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六章 装腔作势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我希望每天都能有一串人需要感谢!)

    卢海飞离开后,金泽滔想了一下,拨了个传呼,电话很快就回了过来,却是浜海尹小香的电话:“金大人,你今天终于想起小女子了,真是不胜荣幸,请问大人有什么指教?”

    金泽滔呵呵笑说:“现在乡镇还习惯吗?”

    来南门后,金泽滔陆续将一些浜海旧属分批给打发到乡镇锻炼去了,尹小香就是其中之一,原在城关二所任副所长,现在西桥镇任副镇长,分管文教卫。

    从职务上来说,尹小香是破格提拔了,从县城调整到乡镇工作,组织部门一般都会考虑在职务上给予照顾。

    尹小香沉默了半晌,才闷闷说:“如果按我本人意愿,我宁愿一辈子呆财税部门,也不愿下到乡镇。”

    金泽滔愣了一下,道:“算起来到西桥也有年余了,难道还没适应?”

    尹小香笑说:“这不是适应不适应的问题,乡镇工作确实不适合女同志,很多场合,你不骂几句粗话,不说几个荤段子,仿佛就不是乡镇干部似的,我很难完全融入这样的集体。”

    金泽滔倒没考虑到这种情况,当初让她下到乡镇,就是考虑到她挺习惯外勤工作,还以为她适应性强,现在看来还是有些想当然了,部门毕竟不同于乡镇工作。

    想到这里,心里不觉歉然,如果不是自己提议,尹小香此刻还舒舒服服呆在县城里,过着朝九晚五的悠闲生活,想想一个尚未生育的女人,混迹在一群满品粗话的大老粗工作生活着,确实为难了她。

    幸好,自己准备在南门市局物色接替卢海飞的人选,市局班子将出缺了一个位置。内部提拔目前没有合适人选,只能从外面调入,他打这个电话就是征求尹小香的意见,倒是歪打正着。

    金泽滔说:“当初还真没有考虑周全,这样,南门市局正好空缺一个副局长,你考虑一下。如果愿意,过来帮我吧。”

    尹小香不假思索道:“只要是你决定的,我服从安排。”

    尹小香的干脆利落倒让金泽滔呆了一下,说:“你倒干脆,不管你适应不适应,乡镇经历还是能丰富你的阅历和经验。或许你现在感觉别扭,过若干年后,很多不和谐,不美好的东西都会成为弥足珍贵的回忆。”

    尹小香沉默了一会,说:“你说的对,不用若干年,我现在就觉得不舍。你还是赶紧把我调走,不然,我还真不愿离开了。”

    金泽滔哈哈笑道:“不舍是暂时的,就象你现在的不适应,行了,先这样。”

    尹小香低声说:“谢谢你一直惦记着我,我很开心。”

    金泽滔一阵恍惚,一时心绪飞扬。很久以前,当我一无所有,失魂落魄回到东源财税所时,也唯有你还惦记着我,时常借口工作看望我这个老同事,今生,让我惦记你一回。当是回报你前生的好。

    他自失地笑说:“你不是说过,你是我的人嘛,有机会关照自己人,那也是份内事。所以不用感谢。”

    尹小香吃吃笑说:“当初你调我进浜海二所时,明明是自己人,却偏偏装腔作势偏,说了一大通大道理,挺虚伪的,现在倒坦率了,是不是官当大了,就无所顾忌了。”

    尹小香一向没心没肺,今天难得地发了一番感慨,金泽滔还当她经过一年的乡镇历练,人变得深沉稳重起来,没几句话下来,就露尾巴了,金泽滔现在都怀疑刚才她一直装可怜,就等着自己打救。

    金泽滔连忙严肃道:“党员干部要时刻牢记自己的职责,什么叫装腔作势,什么叫无所顾忌,那都是工作需要,以后这种没政治素养的话少说。”

    尹小香温顺道:“知道啦!”

    态度一贯地好,只是后面的腔调拉得很长,语气明显不屑,这时候,卢海飞从门外走了进来,金泽滔只好匆匆说:“先这样,挂了。”

    杜建学现在没什么安排,金泽滔进去的时候,他正衔着一支烟,啪吱啪吱使劲地抽,一边抽一边还吭吭地咳嗽。

    金泽滔吓了一跳,杜建学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看他被自己抽出来的烟雾熏得两眼通红,只觉得好笑,赶紧打开窗户通通风。

    杜建学叹息着熄灭了烟,道:“都说烟能提神解忧,瞎扯蛋,你坐会儿,我先漱漱口,满嘴吃了大便的味道。”

    金泽滔却想着杜建学这是为哪门子烦恼,竟都抽上了烟,无意间往杜市长的办公桌上瞟了一眼,赫然是商贸系统状告葛敏松的联名材料,忍不住笑了。

    不一会儿,杜建学抹着湿漉漉的脸回来了,他捏着眉心道:“泽滔,你们商贸系统捣鼓出来的联名状不是让我们政府为难吗?”

    金泽滔惊愕道:“杜市长,既然是告状,那就让有关部门核实一下,一来可以澄清事实,二来也可以平息风波,哪有那么多烦恼。”

    杜建学瞪眼道:“你说的倒轻巧,葛敏松好歹也是副市长,要查他的问题,没有地区点头,你胆子毛了,而且,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和陈建华副书记做着儿女亲家,这事能办得下来吗?”

    金泽滔还是有些不解:“既然杜市长感觉为难,纪检监察工作是市委的事,你不会递交到书记会议讨论啊。”

    杜建学苦着脸说:“你自己看看这份文件上领导是怎样签字的。”

    金泽滔拿起来一看,却见这份材料的右上角,密密麻麻地注满了意见,前面一大堆的签名,从最先递交这份材料的沈向阳市长开始,所签署的意见都大同小异,“阅,请转杜市长阅处。”

    从市政府转到市委,转了一大圈,最后又转回到杜建学手中,最后一行字写得最粗,占空白位置最多的自然是陈铁虎书记的杰作,他的意见是“请建学市长酌情处理。”

    金泽滔暗骂了一声,麻麻的,这意见签得可够滑头的,也难怪杜建学要抽闷烟,确实让人为难,“酌情处理”,到底是酌情处理联名告状这事,还是酌情处理葛敏松这人。

    再说酌情怎样酌情?是对葛敏松酌情,还是对提交这份联名状的商贸系统干部酌情?

    金泽滔也不觉头大,陈书记的意见就是南门市的最高指示,作为市长,杜建学只能遵照执行,金泽滔眼珠子一转,笑说:“陈书记的意见高屋建瓴,一语中的,其实是杜市长想得太过复杂。”

    杜建学急忙抓过金泽滔的手说:“我想复杂了,那你说说简单的。”

    金泽滔不等杜建学的手伸过来,就先伸手端茶,不动声色地避开了杜市长的热情,说:“陈书记不是让你酌情处理吗?你开个常务会议也好,办公会议也好,直接将这份材料交于葛敏松副市长,让他对照联名状一条条提出申辩,形成材料,这样,上下都可以交代了。”

    杜建学市长眼睛一亮,但马上摇了摇头道:“如果你们商贸干部对葛敏松副市长的申辩材料不满意呢,事情不是越闹越大吗?”

    金泽滔呵呵笑了:“群众不满意,又不是对你杜市长不满意,必要情况下,你可以让葛市长当面向商贸干部解释清楚,领导干部光明磊落,没有问题,也不怕面对群众嘛,我想,这应该就是陈书记酌情处理这个意见最本质内涵了。”

    金泽滔给杜市长出了这么个馊主意,金泽滔看过这份材料,虽然在材料上没有列明违法乱纪,失职渎职的具体内容,但金泽滔相信,这些罗列出来的罪名,应该都有极其有力的佐证,如果有机会让他们当面碰撞,一定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杜建学拍着桌,哈哈笑说:“不错,就按你说的办,酌情酌情,面对面说清楚,这是最酌情了,马上召开办公会议,请有关当事人都参加,让他们锣对锣,鼓对鼓当面对质一番。”

    金泽滔愕然,他万万没想到,自己随口提出必要情况下,可以让当事人双方当面说解释清楚,杜建学却干脆让他们双方当面对质。

    仔细一想,又觉得这个注意大妙,不管最后什么结果,杜建学是进可攻,退可守,没有问题,皆大欢喜,真要对质出什么问题,那是市委那边头疼的事情。

    解决了这件大事,杜建学心里畅快,说:“商贸系统还真是经常给市政府出难题,年前的试点调整能顺利到位,没出什么乱子,现在想想还真是不容易啊。”

    金泽滔激动地握上杜市长的手,连忙诉苦:“理解万岁啊,领导你终于看到了,想当初,我是食不甘,寝不安,面对方方面面的压力,顶着……”

    杜建学笑骂着打断金泽滔名为诉苦,实为表功的表白:“行了,你就别装腔作势了,你是做了一些工作,但没有你说的那么殚精竭虑,废寝忘食,甚至在最后试点结束干部调整时,还是我替你送他们赴任的,关键时候,你都干么去了?”

    金泽滔嘿嘿笑说:“领导冤枉啊,我还不是为我们南门争取英雄纪念馆这个项目资金去了。”

    金泽滔嘴里和杜市长嘻笑着,心里却忍不住反思,今天连续被两人斥为装腔作势,难道我现在真得意忘形了。

    被心理学高材生杜市长斥责,还在情理,连最没心没肺的尹小香都能闻到这股味,只能说自己某些方面功力还不到家。(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