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三章 安全绿帽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前排副驾驶室里,翁承江翻看着笔记本,说:“金市长,英雄纪念馆都已经开工快一个月了,工程进度很快,如果再不安排奠基仪式,还不如直接延后轰轰烈烈办一场开馆揭幕仪式。”

    金泽滔扭头说:“这都是早报告省民政厅的事情,你说改就改,没准省里出席奠基仪式的领导就定下来了,没事,我们干我们的,留块空地就行,奠基仪式不过是几个大人围一块,玩会儿泥巴,没那么讲究。”

    翁承江扑地笑出声来:“金市长的比喻还真够形象的,民政厅答应派个处长下来,可能还有省政府办公厅领导下来,这都快一个月了,也没个准话,我们前期的准备工作没办法做嘛!”

    半个月前,全市干部调整就全面启动,规模搞得很大,还专门召开了动员大会,地委组织部和省组部都派人参加,专门观摩南门全面推行干部提拔任用制度改革。

    干部调整分两阶段,副科级别因正常工作需要提前调整的先动,翁承江、卢海飞等人都属第一批调整范围,目前翁承江调整到位还没几天,卢海飞也顺利被任命为城关镇副镇长,分管土管城建,厉志刚则转任副书记,接替许永华辞职后留下的空缺。

    金泽滔这些天都在财税局和市政府两边跑,财税局班子调整,他作为名义上的局长,自然要坐镇财税局,确保财税局除局长之外的副职调整平稳过渡。

    尹小香和张明传也已经任命到位,至此,财税局班子调整完毕,至于缪永春还要等到第二轮调整时才能提上日程。

    许永华日前也正式向组织提出辞职,辞职第二天,许永华就向公安局主动投案,交代问题。

    滑头的许永华不找纪委交代问题,而是向公安局自首。多年来,许永华在许家的地位类似智囊大脑,外围的黑恶活动本来就很少参与,也缺乏有力的证据支持。

    许永华代表其家族上缴了这些年的非法所得,金额比公安局掌握的要多得多,据柳立海了解,这些都是许永华变卖了许家所有资产所得。

    在所负刑事责任上他避重就轻。但在追缴非法所得上,许永华确实有壮士断腕的决绝,令人动容。

    许永华交代问题的度把握得非常到位,没有将自己撇得水一样的清,承担一定的刑事责任,而这些责任。因为他自身健康原因,再加上涉黑不深,估计最多也就是监外执行。

    金泽滔听了柳立海汇报后,沉默半晌,最后也只能苦笑摇头,严格来说,许永华已经过度履行他们在通元酒店的约定。

    金泽滔十分清楚。这是许永华催他践诺的隔空回应,我已经完全按照约定完成承诺,你要往城关镇掺沙子,我已经帮你扫清所有障碍,卢海飞和厉志刚都已经顺利到位,许家也几近倾家荡产,所有涉案人员也都已经向公安局自首。

    许家这个案子办得很快,所有涉案许家子弟都干净利落地交代了问题。因为有自首情节,问题不严重的,交代清楚画了押就释放回家,几个首要头目分子也都已经移交检察机关择日提起公诉。

    至此,在大多数市民眼里的庞然大物许氏家族,无声无息间,灰飞烟灭。横行南门多年的许家黑恶势力被连根拔起。

    南门市公安局副局长柳立海因为侦查许氏黑恶案有功,被记个人二等功一次,刘石伟处长还专门召开表彰大会,以此为契机。公安处在全地区部署开展打击黑恶势力专项行动,和集中整治乱集资高利贷行动一起推开。

    柳立海牵头推行的跨县市合作办案机制经总结,在全地区推广,浜海和南门成了越海最早的合作办案县市,柳鑫也如愿以偿地凭借这个合作机制,终于在省电视台露了个大麻脸。

    第二轮干部调整还未启动,但南门第一轮开展得轰轰烈烈的党政干部任用制度改革,已经引起了上级的关注。

    这几天省组部还专门派出工作组进驻南门市,专门调研南门干部使用制度改革实践情况,市领导都全力准备第二轮干部调整,金泽滔也因此有暇到现场看几个在建工程。

    刚从服装城和道口工地回来,现正驶往英雄纪念馆工地现场。

    金泽滔到达工地现场时,主体建筑竟然已经初见雏形,英雄纪念馆为三层建筑,左右裙楼达五层,纪念馆后坡,为解放英雄列岛牺牲的英灵栖息地,英雄烈士陵园。

    按规划,这片西顶山脚将在英雄纪念馆外,将辟出一大块公共绿地和休闲广场,统称为英雄广场,整体工程工期较长。

    得益于南门财政状况的好转,英雄纪念馆不等省拨资金到账,就已经着手对外招标进场开工。

    承包主体工程的是东元公司,因为该工程属省拨资金项目,各方关注焦点,也是各级领导重点督办的项目,对承建企业资质要求较高,程真金的东元工程公司最后夺标也在情理之中。

    农村工程队出来的程真金很会做人,除了对质量有较高要求的主体工程,由东元公司自己承建,其他绿化和硬化标段,都以上交管理费的形式,分包给南门本地工程企业。

    所以东元公司进场后,就得到了当地村民的全力支持,建设进度很顺利,这还是程真金被王力群以确保工程质量为理由,生生地压慢了进度所致,如果放开手脚,全天候开工,估计到四五月份,主体建筑就可结顶。

    金泽滔还没下车,程真金头顶着安全帽,屁颠屁颠地亲自上来给金市长开车门,搭凉蓬,工地上许多老工人都知道这是金市长,有些新招的工人议论着:“这后生谁啊,好大的来头,还要劳动我们程总亲自侍候。”

    程真金也渐渐有了返璞归真的气质,除了着装上还是一如既往的考究,原来金光闪闪的首饰全都摘除了。

    自上次和南门一中副校长邹雨燕相亲时,被金泽滔一顿“有钱论”嘲笑后,程真金也开始模仿金泽滔,买了只灰不溜秋的上海牌手表,穿上不足百元的茄克衫,只是这副行头第一次出门揽活,就差点没给看门的老头给赶出来。

    程真金还真不信了,同样的着装,穿在金市长身上,看上去就显得风流倜傥,任谁也不觉得他寒碜,为什么落在自己身上,人家就当他是要饭的呢?

    最后,准未婚妻邹雨燕一语点醒了他,你呀,不管穿得奢侈还是朴素,身上的那股土腥味还是除不了,赶紧读点书,长点儿气质,到那时,你就是穿条大裤衩上街,人家也会高看你一眼。

    勤奋的程真金为了向高级知识分子未婚妻看齐,也为了有朝一日穿着大裤衩就能揽到大工程,下了狠心,读书!

    程真金从着手,还真别说,看了几本金大师的名著,他渐渐地有了一些心得。

    武侠世界里,但凡真正的高手,全都是在凡人眼里蝇营狗苟之辈,扫地僧,厉害吧,他是少林寺图书馆清洁工,估计还是个长期临时工。

    前朝太监,著名发明家,葵花宝典就是他的杰作,东方不败的祖师爷,连名字都没留下,但谁敢说他不是高手?

    越女阿青,一根竹枝打败三千越甲,够威猛吧,据说西施的心脏病就是她打出来的,却连姓都没有留下,阿青这个名字,跟阿狗阿猫一样,朴素到没有存在感,她还是个放羊小女孩。

    这些都是闲话,程真金虽然读了几本武侠书,却感觉现阶段还没养出气质,需要金装提气,所以不穿金戴银的程真金,衣服还是挺讲究的,只是他这身名牌,配上这顶绿油油的安全帽,却是怎么看都别扭。

    金泽滔忍笑说:“真金啊,你这身衣服还是挺有气质的,只是这顶帽子却不怎么搭配,你戴这顶帽子,就是想告诉别人,你有老婆了?”

    程真金听了金市长的前半句话,挺得意,听了后半句,傻眼了:“金市长,戴安全帽跟有老婆有什么关系?”

    翁承江笑得前仰后合,十分夸张地说:“你这不是明摆着告诉别人,我有老婆,欢迎给我戴绿帽。”

    程真金的脸都绿了,脱下帽子一瞧,还真是顶绿色安全帽,平时看着挺合眼的,现在被金泽滔一提醒,臊得脸跟猴屁股似的。

    旁边围观的工人们都乐得哈哈大笑,工地备有安全帽,一般不在高空作业,很少有工人喜欢带帽子作业,相反,很多到土地视察工程的领导就很喜欢戴安全帽。

    金泽滔这么提醒程真金,倒不是寻他开心,实在是担心奠基仪式上,如果有省领导要进工地看看,你给不给戴安全绿帽,不戴显然不安全,带了,绿油油的一大片,拍个照上报纸还好,黑白照看不出颜色,要是上了电视,那影响多坏啊,都说南门人爱给领导戴绿帽子!

    不要以为领导都是无神论者,不信这一套,恰恰相反,很多人就在乎这些东西,关键时刻,工作好坏还在其次,在这些细节上要不注意,你什么时候被人惦记上都不知道。

    所以,为了不在细节上给自己失分,金泽滔还是善意地提醒程真金不能戴绿帽。(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