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章 从重从快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推荐票月票!感谢宋雅的月票!)

    待金泽滔跟随领导赶到医院时,情况比他想象的要严重得多,写字楼和西州百货里重伤送医群众,有三人已经下了病危通知,这三人基本上很难捱过危险期。

    一行人心情都十分沉痛,方建军愤懑说:“非法集资害死人,姜书记,我建议,借着中央电视台对我们越海民间乱集资情况系列报道的契机,紧紧抓住查处吕三娃非法集资这个案子,全面清理整顿全省乱集资情况。”

    姜书记点点头说:“刚才我就说过,这次踩踏事件虽然有我们公安领导干部失职的原因,但归根到底,是长江科技乱集资引发的骚乱,这个情况和苗头,越海要及时向京城通报,推己及人,我们更要抓住这个机会,净化我省金融秩序,优化经济环境,促进经济新一轮快速增长。”

    两位领导就越海民间乱集资现象,以及吕三娃非法集资案等问题,迅速达成一致意见。

    春节前,省委个别领导还对吕三娃集资案的定性提出质疑,但除夕夜央视新闻联播后,所有关于吕三娃案件的议论全都没了下文。

    在进入越海大厦前,姜书记快刀斩乱麻,直接将这次恶性案件归咎到长江科技挤兑风波,并以“三个严重”严厉要求董明华彻查这次处置挤兑风波的责任人。

    三言两语,就给这次事件盖棺定论,三拳两腿就将这次越海历史上最大的丑闻。最严重的流血事件化解于无形。并且还打击了本土势力。

    而金泽滔在越海大厦的意外表现。却使事件出现了转机,当事情在可控范围内,并可能化坏事为好事,变被动为主动,越海本土势力和外省势力很快就达成妥协,而这个妥协就是建立在对越海乱集资现象的共识之上。

    金泽滔没有注意到,数米之外,越海最大的两股政治势力正结成利益同盟。作为两股势力的中间纽带,金泽滔却丝毫没有自觉,此刻他正和西州大学附属医院的博导名医黄歧交谈。

    两人都有些嫌恶地保持了一定距离,黄歧自抱金别院被母亲一顿咆哮赶下山后,回来后翻阅了大量书籍,找到很多孕妇不宜饮食生姜的佐证,正要再上金钟山,和母亲理论一番,此时见到当事人的儿子,哪有好脸色给他看。

    而金泽滔却对起来越娘的名医黄歧。始终保持警惕的态度,两人见面连握手都免了。金泽滔说:“黄大仙,刚才送医的伤者情况都怎么样?”

    黄歧暴跳如雷:“金泽滔,再叫黄大仙,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什么人呢,难道生姜哺育的都是这个德性,好歹我也是小春花和小汉关的救命恩人,你就这样恩将仇报,白眼狼!”

    金泽滔吓呆了,喃喃道:“黄大仙不是那个医术高明的得道神仙,治病救命,佑福保安,被越海民间尊崇为医圣和吉祥之神吗?他是越海土生土长的神仙,现在美名传到得香江和南洋,被海外华人尊为最高神的奇人,怎么会扯到恩将仇报呢?”

    黄歧狐疑地看了眼金泽滔:“真的?”

    金泽滔没好气地说:“当然真的,黄大仙祖籍金州,你随便扯个越海人,都知道黄大仙是怎么一回事。”

    黄歧果然随手拉过一个偶尔经过的女护士:“你知道黄大仙吗?”

    小护士两眼发光:“黄教授,原来你都知道了,黄大仙真的这么灵验啊?”

    黄歧傻了眼:“我知道什么?我问你黄大仙怎么一回事?”

    小护士花痴一般盯着风华绝代黄大名医,深情说道:“昨晚我正求过黄大仙,希望黄教授今天能注意到我,今天黄教授还亲自和我拉拉扯扯,多灵验的黄大仙!”

    金泽滔扑地掩口低笑,黄歧一张小白脸顿时涨成猴屁股,急忙松开小护士,拉着金泽滔远远地跑到角落说话:“还真是错怪你了!”

    金泽滔大度地挥手,说:“不知者不怪,黄大仙,我问你啊,刚才送进来的……”

    黄歧气急败坏道:“还是不能叫,我不知道做神仙的黄大仙,我只知道黄鼠狼也叫黄大仙。”

    金泽滔愣了一下,忍不住哈哈大笑:“难怪都说自尊和自卑是混乱中的一对难兄难弟,如果你因为黄大仙这个称呼而大发脾气,那么我说,大可不必,你跟黄鼠狼有什么近亲关联吗?你如果对自己的外貌都不自信,我不知道你的自尊心来自哪里?”

    黄歧喃喃道:“难道我就该取个黄鼠狼的雅号,才能彰显我强大的内心吗?”

    金泽滔连忙说:“行了,我以后不叫你黄鼠狼了,我喊你黄大仙吧,这些伤者到底怎么样了?”

    黄歧摇了摇头,严肃道:“刚才送进来的伤者很严重,该做的我们都做了,现在有三人还处危险期中,我不知道能不能挺过去。”

    金泽滔迟疑了一下,说:“你估计,这些人,还有多少人挺不过这一关。”

    黄歧沉闷道:“这个很难说,这三个重伤病人对半开吧,还有几个重伤员正在抢救,谁也说不准挺不挺得过,对了,你来这里干么?不要告诉我你跟省里领导过来的?”

    正在这时,董明华向他招了招手,道:“金市长,你过来,姜书记要问你话呢。”

    金泽滔匆忙说:“我看小春花似乎恢复得很好,什么时候把出院手术办了吧,她也该回去上学了。”

    黄歧看着金泽滔向被人团团包围的姜书记走去,不自觉地摇着头,最早认识他的时候,他还只是一个快倒闭的浜海汽配厂的厂长,而现在,他竟堂而皇之和省委书记混迹一起,真是看不懂的男人啊!

    姜书记了解到在年前闹过一阵的吕三娃非法集资翻案事件,最后也因为金泽滔的建议而平息,并得到上下的一致认同后,看向金泽滔的目光更加和煦。

    姜书记说:“小金市长,你说说,集资户挤兑风波,流血恶性案件,长江科技乱集资,吕三娃非法集资,这些乱麻纠缠在一起,我们该怎样起出线头,解开这个死结,才能使我们越海变被动为主动?”

    姜书记和方省长都知道解开眼前的困局就着落在集资两字,但一时间,都没有找到切入口,经方省长提议,姜书记才问计金泽滔。

    金泽滔不假思索道:“尽快提起诉讼,,吕三娃案已经查了大半年了,该有的证据都已经搜集得差不多了,该进行司法程序,从重从快,这就是我们越海应该向京城传达的态度。”

    金泽滔还有一句话没有说,除此之外,还应该尽快将在处置挤兑风波中严重失误和严重失职的周博山调离西州公安,这也是越海该有的态度。

    出了事情,不都是要有人担责任,背黑锅嘛,周博山身强力壮,正是背黑锅的好料子。

    当然,这也只是金泽滔心里想想,周黑锅的大舅子还在眼前呢,他怎么敢乱开口。

    金泽滔这一说,姜书记和方建军两人相视一笑,还真是当局者迷,这破局不正是要着落在吕三娃非法集资案上吗?

    金泽滔的提议虽非灵机一动的天外灵感,却让两人都有茅塞顿开的豁然开朗。

    姜书记思索了片刻,却是越想越觉得金泽滔的提议很妙,从重从快,这个特点背景下产生的,其实质就是人治的法治怪物,很多时候,却往往能满足很多政治上的需要而频繁地被使用。

    姜书记说:“除此之外,还要迅速查明在处置挤兑风波中严重失职的事实,明确责任,还人民群众一个真相,还死伤者一个公道!”

    金泽滔不敢说的事情,最后被玲珑心思的姜书记一锤定音,这样一来,这起臭名昭著的丑闻,这起骇人听闻的流血事件,里里外外都有相关责任人承担责任。

    方建军神色不易,脸带微笑说:“就该如此!”

    金泽滔回到抱金别院时,神魂不定的三个大企鹅都已经卧床休息,三个小黄莺也难得地没有围着金泽滔问长问短,越海大厦的遭遇让令当事人都三缄其口。

    当天晚上吃饭的时候,省台首先播报了该条新闻,当家里人战战兢兢看完这条新闻,这个时候才知道金泽滔一行人下午在越海大厦遭遇了什么样的风波。

    家里的老人没有问过金泽滔一句话,相反,却将三只大企鹅从头摸到脚,最后确定无疑三人都没有受到损伤,只是稍微受了点惊吓,这才齐齐松了口气。

    新闻之后,还有一条单纯记者对金泽滔的专访,经过剪辑的镜头,展现的全是金泽滔大无畏的光辉形象,但这回,一向视金泽滔为偶像的商雨亭都没有为之欢呼雀跃。

    连苏教授看了后,都劝了一句:“很多人力不可为的情况下,还是要三思而后行,我不认同年轻人做什么事都要瞻前顾后,但在关键时刻,还是需要清醒头脑,要考虑周详。”

    入院治疗的受伤群众,两天后,还是有两人伤重不治,至此,西州恶性流血事件,计有七人死亡,十五人重伤,轻伤无数,这个本来应该完美的春节假期,最后因为出了这桩事情,让金泽滔郁郁寡欢直到正月初七。(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