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五章 震慑全场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月末最后两天了,求月票推荐票,感谢糟黄瓜的月票支持!)

    金泽滔愣了一下,一直板着的脸,如沐春风般笑了,挥了挥手:“小朋友再见!”

    等他回头看向大门,情况并不容乐观,虽然金泽滔的“局长”身份和刚才的立威起到了一定效果,但人是最容易遗忘的动物。

    此时,躺在地上的大个子还在小声地骂娘,金泽滔瞟了他一眼,招手让刚才开门的两个保安过来,指着地上的大个子说:“揍他,往他身上肉多的地方招呼。”

    两保安凶光一闪,刚才就是这些家伙差点让自己被门夹成肉饼,迟疑了一下,偷眼看着夏经理。

    夏经理是个妙人,说:“夏局长让你打,你就打,当是报仇好了,有什么好歹,金局长自然会负责任。”

    两保安恨不得学北方的狼,咬着冷冷的牙,报以两声长啸,两人扑向大个子,按照金局长的吩咐,专往他身上肉多的地方下手,两保安都是军人转业,打人不缺乏手段,不一刻,大个子就满地翻滚。

    金泽滔看着不住往里涌的人说:“不遵守纪律,他就是下场!”

    夏经理在旁边暗竖拇指,不愧是公安领导,警队精英,应付这种场面确实比自己这些人有经验多了,你瞧,进来的人首先会胆怯地看一眼地上的满面血污,满地翻滚的大个子一眼,然后,赶紧乖乖地跟着商场的工作人员往里撤退,有条不紊,忙而不乱,拥而不堵。

    且说另一位正牌警队精英周博山,指挥着干警进了写字楼,长江科技分公司在三楼,但周博山一进大楼。就发现一楼就象遭了蝗灾似的。

    九十年代初的西州,企业租写字楼里办公的不多,大多是一些合资和外资企业,也并不象后世驻写字楼,所处楼层越高企业就越高级。

    现在驻一楼的公司大多是越海的重磅企业,性质类似公司的接待站,很多重要的客户都在这里接待。很多重要的合同也在这里签订。

    所以这里的办公设施都十分考究,昂贵,而此时,很多从三楼的长江科技分公司转战到这里的集资户,以及浑水摸鱼的不明身份者,正在大肆地四处劫掠。什么东西贵重就拿什么,抽屉及办公橱柜,都被人们光明正大地拿工具砸撬。

    周博山不用询问,也知道这些人都是打砸盗抢的集资户,一声威吓:“我们是公安局的,现在我命令,所有人都放下东西。双手抱头慢慢出来!”

    大多数正在忙碌盗抢的人们被周博山这顿喝斥后,首先的反应不是害怕和恐惧,而是愤怒和暴戾。

    兴高采烈的集资户和不明身份者,经过一个多小时无节制的盗抢狂欢,已经深深地陷入一种病态的自我陶醉,从开始的偷偷摸摸,到后面的光明正大,到现在的理所当然。

    周博山以为自己一声大喝。这些小偷一定吓得魂飞魄散,惊慌乱窜,却是怎么也没料到,除了少部分理智而明智的人,马上找地方躲藏起来,其他人都愤怒地放下手中的财物,随手抄起旁边的工具。一声呐喊,向周博山他们蜂拥而来。

    那些理智而明智的人还不忘在后面鼓动:“让公安抓住,不但一个子儿都到不了自己口袋,还要被抓去坐牢。”

    冲出来和公安干警对峙的大多是长江科技的集资户。他们正深陷于大笔钱款被骗,可能颗粒无归的自责和愧疚中,今天到这里兑现集资款无果,能从这里拿回一两件贵重物品,也算是收个利息。

    被长江科技欺骗到现在的被公安阻挠盗抢,理直气壮的集资户一时间并没有认识到自己犯了什么罪。

    周博山气炸了肺,今天出警似乎一直不利,刚在外面被看热闹的闲人阻了一下,还发生了警民冲突,心理上还能接受,毕竟这些都是无辜群众,而此时,盗抢不属于自己所有的财物,居然也敢袭警。

    他凌厉地左右扫视了一眼,说:“对敢于袭击公安执法干警的犯罪分子绝不能手软,小偷都敢打公安,真是反了天了。”

    这边集资户和公安大打出手,那边躲藏一仙的不明身份者却不住在后面加油鼓劲,周博山一挥手,分出几个公安进去抓捕这些火上浇油者。

    楼下闹哄哄一团,楼上已经陆续有人下来,有人甚至两三个人搭手抬电视机,复印机等贵重物品,一看到公安堵在门口,进退两难。

    相互熟悉的集资户一边和公安搏斗,一边招呼:“还不快来帮忙,让公安抓住,不但一个子儿都到不了自己口袋,还要被抓去坐牢。”

    这些集资户用刚才别人鼓动自己的话鼓动着别人,很快这些同仇敌忾的集资户纷纷加入和公安警察对抗的队伍,场面一下子就更加纷乱不堪。

    勇敢者和公安警察对抗,理智者躲在一边坐山观虎斗,整幢写字楼里真敢跟公安对抗的大多是高额集资者,他们的情绪被欺骗的仇恨左右,但毕竟是少数,大多数选择了回避和在后面做吹鼓手。

    越涌越多的集资户让周博山心情也越来越郁闷,而且情况也越来越不乐观,写字楼大堂并不大,这么多人挤在一起,公安干警没多少优势,周博山果断地掏枪朝天鸣警。

    周博山是现场唯一携枪的,但正是这声枪声,却象是扔进马蜂窝里的一颗石子,让所有和公安干警对抗的人们,以及还抱着优哉游哉心理的旁观者清醒地认识到法和罪,兵与匪的天然界线。

    不知谁一声呐喊:“加把劲,一起冲出去,外面来了许多警车。”

    此后的一片混乱中,谁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周博山慌乱中连开了四枪,有人哀号,有人疯狂,更多的人夺路而逃。

    逃出去的人,紧记着刚才有人说的大批的警车包围了过来,这些人被枪声吓破了胆,不敢往空旷的外面逃去,而是看哪里人多往哪里逃。

    金泽滔和商场的人都没太在意突然响起的几声枪响,正月时节,爆竹声每时每刻都在鸣放,但此后,没十来分钟,大批的人蜂拥而来,让金泽滔感觉到异常。

    这些后来者明显异于常人,神情紧张,举止慌张,金泽滔招过夏经理,低声说:“这些人看上去不象是好人,赶快让人清空一楼商场,让一楼的人们往楼上走,吩咐下去,不能让这些人随意走动。”

    金泽滔这边吩咐过商场经理,那边让打累了人,暂时歇息的两保安继续未竟的事业,保安大惊失色:“还打啊,金局长,再打下去,就要打出事情。”

    金泽滔一瞪眼:“大个子旁边不是还有两个人吗,分开打,不要下手太重,但要打痛他们。”

    两保安咽着口水,却是半句违逆的话都不敢说,这个金局长太狠了,他们连不敢犹豫,一人捡一个,又开始拳打脚踢,大个子趴地上无力地哼哼,到现在都想不明白,不就是耍了几句狠话,需要这样暴打吗?

    直到现在大个子都没有被金泽滔拿来树威的自觉,此刻见这两保安又过来了,捂着脑袋求饶:“对不住大哥,我再也不敢了,不要打我。”

    但听得卟卟几声,大个子嚎叫两声,却发现这拳头没有落在自己身上,而是落在身边两个难兄难弟,心里不由一宽,这样才公平嘛,我们都是一伙的,老打我一人算什么回事。

    两个保安不执不扣地贯彻着金局长的指示,专往这两人的软肋上打来,又痛又麻,才三两下,就哭声震天,求饶不绝。

    此时,从写字楼仓惶出逃的集资户者手上多多少少都有不属于自己的财物,他们进了越海大厦的玻璃门,一路上的仓惶和恐慌顿时不见,再看向周围的人们时,目光凶狠,神情狰狞。

    看着商场琳琅满目的商品,不劳而获的念头象野草一样地迅速占据了理智,正在这些人蠢蠢欲动的时刻,两位尽责的保安奏响了新一轮杀鸡儆猴交响曲。

    金泽滔冷冷地扫视着这些不速之客说:“我再重申一遍,不遵守商场的秩序和纪律,地上三人就是下场,勿谓言之不预,有想挑战我耐心的,请出手!”

    金泽滔导演的一手好戏,终于达到了震慑全场的目的,为首的几人咽着口水,终于还是顺从地听着商场工作人员往一楼里面移动。

    金泽滔暗暗吁了口气,算是暂时稳住了这些人,不知道董厅长现在人员调动得怎么样了。

    金泽滔不知道的是,写字楼发生的集资户挤兑和警民冲突事件,西州百货和金泽滔所在的越海大厦发生的拥堵,在第一时间通过对面的广电大楼,向西州市委及越海省委汇报。

    而长江科技西州分公司发生的这一系列事件,又很快通过各种途径从西州传往京城。

    金泽滔不知道,就在他看不到的对面一个转角的办公室里,有一架摄像机忠实地记载在越海大厦发生的一切。

    董明华在调兵遣将的同时,还通过各种途径了解了事件的原委,事态和金泽滔所通报的一样严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