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二章 豁然开朗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

    金泽滔看着满桌的人们都认真倾听着自己说话,这里除了他和柳鑫外,其他都是正处以上领导干部,自己对面,坐的还是统治着全省数千万人口的常务副省长,而自己在这餐桌排名最末位。

    这一刻,他忽然觉得自己的发言竟也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心里不由涌起一种统治餐桌的自豪和渴望,他说:“人民群众对吕三娃集资案的议论,用民怨沸腾,怨声载道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如果不是吕三娃案子查处得早,再拖个一年半载,情形将更加严峻恶劣。”

    方建军吓了一跳,但仔细一想,又深以为然,吕三娃案涉及数亿元集资款,成千上万干部群众,这些钱说到底都是群众的血汗钱,到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能不民怨沸腾吗?

    金泽滔凝望着方建军省长,沉声说:“对吕三娃的案子,我们不妨换个角度看问题,吕三娃案是以地下赌场案被揭开的,所以方省长说这个案子是刑事案也完全可行,其实不论其最后怎样定性,诚如董厅长所说,都不能推翻他犯罪的事实,也不能推翻他干扰经济秩序的事实。”

    “非法集资既是个新话题,同时也是个老问题,我们分析一下,集资案往往伴随着投机,贪污,行贿,受贿等不法行为,刚才尹书记就说得很明白,摒弃其乱集资行为,单就其挥霍集资款就构成贪污罪,并不是没有明晰的法律依据,所以,在最后定性时,不妨听取一下法律专家的意见,或许就豁然开朗。”

    金泽滔这些话听起来,好象有些和稀泥,他的话面面俱到。刚才发言的三位领导,他都有点到,而且,似乎都表示了正面支持。

    对在座如柳鑫等大多数人来说,能在瞬间想到这么多,并且没有得罪一个领导,这对一个年轻人来说。殊为不易,十分难得。

    但在方建军等人听来,乍听有些油滑,但仔细斟酌,却又让人暗暗拍案叫好,这哪是一个年轻人仓促之下作出的反应。分明是浸淫此道多年的老成持重之言。

    就连董明华和尹小炉,面色都为之一缓,虽然金泽滔最后建议省委不妨听取一下法律专家的意见,但其实金泽滔已经给出了处理吕三娃集资案最恰当的意见。

    在座的都是政法和纪检系统的精兵强将,都是法律专家,很清楚金泽滔的建议是处理吕三娃的非法集资案最妥善的办法,既不会引起太多法理上的争议。又能平息集资户的怒火,还真令人豁然开朗。

    如果该方案获得省委领导首肯,办案组不是要削弱,而是要加强,吕三娃不是要放他一马,而是要加大力度穷追猛打。

    金泽滔放下茶杯后,最后补充了一句:“我们如果能圆满处理好吕三娃的案子,兼顾到事实和法理。或许,能为健全相关法律制度,处理相关案子提供有益借鉴,这也是变被动为主动,变坏事为好事。”

    金泽滔最后一段话打动了方建军,吕三娃的案子跟方建军没有利害关系,他之所以要高调插手该案。所图无非是上合君意,下合民心,当然,中间他也要为自己打算。如果能圆满处理越海的非法集资案,那就是进军施副书记这个位置最有力的敲门砖。

    方建军仅是沉思了片刻,大手一挥,哈哈大笑:“夜了,肚子也饿了,上菜上酒,今夜是团圆夜,大家因为吕三娃一案,也辛苦了大半年,既为团圆饭,又当庆功宴,不醉不归啊!”

    大家一看时间,都七点多了,不知不觉竟已经过去了两个多小时,虽然刚才也就方省长四人发了言,但对大家来说,却无异于经历了一场鏖战,心情一放松,除了疲倦,更感觉饥肠辘辘。

    方省长一声令下,房门大开,打扮整齐,动作划一的服务员穿着喜气的大红礼服,鱼贯而入,上餐具的上餐具,撤茶水的撤茶水,有条不紊,忙而不乱。

    餐桌上,方省长杯茶解决了为吕三娃案子定性这件大事,心情大好,忍不住表扬说:“通元酒店环境优越,服务周到,装饰考究,用具精致,在这里用餐,确实令人赏心悦目,也难怪铁司令数十年来从不给企业题词,独独为通元酒店破了例,确实有其独到之处。”

    方省长心情愉悦,尹小炉和董明华两位领导何尝不是心情舒畅,也纷纷附和道:“不错,不错,每到一处通元酒店总会有不同的体验,如果餐厅也能评星级,那无论从环境还是服务,都是五星标准。”

    这个时候,有个领班模样的服务人员拉开餐厅的落地窗帘,一幅钱湖夜景竟如图画长廊般展现在众人眼底,山色湖景在灯光明灭中若隐若现。

    有游客夜游钱湖,湖面上乌蓬船在水面划过,留下一道道银波水痕,恰如白练闪耀,从山上俯瞰,犹如人间仙境。

    服务员很快麻利地摆好了餐具,随即,待这些服务员向方省长鞠躬离开后,另有一批服务员袅娜而入,分别摆上冷碟热菜点心。

    方省长不等上酒水,道:“先吃菜,打点底,再喝酒。”

    董明华伸手抓过一把虾须,提溜了差不多半盘东源白虾,边剥着虾壳边说:“天大地大肚子最大,不用领导吩咐,我也要先垫垫底,年纪大喽,经不得饿。”

    方省长学着董明华,撮着虾须将剩下的半盘白虾全放自己的盘子上,尹小炉正努力地用筷子夹虾,却只夹着一截虾须,等再下筷子时,盘子已经空空如也,忍不住敲着碟子埋怨道:“手快有,手慢无,吃饭如此,做人也如此,什么都要讲究。”

    方省长看一贯温文尔雅的尹小炉咂巴着虾须,忍不住哈哈大笑:“首长都说了,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主席也说过,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换句话说,吃饭就要象干革命,该出手时就出手。”

    方省长调侃着笑阎罗的时候,金泽滔和在座的大多数人一样,跌落一地眼球,金泽滔和方建军接触不多,但从铁司令家短短一次见面的印象看,方省长和大多数领导一样,不苟言笑,严肃刻板,却是没想到,方省长也有幽默的一面。

    董明华嚼着虾仁,含糊不清地说:“你以为阎罗王出手,大家都退避三舍啊,事关切身温饱问题,该让的让,不该让的当仁不让。”

    方建军笑吟吟地看了董明华一眼,撮着虾须,从自己的盘子分出一半让给尹小炉,说:“见面分一半,大家都让让,就饿不着肚子了。”

    很快,刚上来给大家垫肚的冷碟热菜都被一扫而光,方建军先斟满酒,提议道:“这杯酒,敬在座的同志们,给大家拜个早年,祝大家身体健康,工作顺利,阖家幸福!”

    大家纷纷站立起来,高举于顶,道:“谢方省长!”

    随后方省长亲自把盏为大家斟酒,这是领导对办案组成员大半年来辛勤工作的褒奖,也是表明领导与民同乐。

    方省长给尹小炉和董明华斟酒时,两手端酒瓶,以示尊重,两人都分别虚扶着酒杯,一手平伸,表示感谢,轮到给其他办案组成员斟酒时,就没那么讲究,显得随和,还随口问上几句话。

    方省长斟得随意,但受敬者无不受宠若惊,毕恭毕敬地站着,两手端着酒杯平胸伸手,不敢举得太高,你以为这样尊重领导,其实让领导为难,总不能让方省长垫着凳子挨个斟酒,更不敢举得太低,你自谦,却恰恰是对领导的不尊重。

    金泽滔看着酒桌上的众生相,餐桌艺术至高境界就是统治,你没看到被方省长斟过酒的干部,莫不满面红光,神情飞扬,斟酒比敬酒更令人印象深刻,并且深感受领导器重和信任。

    这真是一种特别的社交方式,是身体与灵魂的结合点,是物质与精神的结合点,最终达到和谐的礼义共鸣,斟酒者收获感激和忠诚,被斟者充满激情和希望。

    在金泽滔看来,今晚的宴会不同于一般的聚餐,方省长将这样严肃的谈话放在餐桌上展开,赋予了餐桌特殊的政治内涵。

    如果让办公厅将这个会议安排在会议室召开,至少金泽滔和柳鑫是没有资格参加这样的会议,如果谈话失败,最后大家不欢而散,再无挽回余地,但放在餐厅里,餐桌就是会议桌的延续。

    从进入餐厅到现在开餐,金泽滔从方建军身上观察到很多情绪化的言行,有漫不经心,有严肃认真,也有温和敦厚,但有一股气势,贯穿始终,现在看着方省长漫不经心斟酒的模样,忽然想到,这股气势就是自信。

    所以,金泽滔相信,方建军一定还有不为人知的手段,让尹小炉和董明华就范,而且,金泽滔甚至有种奇怪的感觉,方省长邀请自己和柳鑫参加这个谈话,并不是如方省长自己所说,仅仅是一种漫不经心的随手所为,或许另有深意。(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