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八章 猪狗不如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金泽滔抱着小春花,商雨亭却不住地在旁边威胁着小春花快下来,哥哥的怀抱不能让你独占。

    小春花快活地微闭着眼睛,不理不睬,老姑笑着拍打着商雨亭的手:“你都大姑娘了,也好意思天天让你哥抱啊。”

    在金家大院里,商雨亭从来是以孩子的面目出现,不管多么小的小孩,她都能一起玩,最近,小帽帽就赖上了她。

    当他们回各自房间梳洗出来,准备吃早饭时,金泽滔却看到林文铮正尽心尽责地扶着挺着大肚的钟佑铃在院里散步,别院虽然占地广阔,但别墅群都是依山势而建,除了主屋前有块平坦地方,其他地势都高低不平。

    下坡时候,钟佑铃以泰山压顶姿势将林文铮当拐杖使用,上坡时候,林文铮就象火车头,牵引着钟佑铃这台重量级机车。

    林文铮本来准备赶回西桥老家过年,但这几天,钟佑玲反应忽然激烈起来,根本无法坚持长时间旅途劳顿,就临时决定在抱金别院过年,

    钟佑铃不断地抱怨天气太冷,还不如回房间坐坐,林文铮则挥汗如雨地鼓励她再走几步,每每看着林文铮满头大汗的样子,金泽滔都为他感到心酸。

    柳叶和小忠等人也被各自的父母从被窝里赶出来了,他们站在一旁大声喊着加油,连小帽帽也拖着鼻涕跟在钟佑铃后面为她加油鼓劲。

    相比这对夫妇,苏子厚和宋雅容就要从容得多,两人手牵着手,在别院小道漫步,宋雅容肚子现在还不显怀,但无论是饭量还是睡眠都暴增,身形很快就臃肿起来。

    宋雅容早几天想回东珠保胎,但抱金别院这么多有生育经验的人服侍着,这么浓的年味。最重要的,这里竟然集中了三个孕妇,也托词妊娠反应厉害,赖在抱金别院不回东珠了。

    宋雅容愿意留在别院过年,苏子厚更是求之不得,他本来就不喜住东珠宋家那令人压抑的院子里,相比较。抱金别院既热闹,又有传统的过年气氛,老金家上上下下都把他当老师一样尊重着,他很喜欢这种大家庭的过年气氛。

    到七点半,所有人都准点到餐厅吃早饭,金泽滔和林文铮落后众人一步。林文铮一边擦拭着汗水,一边感叹:“这当父亲也太辛苦了,为当父亲,晚上象猪,拼命播种,快当父亲,白天象狗。劳累奔波,这以后做父亲了,不知道还要怎么辛苦。”

    罗立茂不知道从哪里冒出,眨巴着小眼睛,苦着猪腰脸说:“当了父亲,既当猪又做狗,干的都不是人干的活,暗无天日啊。小林子,你的美好人生才刚刚启幕,好好享受吧。”

    三人还感慨时,柳鑫从后面跟上,嘎嘎怪笑着道:“你们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等到我这年纪,想要做猪做狗都成为奢望。现在我很怀念猪一样生活,只要你有力气,快乐地哼哼也是种幸福。”

    金泽滔三人都齐齐不屑说:“贱!猪狗不如!”

    几人说笑着进了餐厅,林文铮很自觉地正要服侍钟佑铃用早餐。罗立茂却拉着他的手说:“你就没想过调回浜海,京城虽好,那里也不是你的舞台,还是要考虑考虑以后的路。”

    东源时,他们两人的关系就不错,平时也常有电话联系,林文铮说:“泽滔也跟我提过这个事,听他说,曲县长好象有意将驻京办从产业办脱离开来,并升格为副科级单位,这样,我就能公私兼顾了,等孩子出生,再考虑以后的事。”

    罗立茂点点头:“这倒是条路子,浜海驻京办不错,前段时间,我们老王书记去京城办事,也是你接待的,回来就赞不绝口说,随着经济发展,县里跟京城的联系势必会更加密切,合适的时候,我们海仓县也将成立驻京办。”

    林文铮和罗立茂勾肩搭背着进去,说:“罗哥托付的事,我怎么敢怠慢,幸不辱命,没让老王书记失望,也没丢你的面子。”

    当大家将长餐桌坐得严严实实时,坐在金泽滔旁边的母亲说:“唉,这么多人一起吃饭多热闹啊,少了何悦这孩子,我这心怎么就空落落的。”

    旁边的何母也叹息道:“小滔,你就没打听过小悦什么时候回来,看到佑铃她们被照顾得多好,这闺女挺着肚子还要千里迢迢跑京城办案,这多伤身劳神,真是遭罪。”

    何母说着说着就开始抹泪,金泽滔也有点头疼,现在根本没办法联系何悦,她不打电话回来,又居无定所,谁也不知道她到底在哪。

    尹小炉在那晚聚餐后,第二天就赶回京城,前段时间还被炒得飞飞扬扬的沈永福长江案,这几天似乎都销声匿迹了,报纸电视也没有这方面的报道。

    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这也说明,事情没有向坏的方向发展,这令金泽滔宽心不少,至少,打电话给董明华时,他的精神还是相当的亢奋。

    他只能闷闷地安慰说:“应该快了,我今天再问问董厅长,让他帮忙打听一下。”

    直到腊月二十九日这天中午,老金家望穿秋水,才算在小除夕把何悦盼回来了,何悦并没有如人们想象的那样面黄肌瘦,反倒养得白白胖胖,肚子也开始鼓起来了,尹小炉并没有亏待何悦。

    今天老金家捣年糕,蒸馒头,何悦的回来,让老金家原本还打算等晚饭后再进行的捣年糕活动提前至午后。

    厨房成了最热闹喧嚣的场所,母亲等人把早几天磨好的米粉装在蒸桶里,倒扣在铁锅里用急火烧蒸,很快,蒸汽就弥漫了整个厨房,厨房设施齐全的排烟和排气风扇卷着满屋的蒸汽往外排放。

    从厨房卷出的蒸汽,瞬间就溢满别院远近,散发着大米和小麦的芳香,远远地让人闻着就陶醉。

    连一向性喜静,意清幽的苏子厚教授都忍不住从屋里踱了出来,耸动着鼻子,对身边的宋雅容说:“这才是最真实的人间烟火,最本源的百姓百态,最芬芳的新年年味。”

    宋雅容牵着丈夫的手说:“我们也去看看热闹,听说捣年糕时在旁边添把手,沾个好彩头,寓意年年高。”

    此时主屋前的平地上,排列着两只石臼,大弟小洋捋袖擦掌,握着石杵做好了捣年糕的准备,堂弟金敏祖双手在旁边的脸盆沾湿了手,候在旁边,他将配合小洋翻年糕。

    不一刻,父亲三兄弟抬着蒸熟米粉的蒸桶,喊着号子,疾步向石臼奔来,蒸桶扣在石臼上,登时米香四溢,热气四腾。

    爷爷在旁边开始发号司令:“年年高,捣年糕,灶王爷,上天报,保平安,奏四方,起始!”

    小洋先是用石杵把石臼中蒸熟的米粉磨匀,然后一声大喝,抡起石杵重重地捣了下去,当石杵过顶时,翻糕的金敏祖地沾着凉水翻动糕团。

    如此,你来我往,互相配合,约过了十来分钟,小洋抹着汗水将手中的石杵交于小叔。

    等捣得糕团油光可鉴,韧性极好时,外婆带着家里的何悦等三个孕妇,净了手,两手在石臼中的年糕团上沾水随意翻动一下,谓借气沾运,为肚子里的孩子讨个好利市。

    随后,孩子们也轮流在年糕团中翻动,最后小叔捣鼓了几下,将油光水亮的糕团移到准备好的干净案板上去,案板上洒上菜油,糕团就在上面反复揉搓,再放入年糕模里一压,一倒,年糕就出模了。

    第一蒸先切出一盘祭灶神,然后才轮到孩子们吃糕头,糕头吃得多意味着来年多些吉利,沾点红糖,趁热吃,黏韧适口,软糯香甜,嚼头极好,连苏厅长吃了都鼓着腮帮称好吃。

    此后,捣年糕一直持续到吃晚饭,后面的工作大多由工人们进行,这些年糕,都要等年后大家各奔东西时,老金家留给各家各户的年货。

    时间很快就到了除夕夜,所有人都到餐厅厨房帮忙,老人孕妇安坐在餐桌边等候开席,女人布置餐桌,准备酒水,男人嚼着瓜果,看着电视,天马行空地说着各种话题。

    只有以商雨亭为领袖的大小孩子,则大呼小叫着在院子里架起了花炮,燃放着鞭炮,这个时候,西州还没有全面禁止烟花爆竹。

    金泽滔牵着何悦的手,静静依立在主屋外的方形立柱,看着远近明灭的烟火,听着此起彼伏的爆竹声,注视着院子里的孩子们兴高采烈的欢呼雀跃,心里蓦然涌起一种感动。

    他揽过何悦,轻轻地在她有些发胖的脸啄了一下,何悦仰脸甜甜一笑,将头埋进他的胸口,一手盖着小肚,一手环着金泽滔的腰,说:“我是不是变得难看了?”

    金泽滔嗅着她的发香,仿佛从她身上闻到一股孩子的奶香味,说:“女人,怀孕的时候,是最美丽的,你怎么会难看呢,你比烟花灿烂,你比星空迷人,你比钱湖美丽。”

    何悦咯咯地笑着,环抱着他腰身的小手轻轻拍打着他,仰头看他,眼睛里却闪耀着太阳般璀璨的光芒:“你总是让我的心,因你跳,因你停,你总是让我的情,为你生,为你灭,你让我怎么爱你,我的爱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