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一章 集 中整治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月初惯例要求保底票,求月票推荐票!感谢昨天投票支持的舞夜孤枫、yl1992、winwin71、laodage、killmybaby、九天翔鹰诸位!)

    正月初七,这一天,吕三娃和吕大伟两叔侄被正式被移交检察机关。

    这一天,科技日报两个副总编,被悄悄带离办公室,长江科技的外围侦查工作开展得如火如荼。

    这一天,金泽滔收拾了行装,准备回南门上班。

    这一天,何悦将返京返京继续参与吕三娃案,吕氏叔侄案虽然告一段落,但因此案引起的贪腐案却仿佛刚露出冰山一角,尹小炉将吕三娃办案组的纪检组大本营都迁至京城,金泽滔实在看不出,这个吕三娃身后到底是什么黑幕,要越海纪委这么大动干戈。

    留在抱金别院的住客越来越少,柳鑫、罗立茂和林文铮一家子早两天就离开西州回浜海,家里除了女流,凡手头有业务的都陆续离开别院。

    有人走,也有人来,章进辉悄悄搬进了别院,做起了顶头上司苏子厚厅长的邻居。

    爷爷奶奶和父母、老姑还要在西州逗留一段时间,等到春暖花开再走。

    金泽滔仅带着小春花和何父何母赶回南门,小春花将在正月十五元宵节后,正式回归学校,何父何母因为要照顾金泽滔的生活起居,随金泽滔回家。

    正月初八,金泽滔回南门市政府上班,这一次西州之行。既有收获和欢乐。也有失落和伤感。

    阔别了将近一个月的南门市政府。令金泽滔感觉陌生,而人们看向金市长的眼光也很诧异,直到卢海飞进来说道:“金市长,你到哪,都是焦点,在省城干了这么惊天动地的大事,省委书记都亲自接见,你现在在人民群众中的知名度跟吕三娃一样的热乎。”

    金泽滔的脸一下子垮塌下来。瞪了卢海飞一眼:“怎么说话呢,吕三娃那是臭名昭著,能跟我相提并论吗?”

    卢海飞嘿嘿笑着说:“那是,金市长你英明神武,吕三娃拍马都比不上,我只是打个比方,打个比方。”

    金泽滔奇怪地看了卢海飞一眼,道:“海飞,不对啊,是不是有什么喜事?”

    卢海飞为人方正。金泽滔平时和他开个玩笑,都会面红耳赤。今天还若无其事地和金泽滔说笑了几句,这就值得金泽滔大惊小怪了。

    卢海飞整理着档案夹说:“就知道瞒不过市长,齐泳这次春节回家了一趟,她暂时调离一线战斗部队,以后回家探亲就更方便了。”

    金泽滔盯着卢海飞好一会儿才说:“那真是好事,就这些?”

    卢海飞脸一红,忸怩说:“托金市长的福,齐泳她有身孕了。”

    金泽滔微微一愣,如果他没有记错,齐泳最近还是金泽滔大婚那天请假回来过一次,而那天齐泳似乎匆匆忙忙吃过晚饭,就直接让卢海飞驱车送到火车站回去,想必就在她回去的车上成就的好事,金泽滔似笑非笑地瞄了他一眼。

    “按惯例,今天市政府领导要集中走访慰问有关乡镇及机关部门,具体安排请领导先看看,哦,杜市长特地交代,让你一回来,先去他办公室。”卢海飞终于还是面薄,被金泽滔一阵好瞅,说完话,就仓惶逃离。

    杜建学这个春节是在南门度过的,看他微微突起的小肚,想必这个春节过得一定十分愉快。

    看到金泽滔进来,杜市长亲自将他迎到会客室,还连声说:“我们的功勋市长回来了,温专员刚才还专门打电话点名表扬了你,并对你在越海大厦的突出表现表示了感谢,感谢你为我们越海省,为我们永州地区争光,充分展示了新时期我们永州党员干部的风采。”

    春节期间,西州关于吕三娃案的争议并没有扩散到永州,但中央电视台对越海民间乱集资情况的系列报道,除了让消失了大半年的吕三娃重回世人的视线,还是让永州上下绷紧了神经。

    随后,央视对永州查处吕三娃案给予了充分肯定,正当永州上下暗暗松了一口气时,长江科技乱集资案却在西州首先案发,并酿成了重大伤亡事故,这给吕三娃的非法集资案的后期处置又增加了一道变数。

    金泽滔坚持在春节前清查清退吕三娃集资户,让永州风平浪静地度过了这个春节,现在回想起来,杜建学忍不住暗暗为金泽滔这个先见之明暗暗叫好。

    如果不是在春节前将结束了大部分集资户的清退工作,杜建学不敢想象,受长江科技挤兑事件的影响,永州不知道要乱成什么样子。

    金泽滔连忙谦虚道:“温专员和杜市长过奖了,我只是做了该做的事情,杜市长,吕三娃案发在南门,我建议,公安、纪检、财政和银行应该联合开展一次集中整治乱集资活动,这既表明了我们南门规范金融经济管理的决心,也是对中央宏观经济调控的一次正面响应,既有现实的经济意义,也有积极的政治意义。”

    自正月初三之后,特别自西州的挤兑惨案经曝光之后,长江科技各分公司挤兑事件层出不穷,到初六,人民银行第二次发函要求长江科技立即停业整改,规范金融管理,措词前所未有的严厉。

    杜建学沉思了一会,说:“我要抓紧时间将你的建议向市委汇报,今天的慰问走访活动,我就不参与了,你和沈向阳商量,让他代表我和你一起走访一下,特别是商贸系统,这个春节过得祥和安定,值得肯定。”

    杜建学送走金泽滔后,也匆匆离开市政府大楼,金泽滔的提议让他坐不住了。

    吕三娃的案子虽然和他没有直接关系,但出身宣传部门的杜建学,还是从有关非法集资的连续报道嗅出了一些味道,金泽滔说的没错,积极响应京城的行动,全面整顿金融秩序,现在正是时候。

    陈铁虎书记心不在焉地倾听着杜建学的建议,似乎积极性并不高,他说:“建学市长,我们南门出了个吕三娃案子,前段时间该案件的查处,也间接肃清了南门民间借贷的不良风气,现在正是我们南门全面推进新经济发展一揽子计划的最有利时机,再集中整治乱集资活动,是否会挫伤民众投资积极性。”

    陈铁虎说的婉转,但言下之意,是不打算再大动干戈,陈铁虎的意见也无可挑剔,吕三娃的案子好不容易平息下来,各种后续清理清退工作正全面告一段落。

    市委市政府全力推动的新经济发展战略正逐步深入,规划中的服装城等几大市场建设得热火朝天,甚至在春节期间都未停工一天,几大市场的招商招租工作也紧锣密鼓地提上日程,在这个时候,确实不易节外生枝。

    杜建学市长沉吟了一下,说:“陈书记,开展集中整治非法集资活动,和我们南门推动的新经济发展战略并不矛盾,相反,两者相辅相成,打击非法集资,打造一个稳定有秩序的金融环境,可以更好地集中社会民间资金支持新经济发展战略,从这一点理解,有利无弊。”

    陈铁虎皱起了眉头,新年上班第一天,杜建学就风风火火提出要开展集中整治非法集资活动,这让陈铁虎有些不悦。

    年前,省里关于吕小娃案件的争议他也有耳闻,吕三娃非法集资案是地区温重岳专员一手推动的,查处这个案子的最后是非功过,都跟他陈铁虎没有任何关系。

    上层对非法集资没有明确定论,上面有分歧,下面更应该谨慎从事,此时再参与此事,正如老同学陈建华副书记所言,或者是锦上添花,无人喝彩,或者是代人受过,何苦来哉,对于自己来说,有百弊无一利。

    想到这里,陈铁虎忍不住坐直身体,他体格魁梧,比坐对面的杜建学要高出半个头。

    他居高临下打量着一脸热忱的杜建学,心里却不免鄙夷,当初地区轰轰烈烈查处吕三娃时,也没见你这么热忱,吕三娃案子的清查清退工作,也没见你主动参与,现在这么热衷这事,无非是想从中分一杯羹。

    两人各杯心事,一时间都沉默不语,此时,秘书进来通报刘志宏副书记已经来了,正等在外面。

    陈铁虎犹豫了一下,说:“这样吧,你们政府牵头一下,先让财政、人民银行、公安等部门摸摸底,看看再说吧。”

    陈铁虎最后还是没有同意让市委参与,先让政府这边先折腾一下,等有了初步结果,估计京城对民间集资行为也会有明确的意见,到时候可进可退,陈铁虎的算盘打得不可谓不精。

    杜建学见到这情形,也不指望陈铁虎能有多大的力度支持,能不反对就是最好的结果了,他点了点头,告辞离开。

    此时,刘志宏正站在会客室里,神神道道地端详着占了半壁墙的一幅字“纳谏求贤有容乃大,激浊扬清无欲则刚”,一边观赏还一边不住点头称道:“好字,好字!”

    杜建学不知道他称赞的是这两句话本身还是这字写得好,刘志宏看见杜建学出来,笑哈哈拱手作揖说:“杜市长,新年好,给你拜个晚年!”(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