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七章 省委书记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感谢昨天闹闹的宝贝、凌云居士和龙王村的赐票!)

    年轻军官吃了一惊,想不到这些人全都是从写楼出来的集资户,而且居然是被金市长集中一起。

    据通报,西州百货里也有一批从写字楼里逃出的打砸盗抢分子,却给商场造成了巨大的财物损失,混乱中造成大面积的拥挤和踩踏,而且百货公司发生了二次踩踏事件,最后这次踩踏就是这些人造成的。

    年轻军官不敢怠慢,一挥手,荷抢实弹的武警立刻包围了上来。

    红瘤中年人被金泽滔直勾勾地盯着,脸色慢慢惨白,连那颗红肉瘤都变了色,金泽滔微笑着看他:“你对我的建议有什么意见?”

    红瘤中年人看了眼围了上来的武警,喃喃道:“我没意见,我没意见。”

    金泽滔笑笑说:“或许你以为我刚才欺骗了你们,其实我在挽救你们,如果因为你们的原因,造成人员伤亡或商场财物损失,我想,我现在不会劝说你们交出不属于自己的财物,而是命令武警同志直接将你们拿下了。”

    “那么,到现在你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如果你是集资户,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长江科技可能会被国家查处,但你们的集资款国家一定会在清算完毕后退赔,如果你不是集资户,你更没有理由去占有这些财物,难道你想在新春佳节在监狱里度过吗?”

    “或许你会问,我拿了财物,天知我知,我干么要主动坦白,那么我再宣布一条,检举揭发有功,而且有奖,我作主,谁检举。按金额,我给予他三成的奖励,而且被检举者要严格按照财物金额追究刑事责任,盗窃、抢劫是什么样的罪名,如果你不知道,法院会告诉你!”

    金泽滔说到这里,又看了那个红瘤中年人一眼。红瘤中年人苦笑着从怀中摸出一个装首饰的盒子,这些人中,他第一个交代财物。

    年轻军官对着金泽滔啪地就一个立正敬礼,钦佩地说:“是,严格按照金市长的命令办!”

    金泽滔摆了摆手,让他们先登记并收缴这些人的非法财物。回过头,指着地上三个正眼巴巴看着自己的倒霉蛋,对夏经理说:“夏经理,方便的话请送这三人去医院看看伤,至少,他们为保护商场免遭财物和人员损失作出自己的贡献。”

    三个倒霉蛋连声说谢谢,一骨碌爬了起来。金泽滔未下重手,两个保安也没下狠手,三人虽然看上去惨不忍睹,其实都还完好无损。

    金泽滔哂然一笑:“谢谢我揍了你们一顿?或者还想被揍一顿吗?以后记得待人要和气,不要动不动就出言不逊。”

    三人尴尬地连说不敢。

    很快就有公安联络人员过来了解越海大厦人员财物损失状况,需不需要人力支援,当了解到偌大的越海大厦竟无一人受伤,无一起踩踏事故。无一财物损失,目前,从写字楼出来参与打砸盗抢的人们,正在自觉向现场武警官兵缴纳非法所得财物,更是惊叹莫名。

    金泽滔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说:“如果外面解除警戒,我想应该先疏散商场的群众。数千人在这里面呆得已经够久了,这里人口密度太大,很容易发生意外。”

    正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董明华的嚷嚷声:“金泽滔?金市长?还有口气的哼一声!”

    金泽滔从大门探出头。却见董明华跑得气喘吁吁,大冷的天还敞开胸怀,额头可见汗光,忍不住问道:“什么事,让你董厅长跑得跟头驴似的?”

    董明华此时哪有心思跟他玩笑,说:“准备一下,省委姜书记和方建军省长马上过来,亲临现场看望和慰问群众,指导现场救护工作。”

    金泽滔两眼发直,省委书记亲临现场?

    董明华有些着急地拍着他的肩膀道:“你也不用太难过,新春佳节,发生这样的灾难,都不是我们愿意看到的,你只是临时请命维护秩序的,越海大厦经营面积比西州百货还大,你一个人又不是三头六臂,即使损失大一点,也是有功无过,你已经尽到了一个党员干部应尽的职责。”

    这都什么跟什么?金泽滔张着嘴巴还没有开口,董明华后面已经哗啦拥上一群人,有摄像的,有拍照的,有开道的,有维护秩序的。

    金泽滔远远地看到方建军和一个高瘦的老者一脸沉痛地走来,方建军也看到金泽滔,愣了一下,董明华在金泽滔耳边郑重地说:“实话实说!”

    金泽滔这时候才明白过来,忍不住苦笑起来,董明华提到省委姜书记时,见金泽滔两眼发直,还以为越海大厦人员伤亡及财产损失已经超过了预期,金泽滔这是因为难以向省委领导交代才有这样的失神,这才有了此后的安慰。

    虽然是误会,金泽滔还是十分感激董明华厅长的好意,他后面提醒的“实话实说”,大约也是基于这个误会的善意提醒。

    董明华很快就跑到那个瘦长老者面前,敬礼道:“报告姜书记,省公安厅董明华向你报到!”

    姜书记摆了摆手:“说说,写字楼和越海大厦都是什么情况,我要听真话!”

    董明华直接从写字楼出来,还未来得及跟省委省政府汇报,说:“写字楼现场已经控制,有二人中弹当场身亡,重伤三人,轻伤无数,正在送医。”

    姜书记目光阴沉,脸色发黑,咬着嘴唇,一字一句地说:“由长江科技集资户挤兑事件引发的大面积人员踩踏流血事件,这是越海历史上最大的丑闻,也是改革开放以来,发生在西州的最为严重的群体流血事件,事件的发生虽然有不可抗力的因素,但在处置这次挤兑风波过程中,我们的公安干警都做了什么,严重失误!严重失职!严重渎职!这是犯罪!彻查!不管涉及到谁,都要一查到底,绝不宽贷!”

    姜书记说到最后时,几乎是咬牙切齿地怒吼出来的,现场气氛瞬间降到冰点,方建军的头都快垂到胸口,面对越海一号首长的怒火,就连方省长都难撄其锋。

    金泽滔离得稍远,前世今生,还是第一次近距离面对一省最高首长,姜书记高高瘦瘦,如果换作一个场合,擦肩而过,金泽滔都不会觉得这个小老头会有什么不平凡。

    但此刻,金泽滔仿佛能感觉到实质性的一股威压伴随着寒气扑面而来,难以想象,如此枯瘦的身躯,居然会蕴藏着这么巨大的一股能量。

    金泽滔抬头看他时,明明姜书记正盯着董明华说话,但金泽滔却清晰地感受到省委书记的灼灼目光,似乎在熔化着自己。

    董明华打了寒颤,连忙一挺胸:“是,省公安厅马上组织彻查此次事故的失职渎职行为,不管涉及到谁,绝不宽贷!”

    金泽滔此时却想到了另外一件事,省委书记是新近从外省调整过来的,是省委常委里为数不多的外来户,毫无疑问,这次事件是外来户渗透本土势力最有利的时机。

    联想到姜书记刚才对这次事件的定性,这是越海历史上最大的丑闻,是西州改革开放以来最大一次群体流血事件,所有这些骇人听闻的表述,其前置定语都是长江科技集资户挤兑事件引发的。

    想到这里,金泽滔忍不住暗暗叫好,没有比这个更能吸引京城的目光,也更能吸引舆论的火力。

    不动声色间,就将这次流血事件对越海的负面影响降低到一定限度,而即使这个有限度的负面影响,姜书记借着大势,将之归结到现场处置严重失误,严重失职,严重渎职“三个严重”上。

    如果在这之前,他还不清楚这个在写字楼里指挥平息挤兑风波的是谁,那么现在,金泽滔可以肯定,这个在现场处置挤兑风波的一定是周博山这个二百五倒霉蛋。

    面对姜书记的彻查命令,周博山最好的下场就是调离越海公安系统,周博山不管怎样,都能算是本土势力的一面旗帜。

    如此一来,这场越海历史上最大的丑闻,最严重的流血事件,就被姜书记举重若轻地化解于无形,并且还打击了本土势力,运作得好,甚至可以趁机在西州打下一个钉子。

    一举数得,金泽滔长叹了口气,真是个厉害的小老头,不愧为一方封疆大吏,此刻,想必包括方省长在内的本土官员,都在焦头烂额地苦思着,怎样才能降低这次事件到对越海,对自己,对本土势力最低限度的负面影响吧。

    姜书记说完这番话,似乎一下子耗尽所有精气神,面色又回复到刚才苦巴巴的沉痛表情,挥手说:“辛苦董厅长了,现在越海大厦情况怎么样?”

    董明华张了张嘴,突然又是啪地立正敬礼:“报告姜书记,我能在第一时间调集警力支援这里,就是这位金泽滔同志的电话告知,在支援警力到来前,他临危请命,主动要求维护越海大厦秩序,我全权委托他尽最大努力,最大限度地保护商场生命财产安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