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一章 刀光剑影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公安系统,在这件案子上,一直是董明华说了算,而且,据方建军所知,公安部经侦局长凌卫国前几天还来西州调研过该案,这让吕三娃的案子重新定性又有了变数。

    方建军也仔细观察了一下杯中的茶叶,笑说:“果然如此,细微之处见真知,一枝一叶总关情,都说公安侦查就是细节的科学,还真是没有说错。”

    董明华点头说:“再华丽的掩饰,都盖不住真相,肉眼无法发现,我们现在有放大镜,放大镜无果,我们还有显微镜,只要功夫深,什么事情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在外界看来,吕三娃的非法集资案件是董明华最先掀开的,其实在座的办案组成员都清楚,这件案子最先是由时任永州地委副书记的温重岳开始提起的。

    温重岳能顺利上位永州专员,吕三娃的案子为他添了不少砝码,而董明华最清楚,最后决定查处吕三娃非法集资不是温重岳,也不是他董明华,而是远在京城的老范家。

    这段时间,随着京城沈永福的长江案被热议,越海吕三娃非法集资案被有心人和长江案结合起来,甚至有种说法,这是中央为打击长江科技集资案在越海的试水之战,没看到,公安部经侦局还因此跑越海调研吗?

    这还真是让董明华哭笑不得,经侦局长凌卫国跑到西州,纯粹是为逃避插手长江科技案而来,凌卫国被金泽滔一番关于大是大非、顺昌逆亡的言论打动,才在当夜就赶回京城。并且在第二天一早就对长江科技立案调查。所谓经侦局到越海调研吕三娃集资案。仅是在金泽滔的建议下对部领导解释的一个托词而已。

    深究起来,公安部经侦局对长江科技的正式立案调查,才是这场从学术到政治,从官方到民间大争议的导火线。

    金泽滔当初还准备借着京城长江案做篇大文章,大肆宣扬永州吕三娃的非法集资案,但事到如今,根本不用宣扬,也已世人皆知。这对金泽滔来说,倒是个意外之喜。

    但对董明华来说,却无疑是火上浇油,吕三娃查处了半年多,原本作为个案,越海上下,都十分支持,至少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的阻挠。

    但现在,吕三娃的案子和沈永福联系起来。事情就变得复杂,省委的态度也开始谨慎。今晚方建军更开门见山要重新定性,常务副省长为一件经济案件翻案,这里面的微妙董明华不能不三思。

    董明华能接受方省长的忠告和劝诫吗?如果换作两天前,他或许就驴下坡,军人出身的董明华,内心里并不想趟这浑水。

    但现在他的政治野心被坐对面的金泽滔点了一把火,经过几天发酵,已经熊熊燃烧,部里的老干部局已经为老厅长预留了位置,只要迈过这道坎,他就能如愿以偿登上公安厅长这个宝座,顺利进军副部级。

    更何况,在他背后的老范家,态度一如既往的鲜明,坚决支持打击非法集资,政治世家的政治态度,如果不是涉及大是大非问题,一般不容左右摇摆。

    方建军深深地看了董明华一眼,说:“虎泉茶之一枝一叶,不但形美,更兼味美,但有句话说得好,梅花香自苦寒来,茶香只有在烈火焚烧下的热锅上,才能煎炒出香味,这千疮百孔的背后,不是腐烂,而是粉身碎骨的千锤百炼。”

    听到这里,金泽滔忍不住暗暗赞叹,不愧是省长,董明华本来想借茶论案,却反被方建军用来劝喻董明华。

    方建军、董明华和尹小炉这三个可以决定吕三娃集资案走向的决定性人物,因为各自的政治诉求,各怀心思,也各有打算,而所有这一切的始作甬者,金泽滔却为方建军关于茶叶的高论暗暗喝采。

    一片茶叶,被方建军和董明华诠释出两种涵义,相比较而言,方建军所说更有不同凡响的道理,董明华一愣,论起嘴上功夫,他确实自认不如方建军。

    到现在,金泽滔也隐隐有些明白下午为什么周博山说董明华的位置不牢,或许,今晚,就是方建军代表越海本土政治力量,要董明华、尹小炉等人作出政治上的站队,或者说是认同。

    向左向右的抉择,或许就是政治生涯的一个终结,作为局外人,金泽滔都能感受到餐厅中的刀光剑影。

    董明华沉吟了一会儿,终于说:“方省长,不管省委对这件案子怎么定性,但吕三娃违法事实清晰,证据确凿,这些都是不容抵赖,也不容忽视的事实,我们公安办案就是秉承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准则,在不违背这个原则的前提下,我们公安系统坚决执行省委省政府的决定。”

    董明华虽然有所保留,但最终还是表明了态度,尹小炉一直浮现的笑容也渐渐地收敛,董明华此举在他看来,无疑是明哲保身之举,纪委有其严格的工作规程和工作性质,案子的定性就直接影响纪委的介入程度。

    方建军没有尹小炉想得这么复杂,他并不关心吕三娃这个案子牵扯到谁,他也不想去关心,这些都与他无关。

    他要为吕三娃的案子翻案,并不是推翻吕三娃的有罪结论,而是要迎合京城高层关于集资案争论的政治需要,对非法集资的提法作模糊化处理,当然,这种翻案的结果就是停止调查所有有关集资的活动。

    这也是董明华在方建军咄咄逼人的追问下作出的有限度让步,其实真要改变案子性质,对董明华来说,还是难以接受的,地下赌场案和非法集资案相比,不论其性质,还是违纪金额,都不能相提并论。

    挂省委常委公安厅长,可不是区区一个地下赌场案就能达成的,董明华的心情忽然变得有些灰暗,但不这样,他还能和省里主流意图相左?

    无论是公安厅长还是省委常委,都要经省委主要领导点头,他真要跟省委领导对着干,那么,最好的出路就是调出越海,即使是老范家,他也不能左右越海省委领导的决定。

    董明华着急,金泽滔更着急,如果董明华真的按照方建军的意见,在吕三娃案子上作出政治上的妥协,或者说是认同,那么,不但吕三娃案子不能深入查处,吕三娃本人也得不到应有的审判。

    更严重的是,此案为沈永福长江案开了个坏头,树立了坏榜样,正值中央整顿金融秩序,全面铺开财经金融改革之际,领头经济体制改革的又是素有铁血宰相之称的容副总理,难以想象,越海将如何面对铁血总理的怒火。

    金泽滔自忖自己还不入中央高层的法眼,但无论是董明华还是温重岳,都是金泽滔不愿意眼睁睁看着倒霉的,更何况,办案组还有自己怀有三个月身孕的妻子何悦。

    董明华虽然说得铿锵,但在强势的方建军面前,他最终还是退而求其次,表面上,他是有限度的退让,但实质上,如尹小炉所想的,董明华这是不想正面和方建军碰撞,他是体面地谢幕以求得明哲保身。

    金泽滔只能安慰自己,在饭后,再找董明华说说,能不能把吕三娃的集资案继续查下去,功亏一篑啊,虽然,他也清楚,这种阳奉阴违是官场大忌,以董明华光明磊落的性格更是绝对不会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

    方建军在今晚的餐桌上第一次露出笑容,董明华的表态,也让在座的很多办案组成员暗暗松了口气,他们最怕办案组领导和省领导顶牛,那夹在中间的办案组成员就左右为难了。

    方建军也一改刚才昏昏欲睡的无精打采,两眼炯炯有神地打量左右,在他的正对面,坐的是金泽滔,此刻,他的脸色却一阵青一阵白,垂着头,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方建军心中不觉一动,指着金泽滔说:“金泽滔同志,我说过,我认识你,就是从吕三娃案件的案卷里认识你的,今晚请你过来,就是想了解一下,关于吕三娃的案子,基层群众是怎样看待的,基层干部又是怎样看的,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方建军为吕三娃案子翻案,也要考虑群众意见,基层反应,这也是他点名要求永州两位当初参与此案干部的初衷,如果真是民愤极大,反响巨大,他还要统筹考虑。

    金泽滔惘然抬起头来,此时,不但方建军看他,连董明华和尹小炉都目光炯炯地盯着自己。

    金泽滔暗暗深吸了口气,求人还不如求诸己,饭后游说董明华改弦易辙的可能性,比当面说动方建军改变主意要小得多,何不如斟酌一下措词,想想该怎样一举打动方省长。

    金泽滔端起茶杯,长长地喝了口茶说:“方省长好,容我以茶代酒,给自己壮壮胆,关于基层群众和干部是怎样看待集资案的,看看我们永州和南门两级财政在春节前启动的赔补非法集资款方案,就可以从一个侧面倾听到群众的呼声。”(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