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二章 警民冲突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推荐票月票!感谢stevenfatman、zwbs01的月票支持,谢谢zwbs01二个月来的鼎力支持!)

    惊慌失措的周博山,应对失当,看到这副情景,首先不是劝散外围群众,而是直接指挥全副武装的干警强行驱散外围群众。

    这些人群中,大部分是看热闹的闲客,也有部分不屑参与砸打盗抢的理性集资户,他们被全副武装的公安干警劈头盖脸地举着橡皮棍驱赶,其中的委曲和愤怒可想而知。

    很快,场面变得更火爆了,人民群众人多力量大,和公安干警锣对锣,鼓对鼓,开展针锋相对的斗争。

    公安干警刚开始不敢对群众下死手,但人民群众火气上来了,却没那么多顾忌,三五个群众围攻一个警察,不一会儿,写字楼前的停车场就一片哀鸿,倒地的绝大多数都是公安干警。

    集资户挤兑风波警民冲突第一回合,以西州市公安局大败亏输告终。

    周博山指挥上的第一个错误,直接导致了干警被围观群众阻挠,还挑动了群众的情绪,恶化了现场警民关系。

    周博山随即下达了第二个命令,而这个错误命令却制造了越海公安历史上最大的丑闻。

    在刑侦战线上以雷厉风行,猛打猛冲风格著称的周博山气急败坏道:“混账,你们手中的警棍都是吃素的,结成人墙,步步推进,有阻挠冲击警察执行公务的,一律暴力击退。”

    被现场群众混战中狠揍了一顿,几乎人人带伤的公安干警,胸中怒火也是熊熊燃烧,受周博山这一鼓动,士气上来了。但戾气也同样上来,很快,公安干警们集结成一道双人墙,缓缓向写字楼推进。

    周博山在组织人墙的时候,却忘记了古人打仗还讲究围三阙一,你这拉网式的人墙推进,不留个缺口给群众。这不是逼着网内的群众和警察对峙吗?

    机灵一点的年轻人早趁着人墙还没合拢,纷纷往两侧还没围上的缺口逃去,其余人只有死命地和挥舞着警棍的干警对抗,而对抗就意味着受伤,践踏,及流血。

    士气如虹。团结一心的干警,此时终于报回了刚才的一箭之仇。

    但当现场惨叫声,哭嚎声此起彼伏时,终于从暴戾中回过神来的周博山发现,警民冲突第二回合,警方大胜,但现场已经严重失控。

    受伤倒地的群众就如网到陆地的鱼。除了在地上翻白肚,拉网人墙内没有一个完整站立的人,还有少数刚才被揍得最狠的干警,挥舞着警棍还气势汹汹地追击着四处奔逃的人群。

    有人流血,有人流泪,关于警察打死人了的哭喊声在这片闹市区如病毒一样传播着,远远近近围观的群众莫不狼奔豕突,仓惶逃窜。

    长江科技西州分公司所在的写字楼坐落西州市中心最繁华地段。写字楼的左右都是西州百货和越海大厦,目前是西州最高档的商业中心,这里进出人流量大,挤兑事件引发的群众和警察的对抗吓走了一批人,也吸引了一批人。

    写字楼对面就是广电大楼,这个发生在眼皮底下的重大新闻惊动了整个广电局,各种摄像摄影器具从大楼的窗户伸出来。就能清晰地捕捉到现场最真实的动态。

    而此时,何悦等三个重量级孕妇正在金泽滔率领下,浩浩荡荡地在越海大厦集体购物,苏教授厅里有事。林文铮回西桥老家探亲,三人的出行安全就全托付于金泽滔一身。

    三个孕妇后面还跟了商雨亭、柳叶和小春花这三条小尾巴,金泽滔一个人要做这六枝花的护花使者,这个压力还不是一般的大。

    一路上,既要看顾三位孕妇,还要防止这三个仿佛长不大的女孩走失,金泽滔忽然有种拔腿溜走的冲动。

    他懊恼地拍着自己的额头,还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吃早餐时,当得知今天三只大企鹅要逛商场,家里所有的男性壮劳力都纷纷表示今天有重要活动,吃完早餐全都一抹嘴呼啸而去。

    现在想想还真是蠢到家了,柳鑫、罗立茂他们在西州举目无亲,有屁的重大活动,自己居然直到现在才后知后觉。

    懊恼时,却意外地发现这三个孕妇无不神采奕奕,精神抖擞,就连反应最大的钟佑铃,都逛了三个多小时,不但没有孕吐反应,而且还不累,真是奇怪而又强大的生物。

    商雨亭三女孩更是象跳蚤一样东窜西奔,不时地叽叽喳喳地试穿着新衣服,这个春节,三个女孩儿收压岁钱收到手软,不在购物天堂西州买几件漂亮衣服回家,同学们知道了都要骂你傻。

    毫无购物欲望的金泽滔此时置身在这群购物狂人中,感觉就象太监侍候着一群国色天香的嫔妃沐浴,此种感觉只可意会。

    何悦看着越来越不耐烦的金泽滔,善解人意地说:“要不,我们先找个地方坐坐,越海大厦有餐厅的。”

    金泽滔吓了一跳:“你们还准备在这里呆上一天啊?”

    何悦嫣然一笑,妩媚地横看了他一眼说:“这不是提前考验你是不是具备当一个父亲的耐心?”

    难道没耐心陪你逛商场,就不配当父亲?金泽滔暗自腹诽,不过从恋爱到结婚到怀孕,自己还真没有好好地陪何悦逛过一回商场,就当弥补以前的愧欠吧,金泽滔这样安慰着自己。

    餐厅在地下一层,金泽滔一行人刚下到一楼商场,就听得大厦门外人声鼎沸,有人往外挤,有人往里躲,金泽滔白了脸,从门内望出去,只见得外面人潮汹涌,不时有人发出尖叫声,还有此起彼伏的警察打死人了的哭喊声。

    金泽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知道,只要稍微犹豫,这股人潮很快波及这里,推搡和踩踏随时可能发生。

    他一手拉着何悦,一手拉着宋雅容。对着还在痴痴傻傻发呆中的商雨亭低吼道:“雨亭,你和柳叶扶着佑铃,跟着我走,哪也不许张望,小春花,你到另一边扶住师母。”

    商雨亭一个激凌,和柳叶一样。大脑一片空白,只是按着金泽滔的吩咐,机械地左右扶着钟佑铃,反倒是小春花仅是愣了一下,就伸手主动扶着何悦,金泽滔吩咐后。连忙走到另一侧,扶住宋雅容。

    金泽滔拉着何悦两人,扭头就往回走,边走还边笑着对宋雅容说:“幸亏刚才师母你有先见之明,将东西都寄存在商场了,看着我,深呼吸。对,平息心情,我们现在不过是回去逛商场,啥事都没有。”

    宋雅容三人都整齐划一地一只手捂着小肚,孕妇本能地不将自己当正常人,一遇事情,心理上就是弱者,时时刻刻都在提醒自己小心肚子里的宝宝。

    这个时候。金泽滔轻松温馨的安慰让三人都心宽不少。

    金泽滔他们还没走出几步,突然听到钟佑铃一声呕,匆忙中,金泽滔回头瞟了一眼,刚才还精神抖擞的钟佑铃,此时脸色一片腊黄,腾出一只手捂着嘴。消失了一上午的孕吐又重新回来了。

    金泽滔温和地说:“佑铃,你要坚持一下,我们上到二楼,就能歇一会儿。”

    金泽滔一行人很快迈上楼梯。这个时候,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喊道:“借光,让让路。”

    柳叶尖叫道:“没看到前面有三个孕妇吗,推什么推。”

    金泽滔刚才之所以在前面开路,就是担心上面的人往下挤,上楼梯,不怕下面的人往上推,最怕上面的人往下涌,现在至少二楼没有什么人流往下走。

    但此刻,却见楼梯下面的一楼商场,已经有大群的人们从外面蜂拥而入,惊慌有时候就象病毒,会互相传染,随着涌入的人越来越多,本能使人们选择了往更高的二楼涌去。

    金泽滔说:“何悦你们继续,商雨亭和柳叶上前,我来扶钟佑铃。”

    他一边说着,一边往后退了一步,随手抓着钟佑铃,商雨亭她们和金泽滔交换了位置。

    刚才推搡着柳叶的两个年轻人趁机就想窜到前面去,金泽滔伸手拦着:“后面又没老虎追着,慌什么呢,孕妇小孩先行的道理不懂吗?”

    那俩年轻人目睹了大厦外面的挤推,恐慌让他们早失去了耐心和理智,为首的伸手就去抓金泽滔的胳膊,另外一人也去揪金泽滔的胸口。

    金泽滔一手扶持着钟佑铃,还要注意前方的何悦她们,随手一拳击向为首的年轻人,一脚蹬向年轻人的同伙。

    这一拳击在鼻梁上,不重,但刚好能让鼻血飞溅,一脚蹬得另一个年轻人立足不住,噔噔连下了二级楼梯,正好堵住后面跟上的三个彪形大汉。

    有这一刻阻拦,何悦他们已经上了二楼商场,金泽滔说:“不累的话,就不要停留,一直上楼梯。”

    金泽滔不能肯定外面最终会涌进多少人,三楼下都是商场,四楼是大厦行政楼层,应该比商场更安全些。

    两个年轻人胆子不大,被金泽滔一拳一脚给揍怕了,畏畏缩缩地落在后面,再也不敢往上挤。

    等到金泽滔七人都上到二楼,其实二楼商场已经涌上不少人,一楼至少有四个楼梯上楼。

    金泽滔不敢停留,拐过角就往三楼楼梯爬去,钟佑铃一直强忍着恶心,上到二楼,心里一放松,“呕”地一声扭头呕吐。

    不想吐在金泽滔身上的钟佑铃,却将积蓄了一上午的呕吐物,全都无私地倾倒在后面三个孔武大汉的其中一人身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