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九章 实至名归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推荐票月票!感谢大只佬、地若无情和mawankang的月票支持!)

    金泽滔看着秃顶的庄局长不住地在人群中穿梭,时而跟姜书记耳语几句,时而向方省长请示两句,淋漓尽致地挥洒着一个新闻工作者的长袖,这真是一个把做人和做官都做到了极致的妙人。

    没有比在省委书记眼皮底下开展工作,更富有激情和令人兴奋的,最后连商场夏经理和武警中队长,都被庄局长拉来,制作成姜书记等一干领导,亲临一线指挥的最和谐的群众和基层背景。

    姜书记平易近人地和疏散的群众打着招呼,随和得就象一个普通的老大爷,有时候,也会拉几句家常,当记者的摄像头扫过来时,你会发现,姜书记脸上笑容显得更真诚和蔼。

    这个春节在西州,金泽滔最大的收获不是认识多少省领导,而是通过领导,总能学习到许多在课本和实践中接触不到的东西,比如,通过方建军,他学习了餐桌政治,通过姜书记,他学习了镜头政治。

    很多群众,对于此刻一脸谦卑站在大门一角的金泽滔都心怀敬畏,躲躲闪闪不敢正视,唯有一些老人孩子总是亲热地招呼道:“谢谢金局长,再见金局长!”

    金泽滔一律微笑着挥手作别,不一刻,就见到单纯提着话筒过来,后面还跟着大胡子摄像师。

    金泽滔看到这熟悉的两人,忍不住笑了,大胡子摄像师大名吕大卫,原来是单纯的御用摄像师,后来听说转到经济频道做幕后编导,金泽滔已经很久不见了,想不到庄局长点名让他来随队采访。

    单纯没有如以前般风风火火就开始工作,这个有点任性,有点傲娇。甚至有点自以为是的美女记者,此刻眉宇间,少了急躁和浮夸,多了一分成熟和稳重,她提着话筒,轻轻和金泽滔拥抱了一下,轻声说:“金市长。谢谢你点名让我过来。”

    “因为你是我最早接触的省台记者嘛,而且,我一直相信,你是最好的记者。”金泽滔边说边拍着她的后背,“不管发生什么事情,要记住一句话。这世上没有什么迈不过的坎,相信自己,也要相信上苍始终青睐勤奋有天赋的人。”

    单纯感激地看了他一眼,默默地退往一侧做准备,金泽滔又和大胡子摄像师吕大卫握手说:“好久不见,再见到你,才发现原来大胡子不但使人成熟。还可以保鲜的。”

    吕大卫看上去很沧桑,其实年纪跟单纯差不了多少,乍看有些显老,但多年不见,却还是那副模样,吕大卫说:“金市长,又见面了,两年不见。吕大卫还是吕大卫,但金主任却变成了金市长,恭喜,恭喜!”

    三人寒暄了一会,单纯就开始了采访活动,单纯在新闻采访方面确实有非同寻常的嗅觉,三言两语的提问。就将金泽滔在越海大厦的表现勾勒得扣人心弦。

    就连旁边的姜书记和方建军都不住侧目,单纯不但有着灵敏的新闻鼻,还是个新闻制作的多面手,金泽滔和她配合默契。没费多少时间,就结束了对金泽滔的专访。

    金泽滔随口将她介绍给现场几位领导,当单纯笑盈盈采访姜书记时,金泽滔拉着夏经理说:“刚才我带着家人在贵商场购物,看着你四楼的办公室门开着,就鸠占鹊巢,暂时将家人安置在贵办公室,请你派人将她们护送回家,其中有三个孕妇,这里短时间结束不了。”

    省委书记在现场,金泽滔自然不能溜之大吉,只好委托夏经理送自己家人回去,夏经理满口答应。

    金泽滔看着慷慨激昂的姜书记和方省长,拉住站在一旁忠心耿耿充当临时警卫的董明华说:“董厅长,西州百货情况到底怎样?”

    董明华低沉说:“西州百货至少上百人轻伤,重伤的有十来人,当场有三人死亡,伤者目前都已经送医,这里结束后,我们马上要赶赴医院,从经营面积看,越海大厦要比西州百货大上一倍,从涌进商场的人数看,这里也要比西州百货多上一倍,我虽然看好你,但你做得却比任何人预想得都要出色,这也是姜书记他们为什么在这里逗留到现在的原因。”

    金泽滔一颗心沉到谷底,董明华拍着他的肩头说:“你别难过,西州百货当场死亡三人,其中一人是心脏病突发身亡,真正死亡只有二人,我们会尽最大努力抢救受伤群众,越海大厦能一人不伤,这对姜书记、方省长,对我们越海,都是个意外之喜,省委向京城口头汇报时,估计越海大厦至少死亡四人以上。”

    金泽滔十分苦涩,伤亡人数,在各级各部门领导心目中,只是冷冰冰的统计数据,他们首先考量的是这些数据会对越海带来什么样的负面影响,对自己的政治前途又会有什么样的损害。

    很少考虑到,这些抽象的数据,会给他们的家庭带来什么样的伤害,对他们的家人来说,这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是一个个永不消逝的记忆。

    而且金泽滔敢肯定,这些送医的重伤员,甚至有些人已经完全可以宣告死亡,但为了统计数据不至于那么难看,这些伤者一定会得到医院的全力抢救,这也是不幸中的大幸。

    此时,金泽滔看到那对母女也夹在人群中正准备离开,母亲感激对着他笑笑。

    小女孩趴在母亲的肩头,忽闪着大眼睛,直直地注视着金泽滔,快要出门时,小女孩忽然清脆地说:“叔叔再见!”

    只有直面她如水晶般的眼睛时,金泽滔的心情才恢复平静和安宁。

    金泽滔看着侃侃而谈的省领导,身处他们的位置,或许自己也会变得和他们一样的心坚如铁,但内心深处他又仿佛十分抗拒这种转变,这是成长和成熟的代价,也是政治进步的必然牺牲。

    有省委书记亲自坐镇在,商场群众的疏散速度很快,不一刻,商场就全部清空,空荡的商场,除了满地狼藉还说明这里曾经经历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什么也没有留下。

    姜书记精神瞿铄,心情十分愉悦,说:“小金市长,走,跟我们一起去医院看望受伤群众。”

    一号首长一声令下,姜书记身后的随行人员如鸟兽散作着各种准备去了,金泽滔跟在姜书记后面亦步亦趋,方建军省长和董明华商量事故善后事宜。

    姜书记仿佛自言自语:“小金市长,你还兼着财税局长?”

    不等金泽滔答话,姜书记又问:“你还被省财政厅推荐为财政部劳动模范?”

    金泽滔这回学乖了,一声不吭,姜书记突然停住了脚步,回头奇怪地看了金泽滔一眼,金泽滔连忙说:“报告姜书记,年前刚被推荐到财政部。”

    姜书记哦了一声,又沉默不语,金泽滔开始忐忑起来,姜书记走了两步,回头说:“刚才我了解了一下,小金市长,你虽然工作时间不长,但一贯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勇于开拓,求真务实,为当地经济社会发展作出重要贡献,在群众中享有较高威望。”

    “今年全国劳模推荐评选工作马上开始,原则上从省部级劳动模范中选拔产生,你还被推荐为部级劳模,从你的条件看,无论从政治上,还是工作业绩上,我认为你都符合全国劳动模范的推荐评选条件。”

    金泽滔的心砰砰乱跳,苏教授推荐他为部级劳模,他已经觉得邀天之幸,此时,姜书记直接将他推为全国劳模,这更使他有种被天上掉下的金元宝砸晕了的幸福感。

    全国劳模是劳动者的最高荣誉称号,每五年评选一次,每一次全国也就二千多人,而且,政府官员甚少被评为全国劳模,这个荣誉是终身的,至高无上的。

    金泽滔不敢想象,如果说部级劳模,他还能坦然受之,但全国劳模,他甚至想都不敢想,在金泽滔看来,这种荣誉甚至超越职务,超越生命本身。

    金泽滔嗫嚅道:“姜书记,这种荣誉太崇高了,我受之有愧,而且本人离全国劳模的要求,还差得太远。”

    姜书记摇了摇头:“你推动的滩涂改造就是造福万民,泽披后世的功德工程,省里也十分重视,你推行的阳光工程为政府性资金监管使用提供借鉴,有效地减少了**的温床,听说财政部要在全国推广,这几年,你干得着实不错。”

    说到这里,姜书记忽然展颜灿烂笑了,说:“你在指挥处置越海大厦**中有功,我说过,要为你请功,要重重奖励你,我想,推荐你为全国劳动模范,实至名归,当之无愧。”

    话说到这里,又是省委一号首长亲自推荐,也容不得金泽滔再谦虚,再说,内心里,金泽滔也是十分渴望这个荣誉,再忸怩下去,说不定到手的重奖就飞走了。

    金泽滔这才连忙表态说:“谢谢姜书记的鼓励和推荐,今后,我将加倍珍惜这项荣誉,努力工作,廉洁奉献,做一名名符其实的劳动模范,决不辜负姜书记的期望!”(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