼啪声惊住,一时间都停了下来。

    金泽滔目如寒水,箍着他脖子的手爪微微用力,但听得一声咯的声音传来,也不知道这是年轻人因窒息拼命吸气的倒抽声,还是颈骨处于断裂边缘发出的声音。

    年轻人一张脸瞬间涨成青灰色,两只手漫无目的地在空中乱舞着,然后,附近的人们竟然惊惧地看到这恐怖的一幕,年轻人的双脚渐渐地离地,两只脚拼命地踢蹬着,然后两腿间漾出一圈黄渍,很快喷涌而出,顺着裤腿淅淅沥沥地滴在地上。

    周围胆小的竟吓得腿都软了下来,有个女孩扑在旁边人的怀里哇哇干呕。

    屠国平就站金泽滔身后,一时间呆立当场,却是怎样也想不到,这个平时看上去就象邻家大男孩的年轻人,动气手来,毫不手软,竟是如此的凶神恶煞。

    等看到年轻人窒息的脸色从青灰变成绀紫,此时更是小便失禁,连忙抓着金泽滔的手,连声说:“金泽滔,放手,再不放手要出人命了,为这种人吃人命官司不值啊!”

    年轻人同伙这时才醒过神来,弃了刚才还扭住一团的三人,纷纷涌向金泽滔。

    金泽滔冷冷一笑,看到年轻人的忍耐力也到了极限,这才松开他的脖子,年轻人两手捂着脖子剧烈地咳嗽。

    金泽滔没等他缓过气来,两手在他胸腹间一拈一放,年轻人的身体竟如木头般随着他的手势左右颠簸,让左右刚刚还被金泽滔的举止吓得心胆俱裂的人们,又开始兴致勃勃地低声议论,这人会功夫,而且还是个高手。

    金泽滔没理会那么多,当距离年轻人一伙还有二三米距离时,刚刚还被他变魔术般头手倒立的年轻人,此刻被金泽滔一拉一扯,就令人眼花缭乱地就横躺在他的臂弯里,脚步微微前倾,也不见他怎么发力,手中的年轻人便如出膛的炮弹一样激射出去。

    ∷更新快∷∷纯文字∷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