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章 省长翻案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

    方省长小口地饮了口茶,声音不轻不重:“吕三娃的案子本质上是件刑事案件,董厅长当时也是从地下赌场突破的,继而发现了一系列违法乱纪行为,他的乱集资造成了社会上的一些混乱和困惑,这也能理解,但从某个角度考察,这种行为,其实只是一种经济行为。”

    方省长说到这里时,金泽滔忍不住看了旁边的柳鑫一眼,两人相顾失色,眼底里都流露着震惊和不解。

    方建军省长这是为吕三娃的案子公然翻案,除了金泽滔和柳鑫这两个查处吕三娃案子最初的当事人外,董明华和尹小炉俱都用不敢置信的目光看着方建军。

    餐厅安静得除了方省长的说话声,只有众人略微有些粗重的呼吸声,为吕三娃翻案,在政治上对金泽滔影响不大。

    但当永州经济和社会生活中,所有有关吕三娃的痕迹被擦干抹净后,又重新出现吕三娃这个套中人时,这对永州上上下下来说,都是个灾难。

    到底这个案子涉及到谁,需要用全面翻案这种极端的方式为自己洗脱嫌疑?

    在座绝大多数都是政法干部,这种公然玩弄权势,置党纪国法于不顾的行为,引得众人虽不至于当面质疑,但不安和愤懑的情绪,还是引得在座的人们试图通过加重喝茶的声音,移动座椅等行为,表示抗议。

    方建军视若不见,依旧用他平缓的声音说道:“以现行的法律体系,要准确定性这种集资行为,还没有明晰的法律依据,换句话说,对吕三娃的案子,只能以刑事案提起公诉,至于集资行为,还要等中央进一步明确。”

    尹小炉终于忍不住开腔说:“方省长。对于吕三娃的乱集资行为,越海也有前例可循,并非不是无法可依,而且,吕三娃非法集资数额巨大,挥霍浪费严重,社会影响恶劣。摒弃其乱集资行为,单就其挥霍集资款就构成贪污罪,并不是没有明晰的法律依据。”

    尹小炉虽然语气不善,说话时仍嘴角含笑,态度和气,但金泽滔却在他的眼底里。看不到半点笑意,有的只是冰凉和冷漠。

    方建军身后站着什么人,相信在座的没有不清楚的,方省长从小在铁司令家长大,一直被铁司令当作接班人培养,铁司令在越海经营近半个世纪,现在省委大院里。排得上号的,只要是越海本土出身的干部,无不带着深深的铁氏痕迹。

    现在省委主要领导中,除了省委书记是新近从北方调整进来的,几大常委中,近半都是越海本土干部,方建军可以说是越海本土派的一面旗帜。

    他在今晚开宗明义就说这仅是他个人的一个忠告和劝诫,不代表组织意图。就连远离越海最高政治权力中心的金泽滔和柳鑫都不信,这应该就是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的意见,更重要的是,这可能还是铁司令的意思。

    尹小炉握着茶杯,微笑着平视前方,但内心里却如快烧开的开水般沸腾起来,方建军一个电话将他从京城召回。还是在他调查吕三娃非法集资案最后关键中间人物的关键时刻,这让他本来就心怀不满。

    此刻,方建军竟然全盘推翻吕氏叔侄案,让他几乎不能接受。方建军将吕三娃案定性为刑事案件,如此说来,他率领的纪委办案组前期所做的努力岂不是全部付之东流。

    或许对公安和检察机关来说,方建军的定性,对他们的前期工作影响并不大,但方建军这样定性,纪检组势必将从办案组中撤出,前期所做的调查和处理都将被全盘否定,这对尹小炉本人的威望及省纪委的政治地位都是一次沉重打击,是一场政治灾难。

    这些还不是最主要的,对尹副书记来说,经过大半年的侦查,他和他率领的纪检组正抓着吕三娃非法集资案最隐蔽的一只黑手,而且这只黑手,几乎可以遮云蔽雾,兴风作浪,这也是他为什么亲自率领越海纪检系统最强的办案能手,赶赴京城调查的最主要原因。

    尹小炉不是越海本土干部,他也没有明显的政治派别,但这并不能说明他就没有政治野心,纪检工作靠着抓几只无关痛痒的苍蝇蚊子出不了成绩,他着眼的是能撼动某种政治势力的老虎狮子。

    吕三娃这个案子刚查处时,并不被人看好,但他超乎常人的纪检敏锐嗅觉和政治敏感性,还是让他从中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味。

    越海时有集资案发生,但象吕三娃高达数亿的非法集资款竟然风平浪静地经营这么多年,政法机关竟然毫无察觉,最后却是通过地下赌场揭露出来的,这就很能说明问题。

    以他多年的纪检工作经验,吕三娃这个貌不惊人的老农民,并不是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他用华丽的外衣包装着自己,用奢靡的物质享受吸引着世人的目光,他身后还应该有一只巨手支撑着他。

    这才是他自始至终参与这个案子的深层次原因,为山九仞,功亏一篑,尹小炉怎么甘心?

    餐厅一阵寂静,刚才还发出的喝茶声、移动声此刻都戛然而止,平静得金泽滔都感觉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尹小炉仍笑吟吟地看着前方,方建军则一如开始的样子,眼睛半睁半阖,目光似乎无焦距地散落在虚空中,但从他扫视过自己时,金泽滔能感觉到其中的锋锐和压力。

    方建军终于将目光收回,扭头看向左侧的董明华,温厚地询问:“董厅长什么意见?”

    董明华目光一直低垂,杯中的茶水早已见底,只见到几朵泛黄的茶叶飘浮着,此刻近距离观察,他竟发现虎泉茶如蝴蝶一样展开的华丽展翼,竟然都是密密麻麻焦黄的细小空洞。

    方省长亲自动问,董明华不能不说话:“自到西州后,我喝的一直是虎泉茶,虎泉茶美名冠绝天下,饮后令人难忘,直到今天,我才发现,原来美丽的外表,甘香的味道背后,竟然是千疮百孔的煎炒。”

    方省长眼瞳一缩,董明华不论案,却转而论茶,董明华可以说是永州吕三娃叔侄的掘墓人,他从吕氏叔侄案的地下赌场查处起始,就一直坐镇永州,此后,这个案子被他汇报到省委,纪委才最后介入,吕三娃案件的前期侦查工作一直是他牵头并组织的。

    这段时间,京城对民间资金集资行为争议颇多,特别在沈永福长江乱集资案被中央银行要求整改后,高层几大巨头都在不同场合发表了意见,有些意见甚至相左,这也说明,中央对沈永福长江案意见并不一致。

    而由此产生的分歧搅乱了媒体舆论,许多专家学者在各自的舆论阵地纷纷发表主张,形成了旗帜鲜明的挺沈派和打沈派,从最开始的学术讨论,继而引发了政治争论。

    沈永福此前笼络的一批离退休高官和学者更是借势到处煽风点火,引得学界一片哗然,从政治争论最后发展到人身攻击。

    甚至一些已经被扫入历史垃圾桶的政治势力也趁机浮起沉滓,由此更加深了一些政治派别的政治成见。

    这股邪风甚至蔓延至越海,而越海已经查处了大半年的吕三娃集资案,经越海媒体曝光,已经引起京城关注,中央银行就整改沈永福的长江科技乱集资案,甚至还征询地越海省委意见。

    如果说沈永福长江案是引发这场争论的始作甬者,那么越海查处吕三娃案件,一直坚持紧咬不放,穷追猛打的态度更象是火上浇油,短短几天时间,越海对吕三娃集资案的查处使得越海被推上全国舆论的风口浪尖。

    省委对查处吕三娃案件的决心也因此变得犹豫和谨慎起来,此时,方建军关于重新对该案件定性的提议很快就得到了省里主要领导的首肯,当然,方建军在这个时刻提出这个有一定政治风险的建议,也是有自己的政治考量。

    方省长作为常务副省长,分管公安、监察和司法,联系政法线,政府线并不具体分管政法工作,他也从不过问政法具体案件,对吕三娃这个案子重新定性说到底并不是方省长的份内事。

    但兼着政法委书记的省委施副书记此刻正在中央党校封闭学习,坊间传言,施副书记党校学习结束后,中央另有任用,省委这段时间也有意让方建军协调政法日常工作。

    他提出重新定性吕三娃的非法集资案,就是奔着这个副书记的位置去的,对方建军来说,在这个时刻为吕三娃案件翻案,与其说是政治博弈,不如说是政治投机。

    这个投机的前提就是办案组成员要达成共识,不能自己冲锋在前,还要引起后院起火。

    而此刻,董明华的态度对方建军来说,至关重要,他的表态将直接影响今晚在座成员是否就这个案子的性质达成共识。

    对于尹小炉的不满,方建军并不太在意,毕竟在尹小炉之上还有纪委书记,来之前,他已经和纪委主要领导有过沟通,问题不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