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三章 不死不休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保底月票,感谢热心人(稻草人)的连续赐票,感谢junliu、结尘往事的再次赐票,感谢书友090616165724485的月票!)

    沈向阳征询似地看了金泽滔一眼,金泽滔摊摊手,表示自己并不知情,林正大局长说:“沈市长,这个事情如鲠在喉,不吐不快啊,我们或有失职,商贸人从来不讳疾忌医,也愿意承担责任,但市政府分管领导有严重违法乱纪行为,有严重失职渎职行为,是不是应该向组织提起申诉?”

    矛头直接对准商贸系统原分管领导葛敏松副市长,沈向阳顿时脊梁一凉,看会场群情激奋的情形,杜子汉等人向自己突然发难,并非是临时起意,而是早有图谋。

    沈向阳惊悸地看向金泽滔,只见他面带微笑,垂着眼睑,专心地喝着面前的茶水,似是未闻,这个时候,他猛地惊觉,金泽滔的神情,明白地告诉他,这件事,他或许并未参与,但绝不是他所表示的绝不知情。

    而金泽滔也似乎丝毫不掩盖自己对葛敏松的观感,至少他并没有反对。

    沈向阳今天代表杜建学市长看望慰问商贸干部,他就有义务接受商贸干部的申诉。

    沈向阳苦笑了一下,今天他是代人受过,难道杜建学早知道商贸系统今天会对葛敏松突然发难,才借故避遁。

    沈向阳在这瞬间脑子转过很多念头,脸色也渐渐地严肃起来,说:“每个党员干部都有向组织如实反应情况的权力。但前提是实事求是。既不夸大。也不隐瞒,在这里,我不能明确答复大家,但我可以如实向组织报告。”

    林正大从身手的工作包中抽出两份资料,分别递于沈向阳和金泽滔。

    沈向阳只是瞄了眼标题,随即郑重地折叠起来,放进包里,金泽滔则饶有兴趣地当场展开浏览。他看得很仔细,最后将目光落在林正大脸上,看了一会儿,没有说话。

    林正大开始还镇定,但被金泽滔沉静的目光紧盯了一会,额头开始冒汗,金泽滔敲着中指道:“刚才沈市长说得很清楚,党员干部有义务向组织反应情况的权力,但前提是实事求是,我想请问林局长。你能保证你所提供的材料都是确凿无误,不是凭空捏造的?”

    林正大脸顿时涨得血红。大声说:“南门的商贸企业这几年越来越不景气,除了其体制性的先天不足之外,经营决策上的严重失误是导致经营业绩持续滑坡的最主要原因,而很多失误完全可以避免,但个别领导却罔顾公益,为一己之私利,损害国家利益,材料后面,有我们商贸企业中层以上干部的联合签名,我们愿为我们的言行负责到底。”

    金泽滔吃了一惊,沈向阳连忙掏出自己这份材料,和金泽滔手上的材料一样,翻开最末一页,在其反面,密密麻麻地签满了名字,每个名字都有殷红的指印盖在上面,沈向阳脸色顿时雪白,这是所有商贸人对葛敏松不死不休的追责。

    金泽滔愣了一下,还真是怨气冲天啊,想不到林正大等人对葛敏松如此怨恨,撇开葛敏松这几年对商贸企业的损害不论,他坚持在商贸系统开展干部使用制度改革试点,也是招致商贸系统嫉恨的最主要原因。

    这些商贸的老油子,还真不是省油的灯啊!金泽滔有些头大,幸好,林正大等人还算是明白人,众目睽睽之下跟沈向阳提起申诉,至少在面上避免将自己置于风口浪尖,至于以后,让沈向阳和杜建学两位常委领导头痛吧。

    金泽滔收起材料,冷冷说:“脱离市场实际的决策,领导负他该负的责任,但你们作为企业经营管理者,没有当好领导参谋,难道就没有责任?我建议,在场的所有领导干部一律上一线柜台,体验体验市场规律,反思反思经营得失,重现商贸系统的辉煌,不是说在嘴上的,还要拿出切实可行的方案出来,就这样吧,散会!”

    直到离开商务局大楼,沈向阳还都有些恍恍惚惚,好不容易过了一个安稳年,这春假都还没过去,南门又要起波澜?

    沈向阳是个厚道人,不太藏得住心事,一路上愁眉苦脸,金泽滔却恍若无事,无话找话说:“沈市长,这个春节在哪过的?”

    沈向阳苦笑着说:“你还有心思说闲话,赶紧想想办法怎么灭火吧?”

    金泽滔奇怪道:“商贸干部要申诉的又不是你沈市长,葛市长应该比我们还焦虑吧,再说,不是还有杜市长吗?你着急个什么劲?”

    沈向阳一拍脑袋,还真是替水鸭子脚冷,瞎操心,他不过是代表杜市长慰问走访的传声筒,回去将材料往杜市长一交,关他什么事?

    按照日程安排,两人第二站要去城关镇慰问,城关镇和商业局分处城市东西两端,从商业局驱车城关镇,要穿过南门中心大街。

    沈向阳从车窗看向人来人往的街景,看着人们脸上洋溢着的喜气,以及孩子们凫趋雀跃的欢喜模样,沈向阳也渐渐地开心起来,两人有说有笑,似乎都忘了刚才的不快。

    正在这时,只听得一声吱嘎的急刹声,金泽滔还好,眼明手快的他迅速抓着前面的座椅靠背,另一只手还有空拦着向前倾斜的沈向阳。

    沈向阳和金泽滔并排坐在后排,金泽滔虽然拦了一把,但猝不及防下,他还是重重地一头撞向前方驾驶座的靠背,只觉得头嗡嗡作响,良久才回过神来,急急问道:“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金泽滔指了指前窗,却见两人所乘座驾前方挡风外的车架上,一个满头鲜血的年轻人正惊魂未定地从发动机盖上下来,恨恨地盯了驾车的邱海山一眼,迅速地逃离。

    三人就这样愣愣地坐了片刻,后面又大呼小叫地冲上两三个持着铁棍的年轻人,脸贴着车窗,嚣张地打量了两眼,还没等邱海山发话,一声吆喝,呼啸而去。

    只留下三人大眼看小眼,半晌没有作声,金泽滔叹息说:“南巡首长提出的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的基方针,什么时候都不落后,一手抓改革开放,一手抓打击各种犯罪活动,什么时候都不能放松,现在我们南门经济开始起步,但社会治安和社会风气却也开始恶化。”

    “也确实该整顿一下社会治安,经济发展了,人们的口袋鼓了,人心开始浮躁,各种不良风气也乘虚而入,任重而道远啊!”沈向阳揉着额头感慨道,幸好,驾驶座的靠背挂着一块厚厚的软垫,没有留下什么外伤。

    路上的小插曲让沈向阳两人心情都有点沉重,只是还没等他们来到城关镇,商业局百名中层以上干部联名,以不死不休的姿态状告葛敏松的消息,就已经传得沸沸扬扬。

    两人出现在城关镇时,城关镇党委政府两套班子整整齐齐地站大门口迎接,但人们的目光更多地聚焦在金泽滔身上。

    金市长到哪都是不安分的主,这不,刚在西州拳打脚踢在省台上露了一回脸,还受到了省委书记的接见和表扬,这刚回来上班第一天,就开始兴风作浪了。

    金泽滔和葛敏松的矛盾由来已久,只要有这两人在的场合,总难免会有磕磕碰碰,这在南门上下已经不是秘密。

    年前,葛敏松借着刘志宏副书记的干部使用改革试点,算计了金泽滔一把,这不,刚过了年就现世报,发动了商贸上百名中层干部联名上书。

    看这架势,还真有不死不休的味道,人们更感兴趣的是这从联名申诉书上,到底反应了葛敏松什么问题?

    城关镇马忠明副镇长也曾算计了金泽滔曾经的得力干将,城建局长任家农一把,现在他什么下场?身败名裂,回家种田。

    虽然南门干部群众都知道马忠明是被她老婆捉的奸,但明白人都清楚,这世上哪有那么巧的事,刚进房,还没入洞,马家的虎妻就急吼吼来了。

    马家妻子来了只是家丑,党政办的干部又来了,这家丑就外扬了,外扬就外扬,无非是脸面上难堪,派出所的干警又准时出现,这家丑就铁板钉钉,嬗变成违法乱纪了。

    若说这中间没有有心人在串连,打死也不信,而这个有心人,据人们猜测,十有非金市长莫属,金泽滔却不知道,东源著名傻子李聪明的杰作,屎盆子却扣在他的头上。

    金泽滔收拾了路上的郁闷,笑眯眯地和城关镇党政领导握手问好,其乐融融,金泽滔扫视了一周,却没看见许永华副书记,奇怪地问了一句:“咦,许副书记今天怎么没来上班呢?”

    书记和镇长后背冷汗直流,许副书记没来上班,你金市长会不知道?

    谁不知道公安局的柳立海副局长是你金市长手中的尖刀,他正借着许一鸣幕后指使村民上访公安局这个案子,联合地区公安处正磨刀霍霍向许家。

    这个春节,对许家来说,简直是个灾难,许一鸣在拘留所里过年,许永华瘦了十斤,现在都已经住进医院了,许家上下如惊弓之鸟,惶惶不可终日。未完待续</dd>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