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五章 集 团年会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感谢小二刀的月票!)

    每逢自己生日的时候,儿子总会奏上这首曲子,快乐的时光,儿子总会唱上几句,这本来就是方飞数年后一张专辑的主打歌,名字就叫放飞方飞。

    回到演艺厅的时候,明星表演已经接近尾声,自己的卡座里,多了小军哥等三人,小军大名叫铁军,是个军校生,正巧休假在家。

    当金泽滔跨进演艺厅的门口时,刚才还活蹦乱跳的方飞瞬间变身成另一个人,巧笑倩兮的俏脸顿时清冷下来,一路上还喋喋不休地关于这首曲子来历的追问嘎然而止。

    金泽滔甚至来不及道别,就见到一个中年女子走到她身边,急匆匆地将她拉走。

    商雨亭没等他回到座位,就抢先奔了出来,她一直都注视着门口,早看到他跟方飞一起进来。

    商雨亭再大大咧咧,也不敢在王雁冰等人面前瞎嚷,伸手牵住金泽滔的胳膊,低声追问:“刚才那女孩是不是方飞?失踪了这么长时间,都干什么去了?”

    金泽滔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说:“什么方飞,我们不过进门的时候偶遇罢了,今晚快乐吗?”

    商雨亭虽然还有疑惑,但心情却被今晚的快乐灌得满满的,扬起下巴道:“哎呀,真是可惜了,刚才你都不在,要不然都能跟明星们合上影,你不知道,刚才我们和明星照了好多的合影,啧啧……”

    商雨亭意犹未尽,突然想到什么:“咦,刚才就没看到方飞呢,可不能拉下她,我得和小诺她们补上和她的合影。”

    兴奋的商雨亭风一样地窜回到卡座和王雁冰两女孩一阵耳语,然后三人就直奔后台。

    等到商雨亭她们都进了后台的休息室,金泽滔才进了卡座,铁军嚷嚷着:“金市长。还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高手风范,刚才怎么眨眼就不见了人影,你刚才那两个甩人的动作真是太华丽,太不可思议了。”

    他的两个同伴也是附和着赞不绝口,章进辉却象见鬼似地伸出两手在他身上摸索着,瞪着他说:“泽滔,难道你就是行走在红尘的某个世外高人的弟子。我得近距离摸摸,沾沾灵气。”

    金泽滔一把打掉他的咸猪手,没好气说:“你摸错人了,小心赵文清翻脸蹬你下床。”

    赵文清红着脸在旁边啐道:“狗嘴吐不出象牙,你倒是要小心雁冰蹬了你。”

    说罢,飞快地看了铁军三人一眼。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金泽滔不担心铁军他们有什么想法,但对王雁冰他却不敢有非份之想。

    等章进辉放下手,铁军也挤了过来,和他勾肩搭背,状极亲热,此时。有几个服务员鱼贯而入,手里捧着托盘,有酒有烟,有点心有小吃,都极是精致。

    为首的年轻女子鞠躬道:“金先生,这是我们华董特地吩咐送来的,对刚才给你及你的朋友带来的惊扰深表歉意,小小意思。敬请笑纳。”

    金泽滔随意扫了一眼,还真是谦虚,这些小小意思竟是若干条软壳中华和若干茅台白酒和法国红酒,六条男式皮带,和四只精致女表,若计算价值,起码上万。

    金泽滔瞄了一眼。点点头:“有心了,替我谢谢华董。”

    铁军三人一声欢呼,倒也不客气,一人拆烟。一人开酒,金泽滔随手扔过三条皮带,说:“算是会所给你们压惊的。”

    铁军笑着收下:“借金哥的光,谢谢。”铁军改口称呼金哥,其他二个同伴也连忙说:“谢谢金哥!”

    金泽滔斜睨着铁军,心里却明白,这是托铁家的福,华似玉如果要感谢自己,不会这么庸俗到要用烟酒,她刚才应该注意到铁军他们三人都会烟酒。

    果然,不一会儿,华似玉轻移玉步,以黑云摧城之势来到金泽滔他们身边,后面跟着娄中江和屠国平。

    华似玉象是不经意地看了铁军他们一眼,笑眯眯地说:“金市长,刚才还真是要谢谢你出手平息冲突!”

    华似玉的动听声线和粗犷外表的巨大反差还是引得铁军等人的注目,华似玉借此一抬酒杯,看着铁军三人,口里却对金泽滔说:“金市长,也不介绍一下你的朋友,刚才因为本会所的管理问题,让这几位朋友受惊了。”

    金泽滔指着铁军说:“这是铁军,这是华似玉……”

    金泽滔没有介绍双方的身份,华似玉不等他说完话,就顺水推舟举杯说:“久仰,久仰,看刚才诸位临危不惧的样子,就知三位都是俊彦贤才,似玉愧疚,无以为敬,薄酒一杯,先干为敬!”

    铁军三人互相看了一眼,怎么看刚才自己等人都有些狼狈,跟临危不惧更隔着好几条街。

    铁军吭吃吭吃说:“不敢,不敢,华董真是太客气了,刚才又是烟又是酒的,已经很见情了,愧疚就不用了。还是要谢谢金哥,刚才如果不是金哥及时出手制止,伤了我家小诺妹妹,那就不好收场。”

    铁军的质朴回答让金泽滔另眼相看,他非但没有如外人所想象的跋扈张扬,更没有藉此狮子大开口,华似玉等人甚至都做好了花钱消灾的准备。

    金泽滔重重地拍着铁军的肩膀,说:“铁老果然家风敦肃,令人肃然起敬!”

    铁军嘿嘿笑着,却极是骄傲地扬起下巴,铁司令在越海一带声名远播,但其后人却极少为人所知,也难怪,刚才大厅这么多头面人物,竟没有一个人认出铁军的身份,不然,不用金泽滔出手,早有大批人蜂拥而上。

    华似玉等人暗吁一口气的时候,后面的屠国平也举着酒杯说:“为表示歉意和谢意,诸位今晚在会所的所有消费全部免单,各位尽管放手消费。”

    金泽滔微微一笑,铁军面现尴尬,说:“这不好吧。”眼睛却看向金泽滔,

    俱乐部好吃好玩的东西很多,但价格令人咋舌,铁军等人俱是出身军人家庭,家教极严,平日很少给零化钱,晚上能进入会所,也是借用他人的会员卡,过来也仅想来见识一下银幕上的明星风采,更没想要在会所消费什么。

    但年轻人玩心重,什么都想尝试一下,俱乐部能免费提供消费,对铁军他们来说,是再好不过的消息,金泽滔本想婉言谢绝,这几个钱自己也出得起,不想欠屠国平他们的人情,此时商雨亭三个女孩也回来,大家都将目光看向金泽滔。

    铁军等人不认为会所免单,这是什么人情,相反,这是会所该有的补偿,再说,如果没有金泽滔及时出手及斡旋,演艺厅的冲突将没有那么完美结局。

    金泽滔看着铁军等人的殷切眼神,不由苦笑,说:“那谢谢了!”

    商雨亭等人首先欢呼,大家都旁若无人地当着老板的面,叽叽喳喳商量着怎样花最多的钱,当华似玉再邀请金泽滔一起坐坐时,商雨亭等人却是死活不让他离开自己的视线。

    略过这一晚的奢华消费不提,直到过了子时,大家才意犹未尽地各自回家。

    过了两天,金钟山上,陆陆续续有东源集团高层过来,冷清的抱金别院开始热闹起来,每年一度由金泽滔主持的年会今天也移师西州召开。

    原来在东源时,大家还能朝夕见面,随着集团规模不断扩大,摊子越铺越大,现在很多人一年到头都难得见面,每年年终例会就成了东源高层交流经验,联络感情的大聚会。

    或许,这种聚会再过几年,当集团规模进一步扩大,市场拓展至境外,大家再相聚就没那么容易。

    所以,大家都很珍惜这每年一度的聚会,特别是公司几个元老,都早早交接了手头工作,赶到抱金别院,如邵友来、刘诗诗、柳立海等都早一天就赶到西州。

    邵友来和刘诗诗现在也成了准夫妻,早在金泽滔大婚第二天就扯了结婚证,现在也出双入对,准备年后大婚。

    到腊月二十三日下午,抱金别院更是大开中门,金泽滔亲自带着早来的邵友来等人在大门外迎接,其他股东,都相约今天下午到达。

    首先到达的是林文铮、钟佑铃夫妇,他们从京城直接飞来,由小洋亲自驾车从机场接回。

    钟佑铃已经大腹便便,她长得本来就比林文铮高大,此时,在瘦小的林文铮映衬下,更显得伟岸雄壮,当她娇柔地将差不多半个身子倚着林文铮下车时,看着林文铮因不堪重负而挣得面红耳赤的脸,金泽滔等人都掩面不忍目睹。

    好不容易下了车,喘着粗气的林文铮小心翼翼地扶着妻子,正准备说话,闻讯起来的母亲等人一把推开林文铮,几个妇人架着钟佑铃将她牵扶进别院。

    母亲还边走边说:“小林子,改日得跟你好好说道说道,都快做爸爸了,一点也不懂惜身,你看你,自己瘦得象只小鸡崽也就罢了,佑铃都快瘦成大号的绿豆芽,不知道她还怀着孩子吗?以后可怎么办,两个小孩自己都不会照顾自己,就要当爹妈了,可怜的孩子,唉!”

    母亲边说还边摇头叹气,不知是感叹林文铮两个大孩子,还是感叹钟佑铃肚子里的孩子。

    金泽滔瞪着钟佑铃肥硕的身段,都以吨计量的身材能跟绿豆芽对得上号吗?(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