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八章 变故之生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狼族拥有非同寻常的特质和超强的生存能力,这让它们在危险恶劣的环境中生存繁衍了百万年。当人类还在为了个人利益各自为战、尔虞我诈之时,它们却始终保持着种群存在的根本——团结、交流、忠诚和坚韧,这就是狼性法则。”

    说到这里,金泽滔目光一个个扫视着在座诸位,神情前所未有的严肃和认真,大家都忍不住挺起胸膛,就象接受狼王检阅的狼群。

    金泽滔沉声道:“市场竞争就是没有硝烟的战争,市场是残酷的,血淋淋的,它是冷冰冰没有温情的自然法则,东源集团若要想在这样优胜劣汰的竞争环境下胜出,发挥团队精神,坚持狼性法就是致胜的不二法宝。”

    “东源集团起源于东源,东源人有个特性,血性,团结,悍不畏死,能把后背让于同伴,东源人为大秦遗民,经过千百年的战火磨砺,至今仍生活在东源沿海,我认为,东源人就是狼群精神,狼性法则的最集中体现,我希望,我们东源集团也应该具备东源人的狼群特性。”

    “狼是团结的,它们很少各自为战,所有的行动都是在狼王的统一调度下进行,只要狼王一声令下,群狼便会排山倒海,勇不可挡,即使是它们被牧民和猎狗围困,四面楚歌,它们依然镇定自若,阵形不乱,就是死,也要死在冲锋的前进路中,而不是倒在胆怯的撤退路上,诸位,现在就是东源集团吹响冲锋号角的时候,这个时候,我们是什么?我们该当如何?”最后一句话,金泽滔几乎是吼出来的。

    小海等年轻人如何经得住金泽滔三言两语的煽情,只觉得热血澎湃,恨不得学着狼群般冲锋陷阵一番。举着双手喝道:“狼!狼!我们是狼!冲!冲!我们冲锋!”

    受着他们的鼓动,罗立茂、柳立海等死忠分子两眼通红,跟着小海声嘶力竭地呐喊着。

    正在这时候,却见母亲慌里慌张地跑了进来,正看到小海象狼一样一脚踩在椅子上,一脚蹬在桌子上,学苍狼啸月状嗥叫着。

    母亲狠狠地往小海撅着的肥大屁股拍了一掌:“小猢狲。学什么不好,学狗撒尿,还鬼哭狼嚎地,吓得隔壁的小帽帽不住地说狗狗来了。”

    金泽滔哭笑不得,好好的狼性培养让母亲这一番话搅得大家纷纷回归了人性,小海被母亲拍了一掌。赶忙从桌子上缩回屁股,道:“妈,我们正开会,你搅和什么。”

    母亲一拍脑袋,说:“都忘了说正经事,泽滔,快去看看。柳鑫跟人吵架了,哎呀,这么大领导还孩子似地在山脚下跟人拌嘴。”

    金泽滔吓了一跳,连忙奔出餐厅,却见小忠和柳叶两人正忸怩地站在门口,金泽滔先看向柳叶,柳叶却有些恼怒地瞪了小忠一眼,金泽滔说:“柳叶。你爸呢,到底怎么回事?”

    柳叶一跺脚,说:“爸正在山脚一户人家的门前跟人吵架呢,别问我为什么,你自己问小忠去。”

    金泽滔不用猜也知道,一定是小忠带着柳叶找山下的小诺玩,又被他缺根筋的父亲抓了现场。正巧被柳鑫看到,以柳鑫跟周副市长一样护短,一样少根筋的性子,两人针尖对麦芒。吵架都是小事,就怕动手打起来。

    柳鑫嘴皮子麻溜,这动手能力可就差了周副市长一截,要真打起来,怕要吃亏。

    正在这时,蜂拥着站别墅院围栏的众人不知道谁喊了一句:“动手了,动手了,柳局长这一手恶虎掏心使得好,大个子不得不回拳防护。”

    金泽滔摇了摇头,对身后邵友来等人说:“你们回去继续开会,我下去看看。”

    当他驾着车赶到周副市长的别墅院门时,两人都累得气喘吁吁,叉着腰一边喘气,一边警惕地打量着对手,两人身后,还站着一脸无奈的方柔和忐忑不安的小诺。

    金泽滔从车上下来,扫视了两人一眼,还好,没破相,只是衣衫褴褛,都有些狼狈,柳鑫的衣领被撕了一道大口子,周副市长的袖口短了一截。

    金泽滔拿着一架相机,边取镜头盖,边说:“两位都是警队精英,公安强将,今天以武会友,果然是高手风范,我得给你们的飒爽英姿留下纪念,也让董厅长看看越海公安干警的风采。”

    周副市长冷笑了一声,挺直了腰,说:“别拿董明华压我,董明华算什么,论级别大家都一样,再说,董明华能不能把这个副厅长当下去还两说。”

    柳鑫和金泽滔两人俱都面面相觑,目瞪心骇,柳鑫不知周副市长底细,但对董明华他却极是熟悉,通过金泽滔,他也了解到董副厅长还是京城老范家的女婿,论起辈份还是温重岳专员的姑父,这样的人物居然和眼前这个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傻大个子相提并论。

    金泽滔则震惊于周副市长脱口而出的消息,董大爷身后站的可是京城老范家,董副厅长职位不保?政治家族成员的职务变化不是小事,无故黜落,那更是大事,放在一省一市,那都是惊涛骇浪的政治大事件,董大爷出问题,难道是老范家出了什么变故。

    金泽滔不能不想得多一点,他现在虽然还只是区区副处级干部,还没资格发表政治言论,更没有被打上政治派别的烙印,但无论是温重岳还是曲向东,对他都有知遇之恩,在外人看来,他无疑是老范家看好的年轻干部。

    城门失火,自己这条小池鱼还能免灾?但现在京城除了沈永福的长江科技闹得纷纷扬扬,应该没什么政治风波,难道老范家真出了什么不为人知的变故?变故之生,奸邪之作,或就由此开始,从此京城多事,越海多艰。

    周副市长看了柳鑫一眼,扬着头不屑道:“我知道你,永州公安的柳鑫吧,靠着董明华非法集资案上的副处,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在西州,不比你们永州,横着走,小心什么时候就直着出去,得意忘形下,或许就大祸临头,还是低调一点的好。”

    周副市长几乎口沫横飞,高声地喝斥着柳鑫要低调,却没料到连半山腰的抱金别院都听到他的高调咆哮声。

    后面的方柔脸色一变,摇着周副市长的手臂说:“老周,你胡说什么,这都哪捕风捉影听来的讹言,要真传到董厅长耳里,还不知道什么想法呢。”

    这些话出自周副市长的口,任谁都知道这是方建军副省长的意思,你还想引起铁司令和老范家的不和?

    周副市长浑不在意,甩开方柔的手,又对金泽滔道:“今天,我把话说明白,免得以后难堪,请你约束一下自己的弟弟,年纪轻轻不上进,到处沾花惹草,我们周家不欢迎你们姓金的,以后请自重,不要乱闯私宅。”

    金泽滔深受铁司令器重,家里还摆着一把铁司令赠送的无极大刀,即便以周副市长的性子,也不敢对金泽滔太过无礼。

    金泽滔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也不顾方柔抱歉的眼光和小诺泪光荧荧,拉着柳鑫转头上车就走。

    回山上的路上,柳鑫看了金泽滔一眼,小心翼翼地问:“这姓周的是什么角色,听你的意思,他还是公安系统的?”

    金泽滔还是第一次遭人排遣而没有反击,这主要是他还在想着董明华到底会出什么事情,而似乎柳鑫还因为吕三娃的非法集资案跟董明华扯上了关系,如果董明华出什么事情,那不但柳鑫要跟着遭殃,永州借了吕三娃案子光的可不止他一人,就自己身边的人,如何悦、柳立海等人都多少脱不了牵扯。

    或者是因为吕三娃的案子牵进了上层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但那也翻不了吕三娃的案子,毕竟这个案子最后是省委主要领导点头,省纪委拍板定的性,最多最后处理时高抬轻放。

    金泽滔想到这里,心里才踏实了一点,以周副市长缺根筋的性子,谁知道他说这话是不是经过大脑过滤的。

    金泽滔说:“姓周的什么角色?西州市副市长,公安局长,堂堂正厅领导,你会不知道?”

    柳鑫拍着大腿,咧着嘴大声说:“原来是周博山局长啊,大名鼎鼎的周神探,老天哪,我刚才还跟周局长打了一架,说出去谁信哪!”

    金泽滔嘎地刹住了车,柳鑫一向眼高于顶,被人揍了一顿,还从没见他这般兴奋的,皱着眉头说:“他周博山很有名气吗?”

    柳鑫眉飞色舞道:“你不是公安系统的可能不知道,周局长是越海刑侦第一把手,在部里都挂了号的,原来就是省厅刑侦处长,发生在华东一带的疑难刑事大要案中,很少没有周局长的影子,早先发生在永州的银行抢劫案,我是侥幸破了案,要是再破不了案,省厅估计也会让周局长来侦破的。”

    柳鑫就是靠着侦破永州银行抢劫案才被记个人二等功,并据此升任副局长,这些旧事,金泽滔也有所了解。

    他倒是万万没有料到就周博山这种火药桶一样的性格,居然会是心细如发的刑侦专家,还是越海第一高手,真是人不可貌相。(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