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九章 小鸡飞走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

    金泽滔张望了一下四周,附耳低语:“爱一个人它既高尚,又庸俗,既平淡,又激情,我愿意为你生为你灭,我更愿意因你庸俗,为你激情,不如我们等会儿做些庸俗而又激情的爱情活动?”

    何悦撅着嘴,柔柔软软地说:“你还真是食肉动物,就不会在这大年夜抒情一回,高尚一回吗?”

    金泽滔看看有戏,继续诱惑道:“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这玩意用来抒发一下情感没问题,要真当回事,那人生就变得寡淡无味了,我倒认为,庸俗才是高尚者的通行证,我们都是滚滚红尘的俗世庸人,还是做些庸俗的事比较好。”

    何悦不为所动,翻着眼白道:“我妈说了,这段时间,只许你白天和我呆一起,晚上,我得跟我妈睡着,你这人,自律意识不强,很容易犯错误,现在正是宝宝开始成形的最关键时候,容不得半点差错。”

    说到最后,何悦的脸上泛着孕妇都会时常显现的圣洁的光辉。

    金泽滔傻了眼:“大过年的,难道也要我们分居,大家都团团圆圆的,没道理我们夫妻却要变牛郎织女,这也太没人性了吧。”

    何悦慵懒地伸着粗大的腰,掩着嘴打了个哈欠,说:“现在做什么事都懒洋洋的,哎,早吃早睡,宝宝肚子饿喽。”

    金泽滔正想说话,却听得院子里一声巨响,听声音,这是家里长辈祭天地用的高升炮,小孩万万不能玩,这玩意要颠倒着点火,那是要出大事的。

    这声巨响吓得院子里玩鞭炮的商雨亭、柳叶、小春花等人都呆立着不敢动,巨响后,只听一声尖锐的呼啸声。然后看到空中开出一朵并不绚烂的烟火,然后传来更巨大的响声。

    金泽滔抬眼看去,却见始作甬者小帽帽一手拿着还燃着的香条,一手捂着小耳朵,抬着头,眉飞色舞地看着他制造的奇迹在空中绽放,两条鼻涕长长地挂到嘴角。都还不自觉。

    商雨亭平时大大咧咧,胆子着实不大,这时刻,脸色苍白,两眼无神,吓得可不轻。

    柳叶却杀气腾腾地冲了过去。一手叉腰,一手伸出就要扯他的耳朵,还不忘教训道:“小帽子,你犯错误了知道不知道,吃了豹子胆,这种爆竹你都敢玩,我的小心脏都被你吓得不敢跳了。”

    小帽帽骨碌碌地打量四周。看着大家都对他怒目而视,知道犯了众怒,刚才还有些洋洋自得的小脸马上耷拉,自觉接受柳叶的批判。

    柳叶并不因为小帽帽的惭愧而轻饶,还是很坚持原则地揪住他的耳朵,小帽帽不躲不闪,任由柳叶揪住耳朵,还一边踮着脚减轻耳朵被扯的疼痛。一边可怜兮兮地辩白道:“柳叶姐姐,我错了,我不该吓唬姐姐们。”

    小柳叶柳眉倒竖:“吓唬我们还是小事,这种鞭炮要是放错了头,点着了就会乱窜,要是窜进你的裤腿,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

    小帽帽想想这玩意要窜进自己的裤腿。也害怕起来,这时候,小忠过来了,不怀好意地打量着小帽帽两腿间。凶神恶煞地说:“要是这大炮在你的裤裆炸开,砰,轻一点的,小鸡鸡变烤鸡,重一点的,小鸡鸡变飞鸟!”

    小柳叶脸一红,松开了小帽帽的耳朵,跺了小忠一脚,轻啐道:“小流氓!”

    小忠嘿嘿地傻笑,小帽帽小脸发白,眨巴着眼睛问:“变飞鸟会怎么样?”

    小忠两只手做着飞翔的动作,嘿嘿地说道:“飞走了,小帽帽的小鸡鸡飞走了,以后你得跟女生一样蹲着尿尿。”

    听到这里,金泽滔扑地笑了,何悦拧着金泽滔的后腰肉说:“你们金家就爱欺负人。”

    金泽滔涎着脸说:“不如让我欺负一下你。”

    小帽帽这下被小忠吓得不浅,眼眶瞬间就开始积水,裂着嘴哇地大哭,转身奔着金泽滔跑来,边跑还边哭嚎:“爸爸,小帽帽的小鸡鸡飞走了,被小忠哥哥吓飞了。”

    小忠张着嘴,委曲地指着自己的鼻子,似是在抗议,我有这么大威力,都能吓飞小鸡鸡了?

    金泽滔哈哈笑着抱起小帽帽,接过何悦递过的纸片,擦净了他的鼻涕,说:“帽帽的小鸡鸡还在呢,你摸摸看,不过,你要是以后再乱点炮,没准小鸡鸡就飞走了。”

    小帽帽掏挖了一阵,才破涕为笑,说:“爸爸,真的还在呢,我以后再不敢点炮了。”

    母亲走了出来,拍着手说:“玩过鞭炮的,先洗手,吃饭喽,迟了就没座位。”

    大伙儿一哄而散,小帽帽张着双手:“奶奶,帽帽再也不玩小鸡鸡,帽帽不要让鞭炮飞走。”

    金泽滔一拍他的小屁股:“说颠倒了。”

    母亲接过咯咯笑着的小帽帽,却瞪了金泽滔一眼说:“小帽帽都知道不玩小鸡鸡,你都这么大人了,别顾着贪玩,一点也不爱惜小悦肚子里的孩子。”

    金泽滔目瞪口僵,老脸臊红,拉着低头掩嘴窃笑的小悦落荒而逃。

    此时,餐厅里的长餐桌上已经摆满了各色菜肴,为张罗今晚的年夜饭,老金家也铆足了劲,化了大力气,才搜罗了这一桌山珍海味,天上飞的,地上走的,水里游的,海陆空齐全。

    当然,年夜饭,是免不了两道应景菜,一道杂锦火锅,以各色飞鸟为底,配以各种时新蔬菜,称“百鸟归巢”,热气腾腾,红红火火。

    另一道是东海野生黄鱼,每条都足有近十斤,却是真正的海上珍馐,配以山菇珍笋,称“吉庆有余”。

    这两道菜,既为应景,却也是晚上的大菜,左右各置一盆,

    此时正是掌灯时分,这顿年夜饭会延续很长时间,爱喝一盅的都满上了酒,爷爷和奶奶穿着喜庆的唐装汉服,高坐位首,傲视全场。

    爷爷现在似乎又回到了以前大生产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他挥着大手,以纵横捭阖的气势,断然下令:“动手!”

    奶奶眼巴巴地看着老头子,今日不比往昔,在座的除家人外,还有苏厅长、老亲家两口子,柳鑫、罗立茂、林文铮等人都拖家带口,大家有头有脸,作为一家之主,再怎么也要慷慨激昂地说上两句。

    奶奶不期望老头子能演说什么长篇大论,往年只是挥挥手就闷头大吃,现在能说上“动手”两个字,已经前进了一大步,但现在老头子见的世面多了,还天天看新闻读报,却还是这么没长进,奶奶十分的失望。

    爷爷说了这两个字,就闭口不说话,大家伙齐刷刷地将目光看向坐在后面的金泽滔,在座的都是亲朋长辈,金泽滔也没有忸怩,站了起来,说:“一年前,我们金家在浜海的小镇老宅院里过的年,现在我们在金钟山上,钱湖水畔辞旧迎新,在这新旧交替的除夕夜,我愿长辈们,福寿双齐,幸福安康。”

    金泽滔边说边斟酒,说:“我愿三位准妈妈身体健康,母子平安,我愿苏教授财布天下,大展鸿图,我愿我的兄弟姐妹们事业进步,学业有成,我愿小朋友们茁壮成长,天天向上,我愿长者添寿,我愿幼者多智,我愿青年上进,我愿父辈幸福,我愿人民安居乐业,我愿祖国繁荣昌盛,干杯!”

    金泽滔说到后面,语速越来越快,神情越来越激动,说到最后干杯两字,他骑上椅子,几乎是吼出来的,餐厅安静的气氛,骤然间象是被点燃的火药库,年轻人吼着应和,少年人喊着举杯,中年人激动添酒,老年人含笑起立。

    奶奶偷偷地抹着眼泪,拉扯着爷爷说:“老头子,你瞧小滔讲得多好啊,你怎么就不长进啊。”

    爷爷呵呵笑道:“我要长进了,能有小滔说话的场合吗?”

    小帽帽趴在桌子上,哇哇大叫:“爸爸,我要跟爸爸干杯!”

    帽帽旁边的老娘喜动颜色,喃喃说着:“天增岁月人增寿,帽帽,快去敬你爸爸第一杯酒,拜神要趁早,爆竹要放迟。”

    幸好这桌子够大,帽帽象小狗一样三两下就划拉到金泽滔身边,边爬还边说:“奶奶,我不放爆竹了,爸爸说,小孩子放鞭炮,小鸡鸡要飞走的。”

    小帽帽奶声奶气的声音听起来,清脆尖锐,惹得众人哈哈大笑,母亲在旁边打了金泽滔一下:“捉狭鬼,能这样教小孩子吗?”

    金泽滔张口欲辨,终于重重地叹气闭嘴,幸好小汉关仗义执言:“奶奶,叔叔让小帽帽不要乱放炮,是小忠哥哥吓唬小帽帽小鸡鸡要飞走的,你不能责怪叔叔。”

    妈妈眉开眼笑道:“小汉关最懂事了,奶奶不责怪叔叔。”

    小帽帽终于摇摇晃晃爬到金泽滔身前,刘美丽举着杯子跟了过来,小帽帽接过杯,说:“爸爸,我跟你干杯。”

    刘美丽连忙在他耳边言教:“还要祝爸爸新年好。”

    小帽帽摇头晃脑说:“帽帽祝爸爸新年好,小弟弟快出世,我要做哥哥。”

    金泽滔摸着他伶俐的脑袋,说:“真是乖孩子,爸爸也祝小帽帽健康成长,顺利成才,一生平安。”(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