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八章 又要重奖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感谢700926、飞龙~~的月票支持!)

    董厅长此刻挺身而出,主动为金泽滔分担责任,尽管金泽滔也知道,即使有责任,也轮不到他承担。

    但作为越海官员,你还受着省委领导,出了这么大的事故,你处置不力总是事实,在省委书记心目中,你的能力无疑在第一时间受了质疑,在以后的使用中,那是要大大地失分。

    金泽滔微微一笑,董明华还是相当讲究,这个情他必须记着。

    方建军刚才就奇怪金泽滔这个时刻会在越海大厦现场,但此时,已经容不得他再迟疑,说:“金泽滔同志还是南门市副市长,他一手推动的新经济发展一揽子计划,很富前瞻性和可行性,南门的经济发展和城市建设焕然一新,他功不可没。”

    有些后知后觉的方建军,还是从姜书记刚才一番声色俱厉的谈话中,咂出了一些味道,要解开眼前这个困局,关键还要着落在长江科技非法集资上。

    自除夕以来,中央电视台连篇累牍的关于越海非法集资的情况报道,从一个侧面反应了吕三娃案件的查处成了中央着手打击乱集资行为,整顿经济金融秩序的前奏。

    从这一点说,吕三娃非法集资案已经不是一件普通的经济贪腐案,其政治意义,远远超出其经济和社会意义,不出意外,吕三娃案件最后的审理,将成为中央打击类似扰乱金融和经济秩序的标本,同时,也是健全金融法制建设的最有力突破口。

    方建军作为暂时分管政法线的常务副省长,此时,吕三娃的非法集资案是他唯一能从眼前事件中安全脱身的唯一机会。

    金泽滔是越海查处吕三娃非法集资案件的关键中间人物,是连接温重岳和董明华,甚至尹小炉天然的桥梁和纽带。不容有失。

    “你且说说,越海大厦是什么情况?”姜书记目光一闪,对方建军的介绍不置可否,随后又强调了一句,“我要听真话!”

    金泽滔胸脯一挺,大声道:“报告姜书记,越海大厦目前无发生一起踩踏事故。无一人受伤,无一财物损失,目前从写字楼出来的参与挤兑事件的群众,正在自觉向现场武警官兵缴纳非法所得财物,我答应他们只要没有参与斗殴伤人,上缴了财物。就可以安全回家,此外,商场还有大批的群众正在等待疏散,请书记指示!”

    姜书记愣了一下,看向身边同样发愣的方建军,喃喃自语道:“没有发生一起踩踏?没有一人受伤?没有一物损失?这是什么情况?”

    金泽滔正要说话,却见后面挤进一个秃顶中年人。手里还提着一台摄像机,和姜书记身边的随从耳语了几句,然后姜书记说了一句:“打开看看!”

    然后姜书记和方建军两人凑着头一起观看摄像机的视窗,秃顶中年人按着姜书记的要求,不时地快进和慢放,有时候,会倒退回来,再仔细观看。

    看了不到十分钟。姜书记抬起头来,看着金泽滔,目光柔和,大步上前,伸出两手,紧紧地握着不知所措的金泽滔,连声说:“好!好!好!大将风度。指挥若定,越海大厦遭遇这样的变故,能一人不伤,一物不损。小金市长,你居功至伟!居功至伟啊!”

    金泽滔这才知道这台摄像机竟然全程摄录了他在越海大厦的一举一动,赧然道:“姜书记,你过奖了,这中间,我还是做了一些不太光明正大的小动作。”

    姜大笑:“行大事者不拘小节,再说,这也没什么见不得人,我得给你请功,重重地奖励你!”

    金泽滔心里狂跳,省委书记要重奖自己,不会跟铁司令一样,送柄生锈的大砍刀吧?

    嘴里却谦虚道:“姜书记,这都是董厅长的信任,越海大厦夏经理及所有干部职工的配合和支持!我没有做什么,只是动动嘴皮而已!”

    旁边董明华和夏经理笑得合不拢嘴,看向金泽滔的眼光更加友好。

    姜书记说:“为上者,当用尽其能,取之以长,你这嘴皮子就动得很高明嘛!”

    带队的年轻中队长上前敬礼道:“报告姜书记,金市长,所有非法所得的财物已经登记缴纳完毕,请指示!”

    金泽滔看着姜记毫不犹豫地说:“都按金市长的指示办!”

    年轻中队长高声应了声:“是!”

    方建军还看了一会儿摄像机视频,这时也走了过来,重重地拍着金泽滔的肩膀说:“我代表省政府,对你临危不乱,镇定指挥越海大厦员工,完美地制止了一场危及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群体事件的壮举,表示感谢!”

    这个感谢,发自肺腑,金泽滔不但完美制止了一次可能导致重大伤亡事故的群体事件,最重要的是金泽滔的官方身份,为今天的恶性惨剧挽回不少印象分。

    金泽滔咧着嘴笑:“这都是姜书记、方省长和董厅长指挥有方,处置得力,迅速而及时的警力支援,是圆满解决越海大厦群体事件的关键,商场才不至于最后溃乱,不然绝难全其功。姜书记,你看现场的群众,如果不是这些武警官兵及时赶来增援,如果不是几位领导亲临现场指导,我一个人纵有三头六臂,也无法安抚群众情绪。”

    还提着摄像机的秃顶中年人意外地看了眼金泽滔,却是忍不住心中狂赞,这年轻人不简单,这种马屁最朴素,最肉麻,也最有效,尽管大家心里都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但你看现场哪个领导不是喜动颜色,欣然受之。

    这时,附近机灵的群众大声疾呼:“感谢省委,感谢姜书记,感谢金市长!”

    这些声音中,其中刚上缴财物的集资户们最是响亮,这种感谢,也是对金泽滔、姜书记兑现了让他们安全回家承诺的感谢。

    姜书记自看了摄像机视频后,一张干瘪的嘴就没有合拢过,一扫过来时如丧考妣的晦气。

    秃顶中年人,此刻悄悄地从人群众中挤了过来,握着金泽滔的手说:“金市长,认识一下,我姓庄,对门广电局的,久闻金市长大名,作为基层干部,你在省电视台的曝光率很高啊,我想等会儿,请你做个专访。”

    这真是个人精啊,金泽滔自然知道,这个姓庄的局长,绝不会无缘无故向自己示好,他的目的,是通过宣传自己,向身后的姜书记示好啊。

    而庄局长却是认准金泽滔这个年轻的市长,不但会做事,更难得的会做人,这样的人值得交往,也值得感情投资,你没看到,姜书记不时地看向金泽滔的眼光,就象父亲看儿子那样的慈祥。

    金泽滔心中一动,说:“庄局长有约,我金某怎敢不从?我和省电视台合作颇多,从最早的浜海滩涂改造,到最近的南门最美女孩小春花事件,都有良好的合作,我记得这些合作都是贵台一个叫单纯的记者配合完成的,这是个很有新闻视野的记者,我一直很欣赏。”

    单纯是金泽滔最早接触的省台记者,金泽滔离开浜海后,就甚少在银屏上看到单纯的影子,在去年自己大婚典礼上,单纯告诉自己现在自己基本不出外景,转做幕后编导,有时候客串前台的新闻主持,但上镜率都不高。

    庄局长其实对金泽滔根本不认识,更谈不上了解,他只是台里那个大胡子编导将摄像机交于自己时,说的一番话令自己印象深刻:“庄局长,你看看这个机子,跟西州商场及写字楼里发生的混乱场面相比,简直就是个奇迹,完全可以据此做个专题,这个人,我认识,听说现在是南门市的副市长,在台里曝光率很高,想不到在这里也能看到他的影子,还真是个奇迹。”

    庄局长满口答应,说:“我马上安排单纯记者前来采访。”

    金泽滔点头同意,庄局长又转身向姜书记请示说:“姜书记,我们电视台有个计划,准备对越海大厦发生的事给予大力宣传,并对金市长做个专访,变坏事为好事,变被动为主动,最低限度地降低长江科技集资户挤兑风波,引发的群体踩踏流血事件对越海形象的负面影响,请姜书记指示!”

    姜书记目光炯炯地盯着庄局长,说:“这个计划很好,搞新闻宣传就要有这种主动性,创造性,我表示同意,同时,新闻要注重灵活性,要学会面向群众,面向基层。”

    庄局长心神神会,大声说:“是,新闻宣传要面向百姓,面向基层,我们全体广电干部职工一定深入贯彻姜书记的指示精神,做好新时期的新闻节目。”

    庄局长确实对领导意图有不同凡响的理解能力,他当即指挥姜书记的随行记者随机采访了现场群众。

    商场里的群众在武警官兵的引导下,有条不紊地鱼贯而出,当了解到省委书记亲自坐镇商场,现场指挥群众疏散,普通百姓,在省委书记注视下离开商场,那是多大的荣耀,而此时,电视台的话筒适时地塞了进来,你要不高呼三声书记万岁,自己都不好意思。(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