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六章 无心插柳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

    金泽滔同情地拍拍还直喘气的林文铮说:“有一点,母亲说的没错,你还真该把自己养胖点,就你这小鸡崽身板,让你照顾钟佑铃,确实够为难的。”

    林文铮上下打量着自己的身材,愁眉苦脸说:“我很努力让自己长得更雄性,可不顶事,吃什么都不长肉,不象佑玲,喝水都能长膘,愁死人了,滔哥,你说,我会不会还没有完全发育啊?”

    金泽滔瞪着他刮得青莹莹的胡茬,没好气地说:“没有完全发育?!没发育的小公鸡都能开啼吗?难道佑铃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

    邵友来等人忍不住卟卟地窃笑,连刘诗诗都红着脸掩嘴而笑。

    林文铮的脸顿时给臊得面红耳赤,梗着脖子瞪着眼说:“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比邵总更健壮些,我现在很担心以邵总的身板,不知道进了洞房还能囫囵出来不?”

    林文铮虽然纤细,小胳膊还长点肌肉,但邵友来乍一看就象旧社会的包身工,皮包骨头,好象长年吃不饱饭似的,再仔细一看,穿得还算得体,让人怀疑他是不是长期吸毒的瘾君子。

    邵友来笑骂:“我虽然瘦,但长得精干,不象你,看上去就营养不良,发育不全。”

    邵友来绰号老瘦,但胜在个子不矮,穿着得体,还是很有成功男人的模样。

    刘诗诗不屑说:“小林子,待会儿倒要问问佑玲姐,当初你出洞房的时候,是不是被担架抬出来的?”

    林文铮大惭,邵友来大愧,金泽滔和柳立海大乐,看不出来,外表柔软的刘诗诗现在也彪悍如斯。

    正在说笑间,又有一辆挂着东珠牌照的车子驶近。不用说是金达他们一行到了。

    在东源集团高层中,金达最有企业家风范,本来就长得白白胖胖,现在身居集团高位,养移体,居移气,更显雍容有贵气。他和投资公司副总经理吕信行一起抵达。

    金达边和金泽滔拥抱,边说:“金市长慧眼识珠,从金钟山下看上去,没想到万木丛中还藏着这样一块风水宝地,真是好山好水好人家啊。”

    金泽滔哈哈一笑:“金总若是喜欢,欢迎随时来住。抱金别院给大家都留了房,以后到西州来就不用再浪费钱住宾馆。”

    金达道:“那敢情好,到西州就要临湖而居,没有比这处住所更好的了。”

    金泽滔松开手,拍着金达越来越发福的肚皮说:“刚才还跟文铮说,让他赶紧把身体养肥点,就他现在的身板跟佑玲不匹配啊。这方面你有心得,指点指点他。”

    金达却苦恼地摸着肚皮道:“发福不是福啊,我现在都差不多不沾腥了,可就是喝水都能长腰围,我还正要向他学习怎么减肥呢。”

    林文铮苦着脸道:“同人不同命啊,他为一身肥膘烦恼,我却羡慕他的大肚。”

    邵友来呵呵笑道:“这是羡慕不来的,无心插柳柳成荫。很多事情,你越不在心,反而有意外之喜,这方面吕总最有心得了。”

    吕信行下车伊始,虽然不太说话,但举手投足间,仍是掩不住喜色。神采飞扬,容光焕发。

    吕信行现任通源投资公司副总经理,但基本上大权独揽,金达不太过问投资公司的事情。

    吕信行还兼任着投资公司下属的证券公司和期货公司的总经理。最近他主持的环东珠城市布线方案也经东源集团同意,已经陆续在邻省设点抢占市场。

    吕信行因为重婚案闹得名誉扫地,但他对金融市场的嗅觉和工作能力就连向来挑剔的范萱萱都忍不住点头称颂。

    事业上成绩斐然,家庭生活滋润和睦,让吕信行一改在海仓县的落拓模样,不但穿着打扮时髦新潮,举手投足都颇有气度,很难从他身上看出当年乡镇干部的影子。

    金泽滔和金达又寒暄了几句,转而和吕信行握手,热忱道:“吕总第一次参加东源年会,欢迎欢迎!这一年来,邵总为我们公司能在金融投资市场占有一席之地,废寝忘食,辛苦奔波,谢谢了!”

    吕信行两手紧紧握着金泽滔的手,激动地说:“言重了,言重了,要感谢的应该是吕某人,当初如果不是金市长援手,给予我这样的机会,我可能我已经回吕家庄种田做农民了,能有今天的成绩,那也是金市长的支持和信任。”

    金泽滔没再就这话题再继续下去,而是说:“不管怎样,吕总现在看上去无论是气色还是精神,都跟往昔判若两人,仅凭这一点,就可喜可贺!”

    金达在旁插话说:“人逢喜事精神爽嘛,这一回,如果不是金市长亲自下令,吕总是说什么也不肯挪窝。”

    金泽滔含笑问道:“这里面难道有什么说词?”

    邵友来说:“喜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吕总家里的嫂子有喜了。”

    这回不但金泽滔吃惊,就连林文铮等人都惊得差点没掉落下巴。

    谁都知道,吕信行当初为了跟病妻表明心迹,也因为病妻的病会遗祸下一代,早早地就动了绝育手术,却是没想到一个绝育的男人无意间播下的种子也会生根发芽。

    金泽滔刚放下吕信行的手又重新握了上去:“这倒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哎呀,今年还真是喜事多,苏老师年近不惑,老树发新绿,即将为人父,即便是我,也是辛苦耕耘了一年多,广种薄收才侥幸成功。小林子发育不全,也要做爸爸,吕总更是创造了医学奇迹,这没根了都能结籽,这两正两反的经验和教训都表明:男人这玩意儿说顽强确实顽强,说脆弱也实在脆弱,所以要下种的赶紧下种,别挑什么黄道吉日,友来,要先下手为强哦!”

    大家都笑成一团,刘诗诗羞红着脸低啐了一声:“流氓!”邵友来笑得格外放肆,刘诗诗终于抑羞不住,掩面而逃。

    这个时候,陆续又有两辆车驶近,车门打开,首先蹦出车的是已经大姑娘模样的柳叶,在她身后,还跟着小汉关,两孩子东张西望,一张小脸不知是因为兴奋还是激动涨得通红。

    柳叶拉着金泽滔的手就叽叽喳喳说:“太漂亮了,滔哥哥,我决定这回就在西州过年了,跟西州一比,浜海就象个村庄。”

    小汉关仰着小脸,道:“叔叔,我也要和柳叶姐姐一起在西州过年。”

    金泽滔一手抱起小汉关,一手牵着柳叶子,说:“行,行,你们都在这里过年,但要听话哦,不许乱跑,没有大人的允许不许走出大院,听明白了吗?”

    金泽滔说这话时,眼睛却警告地看着柳叶,小汉关他不担心,柳叶这个鬼精灵你稍不注意,一眨眼就能跑出你视线。

    小汉关眨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说:“嗯,汉关知道了,没有滔叔叔的同意,我一定不走出这个大门,柳叶姐姐,你也要听话的哦。”

    柳叶正转着眼珠子找理由出门逛逛,闻言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知道啦。”

    柳鑫和朱小敏最后出来,还没等金泽滔上前寒暄,后面跟着的车门打开,先下车的是颤颤巍巍的罗立茂老娘,金泽滔倒没想到老娘跋山涉水也赶来西州,连忙快步跟了过去,一把抱着她下了车。

    还连连责怪正从车窗伸出猪腰脸的罗立茂说:“老娘亲自赶来,也不早点告知,再怎么,我也下山接接,你个不孝子!”

    罗立茂苦着脸一声不吭,老娘难得地为他解释说:“这倒错怪你弟了,是我死活不让他打电话告诉你的。”

    罗立茂嘀咕道:“我就知道,不告诉他被他骂死,告诉他被你骂死,做人真难。”

    金泽滔正要瞪眼训斥,后面传来甜甜的声音:“爸爸,爸爸。”

    却是刘美丽看着丈夫一副苦相,赶紧搬出小帽帽救火,果然,金泽滔一听见小帽帽的声音,立刻忘了和罗立茂置气,伸手接过早早就张着两手的小帽帽,小帽帽手舞足蹈地抓着金泽滔的脸,咯咯地发笑。

    这时候,母亲和奶奶等人也闻讯出来,老娘和奶奶咬着耳朵不知在念叨着什么,小汉关乖乖地喊着老爷爷被爷爷牵走,奶奶抱起小帽帽,小忠做起了向导跟小柳叶介绍着别院的风景。

    等妇孺家属都进了院门,柳鑫才贼眉鼠眼地问:“刚才大老远就听到你们笑得这么张狂,大过年的,说出来一起乐乐。”

    邵友来说:“吕总的媳妇有喜了,刚才大家都为他高兴。”

    柳鑫瞪着水牛眼,上下打量了吕信行许久,才竖着拇指叹道:“这都行?强悍!真男人!”

    金泽滔笑着说:“所以,才说无心插柳柳成荫嘛,柳大局长就是最好的证明,无心插下却能成材的柳枝,这支柳枝成材了,又开始无心插柳,结果就有了柳叶,这些都是无心之举,意外之喜,诸位以为然否?”

    大家纷纷哈哈笑着附和:“大善!”

    惹得还在主别墅前抬头打量着抱金别院几个大字的柳叶都忍不住回头嚷嚷:“滔哥哥,说什么无心插柳插出柳叶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